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陽光
人心向善的變化,可能就在一念間,我們敏銳的抓住人性善良的瞬間光輝,藉由生命感動生命的過程,讓它不斷地擴大……
來自真誠善良的信念、和努力不懈的堅持的手作「珍珠」,它特有的溫度與溫暖,是機器、高科技無法取代的。
自從開始透過做菜,講述每道菜背後,屬於我自己的生命故事,才發現味蕾與情感交織成一張充滿酸、甜、苦、澀滋味的記憶網絡,隨著時間的流轉,就像食物經過釀造、儲藏展現的醍醐味,百感交集,令人在舌間心上低迴不已。
一個名字,確實就是一聲呼喚,我們喊著重慶,心頭映有重慶的人,一律都會回頭。「哎、哎,早上重慶出發,傍晚則到了重慶。」很遠很遠的,常可以近近地想了起來。這是命名的魔力。
熱情是一切力量的根源,能使人脫胎換骨、化腐朽為神奇,綻放出耀眼、亮麗的光芒!再者,因為承諾、關懷和責任而產生的熱情,足以源源不絕,並且堅持到底。
人心向善的變化,可能就在一念間,我們敏銳地抓住人性善良的瞬間光輝,藉由生命感動生命的過程,讓它不斷地擴大……
人生的許多未知與不確定性,在在隱藏著奧妙和智慧,它可能是通往美好未來的一道門,有待我們開啟與探索。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他說。歷經了許多挫折與不如意,他領悟到這個道理。若不要那些逆境,哪有享受順境的快樂,以及在逆境中找到希望的機會。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並非每件事情都能順遂,所以,只能順應最好的安排,持續前進。
人心向善的變化,可能就在一念間,我們敏銳的抓住人性善良的瞬間光輝,藉由生命感動生命的過程,讓它不斷地擴大……
念國中時,總是在黎明即起,隨著魚肚白的天光上學去,夜晚再摸著晦暗的夜色回家。也因此,人人都帶起便當。中午一到,大家同時打開便當盒,每個家庭精心烹調的香味瀰漫在教室裡,空氣中滿盈著幸福氛圍。
人的想法,總在轉念中不斷的變化,當往包容、體諒的方向思考,心就會變得溫柔、和善,壞事自然變成好事了!
「阿禮,你的改變最大啦!」同學們說。阿禮問:「為什麼?」同學答:「記得剛開始上課的時候,你說,你已經沒有人生了!但是,現在你的話也很多,而且對人生的態度也不一樣了!我們這一組就你改變最多!」
我們常常身在幸福之中,卻不自知;直到失去,才恍然明白。因此,別忘記智者語重心長的提醒:「變得幸福,不是自然而然發生的,你需要練習,以更好的掌握。」
人心向善的變化,可能就在一念間,我們敏銳的抓住人性善良的瞬間光輝,藉由生命感動生命的過程,讓它不斷地擴大……
「 你的心,決定你所看見」,從「另一種關注」出發,就有機會領略各式各樣的狀況,進而試著去瞭解、體諒。那麼,或許很多糾纏不休、困擾不已的苦惱和矛盾,也就不那麼絕對、尖銳了!
「冰」在台灣有很多不同名稱,有最早的黑糖剉冰、米苔目刨冰,這些都是橫跨好幾個世代,以及時下看起來很厲害的無敵芒果冰,暑氣蒸人的天氣永遠是那麼熱,突然喚起兒時記憶裡最消暑的滋味。
我們往往不自覺的被許多觀念綑綁、被攀比迷惑,還認為理所當然!那麼,化解之道要從「心」下功夫,透過不斷的省察與反思,才有可能擺脫糾結,感受到生命的開闊與自在!
夢中的風風雨雨、波濤洶湧,固然讓人提心吊膽、手足無措,說到底還能付諸一笑;夢醒之後的紛紛擾擾、驚濤駭浪,是真刀真槍、切切實實的磨鍊與考驗,得具備堅定的信念、強大的毅力和不懈的努力,才足以過關!
約莫七八年前,接觸到撥弦樂器,清麗的聲音,讓我慢慢往弦數更多的樂器尋去,最後停在了豎琴。我在網路搜尋一切關於豎琴的資料,聆聽著豎琴演奏,如詩般溫柔,如夢般溫潤細膩,腦子中一直有個畫面,一個穿著長裙的氣質美女,演奏著好聽的豎琴曲。
當我們的年輕人,整天夢想著遠飛歐美時,我好想問魯本,到底是什麼樣的驅力,讓他不辭千里,來到一個比你們家園還小的島嶼,更願意冒險深入阿里山。如今我深信,你已經幫魯本回答了。
一日午後,母親突然在門口大喊,我與父親以為發生什麼事,趕緊衝出去查看。母親說,原本已經放棄栽種的小番茄,居然結出了果實,而且還不少顆。父親隨後摘了一顆品嘗,說酸酸甜甜的,十分好吃。
當道歉僅僅成為一種儀式,人與人的相處中便只剩文明的外表。而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能夠反省自身失誤並包容對方不足的心胸。
我有一盒12色的水彩,因不是科班出身,不怎麼會畫,都沒用。前年過年期間,兩個小姪女回來,一個3歲多,一個1歲多,小的跟著大的,兩個在玩我的水彩與水彩筆,把調色用的五個梅花盤上面調了各種顏色,玩到她們的媽媽罵她們:「你們不要再浪費姑姑的東西了!」兩個小傢伙弄得很亂,我只好在旁邊很辛苦地擦掉她們畫在家具上的顏色。
「在最微小的事物中也找得到幸福,幸福始於喜歡自己,並細細體會尋常事物含有的力道。」
一邊捨棄,一邊收穫,也許每一次失去都是對我們最好的考驗。能坦然放下的,一定是因為有了更開闊的心胸和更長遠的眼光……
或許,母親「料理」食物的做法,簡單、樸實,並無驚豔之處,然而,卻是熟悉、爽口的味道;或許,母親「料理」人生的態度,平凡、尋常,沒有獨到之點,然而,卻是真實、溫馨的感受。
古人認為,人生最後一福是「善終」,到生命盡頭時,安詳自在的離開。二十世紀德國神學家田立克(H. Thielicke)認為,不計一切代價去延長末期病人的生命,是一種「殘酷的仁慈」。
風雨,可能是阻力,妨礙前進;也可能是助力,砥礪心志。只有坦然面對、勇於接受,才能自我淬鍊、成長;進一步,從苦澀中品嚐出甜美的滋味來。
蜜蜂需要家庭的溫暖,落了單的蜜蜂可能撐不到天亮就孤單而死。要是蜂后死了,工蜂會發了瘋似的飛遍整個蜂巢,尋找牠的蹤影。接著,蜂窩逐漸萎縮,蜜蜂失去活力,無精打采地在蜂巢裡閒晃,不去採集花蜜,成天無所事事直到生命流逝。
人生中,努力固然重要,但是選擇往往比努力重要;因此,在努力之前,一定要做出一個好的選擇。選擇正確的信念,有所為、也有所不為,然後不負初衷的堅持下去,讓生命煥發光彩、彰顯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