艾未未 :還是走在路上

艾未未

人氣 1

【大紀元9月7日訊】二十幾天前,為譚作人案進行辯護的浦志強律師表示,希望我成為他的一審證人,沒猶豫我應了。譚作人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已經被關押長達一百三十多天。在不多的證人裡居然有三個姓艾的。成都的一審2009年8月12日開庭,我既不甚瞭解浦律師,也不認識譚作人。

公民調查的志願者在過去8個多月中,艱辛地獲得了大量關於512學生遇難和豆腐渣工程的證據,志願者明白去成都譚作證是為了什麼,在這個國家,要證明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它會有怎樣的難度,我們對四川早就不存幻想。

公民調查與譚作人先生所做的努力,是在相同的時間,有著相同的目的,為了澄清四川512地震死亡的5000多學生死因的基本的事實真相,這個努力得出了相同的結論。

去成都之前,我把消息傳上微博做啥,「譚作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 8月12日上午9點半,在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地址:成都市.撫琴西路109號.信訪接待電話:028 8291 5450。北京的志願者們已經在去成都的路上了。」

左小祖咒答應一同前往,之行多了些溫暖。在機場得知成都機場已關閉,改飛重慶。我這時感覺到出庭事宜之重。祖咒認為,同時去兩個沒有去過的城市也不錯,他第一次進川。

「艾老師,您的做啥賬號已凍結。保重。」路上收到朋友發來信息,好在早已有心理準備。

「WW消息已傳到做啥了。你和祖咒多加注意安全。我一直刷新航班動態,關注著你倆呢。對了,做啥把你的大名兒小名兒英文名全給屏蔽了……只要是沾了你名兒的句子,整條都不顯示啦,做啥喪心病狂了……」另一條。

一路上我不斷用我的諾基亞手機發消息給助手,再上傳做啥,真的好用。

重慶機場打出租趕向成都,兩百多公里,四個多小時伴隨著重慶話噪音折磨,路上停車五次,兩次添加天燃氣,兩次路邊方便,另一次凶險的爆胎。到成都夜裡十點多。

約了冉匪和幾個兄弟,網上因緣,初次會面,夜市老媽蹄花。

回到離明天開庭法院幾百米外的旅店時,十二時已過。「安逸158」是一家連鎖店,簡單乾淨。酒店門口,停有一輛白色的帕薩特,一側的車門敞開。我們走近時,車裡的兩個男人將盯著我們的腦袋縮了下去。我繞到駕駛方窗外,詢問是否在等我,兩人驚慌地將車匆匆開離。哈哈,便衣或是國保,誰都不情願被識破,不喜歡直來直去。

被盯上不讓人吃驚,我們憑良心千里之外前來成都作證,沒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也不屬於境外反華勢力,洗洗睡去。

儘管這樣,凌晨三時之後發生的事還是匪夷所思,轉上幾條我當時發出的微博信息。

「zhaoying2573凌晨三點二十四,身穿制服和沒穿制服的人大概二十人左右來敲門,聲稱是例行檢查,爭執至四點,要求所有人不得離開房間至中午十二點。」 4:02微博紀錄。

「來川為譚作人作證的證人艾未未和公民調查一行十多人被成都警方控制在西撫琴路的安逸158酒店。」 4:25微博紀錄。

「警方出動警力幾十人,凌晨三時破門而入,艾未來在要求其出示證件時被毆打。另有志願者被強行帶走。警方說明天十二時之前將被控制。」 4:35微博紀錄。

近乎絕望的無休止的爭論,沒有善意的掩蓋、推諉,與惡意的缺少道德底線的基層執法的交涉,可以清楚看出在基層要公平的實現良性社會道義的不可能。

我們的爭論和震怒始終沒有離開執法的理由、對執法方式的質疑,對執法者身份的辨認和對執法者毀壞法律尊嚴的不認同而產生的疑惑……

而警方沒有溝通願望、缺少能力和可能的無奈,沒有人願意負責,沒有人可以負責,沒有解釋,甚至沒有興趣瞭解他們自己在做什麼,習慣於沒有自尊。

在這時談論憲法,談論人權,談論法治社會,談論個人的覺悟和道德約束,都顯得幼稚可笑,不合時宜,這是這片土地上的錯誤的時間中的錯誤的話題。人們會笑話,你是在說什麼呢。

