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學習
大家知道嗎?在「黃帝」時代是以樂代藥,這樣的典故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也一直是被實踐的,相較於現代人用「藥」習慣的頻繁,是不是很有興趣了解藥這個字的演變與由來呢?
龍這個字到底是形聲、意會還是象形字呢!看悠遊字在,為您道破龍與古代人密不可分的關係,及揭開龍在中華文化中的神秘傳說和代表的精神。
這一集,說「忍」。忍這個字的內涵,在生命教育和品德教育裡,都是重要的內涵。不管大人小孩,團體生活中避免不了人跟人之間的接觸,尤其現在校園霸淩頻傳,如何避免衝突,如何有智慧的面對爭議,已經是一門重要的功課了!
《悠遊字在》每一集有一個主題字,這一集是說「聖」,故事要從百年一度的神仙大會說起,文童從那兒帶回一張,以造字聞名宇宙的倉頡都看不懂的名片...
「春聯」真是中國民俗文化中的喜寶,歷代文人墨客的佳作集成中華文化的一寶,煥煥新聯閃閃耀采,連接中華文化根本的道德文明,「福地行善喜自在 心田種德花來香 慈悲喜捨福壽全(橫幅)」。欣逢雞年,雞年報喜大吉春聯,「大吉大利」例如…還有各店家的春聯和氣生財妙對又俏皮有,趣表現本家「獨門」的妙活巧藝。例如……
中文是世界上最簡潔、最靈活的文字,含有形、音、義的特點。目字形似眼睛,門是兩扇關合,馬鳴之聲曰嘶,虎叫曰嘯,囚似人在閉室中,都很巧妙。
美國《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整合多項醫學研究報導,寫字有六個健康好處:可提高記憶力、加快傷口癒合速度、舒緩癌症患者情緒、讓人更樂觀、改進睡眠、在一定的程度上提升健康狀態。
說話常有贅字嗎?被「語言癌」困擾著嗎?DailyView網路溫度計11日公布報告,透過網路數據統計出我們生活中最常在網路上出現的語言癌例句,提供網友們另一個思考的方向,如何把話說得更漂亮、建立自身發言的可信度以及自信感。
中國的漢字,古老而精深,是中華民族的古聖先賢留與後人的指引,喚醒生命本性,了悟人生真諦。
勤,須要出力,只有多出力,能盡力,才構成了勤。因此無論學習、工作、生活,都要勤於付出,才能事有所成,否則可能碌碌而過,一事無成。諺語云:「一勤天下無難事」,勤還需要堅毅的耐性。能夠持之以恆,堅定不移,克服困難,才能風雨過後見彩虹,才能不斷地上進。
「幹嘛要過年哦?嗯,這是個好問題。」我放下了手中的書,坐直了身體:「其實很多人過了一輩子的年,都不知道為什麼要過年欸。」
「花咪啊!妳知道『笨』這個字,其實並沒有不好的意思嗎?」「『笨』不就是傻嗎?」她睜大著眼睛。
前陣子,報界的任公看了「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後,有感而發地跟我說:「我家裡有七個女人,我今年也六、七十歲了,但是,中國女人的美,我到今天才第一次體會到。」
期天的早上,陽光在樹梢跳躍著,亮閃閃的充滿了生命力。
在中國的藝術中,美和善是一樣的,能引導人心向善的才是真美。
看看漢字中「善」,他卻是很童趣、很童真的,那又是另一種境界了:
為什麼只想到自己的人,會這麼讓人不舒服呢?向漢字請教吧!
父親,是與我們血脈相連的至親,也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有人說「父母難為」,但中國的父親更是難為。為什麼呢?向漢字請教吧!
中國人最喜歡「福」氣了!你看!小嬰兒剛出生時,奶奶就給打好「福」字的金帽花兒了,希望孩子今後「福」氣滿滿,平安長大。
「戀」、「戀愛」是多迷惑人的字啊!多少民族的存亡,多少國家的盛衰,都被它牽動著,多少人的一生,也都圍繞著它徬徨。
許慎,字叔重,東漢汝南召陵(現河南郾城縣)人,在當時有「五經無雙許叔重」之稱。他是漢代有名的經學、文字學、語言學學者,是中國文字學的開拓者。
我上五年級以前,我不知道漢語與中國文化會對我有那麼大的影響。我只知道我不想拿西班牙語或者法語因為我想要與眾不同。我還記得我第一天上漢語課的時候,我又擔心又興奮。除了一個在幼兒園的時候就認識的同學以外,我不認識我班上的其他同學。沒想到我 與我的同班同學們將會成為一組一起「同甘共苦」的 朋友。
正統漢字的內涵所反映的,是古人「天人合一」理念和對傳統倫理道德的遵守。所以,去理解每個漢字,就會在人們面前呈現出一幅幅生動形象的人文景觀,領悟到每個漢字所蘊含的文化奧祕。
現代的華人,國文程度普遍下降,不是認錯字,就是讀白字。尤其是學生,不管是考試也好,還是平常的書寫也好,都是錯別字連篇。對文化有真知灼見之士,皆為我們下一代憂心。
(大紀元記者李睿澳洲悉尼編譯報導)從2014年起,中國普通話和意大利語等將被列入全澳洲中小學校的兩種首選語言。
澳亞藝術交流協會主辦100年度澳洲昆士蘭地區漢字文化節系列活動推廣正體字書法教學課程已告一段落並獲得豐碩推動成果。
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宣導、昆士蘭台灣中心輔導及昆士蘭華語文教師聯誼會主辦之2011年海外華文教師研習會於7月5日(星期二)及7月6日(星期三)兩天於昆士蘭台灣中心舉行,共有58名來自昆士蘭地區的華語文教師全程參與。
漢字的發展至今,已有五千年以上的歷史,從它的命運來看,今天還是走在坎坷的路上。更值得注意者,字是人的認知溝通工具。人認字的思維、用字過程,並非完全在難易,而是要從字的發展生態來看,一個字所負載的義,轉換為符號,由符號產生變碼,由變碼轉的能量,由能量的生化機制,將字的形、音、義變為儲能,建構為神經反應回路,當我們認字時,這套神經反應回路,發揮功能,人才能認出字來。
今年美東之行﹐看到親戚三歲半的小孩子跟三歲至五歲的美國幼童每個星期天到學校補習華語﹐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尤其是金髮碧眼的父母們隨堂伴讀﹐操北京口音的中文女老師帶唱教每班七八個洋小傢伙﹐家長跟老師的熱心及小朋友的專心讓人感動。就以詩歌為記吧 :
2010年12月5日墨爾本中華文化藝術學校於Collingwood College舉行了第四屆畢業暨結業典禮。包括駐墨爾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鍾文昌秘書、澳洲中華文化藝術協會朱保鍀副會長、夏雪顧問、家長會長宮佳宏女士等在內的嘉賓、師生及家長們參加了此次典禮。學生們在尊禮敬師的教育氣氛中向師長、家長們鞠躬感恩;畢業生與在校生之間互相祝福勉勵,場面溫馨感人。
    共有約 12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