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之間
一個患有自閉症並會攻擊他人的孩子,令全校老師頭痛、同學閃躲。是什麼讓他回歸了正常呢?
兒子的表達能力有待加強,畢竟「不要」與「不能」是有很大差別的。幸好遇上一位有耐心的班導願意聽兒子的解釋,並且撥電話給家長了解狀況。經過這次便當事件,希望兒子在班上的表現能越來越好!
民國50年4月台南舉辦民航杯足球賽,雄中以前年冠軍之姿將行衛冕之戰,參賽選手得請公假,體育組長潘明揚呈遞公假單至校長室。王校長一看,赫然發現我名列其中,即刻按鈴把我和組長叫去質問:「為什麼還要王健去打球,他已在學校九年了,7月就要聯考……。」隨即把我除名不准假,體育組長說:「王健是隊長,是得分的好手。」校長突然以不悅的口氣打斷:「雄中可以輸球,但王健的前途不能輸。」再度駁回請假,同時叫我回教室上課,不准再踢球。
在教室裡賣力講課的實習老師沈延諭,即使面對血氣方剛的學生爆衝,他也不放棄拉住每個孩子的可能。在他們身上他看到當年的自己,那一雙雙怒火中燒的眼神,背後是徬徨無助。
寂靜的午後空堂在教室看《大紀元》文章〈大汗和他的鷹〉,文中提到,大汗因為自己的鷹屢次阻止他喝泉水,盛怒之下揮刀殺死鷹,事後發現泉水中竟有一條毒蛇,結果後悔莫及。看完文章後不禁感嘆「忍」的功夫是自己所欠缺的修養,當學生出現狀況時,我常常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不問原由就處理問題,結果事情往往越處理越糟,出現更多問題。
「你要不要上免費英語班?和我一起去吧,我們的老師可好了。」這是我太太幾乎逢人便說的一句話。作為新移民,今年3月太太開始在可樂娜的菲亞克圖書館(Queens Library Lafrak City)上免費英語班。從我們當時住的地方走到那裡只需5分鐘。老師是個80多歲的老先生,叫傑瑞德‧奧德瑞斯科(Gerald P. O’Driscoll)。從那以後,太太總是說她的老師這麼好那麼好。說他特別認真負責,風趣幽默,而且知識淵博,甚至還知道許多中國的事情。作為義工,傑瑞德不但不拿報酬還自費印講義發給學生。
99年9月9日,是所謂「千載難逢」的大好日子,各種慶祝活動,舉凡結婚、生子、購屋等,處處喜氣洋洋。我的生日是9月9日,這一天學生們帶給我了一連串的驚喜......
初夏第一聲蟬聲突然響起,大聲歡誦生命的新始,才驚覺驪歌輕別展翼前行的季節又將來臨,頓時陷入深思,身為校長,除了一份有形的「校長獎」之外,還能在這些寶貝們的心中種下什麼樣的希望種子?讓每個孩子用生命去歷練、澆灌,開出生命之花。
鳳凰花開、蟬聲連綿,正是揭開夏日序幕的時光,老師要給學生三千萬:
就像迎向藍天白雲的浦公英,你們即將離開學校,飄向遠方,畢業啟動了你們往不同的方向飄去,面對新的就學或就業的旅程。趁著學生啟航前的日子,學校要送你們3個畢業禮物。
我的工作就是在班上守著一群孩子、批改作業、看訂正,一天復一天、一屆復一屆。有人說,這樣的工作單調,就像是保母似的,繁瑣且擾人;但我卻知足且感恩,因為這樣的工作讓我天天和一群天使一起生活,天天上班眼中有淚光,心中有溫暖,和最誠摯、乾淨的心靈一同相處,是我的幸福!
欣純是我三年前認識的學生,不是我任課的學生,但卻比其他學生還熟識,因為種種原因,讓我時常想起她。
任教新學校半個學期後,有天下午,突然接到男孩的電話。雖然他大半時間仍然是沉默的聽我講話,但當我提到「老師有空回去看你們」時,他卻快速欣然的應答著。我想,該是回去看看可愛的學生們的時候了。畢竟師生的緣分,也不是偶然的啊!
小祥是個活潑、好動、體格健壯的三年級生,在鄉下的這所迷你小學裡,由於他身手矯健,總能輕易的抓住樹蜥蜴、蝴蝶、鍬形蟲、獨角仙以及各種步行蟲,又能和同學們一起分享、把玩,所以,儘管小祥從來不寫功課,是個有問題的學生,但同學們依舊和他相處愉快.....後續,還有一段長長的故事,就這樣,小祥也開始慢慢的步入學習的正軌了。
我曾以為得到愛是填滿生命缺憾的唯一途徑,看著小君和小玄,才知道發現自己的價值,無私的付出也能修補生命的缺憾......