不由得想起楊佳,想起甕安和石首,想起新疆和西藏,想起汶川地震中失去的孩子的公正和不幸的現實……這個社會不僅僅是產生了所有的不幸,它還摧毀了所有的挽救災難的途徑,摧毀了行善的願望和可能。不幸中的不幸,不是意外的發生,而是知道這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命運,被一些人,被他們的不能夠說出的意圖,被他們拒絕討論的蠻橫耍賴和要挾。

我在被禁閉的旅館中近乎瘋狂地通過朋友的手機向微博發出我們的消息,微博是這座監獄的僅有的窗口,沒有它很可能就什麼也沒有發生。

以下也是摘錄於做啥:

「那些警察,魯莽,愚蠢。他們一再說:你們要理解,要配合。可是他們是沒有約束的,沒有道德判斷的,沒有良知的。他們盲目地站在權力的一邊,拒絕討論,拒絕質問。」2009-08-12 23:50

「媒體都是電話的,是唯一可能的聲音。在一個沒有道理可談的地方,媒體是形成公共社會的不多的可能。因為沒有媒體的監督,是中國沉淪的原因。」2009-08-12 23:46

「浦志強律師絕望了,是理性的絕望同時是人性的絕望,中國一次又一次的將自己打倒在地,沒有人會出來為一個絕望的政治買單。」2009-08-12 23:43

「我在下午做了二十個媒體的訪談,都是關於譚先生的,關於四川的絕望,中國的無望。大多是國際上的主流媒體,也有許多關於中國問題的媒體。我的結論是:經過三十年、六十年的獨裁政治,中國正在全面的走向倫理和法制的淪落,這個腐敗和淪落已經到了不可逆轉的地步。」 2009-08-12 23:39

「譚先生在四川沒有太大的可能,儘管浦律師竭盡全力,可是不抵這幫土流氓,他們是令人絕望的愚昧,無善意,無德,並且深信邪惡和黑暗。」 2009-08-12 23:30

「不太痛了,小意思。見識了警方的愚蠢,下流和卑鄙,但是他們所為和體制相比是小巫見大巫。」 2009-08-12 23:22

「這幫流氓發育的好快,全國上下都在義無反顧地走上絕路。」

「四川的淪陷是自然的更是倫理的,在四川它必須讓覺悟者死去,譚先生的不公正的遭遇是無法改變的。他們如果可以這樣的對待五千的死亡學生,掩蓋豆腐渣工程,沒有啥事是做不出來的。這是現狀。」 2009-08-13 00:06

「他們總是說,人家是當官的,哪個當官的不是這樣啊。他們總是說,孩子死都死了,還有什麼辦法呢?」2009-08-13 00:00

「用綁架的方式,以國家權力干涉司法公正,以黨的名義超越公平正義,這是災難的開始,我們如果不能作出改變,就永遠沒有出路。」 2009-08-12 23:59

「四川讓人絕望的地方是,他們是拒絕討論的,他們對生活早有了自己的看法:沒得辦法。所以可以作出任何事來。」

我們還是「通過正當途徑」與成都的警方交涉,我和劉曉原十三日早上再次飛往成都,浦志強改了回京的行程,一同向市督查做了投訴。這很無奈卻是必須做的,我們在作出選擇時,明知無望卻要面對現實,不會因為我們的處境的不幸而去尋找其它的藉口,因為那樣做就是為罪惡開脫。

在經過了與成都警方的漫長、痛苦的交涉後,劉豔萍女士在凌晨1時被釋放了出來。成都非法拘禁她46個小時,是因為她用手機發了幾條關於譚作人一審開庭的信息。

譚作人還沒有判下來,四川地震死亡學生的冤魂不會散去,公檢法的腐敗愈演愈烈,六十年的瘋狂慶典在即,希望在哪兒呢。

還是走在路上,這條路是結束專制通向自由的路。路漫長,我們這樣走著,心裡想著後人的路會平坦些,少些泥濘,想到這些,誰也不會停下。

──轉自《網路文摘》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譚作人大女兒:8.12見證實錄
肖雪慧:圍觀
民主人士8/18紐約中領館前集結 聲援譚作人許志永
調查毒奶粉與川震獲罪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謀霸風險大 難闖兩大危機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講話:強調生命權
【重播】蓬佩奧:自由世界聯合應對中共威脅
【珍言真語】黃偉國:中共孤立 香港成國際焦點
【重播】川普疫情發布會:整體趨緩
【新聞看點】習打壓香港 促蓬佩奧組滅共聯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