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戚:官方國慶、民眾國殤

老戚

北京耗巨資組織大中學生、解放軍戰士參加大型團體操排練,組成多個方陣準備在十月一日參加天安門廣場的演出。(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8日訊】200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週年,中共當局決定大搞60年國慶。五年一小慶,十年一大慶。這是中國社會主義的特色,喜歡擺闊,講排場。

官方的隆重排場從三個方面體現:

一、開足所有宣傳機器。網絡、紙媒、電視表彰共產黨60年來的豐功偉績,展現中國人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在建設社會主義的金光大道上各行各業取得的輝煌成就。例如:道路和城市建設大變樣、原子彈、氫彈、神五等科學技術成就異常出色、外交在國際地位大提高等等。如果是有心人,且也是真心愛黨人士,確實能從黨的宣傳中看到不少鼓舞人心的好事喜事。這是主旋律的聲音,黨的主流。

二、豪華陣容拍《建國大業》這部獻禮巨片,這部由韓三平做製片人、黃建新任導演的大片據說網羅了大陸、台灣、香港的影星,共有170多多位「外籍華人」影星參加演出。

說大腕們愛國我是絕不相信的。但說他們愛錢又怕誹謗他們。我認為他們是愛名,因為他們的名氣是在大陸建立的,而錢對他們都是次要的。對於陳凱哥、馮曉剛、張國立、唐國強、胡兵等影視界的大腕來說,豪宅、名車、驚人的片酬已是家常便飯,就像中國的窮人每月1千幾百元的收入一般。這些「外籍」人士看中的是大陸的市場;看中參演《建國大業》是獻媚當局的機會。他們是真正的戲子,真正的投機。可以宣稱愛黨愛錢愛名。但和愛國愛民絕對無關。如果他們尚存良知及勇氣的話,請他們共同製作一部60年來中華民族的沉淪史、苦難史。他們是否知道建國60年來8000萬中國同胞在當局的淫威下死於非命?應該是一部真正的史詩巨片再現反右、文革、6‧4、鎮壓98組黨、99年起鎮壓法輪功學員。還有層出不窮的群體性突發事件的全景歷史。假如影視界有這樣的勇士,那才值得尊敬!

三、北京耗巨資組織大中學生、解放軍戰士參加大型團體操排練,組成多個方陣準備在十月一日參加天安門廣場的演出。接受胡錦濤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我不知道農民方陣及工人方陣是否由真的工人和農民擔任?是否有6‧4受難群體、98中國民主黨、99法輪功學員群體、地下基督教徒等受迫害群體?還有失地農民方隊、下崗工人方隊、各省市在北京上訪的冤民群體?這類「有損政府形象、抹黑社會主義形象」的不知道是否中國人?是否炎黃子孫?如果他們能出現在方陣中,是否由學生及戰士替代?

25萬人的儀仗隊目前正緊鑼密鼓進行操練,不少學生及戰士在排演中被毒辣的太陽曬昏;不少體質弱的隊員中暑。8月30日晚,組織者突發奇想,把排練時間作了調整,安排隊員在傍晚6時半到半夜在天安門前進行合演、預演。

這幾十萬學生及戰士是義務來參加排練的,沒有報酬,但有可能用作一項入黨或提幹或加分的榮譽。

相信還有不少配套的親民舉動。因為軍人、警察、公務員工資大幅度提高,成為改革開放後的既得利益者,為了安撫原來的工人農民,中共便出台不少優惠政策。如欽州今天的媒體說有55萬中小學生以後讀書不用交學費。但讀外語學校(初中)例外,每年學費尚需交5000元。

黨還在重慶作了強硬的展示,在專項打黑治理活動中,重慶的治安在薄熙來、王學軍的領導下頻頻出擊、頻頻得手、頻頻勝利。從重慶開始鬧起來的紅歌活動相信很快在全國風起雲湧,重慶人民通過唱紅歌抒發對共產黨的感激之情。

政務系統在大興土木的同時大肆搶劫,由4萬億到13萬億的大蛋糕,各地新建了不少道路、橋樑。政績明顯,同時主管的官員及相關的建築商撈得盤滿缽滿。通過政府投資拉動內需的大手筆依然在全國如火如荼進行。通過涓滴效應,蟻民也能從中獲少少好處。

