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五行另類療法
一千九百年前,一部《傷寒論》開闢了中國及亞洲醫學的新局面,拯救蒼生無數。今天,在張仲景的故鄉,歷經朝代更替,又經過數十年砸爛傳統的運動,傳統中醫的精髓已漸失傳。現代社會的中國人被無神論徹底地洗腦後大多不相信神力、神通,認為順應天道五行的中醫不合時宜。
每天穿梭忙碌於診所診療、醫理研習的溫嬪容醫師,又出了第五本新書—《明慧針道—運柔成剛》。除了收錄各項食材,方便民眾日常調養身體,以彰顯蒼天厚養眾生、醫食同源的醫道之外;更延續前四本書,收錄多則令人拍案叫絕、精彩有趣的醫案,不僅讓人洞見中醫精妙,更能引人深思病因與病癒的奧妙之理,在濁世中啟迪養生正見。
孕育生命的子宮,是每個人來到世界的第一站宮邸,是充滿生命奧秘美妙的地方,也是七情六慾的搖滾樂器,生命的旋律如果不和諧了,迷一樣的子宮就會竄出違章建築,破壞生命景觀,點點哀愁隨之漫舞!
一位40歲的銀行女性職員,瘦弱,易緊張,繁重的業務,致使她每天下班都筋疲力盡。回到家,上有公婆,下有一雙小女兒要照顧,還要做家事,苦不堪言!一個不小心,每月準時來報到的月經,竟遲2周未來,急忙去婦科檢查,當醫生恭喜她有喜時,她卻愁眉苦臉的欲哭無淚!
多方會醫的局面,因此造成醫者的對立與競爭。尤其當醫者的診斷與治法時而南轅北轍,醫療場面遂變成眾醫者的唇槍舌戰。有次吳楚就抱怨,每投一次藥,就要跟其他醫生辯論一番,「幾欲嘔出心肝」。
初為人母的媽,慌張的陳述孩子的病狀:身上多處長濕疹,而且越長越多,食量少,大便糊黏。因住在海島上,媽媽懷孕期間吃很多魚蝦,天氣熱又喝很多飲料。產後想增加乳汁,也吃很多蝦、海產、花生。雖然乳汁充沛,可是小嬰兒的皮膚卻越來越糟!有到附近診所拿藥擦,效果有限,愛子心切,乾脆特地飛一趟來求診。
聽完女兒敘述病情後,我告訴她:「老爸老媽的病我沒有能力治療,我能做的就是減輕他們一點痛苦!」女兒苦澀的笑笑說:「這樣就好。」二位老人都沒針灸過,但止痛藥也沒有讓他們好過!所以女兒想試一下針灸。
不過,我語重心長的說:「院長,當醫生當久了,你有沒有發覺,有些患者的病,怎麼治都治不好,診治方法沒有錯,藥也對症,就是治不好?」院長思索一下,很認同的點點頭,表示以前都沒想過這個問題,並問為什麼?
一位56歲的女老師,是學生眼中的良師慈母,她所教的學生,畢業後常會回來探望她。這位令人景仰的老師,總是帶著慈祥的笑容,輕聲柔語,不曾大聲說話。遇到她的人都可感受如沐春風的溫煦。
一位46歲老實忠厚的男士,有良好的生活習慣,平日很少生病,有點小恙也不喜歡吃藥,就來診所用針灸解決,倒也平安的過了一陣子。一向健康的他,有一天來診,卻臉色慘白,儘管他十分痛苦,卻善良的忍耐著,直等到他的診號才看診!真是有修為的君子!
一位59歲女士,長年服高血壓藥,裝有心律調解器。一年前,有一陣子只要吃東西就吐,吐到後來無法進食,住進醫院檢查,10天後,檢驗出腎功能衰竭,於是開始洗腎,一周洗2次。她一直無法理解,怎麼生活起居簡樸,飲食清淡,醫生開的藥都準時服用,為何還落到洗腎的下場?這是不是醫界也要探討的問題?
