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教育
對任何一位家長來說,當發現孩子有發展上的遲緩現象時,大多無法立即接受、積極面對。然而,父母的觀念、態度以及家人的支持與鼓勵,對發展遲緩兒能否及早接受療育有著相當大的影響。發現孩子發展遲緩,父母應坦然面對孩子的真實情況,並盡一切能力提供適當的發展環境,鼓勵孩子學會獨立自主的生活能力。
教師是個令人羨慕的職業,身邊常圍繞著一群天真活潑的孩子,嘰嘰喳喳的非常熱鬧。然而有誰體味過特殊教育這一行業的甜酸苦辣呢?
「老師,偉偉又來看你了!」紗門外趴著一個理二分頭的孩子,看到我對著他笑,他也靦腆的對我笑。
沒有人願意自己的孩子是個殘障者,可是,命運的安排讓一些孩子生出來就有些缺陷。一千個孩子中可能就有一個或者更多的「殘障者」,他們也許是智能不足,也許是小兒麻痺症,也許是兔唇……
馬丁˙路德˙金恩博士是位著名的人權運動者,世界將其生日訂定為紀念日,讓人民永遠記得他捍衛人權的精神。今年的紀念日邀請的嘉賓是「天才老爹」喜劇演員比爾˙哥斯比(Bill Cosby),他將談話焦點擺在對子女的養育問題上。
自閉症的治療上最重要的是教育和行為治療,目的是促進對患兒正常行為及獨立生活能力的教育,特別是社會性行為的矯正,糾正異常行為,如刻板工作等,消除睡眠障礙、發脾氣、多動等繼發性症狀。
小松是個外表伶俐的孩子,國小低年級時父親逐字指導閱讀國語課文,可是他卻有讀字順序顛倒、唸錯字音、以其它字代替另一字字音的嚴重現象。父親越教越不耐煩,認為他不認真、不夠努力,最後忍不住動手教訓他,全家常常因此而氣氛低瀰。
卡茜是一個恬靜的六歲小女孩,小臉蛋上五官精緻,看到人就甜甜的笑。當卡茜的媽媽凱西第一次帶她進加拿大女童軍(Girl Guides Canada-Guides du Canada),她對工作人員說卡茜患有腦癱、腦積水及左撇子,發育遲緩,需要特殊照顧。工作人員為卡茜註冊時向凱西介紹輔導程序,她明白了孩子本身不希望被特殊照顧,而是希望與其他同齡小朋友一樣參與活動。這樣卡茜便編入了五、六歲小女孩的火花組(Sparks)。
但是並不是每個孩子都能擁有想像中的快樂,在教學路上,會出現身心有障礙的孩子,這時老師要付出極大的耐心和毅力,引導他們跨出第一步,進而在生活中學習。記得小男孩威威剛來時,不斷的繞著圈子走路,看著屋外的落葉出神好久,每次上廁所猛按抽水馬桶,對於喜愛的東西總是用手東敲敲西打打的。
洲洲是個坐不住的過動兒。我去代課的第一天,在升旗典禮時,突然發現隊伍中的洲洲不見了。只見遠方鐵柵欄圍牆上,坐著一個搖搖晃晃的小孩。趕緊飛奔過去,洲洲卻悠然自得地兩腳懸空晃盪著。我低聲下氣,好話說盡,終於哄他下來。
這一年多來,和M的關係日益增進,也常和家長溝通互動,彼此扶持,很慶幸M的情緒狀況漸入佳境,也慢慢學習如何適當地表達自己負面的情緒,而不去否定或傷害別人。
筆者從事特殊教育已有十多年了。自覺十分幸運,能接觸到這群不一樣的小孩。同時常在他們家長的身上深深體會到:人類一顆纖弱的心,究竟能承載多少苦;人類一顆弱小的心,究竟能夠有多強軔。我看到了他們的愛、痛、苦和奮鬥。
我是個剛投入小學教育的實習老師,從屏東縣教育局網頁裡看到了許多特殊教育研習資訊,不禁興奮地微微發抖!