保就業、保民生、保穩定成為各級政府的中心工作。向外界人、向中國蟻民證明只有共產黨、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馬列毛、鄧、江、胡、人民民主專政才有新中國。

「藏獨」、「疆獨」、「台獨」、「民運」、「法輪功」,被中共妖魔化,被打成反華勢力。而事實上,上述五種力量有可能是反共並不是反華。但黨和人民是緊密聯在一起的,反共就是反華反人民。文革時中共便製作了「地、富、反、壞、右」五頂大帽子,在五頂大帽子下失去自由及生命的中國人恆河沙數。現在中共又製作了以上新的五頂帽子。包括維權人士、異議份子、有良知的公民。中共是不怕樹敵的,且每次都樹立5%的敵人,每次都有本事用大多人數去孤立和打擊少數人。而被打擊孤立的少數人一旦翻身、被統戰、被收買,便開始成為告密者;成為統治階級的一員;成為黨和國家、人民的光榮一員。反戈一擊,對被孤立者進行重擊。

每年的「20」現象——中學畢業即失業的學生;「30現象」——大學畢業即失業的大學生;「40、50現象」——被企業強制買斷工齡的工人,他們這個年齡正是家庭的頂樑柱卻失業了。還有4000多萬的失地農民,再加上被妖魔化的「新五類分子」。加起來數量不下幾億人,是60年來積累下來的。由於無法團結起來,組建民主陣營,依然呈一盤散沙的狀態。非暴力行不通,暴力更不是中共的對手,只能忍耐及等待。試圖挺身反抗的頭領均被打壓。高智晟、郭飛熊、楊春林、郭泉、謝長發、譚作人、黃琦、楊天水、楊在新等民主、維權人士已被當局拿下。許志永的「公盟」也被打碎。當局放許志永出來是因為不相信他有所作為。所有的正義人士被所在居住地國保及單位、社區的人監視、警告。只准老老實實、不許亂說亂動。如出門需要報告,嚴防串連、嚴防搞破壞。和文革時的「五類分子」異工同曲。必要時還株連他們的親人,向他們的親人找茬。熱比婭雖然在國外,當局也要她國內的子女們寫公開信,公開與熱比亞決裂。這和文革手段如出一轍。不知是否會發展到從肉體上消滅?斬草要除根的階段,那可真是萬劫不復了。

不管社會矛盾如何尖銳、如何激發,中共當局都不會放下身段搞政治改革。當局認為一旦搞民主,社會肯定大亂,到時有什麼力量來收拾殘局?一旦大亂,更是生靈塗炭。

十七屆四中全會將要召開,這也是一次權力再分配,和民主毫無關係。萬里這類民主派老人的聲音無法進到九大常委這個核心層。李克強和習近平的爭鬥只是團派和太子黨的爭鬥而已。不管誰佔上風,都不會啟動政治體制改革。因為一旦啟動政治體制改革,就意味著不少既得利益者、不少犯罪者被清算。

60年大慶是黨慶節、官慶節。

60年大慶是勝利者及附庸者的節日。而對60年來死於歷屆政治運動的中國人來說,10月1日的國慶是國恥、國殤

1949年——1978年是鬥爭黨、專政黨。共產黨開始坐江山。可惜啊,毛澤東不能成為華盛頓,60年後所謂的「人民民主」仍是口頭承諾,一紙空文。在這三十年裡政治運動不斷。一次運動7、8年,7、8年一次運動,共產黨不斷折騰中國民眾。雖然是和平時期,太平年代。但絕不是太平盛世。

