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義故事
在很多現代人眼中,商人總是唯利是圖、見利忘義和善耍奸計的。然而,古代不少地區的商人,受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儒家「仁義禮智信」思想的影響,都能誠信經營、仁以待人,且遵守契約,這其中的代表就是在明清時期書寫了中國商界數百年的傳奇的徽州商人。
大約在近五千年前的黃帝時期,中國人就有了早期的商業行為,即進行商品交換。《淮南子‧覽冥訓》中說黃帝時「市不豫賈(價)」,意思是說沒有亂喊價錢的商業欺詐行為。上古百姓天性淳樸,樂天知命,自然在商品交換中也保持了一種美好的狀態。
明 仇英《清明上河圖》描繪的當鋪等店家。(公有領域)
對於今天的世人來說,徽州不過是一個古老的地理概念,它包括現在安徽的績溪、歙縣、休寧、黟縣、祁門和業已劃歸江西的婺源。如果你有緣去這些地方遊歷,你依舊會感受到古徽州難以言傳的魅力。那裡有如幻如夢的黃山、頗有道家仙氣的齊雲山、縱橫流淌的新安江;有粉牆黛瓦的古村落、無比幽深的街巷;有綿綿大族、煌煌宗祠的遺蹟,在風雨中述說著往事的寂寞牌坊……
季札是春秋時期吳國第十九世君王最小的兒子。那時有首古歌謠叫「徐人歌」:「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唱的就是封地在延陵的季札沒有忘記自己的承諾,將自己的寶劍送給了亡故的徐國君主。
春秋時代的宋襄公備受爭議。他與楚國交戰,因堅持戰爭禮儀被楚軍大敗,自己身負重傷第二年去世。精於陰謀陽謀的毛澤東罵他「蠢豬似的仁義」,在大陸教科書中他被嘲笑批判;可孟子、董仲舒、司馬遷等大儒卻盛讚宋襄公,把他列為春秋五霸之一。
戰國時期的趙國文臣藺相如本是一介平民,可自從出使秦國完璧歸趙,以及陪趙王赴澠池之會以後,隨即被拜為上卿,位在大將軍廉頗之上。廉頗因此很不服氣。
這對難兄難弟,並沒有血濃於水的親恩,卻有淡水之交的君子之義。「臨難方知意氣真」,吳保安和郭仲翔的信和義成就了一樁千古傳奇。
吳保安帶著都督贈送的絲絹,派人前往蠻地贖人。就在吳保安苦苦籌集物資這段時間,郭仲翔經歷了哪些人生的艱難時光?
在世人的眼中,黃金白銀價值貴重。圖為台灣金瓜石黃金博物館內的礦石收藏。(龔安妮/大紀元)
可貴的是,有些人不受眼前的金銀所惑,反而將其埋葬,這樣的故事,從典籍中吹起的悠悠古風,讀來令人欣喜。
靈公寵信佞臣屠岸賈,偏離君道。晉國卿大夫趙盾身為國相,多次勸諫,靈公不聽,反而越來越厭惡他,動了殺他之心。
中國古代,兵征天下之時,有人能臨危不亂,捨生取義,以尋常的幾句話,撼動了軍隊將領,救下全城的百姓的性命。我們來看看義的分量吧!
春秋末期吳國大夫伍子胥最大特點是「剛烈威猛,文武雙全;忍辱負重,快意恩仇」。從公元前522年經歷父兄大冤,到公元前506年報仇成功,中間經過了十六年。伍子胥苦心深謀,不但記得誰傷害了他,要報仇;他也記得在逃亡的路上有很多人給他過恩惠,他也是...
唐朝官吏裴懷古辦案力求公平執法不冤枉好人,為了捍衛法律的公正性,不惜駁回武則天的旨意,終使僧人無罪釋放,這樣依法辦事的好官是國家與人民的福祉。
廖有方為只有一面之緣病故的陌生書生買了一副棺木,好好地安葬了他,還立了一方沒有姓氏的墓碑。滿朝文武大臣都感佩廖有方的義行,他的義行也受到百姓的尊敬。
文帝感慨地說:「向來,人心最難教化。如果都像王伽有至誠的心,對人不懷奸詐;像李參等人能明辨是非,從心中感化,將來不用刑罰,人人都會自動革新向善啊。」
一個山野的婦人,看到齊軍來了,情急之下就丟下自己的小孩,再抱起哥哥的孩子,慌忙地向山裡逃去。齊國將領為何受婦人感動而撤兵?
