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隨筆
40年前的一個秋天,我母親患癌症放射治療後大出血。一張病危通知,將我從正在赤足勞動的麥田裡,喚到南京腫瘤醫院。我在那裡認識了她。
五歲那年端午節,我腰掛五彩香包,臂纏五彩絲線,耳朵和小手掌上還塗了雄黃!趁著姥姥家人多,「借」走倒掛在大門旁的艾草,偷溜出去找小朋友炫耀這一身好「裝備」,因為我姥爺說了,這把乾草和身上的東西可厲害,能辟邪驅五毒!
蔚藍的天空下,微風拂面。頓然覺得自己是多麼的幸福,多麼的富有;彷彿已擁有了整個世界!在陽光下的感覺,是那麼的美好、滿足!於是,一支歌自心底昇起⋯⋯
我在數年前曾往美國加州洛杉機旅游,期間參加當地了一個一天的觀光團,旅游巴士載我們走馬看花地到過幾個不同的景點後,在午餐時間去一個海灘,導游讓我們在這裏逗留1.5小時。根據我的經驗,美國的餐廳食譜一般頗為單調,我和太太隨便用膳後,便四處逛逛。那個海灘沒有什麽特別,風景也不算特出,當時我們就奇怪爲何整個上午匆匆忙忙,卻給我們這麽多時間逗留在這個沙灘。
年輕僧人帶著滿臉的委屈,看著睡覺的小和尚,不解地問老和尚:「師父,我在這裡端端正正的打坐,您怎麼打我,不打他呢?」老和尚又重重地打了年輕僧人一下:「你看他在睡覺,他可是很用心呢,一點妄念都沒有!」
無法藉由散步、爬山、出海遠離這世界時,我學會把世界關在門外。 學會這件事需要時間。唯有了解自己對寂靜有著根本的需求,才得以開啟我對寂靜的追尋。車流、思緒、音樂、機械、手機、鏟雪車,種種聲音爭相入耳,眾聲喧譁之下,寂靜就在那裡等著我。
很多人覺得拿東西去修補,既麻煩又小家子氣,我卻不以為然,有時候連補衣的阿姨都說這破衣不能穿了,我還是捨不得,把每件破爛東西都說成是宇宙唯一此生最愛。
這些粗糙的石頭,沒有被雕刻之前,它們也只是普通的石塊,只能隨著歲月,任由風吹雨打,漸漸風化,最終變成散落的沙礫。石頭經過一番雕琢之後,都脫胎換骨,變成神佛的形象,真是不可思議!
飛抵台北後,頗多驚喜,鄧麗君歌唱的夜來香像中央研究院的桂花一樣沁人心脾,令人陶醉,我人還在中研院的學人招待所中,就已開始琢磨下一次如何才能從德國再來。台灣已不是鄧麗君歌中的復興基地,但依然是可以為自由奮鬥,把人權伸張的好地方。
每一天,美好的心情從哪裡開始?從呼吸的第一口新鮮空氣開始。脈搏在跳動,血液在流淌,張開平和的翅膀,擁抱心靈世界。
遊覽名勝,我往往記不住地名和典故。我為我的壞記性找到了一條好理由——我是一個直接面對自然和生命的人。相對於自然,地理不過是細節。相對於生命,歷史不過是細節。
中國廣東一帶有一種流行的說法:教識徒弟沒師傅。思意是如師傅毫無保留地教導徒弟時,當後者盡得前者的真傳,就很有可能反臉不認人。聽說很多習武的人,教徒弟時都會有所保留,不會將一些絕招傳給他們,就是害怕徒弟青出於藍,超越了自己。
爸爸過世後,媽媽一直堅持獨居。我坐上南下的火車返鄉探親,一路上思索著如何向媽媽開口,我早已辭去教師的工作……
因為嚮往「真善忍」,心中常常渴望,自己能做一個更真實的人;也常渴望,自己動的念頭都是真的,不是妄念,不是負氣,不是計較,而是來自內心深處的那個真我。當心真實的時候,自己會發現,看待周圍的一切都是清晰的,美好的,是柔柔的透著光暈的一片祥和。
陶匠出生於普通的民家,從小就跟著父親學做陶器。小時候,陶匠天真快樂。每當和父親一起撥動陶輪,在旋轉的陶輪上用黏土塑造出各種各樣的陶器時,都是他最開心的時刻。
我去某診所求診,掛號時,櫃台小姐問我,妳是不是昨天生日?我心中狐疑,沒錯,昨天是我生日,可是,我生日也不關妳的事,問這個幹什麼?帶有惡作劇意味的劇本就這樣開始上演……
許多鳥友喜歡為拍照而餵食、放鳥音,號稱萬物之靈的人類真不該這麼做,美麗照片的背後,如果夾帶著破壞鳥類生態的情事,這樣拍來的照片還稱得上「美」嗎?大自然並不以人類為主,蟲魚鳥獸都應該擁有牠們本來的樣貌,維持牠們原生的狀態,這才是令人陶醉的大自然!