可以說是太平衰世,因為有數千萬中國同胞死於非命。

幾乎中國人每一個家庭都有人在歷屆政治運動中失去自由,被勞教、勞改,甚至失去生命。

大躍進被活活餓死的。當時的新聞說水稻畝產有幾萬斤。《廣西日報》曾刊登廣西環江縣畝產十幾萬斤。這場浮誇風令農村餓死數千萬人。連科學家錢學森也相信畝產可以達到萬斤,真是荒唐之極。那些懷念毛澤東的智障人士,讓他們重回到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苦日子吧。那是一個吃雙蒸飯、芭蕉根、發水腫的餓鬼遍地的日子。我父母親及大姐能活過來原因是能有一些魚汁、鹹蘿蔔送稀粥艱難度日。街政府一老太婆憶苦思甜時說:「解放前呢難都難喔,但還有稀粥食,最難的是大躍進後期,芭蕉根都挖不到食。」

我的外公賀啟秀在50年代被打成右派、歷史反革命。原因是他曾在國民黨的鄉政府任過職。他被發配到廣東英德監獄勞改,最後病死在監獄裡,死時年僅43歲。在文革處遺中得到評反。但只得一些微簿的工資補發,人也白死了。

我的伯父戚鳳威因不滿中共的殘暴,說要上山打游擊,後被打成現行反革命,被判無期徒刑。後減刑出獄,以算命為生。後來在一次嚴打中,當地為了湊數,以強姦婦女罪判他死刑。

文革的非正常死亡也駭人聽聞。一類是被紅衛兵斗死和打死的地富反壞右等五類分子;一類是不堪羞辱而自殺。死亡最慘烈的是「聯指」聯合軍隊屠殺「4‧22」(即造反派)。廣西當時的「聯指」頭目是韋國清,「4‧22」的頭目是伍震南。文革期間,廣西非正常死亡不下十多萬人。很遺憾,廣西人仍未清算犯下彌天大罪的韋國清。

我妻子的三叔王維強在文革時是湛江專區的高材生,在湛江飛機場被正在武鬥的子彈打死,年僅十八歲。

欽州縣工會副主席馮懷忠、縣委書記王建東、糧食局幹部周忠權等在68年「聯指」和「4‧22」的武鬥中被打敗,投降後被對方打死。

欽州沙埠鄉的梁衛東綽號「立新功」是一位退伍軍人,在文革武鬥時打死10多個人。

欽州文工團女隊員陸潔珍在武鬥時是廣播員,被打死後,還被歹徒悔辱,用電光炮炸其下體。

欽州小董鎮母雞嶺菜市有多位知識青年在武鬥被打死,內臟器官還被歹徒煮來吃。

欽州大直鎮充文大隊支書在文革時打死五類分子的兒女,原因是在解放前他們得罪過他。

彭德懷、劉少奇、顧准、張志新、林昭、李九蓮、武文俊、老捨、傅雷……無數的官員、知識份子、平民、工人、農民、學生就是在毛、周、「四人幫」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死於非命的。

改革大革命的非正常死亡也不比前30年遜色。死於計生、「6‧4」、99法輪功、訪民、交通事故、礦難、建築事故、野蠻拆遷、刑事殺人案、食品中毒、環境污染案、自殺、地震、颱風、戰爭等等人禍也不比改革開放前的三十年少。

因計生政策,有可能成為生命時便被刮掉。實踐證明,計劃生育便是計劃殺人。用B超確認男女,然後把女胎刮掉,這和殺人有什麼區別?有超孕者在計生工作組的壓力下自行做掉的。如果不肯拿就被計生工作組強制叫醫生拿掉的。有些人為了保住自己肚裡面的孩子不得不東躲西藏,甚至遠走他鄉。這個神秘又龐大的數字計生委何時公諸於眾?

飲了有毒的米酒而死。南方人喜歡喝米酒,無良奸商便用工業酒精勾兌,冒充米酒出賣。前幾年柳州便有此類因飲米酒酒精中毒死亡的報導。廣州也曾發生過,大陸無商不奸。以前欽州的青塘米酒很出名,我在基層稅所工作時曾到過酒坊,一到酒坊門口酒香撲鼻而來。現在市面上的米酒完全沒有酒香,顯然是酒精勾兌的。果然,多人因常喝米酒而深度酒精中毒。有不少人因飲用假酒已先後去世。

