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似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無奈的看著跟前的殘花飄落,已是無法挽留了。雖然如此,但卻又見到眼熟的舊燕翩翩的歸來了,那是去年曾在此築巢的舊相識,原來啊!宇宙是生生不息的,消逝的同時仍然會有美好事物的重現。溶入在此情此景,在花開花落,詩意盎然中,俯仰天地之圓融,不禁獨自在小園的花徑中沉思、徘徊著。
李煜字重光,是「五代十國」時期南唐的最後一個國君,所以歷史上稱他為李後主。生於西元937年,逝於西元978年,年42歲。他在即位之初,就面對了北方日益強大,虎視眈眈的宋王朝,他採取了年年納貢,並降格稱臣的方法,求得了一時的苟安。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今天我們所要欣賞的〈水調歌頭〉,是蘇軾在宋神宗熙寧九年時,酒醉後抒情,懷念弟弟子由所作的。這首詞備受後人的讚譽和喜歡,是蘇東坡膾炙人口的傳世之作。其中很特別的是,連描寫英雄好漢的小說《水滸傳》裡,都引用了這首詞。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漁歌子〉的作者張志和,出生和過世的時間都不詳。他自幼便聰明過人,十六歲時就以科考的「明經科」及第,深受唐肅宗的賞識,任命他為翰林待詔。後來因為貶官而退隱江湖,浪跡天涯。情願駕著一葉小舟,終日泛舟於江湖之上,自稱為「煙波釣徒」,又號「玄真子」,他的著作,書名也叫《玄真子》。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夕陽西下幾時回?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1)獨徘徊。            ~ 晏殊.〈浣溪沙〉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樓上晴天碧四垂,樓前芳草接天涯,勸君莫上最高梯。新筍已成堂下竹,落花都上燕巢泥,忍聽林表杜鵑啼。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似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纖雲巧弄,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來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牆裡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茅簷低小,溪上青青草。醉裏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
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淡煙流水畫屏幽。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閒挂小銀鉤。
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欲問行人去那邊?眉眼盈盈處。才始送春歸,又送君歸去。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盧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蘇東坡的第一任妻子王弗,是他在晉京趕考之前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結婚的。那年蘇東坡十八歲王弗十五歲。王弗是個很賢淑、精明、內向的人,與蘇東坡的坦直豪放的性格恰好互補。
陸遊在家鄉山陰(今紹興市)城南禹跡寺附近的沈園,與偕夫同遊的前妻唐琬不期而遇。唐琬與丈夫請陸游喝酒敍舊,陸游見到故人,想起往事,不禁百感交集,於是隨筆題詩於園壁之上,而唐琬也賦詩以對,兩人藉此抒發他們互相眷戀的深情與無奈的相思之苦,詞句淒宛哀怨,成了千古絶唱。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宋‧李清照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南宋‧蔣捷
黃庭堅自號山谷,他出自蘇東坡門下,為詩與東坡齊名,當時人稱他們為「蘇黃」。他是「江西詩派」的宗主,影響極大。而黃庭堅的詞,在歷代則褒貶不一,因人而異,看法落差很大。因為他留存到現在的近兩百首詞中,品類很雜,高下懸殊。而今天我們要欣賞的這首「清平樂」,傳誦至今,卻一直都獲得好評。這首詞是這樣的:
定風波 宋‧蘇軾
漁父 唐‧張志和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 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人的一輩子,究竟有多少事,是可以完全由自己做主的?不僅是在生老病死上,由不得自己;即使是仁宗皇帝在見到東坡後,對他的才華驚嘆不已,說:“朕為兒孫覓得宰相之才”。但東坡的一生,總是身不由己的遷徙流離,四處為家。
    共有約 9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