《心中的小星星》是一部來自印度的教育性電影,劇情描述一個功課落後、飽受責罵的國小三年級學生伊翔的蛻變。原來好成績、守秩序才是學校老師關心的重點,伊翔因此成了問題學生,每每動輒得咎…,卻幸運的在一位美術老師尼康細心引導下,終於找回自信和自我。
校長一跛一跛的走向講台,這是他上學期風災,親自爬上樹清理殘枝後摔斷腿後,第一次上台對全校師生講話:「各位同學,新的學期要有新的願望,人生如果立定目標,朝著目標努力不懈就會有所成就。如果你撿到一個神燈,你會許下什麼願望呢?」
從小萱身上學到不為私,隨時替別人著想,秉著善念對待任何人事物,忍人所不能忍,樂觀的看待發生的事情。
「她總是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她不只是老師,而且是一個很好的朋友,我們都把她當媽媽。」屏東縣潮州國中輔導主任羅敏鎔,從事教職23年,視學生為己出、用心傾聽孩子的心聲並給予關懷,用滿滿的愛循循善誘,建立孩子的自信與正確的價值觀,她是學生心目中永遠的心靈導師「羅媽」。
剛接315見到小嵐,覺得這小孩氣質不錯,不過偶而會有「怨恨」的表情,「鄙視」的表情,才十五歲的年紀怎麼會如此早熟呢?對小嵐充滿好奇,唉,有點職業病,在輔導室待了八年,見到人就很有興趣,想了解想幫忙。
感謝100多個日子裡有這些孩子們的陪伴,孩子們真摯的笑語是世界的「珍寶」。看著這些孩子的成長、懂事,我不禁紅了眼框。這樣的小故事在我們班層出不窮......
在課堂上講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及「空空的密室」的故事,希望給孩子一些觀念:學習用智慧去解決問題、一時的困境不怨天尤人,可能有意想不到的轉機。
三十年前一位教社會學的大學教授,曾叫班上學生到巴爾的摩的貧民窟,調查三百名男孩的成長背景和他們的生活環境,並對他們未來的發展做一個調查評估,每個學生的結論都是「他們以後都沒有出息,毫無出頭的機會。」三十年後,另一位教授叫學生做後續調查,發現剩下的兩百三十名中,有兩百一十三名成就非凡,其中擔任老師、律師、醫師或商人的比比皆是。
感動,是一個感覺,是一個悸動,是一個溫暖,是一個眼神,是一個無私的付出,所有所有的感動因人、因事、因物、因時、因地而有所不同。今天,是一個叫做偉偉的孩子讓我如此感動,他曾經因為過動而讓老師傷透腦筋;也曾因為同學排擠而感到孤單。
一年前才認識文冠,她是318的同學,在我開設的技藝班選讀。從技藝班開課開始,她就經常到辦公室來找我,看我有無吩咐?真的很棒的小孩,經常看她將笑容掛在嘴邊,心裏想這學生心性真好,又願意為別人著想及幫助,不就是班長的好人選嗎?就這樣文冠成為技藝班班長,最優質的班長。因為文冠的導師是我學長,知道她擔任班長嚇了一跳,跑上樓來,要我好好考慮......
隨著放學嬉鬧聲的逐漸遠去,教室褪去了活潑的喧嘩。空蕩蕩的教室迴響著麻雀的碎鳴,點綴著桌椅與黑板的獨白。在上課下課、寒假暑假與鐘聲的交替中,學校是學生成長的沃土,也是我淬煉生命的地方。常有學生對我致謝,我告訴他們「你們謝謝我,我也謝謝你們。」人們一直以為老師照顧了學生,卻不知老師的生命也因學生而純化提昇。
每個孩子出生的命運大不同,當先天決定了一些無法改變的事實,我們能為他們做些什麼?無論如何,他們都是美麗的生命......小宏是七個月就出生的雙胞胎哥哥,出生時體重是1,060公克,是個中度腦性麻痺的孩子,因為脊椎有問題,在過去送托的托兒所中,小宏只能攤在地上爬行,因為他坐不穩,站也不穩!
最近樹屋幼稚園正進行「食物」主題的教學,梅子媽媽偶然做了一道「地瓜拔絲」的點心給老師們打打牙祭,英櫻老師對這道點心念念不忘,纏著梅子媽媽教她,這天約好的時間一到,英櫻拎著一袋地瓜走進廚房。
繼大龍成功介紹「折衣板」之後,大龍的好朋友偉偉也要求英櫻老師:「上星期我們全家去海洋樂園玩,我拿了一張裡面的圖回來,我也要介紹一下」,於是第二天下午四點以後,英櫻老師又開放時間給偉偉。
    共有約 15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