歷經千餘年,世人皆知位於定軍山的武侯墓只是一個衣冠塚,諸葛亮的肉身則不知下落,所以關於諸葛亮肉身的實際埋葬地點歷來就眾說紛紜,有著幾個傳說。
在一般人看來,判了死刑都屬於人渣了,但是這貞觀一朝,判死刑的人......
這對好朋友,一個盡孝為父,一個盡忠為國,兩人堅毅追求,實踐了各自的諾言,展示了各自人生的光輝。
俗話講:「一日夫妻百日恩。」夫妻間本來是應該相互扶助、共渡難關的。而朱買臣夫婦之間的這段故事,則令人嘆息。
陸元方為人剛正,待人誠實。他有一所房屋要出售,找到買主後,雙方價錢都已談妥了。家人正準備收下買主的買房款,陸元方卻如實告訴買主道:「這所房子好是很好,但是......」
《梁父吟》的古調迴響在山間草舍,自號「臥龍」的諸葛先生吟唱著慷慨的古曲,躬耕於南陽,相時而動。當皇叔劉備三顧茅廬,隆中問對時,這位布衣智者終遇明主,從此一飛沖天,以恢復漢室為己任,創下一番可歌可泣的功業。而在南陽以北的遼東,尚有一位「潛龍」,終生在野不仕,屢次拒絕魏主的徵召,立志於教化一方,修善立德。
一位鬚髮斑白的老者,一桿旄飾盡落的八尺漢節,一群溫順無言的白羊。北海邊,衰草上,夕陽的輝光將他的背影拉得很長,纖細得仿佛不勝塞外風沙的苦寒。但他的背脊挺得很直,就像他手中迎風屹立、百摧不折的符節。在滿目蕭瑟的寒冷和遙遙無期的等待中,這個畫面定格了十九年,口耳相傳、翰墨相續,化為「蘇武牧羊」的歌謠和詩篇。
情理與正義,可以感動人心,滲透肌膚和骨髓。有時不過是急促之間,說出的幾句憑良心的話,或者起初並非奇異高明的卓識,只是誠述而己,卻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春秋戰國,無疑是歷史上一個靈性飛揚的黃金時代。《詩經》《楚辭》各領風騷,以溫柔敦厚、辭彩秀逸之歌,開啟詩樂華章;諸子百家周遊列國,挾縱橫捭闔、睥睨天下之勢,迸發哲思妙理。而它也是一個血雨腥風的黑暗時代,周天子式微,禮樂征伐自諸侯出。各國諸侯相繼爭霸,卿大夫各自為政,弒主、背信、混戰之事屢見不鮮,致使人心道德淪喪,綱常禮義大壞,天下更是征伐不休、生靈塗炭的動盪局面。
「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上下未行,何由考之?」當屈原放逐,行吟遊蕩於水澤山地時,他仰天長嘆,俯首揮就一首《天問》,懷著悲憫的心情向上蒼發出一百多個疑問。他的第一個問題,即遠古之時,天地從哪裡產生,是誰將天地間的萬物形態流傳至今?浩蕩蒼穹,茫茫宙宇,這天地萬物,早在人類留下第一個文明足跡時,便已恆久般地存在。這個謎題,或許只有造物者才能解答。
墨子南遊到楚國,請求拜見楚惠王。楚惠王不太喜歡墨子的學說,因此便以年老、行動不便為藉口,拒絕接見墨子,而派大臣穆賀接見他。
漢宣帝懲治了企圖謀反的大將軍霍光之妻霍顯和其子霍禹之後,便著手整頓朝政,安撫百姓。
齊莊公準備討伐莒國,特別先遴選五輛兵車的勇士,以示禮敬和激勵。杞梁和華舟兩人沒有能夠入選,他們懊惱得吃不下飯。
孔子弟子三千人,而特別賢能的,有七十餘人。他的學生大多於學問之外,又十分注意修身養性,恪守禮儀,行為高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