一位62歲的媽媽,由子女用汽車從北部載來,並扶著她進來,腰部繫著尿袋,一坐下來就哭訴:「醫生,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要插著尿管過日子,西醫說我要插著尿管一輩子,那會要我命!我哪裏也不敢去!」並苦訴她為了這個病,已把所有的積蓄花光了,沒有能力付醫藥費!這位媽媽因尿道痛已治療了4年。
住在北部52歲的大弟早已放棄治療,因為曾經所作的努力都白費,但經不住大姊極力勸說,好歹也下來探望老媽。大弟從樓梯上跌下來後,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沒什麼大礙,就回家了。漸漸的大小便不順暢,半年後竟連大小便尿到沾到褲子都沒感覺,只好包尿布,成了包大人。
一般幼兒帶有父母給予的先天腎氣、腎精提供成長的機能,除非有先天疾病以外,3歲以後就不會尿床。偶而因白天玩得太累,精神受到刺激,睡前喝太多水而引起遺尿,過後又自行恢復正常的,都不算是病態。
我握著老媽瘦弱的手說:「老媽,您永遠都為孩子著想,您真偉大!別擔心,孩子孝順是應該的,這樣他們才不會在您百年後,痛苦後悔沒有盡到孝道,而且身教也作給孫子看,這是傳統美德!」老媽苦澀而靦腆的笑。
工程師的腹瀉,治療一個月大致平穩,偶爾腹瀉,他就會嘟著嘴抱怨還會瀉肚子。我告訴他:「這是因為你的個性所致,你完美主義,用顯微鏡和放大鏡觀察自己和周圍的人事物。對食物、空氣、環境敏感,腸胃是情緒的反應爐,你的腸胃緊張到不知所措就瀉了。這也是你不敢交女朋友的原因吧!你嚴謹自律,但自律不是冷漠無情,那容易傷害別人,也傷害自己。」他搖搖頭說:「個性嘛!沒辦法!」
一位45歲的男士,不喜歡繁華的塵囂,跑到山上過著愜意的野鳥花香閒居日子。為了生活,也為了興趣,種些果樹作為經濟來源。不知不覺快樂的時光,一晃就是10年,好不快哉!身體一直很強健,只是近日右眼球後面,老是覺得怪怪的,有一點脹脹的,但視力未受影響,也就不以為意,後來卻漸漸痛起來,只好下山找眼科醫生治療。
一位65歲的老闆娘,喜歡運動、旅遊。有一天外出遊玩,下車時,突然左腿無法使力。當天到外科診所就診,X光片顯示:腰椎第四、五節輕微滑脫,服消炎止痛藥。第2天左手掌背腫痛,第4天手掌腫痛向上擴展到下臂,改看家醫科診所,醫生推測遭細菌感染,服抗生素。第5天腫痛再擴及肘,第6天竟右手右小腿腫痛,急送大醫院急診,由感染科醫師簽收住院。
一位面色憔悴慘白的74歲媽媽,頭戴著帽子,由女兒扶著進來。敘述乳癌手術切除化療後復發,再化療作到一半,就支撐不住,種種不適,想來調身體。媽媽抿著嘴,眼神暗淡無光,含著怒氣、怨氣與無奈的說:「前次手術化療後,醫生說全部處理乾淨了。以為好了,誰知又復發了,有種被玩弄的感覺!」這人生的難關要怎麼過?
凡物有靈性,微觀物質的靈性可能超過人類,所以它對人類為所欲為,橫行霸道,蹂躪機體。如果我們不是用激烈的手段對付原凶,迴避它的反抗,迂迴的使用美人計,也許至少可以和平相處,什麼是美人計?
