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修煉傳奇
他從天竺遠道而來,以超群見識、佛門妙術緣結後趙王土。他在宮廷、民間廣行神跡;也在兵爭天下之時,「憫念蒼生」,阻止殺戮,因此成為敦煌壁畫的主角之一。這位世壽117歲的天竺高僧,就是佛圖澄。
這位禪師悟境宏闊,他能任憑歲月流轉,滄海桑田,騰躡煙霞之上,高吟古調;恬於素食寒衣,開懷縱筆,端寫靈篇妙章。在無邊無垠的蕩蕩乾坤中,終以初心揣千乘明珠,不懼萬仞高峰險阻,參透人間幾重歡樂。綿延時空,這道禪心如天籟,曾向人間一度,天外空歸;亦如明鏡,形鑒宋、金、蒙元。他就是備受四朝王公貴族尊崇的禪師——海雲印簡。
鑒真和尚是唐朝赴日弘傳佛法的名僧,日本佛教律宗開山祖師,著名醫學家。他晚年受日僧禮請到日本弘揚佛法,經過六次東渡,履犯險難,雙目失明,最終抵達日本。鑒真和尚除了佛法之外,還把盛唐的文化帶到了日本,他被稱為「盲聖」、「日本律宗太祖」、「日本醫學之祖」、「日本文化的恩人」等,表達了日本人民對鑒真的崇敬之情。
《四分律》記載,釋迦牟尼佛在世時,跋提城內,有一個大居士,名字叫琝荼,家裏富饒,財寶充足,隨心所欲,經常送給別人財物。倉中有個孔,大如車輪,谷米自然湧出。妻子用八升米作飯,給四部兵,及四方來的人吃,還吃不盡。他的兒子用千兩金,給四部兵,及四方乞丐,也佈施不盡。媳婦用一盒香,塗四部兵,和四方乞丐,香總是用不盡。奴僕用一畝田,卻出米無數。婢女用八升谷,餵四部兵的馬,也吃不盡。全家各人都顯示自己的福力。
海神想懲罰這些褻瀆了自己的商人,讓船隻沉沒,但船上的這個窮人,是個好人,不能連累他。
在屋裡的竟是觀音菩薩,只見菩薩「金光繚繞,百寶莊嚴」。
那年,你來我家裏時,我曾把一枚價值連城的寶珠,縫在你的衣服裡。
這一天,釋尊看見機緣成熟,應該去拯救那個修道者了。
筠是唐代著名道士,字「貞節」(一作「正節」), 華陰人。自幼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頗通儒家經典,有文采。然而生性高潔,不願為官,便拜師修道。唐玄宗開元年間,雲遊金陵、茅山、天台等處。
單戀的修行者,實在聽不進好言勸慰。
兒子一聽,很不情願,心想這次不得不離開愛妻了,想到這裡,他十分難過
釋尊說:「寧願自己死去,也要讓兒子活著,你是這樣想的嗎?」
苦行僧愣了,他問身旁的一位村民:「那個挑著燈籠的人,真是瞎子嗎?」
阿難長得英俊瀟灑,文殊菩薩曾用「相如秋滿月,目似淨蓮花」來稱讚他。
一天,釋迦牟尼佛坐在王捨城的竹林精舍裡。出去托缽的弟子們,陸陸續續地回到精舍,一個個威儀具足,神態安詳。弟子們靜靜地走到水池旁邊,洗去沾在腳上的塵土,然後端端正正地坐在坐具上,等待佛陀的開示。
父親你是否還記得:某年,在茶館與鏡山寺某和尚一塊兒喝茶的事嗎?兒即是那個和尚。
此番長途跋涉,帶給他啟示:「碰到不如意的事,除了忍耐之外,沒別的法子,勉強自己走,也總是走得下去的,忍耐過了就沒事了!」
宣化法師是東土第九代溈仰宗法嗣,西土第四十六代禪宗祖師,更是二十世紀中葉,將佛法播種到美國,促成三寶在西方落地生根,畢生為法忘軀的中國僧侶。
廣欽老和尚,福建惠安人,俗家本姓黃,生於清光緒十八年(紀元一八九二年)。四歲時,因家貧,被賣給晉江李姓農家為養子,養父母視同己出,愛護有加。
斌宗法師居山時期,物質生活匱窘的程度,較諸「一簞食、一瓢飲」的顏回,實有過之,而無不及。曾經歷過十多天以「鹽水煮著小石子佐膳」的日子。
慈航法師於受戒後,即行腳參方,拜謁名山聖地,親炙高僧大德。前後近廿年之參學,法師遍禮九華山、天台山、普陀山諸道場,參禪於揚州高曼寺,聽教於諦閒法師,學淨於度厄法師,請益於太虛法師,受法於圓瑛法師。
太虛大師一生總計有三次悟境,不止生理、心理有所改變,思想、文字的風格,亦由空靈活潑,轉為條理深細縝密。
覺力法師小時候因班上同學生病猝逝,倍感人生病苦無常,遂於某日放學後,留言紙條予家人,即逕自出走,飄然有出塵之志!
在這人人汲汲於功成名就、自我過度膨脹的時代,二一老人「失敗才會發大慚愧」的修學心語,是值得我們玩味再三的!
慈舟法師不僅是一位持戒精微,律己謹飭的一代律師,更是近代中國致力於培育僧材、續佛慧命的僧教育家。
我一輩子做事,沒別的方法,就是「敬以處事, 誠以待人」,平素「恆以慚愧水,洗滌懈怠心」。對一切事,能看得破,放得下,笨人笨事,如此而已。
印光祖師幼讀儒書,深受程朱闢佛論的影響;後因罹患重病,參究內典,始悟謗佛之非。
諦閒法師以代佛宏揚正法為己任,深恐定少慧多,於道有礙,乃於是年講畢《法華經》後,回國清寺掩關,潛心修持。
金山活佛一向不喜人家探詢他的出身、家世,他認為:「這些都是世俗淺見,佛法中是不計這些的;不問年老年少,但問有道無道!」
光緒八年,虛雲老和尚四十三歲,自省出家二十餘年,愧道業未成,為報父母養育深恩,發心朝山,自普陀山法華庵三步一拜,直至山西五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