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漢字
筆者的先父是一名小學老師,在鄉下他以一手好書法聞名,小時候常見他為學校書寫標語和文書,他的一手好字也來自於他對自己的嚴格要求。他在我小學時就叮矚我:「讀書人出門帶筆就跟軍人的槍一樣,筆『在』人『在』。」也囑咐我:「不論以後妳會遇到什麼樣的老師教導妳,妳都要尊敬他們,因為他們『在』老師的位置上。」時間過去了數十年,而我仍緊記在心,不敢或忘。
上篇說「在」這個字的甲骨文,也是「才」的甲骨文。從其演變與應用的角度來看,在教孩子認字時,除了了解時間與空間定位上的用法之外,還可以作為讓他們成「才」的養分。那麼有哪些詞語,可以督促孩子往成才的方向努力呢?
測字先生
小時候,經常看到有測字的,總認為是江湖騙子,後來發現歷史上很多高人,比如神機妙算的諸葛亮、學富五車的紀曉嵐竟都是測字高手。漢字不僅僅是一種書面的語言,它具有全息性,每個漢字,都蘊藏著不同時空的相應信息。如果人的死生禍福命中注定,測字可能就是提前看到了上天的一種安排吧。
上回說到「有」,這個字是「手」拿一塊敬神祭天的「肉(臘肉)」,所以古時人相信,想要擁有什麼,都需要「得到上天應允」,否則「德不配位」,得到的必然是災難。
小學六年認字排行上的第六個字:「有」。這個字在生活中也十分常見;〈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歌裡唱:「『有』媽的孩子像個寶。」孩子入學後就會主動或被詢問:「有什麼人生的志向或夢想?」,在課堂上還是很重要的作文題目呢!到了適婚年齡也得問問:「有什麼人品和經濟條件可以成家?」直到生命盡頭回首時還能問問:「有什麼可以為世界或子孫留下的紀念?」那麼我們就來看看這個「有」字的內涵和運用吧!
動盪的世局中,歲月變成了人性中的大考驗,竹林七賢的友誼最終也因人志有不同而各分東西。嵇康、阮籍、劉伶對執掌大權的司馬氏集團持不合作的態度。嵇康的剛強性格也讓他得罪小人而遭滅頂。阮籍在嵇康被殺害後佯狂隱世,劉伶一樣沉醉酒飲之中,向秀在嵇康被害後被迫出仕。阮咸入晉為散騎侍郎,只是不為當朝所重。山濤起初「隱身自晦」,但40歲後投靠司馬師,歷任尚書吏部郎、侍中、司徒等。王戎以其強盛的功名心,歷仕晉武帝、晉惠帝兩朝,自有其亂世為官之道,然也最不為後輩稱道。
在魏、晉交替期間的這七位文人初因文采氣習而結交並以竹林七賢名世,但是在野心勃勃的司馬氏窺伺之下,政局暗湧:世道難清,隨著時間的推移,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阮咸等七人也就演繹出不同的人間品行。
佳句引豪友,嵇康看著這些詩句,發現每一句的第一個字有:「竹」、「笆」、「籬」、「笛」、「笑」、「筆」、「箴」都是竹字頭,也想到這幾個文友也都是愛竹之人,應是知音,值得交往,於是添就了末句:「篁篁有節聚七賢」。從此,「竹林七賢」稱號不脛而走,也流傳至今。
隨著蔡教授的說明,我從他的眼神中能看到這場中國民族的大考驗,一場詆毀與維護良知的正邪大戰正從中國影響著全世界。這在人類的歷史上可能是唯一一場對全人類的道德考驗,歷史早有明確的答案,天地存亡唯道德耳。
前篇說到利用學習「了」這個字來訓練孩子落實整齊、乾淨和利索的概念,這不僅是在生理方面注意孩子身手能力的發展,還要關注孩子在時間的感知深度與運用掌握能力的發展,這是幫助孩子一輩子在生活與工作上十分重要的能力。所以我們在前篇建議家長和孩子一起背誦明朝詩人文嘉所著的〈今日詩〉。
就在她人生已到絕望的時候,有個從北京到美國留學的才女,送了一本法輪功老師的著作「轉法輪」給黃莉。這本書不但開啟了黃莉的智慧,解答了她百思不得其解的許多問題,例如:人生病的真正原因,一般的氣功來源和許多不正確的狀態,人能真正健康的原因等等。漸漸地,經過修煉法輪功,黃莉恢復了健康,容光煥發的她展開了新的人生。
一首詩僅有二十字,便描繪出一幅冷寂開闊的畫面。畫中有山、有水、有人、有事,有遠景、中景、近景,還有特寫。群山蒼茫,萬物寂寥,畫中人清高孤傲,意境高遠疏闊。每句詩首字綴起,更令人回味:「千萬孤獨」。除了漢語,世上哪種語言能做到這些?中國人開創了燦爛的文化與輝煌的歷史,而承載這一切的,是漢字。
北京一對姊弟黃莉和黃強在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前後的生死故事,一個中共模範黨員家庭所教育出來的優秀青年,忠黨愛國的成長歲月所建立起來牢不可破的思想,卻因六四而動搖甚至是破滅了。黃強親身經歷中共如何利用他們這些年輕警察假扮學生模樣,放火燒鬧北京城。
上回說到讓孩子在學習「了」這個字的同時,可以讓他們了解做事情不只是做完了,還可以做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又利索。剛剛入小學的孩子在生理動作發展上,還需要注意是否能有臨摹,或依其想像畫出一些他生活中常見的人事物,而且可以畫出一些細節。 父...