肺之精神在魄,即肺藏魄。當一個人做事明快果斷,會稱讚他很有魄力;當一個人性情豪爽,做事有遠見、有格局,會讚美他很有氣魄。但一旦人失去準繩格局,就會變成窩囊「肺」。
針灸是傳統的中醫治療方法,可以止痛、治病、急救,很多古代的針灸法已瀕臨失傳。
針灸是傳統的中醫治療方法,分為「針」和「灸」兩部分。許多人都知道針灸可以止痛,中國大陸在四五十年前還發展了利用針灸術做麻醉的方法,輔助西醫開刀手術;然而,除了止痛外,針灸對於治療腫瘤、出血等各種疾病、甚至急救都有良好的效果。中國古代有許多神奇的針灸治病法,可惜在如今已經漸漸失傳
一位事業有成的55歲老闆,為事業打拼,打出一片天下,也打出一張滿江紅的檢驗成績單:篩竇、蝶竇、頷竇有慢性鼻竇炎,限制性肺換氣障礙,兩側頸動脈分叉處輕度粥狀動脈硬化,心臟二尖瓣輕度閉鎖不全,肺動脈輕度閉鎖不全,左心室舒張功能異常,輕度排尿功能障礙,頸椎、胸椎、腰椎退化,腰椎第四、五椎合併骨刺,腦部輕度萎縮、老化現象,骨質缺乏症。
一位豆蔻年華15歲少女,總容易累,容易頭暈,才知道自己從呱呱落地,眼睛張開時,醫生就宣佈她因先天基因缺損,已是慢性腎臟病第三期。醫生說屬於先天體質,無法治療,但只要小心保養,健康活至50到60歲沒問題。她帶著陰影度過成長,也一路平安。到了大學卻發作,出現昡暈、嘔吐、貧血症狀,醫院檢查出腎功能在萎縮,醫生特別囑咐千萬不可懷孕,一旦生小孩立刻要洗腎。
在一個寒冬午後,從南部來的四個人,吵雜的架著滿面雪白的婦人,寸步難行的走進診間,還沒坐好,其中有人的手機響了,電話中直問:「怎麼不趕快送到醫院去急救?」大家急得七嘴八舌。我請大家安靜,問這位婦人:「妳怎麼了?」她頭暈得很厲害,全身無力,眼睛睜不開,喘得那張毫無血色的白唇,說不出話來。姊姊在旁代訴:「她的血紅素4.7,醫生要給她輸血,她不肯。因為上次輸血人很不舒服。家有七姊妹,大家都輪流打電話來關心,意見很多,都主張到西醫那處理比較快。」
一位長得美麗,氣質高雅,留著一頭秀髮飄飄的46歲女士,卻眼神漠漠,眼袋不小,黑眼圈很深。近半年來,她和中風半癱的先生,每個月都要飛到北京去給一位名中醫師治病,往返奔波的疲憊寫在臉上。朋友說她捨近求遠,介紹她來看診。
有一家三口從北部來調身體,瘦小的9歲弟弟調鼻子過敏和腸胃;11歲的哥哥身高150公分,體重44公斤,調鼻子過敏、近視、長高、流鼻血和尿床;媽媽調經理帶,頸項酸緊。這些問題都不是什麼大毛病,曾介紹北部醫生就近治療,但這家人後來還是決定找我調理。
一位30歲年輕人,為人忠厚、樸實、勸快。從青年、結婚、生了個可愛的小女兒,都在我這裏調理。他家住在台中,工作卻在北部,因此北部中部兩頭奔波,大約2年不見人影。這位年輕人,經過2年打拚,32歲就晉升高階主管,成就非凡,羨煞多少周邊的同事。有1天他來看診,形色匆匆,看去像風塵僕僕的老翁,我看了嚇一跳,怎麼會變成這樣?那眼睛凹陷無神又迷惘,黑眼圈很深,滿臉倦容,說話有氣無力。
一位4歲的小男孩,精力旺盛,活蹦亂跳;他除了睡覺,整天像沖天炮,到處發射他的活力,沒有他想不到的遊戲,什麼都可以玩。因為爸媽都上班,所以他就在家給阿婆帶,有一天,小腦袋東張西望,探索所有可玩的新鮮事,他隨手拿了媽媽用來修指甲的小長片,曾看過媽媽用它在挖指甲,小頑童好奇的學著照做,感覺不太好玩還有點痛。小腦袋突發奇想把小長片戳到眼睛裡,看會怎樣?大鬧眼中的水晶宮!
一位48歲的家庭主婦,並不需要用電腦工作,可是卻常眼睛脹痛,左眼漸漸突起,日久突如青蛙眼,眼睛乾澀痛,頭脹。到處去作檢查,結果都正常。中西醫的治療也沒停過,已經5年了,還是沒什麼進展,或說效果令她不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