每個人都會遇到讓人不悅的事,和不願與之相處的人。 除了經年累月朝夕相對的家人,還有朋友、同事、在網路上接觸的網友,他們都可能講出某句話、做出某件事,讓你不甚愉快,甚至感到有怒火隱隱在胸口激盪。 在別人讓你洩氣、煩躁、不體諒你、刺激你、甚至讓你想發怒的時候,你能怎麼辦?
曾經,以為自己可以永遠這樣下去:膚美如玉、素手柔荑,肆意徜徉在青春的夢幻時光裡……轉眼間,驚覺韶華不再,眼角鬢髮上,歲月的足跡已歷歷在目。
剛過去的中國新年,送鷄迎狗,是我們從香港搬到曼城後的第一個中國新年。這裡華人不算多,而且住得比較分散,因此氣氛不算熱烈,不像溫哥華、悉尼等華人聚居人數衆多的城市,市中心滿布慶賀新春的裝飾。但這裡的外國人,似乎都認識中國過年的習俗,都會說 「Oh, yes, it is Chinese New Year today! Kung Hei Fat Choy! 」
大自然春花秋月,不論冷暖,總會有些美景撥動人的心吧!
經過一代代人的努力和呵護,經過歲月的磨練和洗禮,經過歷史的淬練和打磨,赤坎的秀麗依然,沒有輸給時光。是多少文化的沉積、多少文明的升華,赤坎才落得這般優雅貴氣,才標青得如此與眾不同的清新脫俗!
在竹林裡靜坐賞竹,抖去凡塵,被靜態融化了:似慈雲天上飄,無牽掛、無憂愁、無塵埃,很快活。看青竹千姿百態、風姿綽影。竹景如詩如畫,微風如吟如歌。
滄海是什麼?是憂傷與磨難,是從容與恬淡,是精神與情懷,是信念與境界。我覺得,自己如今就是這樣一條快樂的小魚。
四十歲之後,生活變得比以前都還要愉快,原因就是隨著年齡增長,長年的「愛用品」也增加了。它們應該都會和我繼續走下去,陪伴我度過餘生吧!
神韻音樂的莊嚴雄渾,其正信的力量直達人心。
台東適合慢活、漫遊,天大地廣海壯闊、景觀多變、漢原客族群加上外國人齊聚,讓它的文化凝聚成自己特殊的面相,非常迷人。
新的一年開始,每天花10~20分鐘投入簡單的努力,幾週、幾個月下來,就能不費力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這並不是癡人說夢,而是「踏實」帶來的魔力。而想做到這種「踏實」,也是有技巧的——
如何在「重複」與「不要重複」中學習平衡,該是另外的一種藝術與智慧。
被消費的人物,被消費的人生,被消費的故事,人來到世界上消費大地,自然也要被消費。有人進入歷史,有人走出歷史,有人繼續被消費,然而這也是被懷念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