被投毒害死。如毒鼠強、氰化鉀、砒霜等以前便從何清漣的文字裡看到廣東一個叫杜潤瓊的女人專門投放毒藥到水井害人,不少村民被毒死。還有因生意上競爭把毒鼠強投放到早餐店的粥、粉裡害死顧客的。這都是生意不好的失敗者所為。我們公司也擔心自來水的水口被投毒,一旦自來水被投毒,那可是千家萬戶的事情。但國內尚未有任何報導這類破壞巨大的報導。若果針對自來水投毒,那肯定是有組織的恐怖份子所為。目前有幾類場所是很容易被投毒的:早餐店、學校的食堂,還有鄉村的紅白喜事,都是容易被變態者投毒報復。市面不讓出賣毒藥是明智之舉。

出生後因服食有毒的大頭奶粉、三鹿奶粉而成為腎結石的寶寶,大好人生還未開始便失去生命。傳聞已有6例因食「三鹿奶粉」得腎結石而死亡的小孩子。但未見有任何獲賠償的新聞報導。也就是說小孩子白死了。曾有報導說有律師義務代理「三鹿奶粉」受害者的官司。但遲遲未見啟動。傳聞「三鹿集團「已改頭換面。難道不用賠償了嗎?中國的食品行業所生產的食品都有食品添加劑,都加有三聚青胺等化學材料,據說三聚青胺是中科院發明和允許使用的,奸商們在使用三聚青胺時不按份量,加入超過可控制的標準,才鬧出人命,才引起海內外關注而已。中國人事實上都是實驗品。

被人打死的。也就是官方說的刑事殺人案。近來欽州的夜色酒吧二女一男三個無辜的青年在3月13日凌晨二時多被蛋糕炸彈炸死。兇手勞永榮和他們無冤無仇,兇手的目的是為了報復夜色酒巴的老闆。勞永榮未判未審。所有家屬仍未得到合理的賠償。中國政法大學的程益明教授被姓付的學生活活砍死;廉江中學的黃校長被三個社會青年砍死;天門的城管人員把魏文華總經理活活打死。這樣血腥的例子不勝枚舉。

車禍,說車禍猛於虎是錯誤的。老虎已絕跡。每年車禍奪去的生命有如一場戰爭。2006年是11萬多人、2007年9萬多人。我們公司一位女同事的獨子便是駕駛其母親的摩托車出事後在醫院搶救無效身亡的。一姓何的同學因酒後駕駛摩托車摔破腦袋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建規委一姓歸的男子駕駛小車從防城返回欽州時,遭遇車禍失去生命。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中國大陸有一個共識:駕駛學校是殺手培訓中心。出車禍主因一是開快車,二是不懂交規,三是酒後駕車。

被醫療事故謀害而死。正常的醫療事故經常發生。通過醫生製造醫療事故殺人也是一種有效的犯罪手段。食錯藥、打錯針更是方便了。殺完後便推說是藥品問題。這類犯罪也是很難防範的。我曾對老友說我最怕得病,特別是得重病說不定就不明不白死在醫院。總而言之,許多患者雖然離不開醫院,但也是擔心進醫院後遭暗算。被謀了財再送掉命。再次重溫一位醫院院長的名言:「你不來醫院是我死給你看,你來醫院是你死給我看。」

死因不明的被跳樓。有一種死亡也是跳樓。但不一定是自殺,有可能是被人扔下樓的,是他殺。佛山作家廖祖笙的獨子廖夢君也是被人打死拋下樓然後說是自殺的。前段日子常能閱讀廖祖笙為他兒子申冤的文字。近日卻不見其再發聲了。我知其獨子的死因尚未查明,廖祖笙看來也被「和諧了」。

死因不明的溺水,溺水除了自殺即自己投河外,還有一種可能是被人殺死扔下河的。然後偽裝成死者自殺。這類最典型的例子便是貴州甕安的少女李樹芬的溺水死亡案。沒有人相信這個熱愛生命熱愛學習的花季少女會在17歲的年齡選擇投河自殺。民眾的質疑和憤怒最終釀成震驚中外的貴州甕安事件。還有更不幸的例子。前欽州工會主席郭建光的屍體2003年元旦在南寧邕江發現。官方說郭建光主席自殺。但民間普遍質疑,他的家人也不相信他會自殺。認為郭建光主席是被謀殺的。此案依然是懸案。

