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修煉
一九九八年初冬的深夜,瑞士伯爾尼一棟公寓七樓的窗戶仍透著光亮,淑珍在父母像前叩拜:爸爸媽媽,女兒感激你們將我領進修煉的門,呵護我修道五十年。但女兒法理不明,回天無望,還一身是病,活得好苦!如今得遇至高的法輪大法和無量慈悲的師父,女兒決意修大法,待他日功成圓滿,你們定會為養育了好女兒而欣慰。今天女兒就要升班了,來跟你們告別,希望你們如遇大法,也千萬不要錯過!
十幾年的修煉,經歷了風雨也見到了彩虹。俗話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我就把修煉收穫的部份點滴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分享,雖離師尊要求的差之千里,但我會努力做好。
十幾年的修煉,經歷了風雨也見到了彩虹。俗話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我就把修煉收穫的部份點滴向師尊匯報與同修分享,雖離師尊要求的差之千里,但我會努力做好。
當警察問我:「法輪功哪裏好?」我告訴他:「最有發言權的是法輪功修煉者本人,或者法輪功修煉者身邊的親人,朋友,同事……」
「張靜(化名),你要不學法輪大法啊,就是壞人中的女人中的極品,徐強(化名)就是一個畜牲!」美容院的老闆娘邊吃邊對席間其他人發表感慨。「是啊,要不是遇到大姐,別說下地獄了,十八層地獄都裝不下我,都得直接入無間地獄!」張靜不惱不氣,接著老闆娘的話說,「感謝師父派大姐救了我!」
笑容可掬的思璇,從外表很難看出她今年已經五十一歲。修煉法輪功十二年之久的她,回想起修煉的過程點滴,讓她從一個自卑、佝僂如老人的人,蛻變成一位開朗溫和的人,心中對於師父是滿懷的感恩。
以前家裏釀一甕甕酒,只要聞一下就讓他全身飄飄然。沒想到看完《轉法輪》,他對酒完全是天壤之別的感受。
我經營一家麵包店,顧客說,你們店做的東西特別好吃,不摻假,不騙人。他們不但自己買,還領人來,店裏生意紅火。
陳乃菁是一位中醫診所的院長,畢業於中國醫藥大學中西醫結合研究所,外表樸實、行動俐落的她,已經是3個小孩的媽媽了,但是看起來仍然年輕朝氣,總給人一種灑脫自在的感覺。從小就希望幫助別人、天生俠義的陳醫師,一心想著要幫助人們而走上學醫之路。後來在因緣際會下,進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從此對中醫的論理更加的通達領悟,她說現代人最佳的養生之道是:「正氣存內、邪不可干,精神內守、病安從來。」
八十年代走出校門,我為了爭名奪利,經常夜不成寐,身體狀況很差,同時從小的頭暈頭痛折騰的半夜都得起來到馬路上去轉。修煉大法後,大法的超常神奇,多次發生在自己及親人身上,同時自己因修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事事處處做個好人,得到單位同事、領導的認可,年年獲得單位各種榮譽、表彰,在向世人證實著大法,揭穿著邪黨的謊言。下面是我從得法到修煉之路上見證大法的點滴。
台灣八點檔的電視節目,最常見的、收視最好的連續劇,莫過於女人之間的波波折折,許多有苦難言的婆婆媽媽,為了填補現實生活中的不滿,當她們看到電視裡的壞婆婆、壞媳婦得到應有的報應時,是多麼大快人心!那時她們的臉上掛著無法言喻的愉悅神情,不但暫時忘卻自己可憐的處境,也舒壓了長久以來的怨氣。曾幾何時,我也是那個婆婆被欺負的人,只能每天看著電視劇暗自哭泣、怨天怨地,每當想起自己的遭遇,一股油然而生的恨意,讓我久久無法自己;然而要去明白這些因緣關係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直到我修煉法輪大法後,那個殘破不堪的缺口,終究得到撫平。
我在二零零二年走入大法。那時薩斯病蔓延,我在讀的大學封校禁止學生出入,等到學校解禁走出校門,我只感覺生命無常世事無常。後來向母親同修述說此景此情,母親同修告訴我師父的一首詩:「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1],這首詩剎那間震動我的心靈,讓我感到只有大法才能讓人真正的安心交付自己的身心,我想我的緣份到了,從此走入大法,走上修煉之路。
九九六年九月九日,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初煉時身心每天都在發生著變化。在工作中我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放淡名利--時時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修煉十六年中,我經歷了很多神奇事,難忘的事,下面列舉幾例。
陳柏湘看起來氣色紅潤、溫文爾雅,他是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的導覽員,笑容可掬又開朗健談,他的解說常常讓遊客聽得津津有味、意猶未盡;長時間以來,他抱著反饋鄉里、關懷社區的心,編輯烏竹里的地方志、擔任監獄教誨師、關懷社區老人、導覽員等等志工,為鄉民服務的種種善舉,使他受到當地鄉親的敬重。不僅如此,在二零零九年時,他還得到了台南縣永康市表揚,成為烏竹里模範父親的代表。