這個禮拜三,嘉瑩老師由於要去研習,所以我的責任也就相對地重大。不過,事情還是發生了!因為昨天的籃球比賽大家贏得第一名,所以想買些糖果餅乾給106的學生吃。就這樣,中午耽擱了一會兒。
嘉瑩老師很強調班級的整個榮譽,並常常在小事上便讓同學能有正確的觀念。例如有時活動晚回來的時候,有些同學得椅子還在桌子上,這時嘉瑩老師就會說:「為什麼那麼自私,不肯幫同學把椅子班下來呢?」
班上的小蘿蔔頭,問題千奇百怪。每天輪番出題考驗我,偶而我能僥倖過關,很多時候考得糟透了,甚至連考題是啥還渾然不知,往往事後才恍然大悟。這其中詳情,且聽我慢慢道來吧!
導師是和學生接觸最多的班級,導師對學生的語言也就非常重要。總覺得嘉瑩老師和班上同學講話,都有一種威嚴在,但卻不讓學生感到討厭,因為嘉瑩老師偶爾也會搞笑。
有一位平常在教導高中生的老師,這學期也有帶國中資源般的課程。有一次,他上完資源班的課程回來後,她感到很懊惱,她說他不懂為什麼有人的反應是那麼慢,問也不回答,總是低著頭很害怕的樣子。
今天,我們學校主辦的生活教育自然體驗營在芳平國中拉開序幕!這次所舉辦的活動,我看到了他們事前所準備的用心,從海報、彩色筆、原子筆、童軍棍、廣告顏料、水彩筆、衛生紙、圖畫紙、小盤子、中盤子、小水盒、抹布、水桶、礦泉水等等,都一應俱全!我相信這是經過事前很細心與很用心的準備的!因此,我覺得一個活動辦得好不好,「用心」是很重要的關鍵!
這一個禮拜在帶106班上課的時候,發現有兩個比較高壯的男生在欺負一位比較弱小的男生,他們用力拍打那位弱小男生的背,有時也會拍打其他的部位。這時我發出了制止,可是當過了一會兒後,我發現另外兩位男生突然不打了,手足無措地站在一旁。原來那位瘦小的男生被打到痛得哭泣!
今天聽到讓我覺得很難過的話。我聽到資源班的學生自暴自棄地和另外一位學生說:「我們是笨蛋,所以才會來這邊上課!」
今天第一次幫忙主任將全校教師名單打出來,而且還是用公文的樣式。在這過程中,因為很趕,所以我也就趕緊打趕緊打,本來已經打好了,沒想到請我們幫忙的主任看到時,發現格式不是他所想的,有些地方他並不需要,而且編號順序也不是照之前的那樣。
這禮拜嘉瑩老師說有人反映班上有同學在作弊,請我幫忙注意有沒有這樣的情況。我注意了幾次,沒有發現到。但我想作弊這件事情,如果真的有,作為一個老師,我又該如何處理呢?記得以前聽過兩個例子:
這學期,我除了教導特殊學生之外,也自告奮勇地擔任七年六班的副導師,希望能多多訓練自己的班級經營能力。七年六班的導師是嘉瑩老師,她是我的指導老師,也是校內公認的好老師,帶領班級很有一套!
今天我去參加一個很特別的研習,研習的地點不是在會議室,而是在灑滿陽光的戶外,那我究竟在研習什麼呢?答案就是「攀岩」!奇怪,攀岩跟教學有什麼關係啊?根據主辦單位的說法,如果連攀岩這麼困難的事我們都能克服突破,那麼在教學中所帶給老師們的種種難關,當然可以迎刃而解囉!
這兩天是學校的段考,我為一位特殊學生監考,他是屬於肌肉萎縮的身心障礙者,因為他的手腳沒有力量,因此考試時間比一般人長,也因不能夠自己畫答案卡,需要有人予以協助,但是他在智力方面卻沒有問題。
今天一早進到辦公室,看到許多同事已坐在座位上了,我看看大家正忙著,於是我又靜靜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只是,我覺得我好像應該說聲「早安」才對,但是,惰性和慣性,讓我仍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肯開口。
這幾天,我發現有一位智能障礙的學生──小寶,臉上或身上總是帶着傷,我還看到他的外套領口被刻意剪掉了,之後才又一針一線地縫補上去,再加上小寶常常請假,所以我想他在班上可能常常被班上同學惡意欺負。
從小,我就在作文上寫着,我以後的志願是要當個老師,現在,我正一步步學習着怎麼樣當個好老師!不過,每當大家問我是哪一科時,我的回答常常讓大家一頭霧水。我呢,就是富有愛心的「特教老師」!
    共有約 12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