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隨筆
瞬間自己和地板上的身體失去聯繫,感覺好像在高處,意識和身體徹底分離。新鮮感終於不敵家庭和工作的呼喚,卻一時關聯不上自己的身體。無論多強的意念,身體依舊不聽使喚,任何部位都動不了。
父親 悲苦人生
命運的安排真令人情何以堪!二戰中,父親在殖民國的首都東京,保護學生不被敵人(祖國的盟軍)炸死,而台灣被祖國光復後,又在祖國的臨時首都台北,保護學生不被祖國的國軍處決。
生命軌跡 老夫婦 夫妻
其實舅舅和舅媽曾遭喪女之痛,但是歷經這段傷痛,舅舅和舅媽日後卻又那麼豁達,不僅僅因為他們將情感轉移,如常的為社會奉獻,相信他們對人生也有了進一步的體悟。
阿公和外公一生惜福愛物,樂善好施,受人敬重,是兒孫們的好榜樣,也遞蔭著子孫的平安和成就。兩位祖父都獲高壽、去世時都呈現瑞相,令人稱奇。
喜歡我的人,必定又耗費光陰,犧牲了他的歲月。為了不要誤人一生,「不發生」為最安全的辦法。可難道身體外觀跟其他女孩不一樣,我就該如此自我定位嗎?
姊妹情 姊妹
大姊長我十二歲,二姊長我兩歲。我跟大姊說,小時候妳幫我們洗澡,好辛苦。她說,不會呀,把妳們兩個往那兒一擺,就像玩偶一樣,很好玩。
如果不是錯過了一個出口,如果不是那座跨越德奧兩國的橋樑因檢修設了路障,如果沒有薩爾斯河畔閒坐老人的熱心指點,幾乎就與聞名遐邇的景觀無緣了。一個看似巧而又巧的機緣,將我帶到離薩爾斯堡大約20公里一個叫做奧本多夫Oberndorf的奧地利小村。在那裏,見識了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數最多的一首歌曲——《平安夜》(Stille Nacht, heilige Nacht)的誕生地,聖誕之夜,全世界都在演唱這首歌。
全家福藝術照
山嵐隨風飄來 盈盈輕快 我們開心的感受著它 然而 伸手握拳抓不著 深深吸氣 只有淡淡沁涼 幸福 原來也是這樣的呀
同學還談了好多班上師生之間、同學之間的事,感覺自己好像都不在其中,就連出去遠足好像也沾不上邊。好在同學上傳了照片,同學的臉蛋和名字都很熟悉,否則不知怎麼對自己交待這段幾乎空白的歲月。
我一直深信班傑明(W. Benjamin)在《單行道》中所言:「面對自己而不感到惶恐,才是幸福。」也於是,這個「自分の本」,其實就是每天面對自己最好的練習(或許因此就可以不用再焦慮地購閱各種「勇氣」系列暢銷書了吧)。
13歲時,菲比得知罹患骨癌;14歲時,她截肢了彈鋼琴的右手;18歲時,她和遠在愛琴海的力恩邂逅;即將21歲那年,離世前二天,她成為力恩帶著氧氣罩的新娘。離世後,她捐贈出自己的眼角膜,遺愛人間。
走路,是日常生活中的一趟小旅行。在短短的時間縫隙裡,讓心獲得自由。而那些在匆忙間被遺忘忽略的人事物,也在行進之間,重新浮現。
老家在偏僻的山腳邊,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設一色綠的山野。小女兒剛回來,第一個最攫引她的便是東邊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曠無遮蔽的地方,一定東顧看山。
健健說我是舊的媽媽,雖似無心,但這也很有可能。人過去多在世間轉生不知多少回,他叫我像叫親娘似的,或許不遠之前的哪一世,我曾是他的媽媽。
曾搭機飛往日內瓦,鄰座是位三十歲左右的陌生女孩。我們漸漸打開話匣,交流關於教育的一些看法,談得很投機,聊了一個多鐘頭,欲罷不能。
沒想到相隔千里之遙,看似沒有任何關聯的兩個人,竟含藏著如此深厚的緣份。
當晚,被一響爆炸聲驚醒,天啊!整個廚房染成了紫色。可能是發酵過度,桑椹奪瓶而出……
辛大位於風景幽美的丘陵地,校園像個迷宮,走進一棟大樓,老搞不清楚究竟是在第幾層。
幾個月前的紐西蘭南島之旅,竟意外為我牽啟⼀段因緣。在毫無⼼理預期的情況下,我被帶入一個全然陌生的秘境──蒂阿瑙螢火蟲洞。
第一次遇到地上結冰,可謂嚐盡苦頭,那是發生在另一次期末考結束後。下了公車往家走時,地上滑溜溜的,靴底不能止滑,寸步難行。
當你被洶湧的風浪肆虐時,當你一次又一次被風浪擊倒時,請不要放棄站起來的勇氣。閉上雙眼,放開胸懷,將泰山容納在心裡,你就能夠鎮住洶湧的波濤。當你睜開雙眼,已然發現,早已置身泰山之巔。俯瞰萬丈之下,那些濤浪似乎在「肆虐」,在「瘋狂」,只不過盪起了更美的浪花,奏響了更雄偉的樂章。
翠翠的青竹,在文人墨客、隱者修者的眼中,有著豐富的意涵。 青竹不畏嚴寒酷暑,被砍伐之後還可再生,象徵著堅忍不屈。它能在貧瘠的土壤上生長,在缺水少土的山石之間紮根,用自身的堅韌改善著周圍的環境,卻又甘於淡泊。每當清風吹來,竹葉隨風而舞...
我叫了一聲「乖乖」,牠像一顆子彈,老遠飛奔而至,跳到我懷裡,爬上我肩頭觀看我們談話,讓朋友大開眼界。
在住家庭院中有許多不請自來的訪客,最多的是白頭翁、緣繡眼,也有鴿子、麻雀,偶而出現松鼠,有時來了好幾隻貓……
有一天,肯尼溜出去很久失去音訊,媽媽在一個巷子裡發現牠倒地不起,將牠抱回來。不久,肯尼這個鬥士離開了我們的世界。
親愛的兒子:黑夜裡窗外月光高掛,你睡得如此安詳,此刻,我要向你懺悔,希望你能原諒我,我警覺到,我對你太過嚴苛。相比之下,你的心溫暖得像太陽,你的寬容,讓我感到羞愧。現在我跪在你床邊,請求你原諒我。
夏天,風是這裡的常客,一聲不響就把時光帶走了。一些堆壘的呢喃,憑風而行的話,你是否也聽見了?浮生若夢,不如刪繁就簡。原來所有的繁華不過是歸於平靜的過程。今天的小樽,如一座院子裡的小花,開得熱鬧,卻寵辱不驚。
有位講法語的瑞士友人在睡夢中居然講起中國話,醒來還繼續講,例如說,沒關係、老楊、老李等等,但不知自己說的是啥,想必是曾經在中國轉生。因此,他們想結伴來台灣尋根。
每回我家母貓生小貓時,我媽媽總用一個深深的大木桶,拿舊衣服墊得軟軟的,放在她自己床邊,讓母貓帶著小貓睡在裡面,不受一點打擾。
狗狗不僅是人們的好伴侣,同時也為我們打開一扇門去認識天地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