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的時候,筆者正在美國求學,六四過後不久在朋友的家中看到當時全美著名的電視訪談節目,正在訪問一位到美的中共高級官員。節目現場播放了天安門前坦克車正在對學生壓進的畫面,當節目主持人問到如何解釋中共所述沒有一個人傷亡的新聞跟如此令人不寒而慄的鏡頭時,印象中那位中共官員表示這樣的錄影帶是假造的,此舉激怒了節目主持人,因為中共官員糟蹋了媒體「說真話」的天職。
孩子進入小學之後(中港台)會學到的漢字,排行第五個字是「了」,這也是個很有意思的字。我們可以引導孩子來添加些筆劃,讓孩子發現漢字的趣味性,例如:「了」加個「人」就成了「仔」;加個「一」就是「子」,看起來都跟小孩子有關。如此有趣又增多認識其它字的方式,對孩子初學漢字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我們就來看看如何運用「了」字,學習打下品德基礎吧!
筆者認識一位很有名氣的中醫,他說自己從四五歲開始就會拿著縫衣服的針對著洋娃娃扎針,後來除了學習西方醫學也跟隨父親學習中醫,醫治過許多病人的他,直到近六十歲還未得到父親的真傳,他說:九十多歲的父親還在考驗我的德行。他能看見車禍現場亡者在另外空間的身體,也能精準的感知病人的患處,他表示人身體的光會反應出健康狀態......
前文提到大兒子上小學一年級時,碰到用筆搓弄他的同學,干擾他上課也使他心煩,不知如何解決之下,令他不想去上學。當時的情況的確告訴我,這是一個我們母子成長的好機會,一個讓潛能發揮出來的機會。
至此,我真切地明白了,他們想用最良知的味道,讓下一代承傳著數千年來不能改變的道德文化。因為,一方水土養育著一方人的口味與體質,真材實料的熱乾麵,要養出腳踏實地的炎黃子孫。
許多中國旅客到台灣除了品嘗美食以外,政論節目幾乎是必不錯過的,但是再精采開放的政治現象都不及普羅百姓平實生活來的動人。韓寒說:「給我留下了比馬英九先生更深印象的是王松鴻先生——他不是明星政客,也不是文人墨客。他是一個計程車司機。」
北宋邵雍的梅花詩之六說的是:「漢天一白漢江秋,憔悴黃花總帶愁。吉曜半升箕斗隱,金烏起滅海山頭。」西元1911年10月10日,時值秋天,當時的漢中武昌起義,為廣大的中國人民帶來了新的希望。只是中華民國建立,民主初現仍然需要一個成熟的過程,因此也讓各種人心慾念翻起雲湧,一齣齣考驗人心的大戲就這樣搬上了神州的舞台。
孩子進入小學一年級(中港台),不但開始學寫「不」這個字,也更有機會跟來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在一起學習。當然各家環境不同,價值觀不一定一樣,習慣與溝通方式也各有不同,所以孩子們會有一段磨合的時間,再加上小學的要求跟幼稚園有些不同,孩子適應起來總不太順利,也讓老師和家長多了很多成長的機會。
韓愈因建佛寺而上諫,卻遭來貶放潮州之罰,他到了漫天風雪的藍關,隻身望著自己的孤影,凍餓絕望幾乎無以為濟,怎知遠遠的來了一人,竟是侄兒湘子。明代吳元泰的《東遊記》就寫下了這段神仙佳話,湘子曾在韓愈府中的宴會中,以道術變出比牡丹更鮮麗的花朵,其上還有兩行金燦燦的字:「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孩子學漢字排行第三的就是「是」這個字。「是」在現代的生活中多有以站在自己立場認定的標準去行事的意思,說得更白話一些,就是認定能維護一己利益的道理就是「是」,我們可以從許多官司中看到,現代人爭的無非就是自我贏家,已經沒有是非之分。
康熙再繁忙也會嚴格考察皇子的學習,並時常以庭訓教誨,能為雍正、乾隆太平盛世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他的「修心」教育起到了重要關鍵的作用。
《梅花詩》的第四首:「畢竟英雄起布衣,朱門不是舊黃畿。飛來燕子尋常事,開到李花春已非。」預測了明朝太祖的建國和永樂大帝的靖難之變。
今天我們要教孩子認識的第二個字是「一」。這個字對一個剛剛上小學的孩子來說實在簡單,但孩子在一歲以後就經常能用到了。這個「一」字對現代人來說基本上僅用來計數,實在有些可惜。
每當回憶起自己的求學過程,總有一份感嘆:如果當年的老師不只要求學生們將字寫好,不只是要學生們反覆的練習,還能讓我們真正懂的字裡更深的內涵,那麼整個國民的文化水平與品德修養肯定能更上一層樓。筆者曾與多位教師與家長交流過這樣的想法,得到不少共鳴,在他們殷殷關切的期盼中,筆者從本期開始將陸續為讀者獻上一系列「漢字乾坤」的文章,希望師長們可以藉此更幫助孩子們落實其為人處世的基礎。
劉秉忠精通《易經》以及邵雍的《皇極經世書》,於天文、地理、律歷、遁甲之類,無所不精,通天下事如了指掌。忽必烈採納劉秉忠以《易經》中:「大哉乾元」的建議以「大元」為國號。
上回說了北宋邵雍《梅花詩》的首篇,開頭的「蕩蕩天門萬古開」就已經點明瞭世人與天國之間是連續不斷的,只是肉眼看不透這迷霧玄機,總會誤在塵世的名利情仇中而茫茫終日。所以,邵雍感嘆「幾人歸去幾人來」。然世人感嘆的頗多,而能留下驚世文采的少,因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