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理
家鄉的感覺是溫馨的、美好的。在他鄉外地或是天災人禍、瘟疫肆虐,或是貧窮潦倒、失意失落,會想回家鄉避邪避禍。家鄉成了出外遠遊客心中的歸宿,成了避難所,成了出外人的精神支柱。
松下幸之助在22歲時,僅僅憑著當時不足100日圓的所謂資金,和製造燈座一無所知的空白技術,就敢於白手起家,進行創業。日本人一直將這個超乎人想像的大膽行為叫做無謀。他不僅大膽,還遭遇慘敗,甚至落入典當物品來度日的境地,也沒將他打垮,竟然奇蹟般...
松下幸之助,最大的功績,就是將日本100年前、當時有錢人家才用得起的、稀罕如寶的各種日用家電,奇跡般地迅速普及到普通百姓家中,使它們像自來水一樣,走進日本的千家萬戶。 人們因仰慕他的巨大成功,而不斷研究他走向成熟後的各種管理方式,以...
後人評價松下幸之助香菸事件:能在細微的生活和工作中發現商機,可謂聰明;敢於立馬付諸實踐,可謂實業家的素質;可是在完全不公的非難中,能全然不計他人之過,以淡然之心反思自己的不足,領悟出利益必須與人共享的經營價值觀,況且是出自一個11歲少年的獨...
即使不再年輕,即使身有病痛,只要「有心健康 有心年輕」,也就是秉持著「永遠不會太晚的堅持」,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像他們一樣,成為「不老的老人」。
真菌幾乎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活得很好,但是它放棄了更輕鬆也更獨立的生活,選擇跟樹緊密結合。它讓自己習慣吸收直接來自樹根的純糖,如此奇特又緊密的組合在森林裡的其他地方完全找不到。或許共生能讓真菌感覺到,它並不孤單。
大家都說懂數學、物理或化學才能變成科學家。他們都錯了。不會編織也能當家庭主婦,不懂拉丁文也能研究聖經。會這些當然有幫助,但是將來有的是時間慢慢學。提出問題才是最重要的,而你已經這麼做了。成為科學家沒有大家以為的那麼複雜。
社會普遍的價值觀,認為財富極大化就是成功、幸福快樂的象徵,而人在內心真正渴望的「有意義的人生」,與財富之間到底有多少直接關聯?當人們運用一切能賺錢的工具手段獲取財富,卻忽略健康、家庭、道德與人際均衡時,往往陷入人生不完整、不平衡、背離幸福的陷阱。資產規劃師王元秀指出,唯有物質財富與精神財富兼具,人生才是真正圓滿。
人世間本就是一個迷的社會,人們像演戲一般活在這夢中,雖然被長期的物質生活掩蓋了本性,但靈魂中的真我還是依稀記得:想要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想要回到自己真正的親人身邊!
讀論語時,我常想孔子到底關心什麼問題,然後和孔子一起想那些問題,彷彿他就在身旁與我討論。我主要不是詮釋孔子如何說、如何想,而是和他一起想問題、一起討論問題。因此,有時我不同意他,有時我受他指正,有時我們一起走得更遠些。讀柏拉圖也是如此。讀哲學家的原創性作品時,我都如此期許自我。把大哲學家當作學習的夥伴,而不是思想的權威者。
要能看透「常人」的苦惱之源,必須跳出「常人之理」並且認清真正的「佛法」,否則,我們也只能繼續撿拾片段的、似是而非的價值觀念,安慰片刻的苦惱與失落,並繼續輪迴下去。
沉迷於貪求更多、求得最大化的心態,到頭來並不能讓它滿足,而只是創造出更多的慾求。沉迷於此,無濟於事。我們能做的,只是留意這種想要更多、想要全部完成的感覺,並且有意識地排斥它。放下奔忙的衝動。一旦你看到自己的習慣成問題,就用一種積極的方式來替代它吧,那就是:實踐慷慨。
心態歸零,親自領略虛懷若谷的靜,在靜中走近自己。忽而發現,所謂的靜,並不意味著滯止。它其實一直不斷遊走於動的平衡狀態中。
科技帶給我們的一大問題,就是讓我們感到需要隨時抓住面前的每個機會——不這樣的話,就在錯失生活的機遇。我們從自身之外尋求真實的自己,常常會忘記通過自身的體驗來學習,忘記獲得知識、成長的過程可以是自內而外,而不是由外而內。