陳漢昌是一位資歷長達二十幾年的補習班教師,相片中的他看起來健康開朗,全家人的臉上都綻放著幸福的微笑;但任誰也想不到,在十年前,他曾是一個遭受病魔折磨二十年的人,瘦得不成人形,每天都要去醫院掛號看病的老病號;今天的他百病全消,而且早就與醫院絕緣了,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讓他有這樣天翻地覆的變化呢?說到這裡,感性的他,眼淚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他說人間神話莫過於此。
我是一名內科醫師,今年三十四歲,曾在台灣著名的台北榮民總醫院擔任感染科主治醫師,由於父母親都住在高雄,就轉至高雄市一家醫院服務。
(大紀元記者郭益昌台灣彰化報導)2012年12月2日,天國樂團團員一大早從各地出發,來到彰化市區參與獅子會300-C3區舉辦的「彰化古城踩街嘉年華會」活動。除了天國樂團宏亮的樂聲震撼彰化老街外,團員整齊劃一的步伐和和藹的笑容,吸引民眾圍觀,一同感受「法輪大法好」的美好氛圍。
在近一段時間,在悉尼的某列火車上,在菜市場中,在麵包店中,在街頭的徵簽台前,人們經常可以看到一位端莊典雅的年輕女士,在用並不流利的英文向眾人講述著自己從極力反對「修煉法輪功」到相見恨晚的經歷,在告知人們在中國發生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並呼籲人們在徵簽表中籤字,共同制止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一生波折不斷,在那一段時間,她的生命正處於極度低潮,愷馨:「我先生以前說,我從頭到腳都沒有一個地方是好的,說我365天沒有一天是好人,那時候身體不舒服,又聽到先生這樣講,我那時真的是很怨他的。」在身心俱疲時,幸好林愷馨巧遇法輪大法,就此走上修煉之路,到底她發生了什麼樣的轉變呢?
在澎湖一處很漂亮的海岸邊,有一棟白色的三層樓高、外型像小城堡的民宿,大老遠就可以聽到女主人清脆響亮的聲音,在熱情的招呼著客人,有著一頭飄逸、烏黑秀髮的女主人叫林愷馨,快樂而又健談,燦爛明媚的笑容,看起來還真像是綻放在陽光下的天人菊。
犯人極其信任大法弟子,分飯、分菜、分水,定鮮菜,水果等,尤其是刷卡定菜。犯人都異口同聲要求「法輪功」來做。大法弟子公平無私,整個監區從警察到犯人無一不篤信和敬佩法輪功。
理工科系出身,李東興後來走上修煉之路,從求學階段到就業過程,一路表現優秀、順遂,在公司還得過最佳論文獎,這麼一位前端科技的專業人,為什麼會對修煉產生興趣呢?
......我被無辜判刑七年。我不服,修真、善、忍錯在哪裏!我開始代表大家寫申訴狀......市中級法院司法人員仔細看過之後拍案叫到:「好,修正法無罪。」
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受迫害後,我也未能倖免。九九年末,只因我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無辜被判二年勞教,關押在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在這個嚴酷的地方,我依然遇到了許多善良的人。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當地有很多人學煉法輪功,區政府廣場、公安局門前就是我們每天早上的煉功點。每逢週六、週日,就會有更多的人趕來參加集體煉功,場面洪大、壯觀。當時有的區政府官員,還有公安局男女警察,不少人都在學煉法輪功。
所謂的「公款」是誰的錢?都是老百姓的納稅錢。想到《轉法輪》裡講的「得」和「失」的關係,我就決心不用別人的錢了。但是掏錢的時候真難受,這麼多年了,早已忘了掏自己錢的滋味。我咬著牙頂著難受勁兒,硬是自己付了錢。回家後,我卻感到渾身前所未有的輕鬆。我領略到了修煉的真諦,就是要真正地改變自己。
我是一名工作在司法部門的警察,也曾在謊言與利益的驅使下參與迫害過法輪功學員。然而後來,我不但明白了真相,還成為了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在修煉與反迫害的路上堅定地走過了十年。
我是一名臺灣的開業牙科醫師。1979年進入醫學院時,因緣際會參加了佛學社團,從此約有20年我沈浸在佛教經典中。我內心深處很明白:佛理雖好,卻苦無著手處,始終沒能改變自己的身心狀況,憂鬱症與失眠曾伴隨我很多年。1999年臺灣大地震,當時約有三千人死亡,見到許多生離死別的悲劇,我猛然發覺生命何其脆弱,不能再如此渾渾噩噩、虛擲寶貴的青春時光了。就在這時候有幸得遇大法,當我第一次看《轉法輪》這本書,就知道他是一部真正的佛法正道。
我是一名醫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親身見證了得法輪大法後丈夫的身心變化。丈夫得法前患過肺結核、胸膜炎、咽喉炎,身體經常感冒。自修煉至今沒有用過一次藥。雖然有過幾次較重的症狀,但沒過幾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種超常的力量,否則人是無法抵抗的。
林麗菁有個完整的正常家庭,求學過程順遂,專科畢業後進入公司上班,老闆、同事都很好,工作順利。可她總是覺得人生很乏味,心中似乎總有解不開的萬千愁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