被汽車撞死的。絕大數車禍是偶然的事故。但有一類車禍卻很可疑。如近日陝西的政協主席金鐘煥的車禍便很奇怪。是被一個政協副主席的車製造事端害死的。有被謀殺嫌疑。很顯然,用交通工具進行謀殺是一種非常可怕、非常有效、非常隱密的犯罪。

自殺、每年中國有250多萬人實施自殺,其中有28萬人自殺成功。千古艱難唯一死!連死都不怕,為何怕活著?可想而知,有多少中國人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自殺不外幾個類型:為疾病、為情困、為貧困等。

被火燒死的,每年的火災事故層出不窮:因電路故障的,也有人故意縱火的。新疆克拉瑪依因大火燒死了300多個學生及老師。深圳近來一間夜總會二分鐘的火災便燒死44個人。

每年礦難層出不窮,每年死於礦難的工人約6000多人。

被豆腐渣工程害死的。四川「5‧12」地震死亡約8萬人,絕大多數學生不是死於地震,而是死於豆腐渣工程。豆腐渣工程的責任人仍未受追究。這意味著以後豆腐渣工程仍大量存在。大量的資料披露,四川地震是二分地震八分人禍。

死於戰爭的。僅僅是中越戰爭,不少好男兒便枉送性命。僅我知道的便有四人。一個是欽州軍分區姓陳的;一個是壕場姓石的;一個是中山路姓羅的,另一位是康熙嶺姓莫的。這是統治者的罪行。是否國內矛盾激發無法調和時。統治者就會發動戰爭轉移矛盾。這類死難者只是炮灰而已。

死於「6‧4」事件的。89年「6‧4」事件死了不少軍人、老百姓和學生。殺人者和被殺者均是犧牲品。元兇是當時的統治者。丁子霖的兒蔣捷連便是在6月3日夜晚在北京街頭被打死的,年僅17歲。丁子霖名單記錄了部份死難者,確切的數字仍是一個迷。

99年後開始成立「610」辦公室,全面迫害鎮壓法輪功學員。10年過去,已有3300多學員被剝奪生命。元兇揚言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身體上毀滅法輪功。現在迫害仍在繼續。這是全民族同時亦是全人類的恥辱。

09年「7‧5」事件烏魯木齊市致死197人,新疆當局依然推卸責任。

打江山應該是為了坐江山。但中共的目的一半是為了殺人。搞改革應該是拔亂反正,讓人民過上繁榮富強的生活。但過上好日子的卻是中共權貴、奸商。大多數人在醫改、房改、教改新的三座大山下垂死掙扎。

我身為一企業的中層幹部,都要舉債才能活下去,這是什麼樣的改革?

中共現在坐在火山口上,有大勇大謀者若開啟政治改革,則中華民族幸矣。國內的民主力量、國外的民主力量應結成強大的聯盟,早日促成黨內開明力量、保守力量進行改革。否則革命的日子將要到來。玉石俱焚的內亂局面隨時爆發。

10月1日將到,統治者能否大赦天下?除了少數窮兇極惡的殺人犯、刑事犯、貪污犯。當局應釋放宗教犯、政治犯、良心犯、組黨犯。因為他們並不違法;並不是真正的罪犯。

危機同時也是時機。十字路口的中國,何去何從,主動權在中共高層手上。但留下的時間不多,越早改革,中國的災難越少。如果拖延,貽誤時機,造成各地擁兵自重,軍閥、黨閥割據的大亂局面。那中華民族將墮入萬丈深淵。

正義與邪惡,光明與黑暗。民主與自由,富強與貧弱。

這是擺在共產黨及海內外華人的簡單選擇題。

期望黨內外、海內外的大智慧人物作出正確的選擇;期望自由早日降臨中國大地。中華民族真正崛起在地球的東方。東方的睡獅真正猛醒的日子才算開始。

屬於13億炎黃子孫的民主、自由、法治、富強的新中國即將誕生在古老的東方大地!

自由萬歲!

2009、9、6

(轉自《自由聖火》)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9-08 8: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