我有一個朋友,心地淳善,卻感到孤獨,竭力想找到一個欣賞他的善良的伴侶共度一生。我猜,我們都會感到有種與他人建立深入關係的渴求,希望有那麼一個人和我們親密無間。我們會有一種想法,如果我們能找到這個人,並與他們融為一體,我們的人生就會很圓滿。
當我們在斑馬線等待過馬路時,感覺等紅燈的時間好像「永遠」般長久;而到了年底,又驚覺時間過得好快,怎麼一年又將要結束了。雖然大家都知道時間是固定且很有效率地在運行著,可每個人對時間的感覺卻有極大的差異。
由於不喜歡不滿意自己的感覺,我們會逃到飲食、喝酒、購物之中去,藉此來分心、獲得安慰;想要自我保護時,又會去抨擊別人。我們怎麼解決這個根子上的問題呢?答案非常簡單,但是不容易付諸實踐。
觀念轉,光明顯,路無限寬廣 ; 情緒轉個 彎,快樂自然寬 ; 自省常寬心,慈善常微笑。提得起,放得下,看得開,行得正,閒得來。退一步海闊天空,退一步就是為向前再邁上幾步。
中和之美的精髓在於告知人們凡事都該遵循一個「度」,古語云「剛易折,柔易曲」,也是說做人應該在「剛」和「柔」之間取中。而這個「度」便是事物本身的規律,符合規律的剛剛好,就能夠遊刃有餘,反之則會帶來諸多阻礙。
我有個朋友,他沒有意識到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有多麼多——他的生活很大程度上是在避免不喜歡的事物,或匆匆忙忙完成體育鍛練之類的事,或者為那些行為讓他不喜歡的人氣惱。我們心中都有對事物的反感,可能比我們意識到的要多。有反感並不是問題,但如果我們被厭惡感所帶動,我們就限制了自己的生活。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事,祖上行善積德,後世兒孫得福報;一人作惡,全家跟上遭殃,這樣的例子從古到今都在人間時時發生著,只是大陸的中國人受中共無神論的毒害不相信,得了福報認為是有本事,遇到天災人禍當作是偶然的,自己的運氣差,只能自認倒霉,不會也想不到從自身找原因。
當我們用善良的目光看人時,自己一定是善良的,當我們以不友善的目光看人時,自己就是小人。原來自己也有做「小人」的時候。
愚蠢的人外求事物的表相,故而任由是非玷污靈魂;主動認錯的人,心境越來越平和寧靜;無理強爭的人,心情越來越鬱悶煩躁;久而久之,爭理的人心煩氣躁,百病從心生。而不爭的人,心境清寧,身心得愉悅。­
一個人在哪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擁有一顆善良的心向善的心,那麼在人間就是好人,修道者就可以得道。一切全憑一顆心。
當一個人如果真正達到了無私的境界,處處為別人著想,他就一定會得到上天的眷顧,因為這是天理。
鄭玄就走到車前對服子慎說道:「我早就想要注《左傳》,還沒有完成,聽了您剛才的談論,大多和我相同,現在應該把我作的注全部送給您。」因為如此,終於成了服氏注。
九日九日重陽節,每逢佳節倍思親。登高望遠勾鄉思。王維、蘇轍、丁鶴年和崔顥登高思鄉關,詩懷情致各一方。又逢重陽登高,追索生命真鄉。渺渺瀚宇,世世輪迴,千載悠悠,白雲背後何處是真鄉?萬古過客上下追索,萬里天涯莫作鄉關。返本歸真可有道?…
人們常說「喝水也甘甜」,這就是調整心境之後所得的果效,看通了這點,人與人之間的障礙就會減少很多很多,人與人之間的關愛就會增加很多很多。
「君子慎獨,不欺暗室」這個說法是從儒家經典《中庸》中演化來的一句話,筆者從未完整地拜讀過《中庸》,但是對這句話卻深有同感,也許是小時候常被關到小黑屋中受罰才烙印在腦海中之故。 嚴格地說,年輕時的我除了課本上學習到的零星古文道理之外,腦...
我們所面對的,就是日復一日的工作、生活、煩惱、問題。每個人都需要磨練、提升自己,能在平淡中看到人生的收穫與幸福,並逐漸悟透各種道理。擁有這 些,便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再回首去看生活,也許就會發現那平淡中充滿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