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寧報導
公益法律機構長沙富能的程淵、劉永澤、小吳,於2019年7月22日中午 12時45分左右同時失聯,知情人透露,負責人程淵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拘留。
河南義馬氣化廠發生大爆炸,已過去46個小時。真實的死亡人數、爆炸原因及善後,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知情者透露,早在三天前,該廠就發生氣體洩漏。
7月19日下午17時45分許,河南省煤氣(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氣化廠,C套空分裝置發生巨爆。家屬向大紀元記者透露,當局封鎖消息,真實的情況外界無法知道。
709案維權公民李燕軍,於7月13日早上出門時,被警察帶走,至今未歸。10日是市長接待日,他去信訪辦再次提出出國治病遭粗暴對待,李燕軍當眾高喊「打倒共產黨」。
近日,江西、湖南、浙江等多省市發生嚴重洪災。其中江西省瑞金市九堡鎮、萬田鄉、岡面鄉災情嚴重,7月17日是災後第四天,鄉鎮街道仍一片狼藉,滿目瘡痍。由於道路被堵塞,還未獲疏通,導致受災地區救援物資嚴重短缺。 連日來,中國珠江和長江流域因暴雨引發洪災,近400條河流超過洪水警戒線,其中湘江多處決堤。江西、湖南、廣東、廣西、浙江、貴州等許多地區已泡在洪水中...
自7月12日晚,北京市朝陽區豆各莊萬科青青家園及周邊多個小區爆發諾如病毒疫情,部分居民出現上吐下瀉、發燒等癥狀,官方已確認是諾如病毒感染,但未說明原因。
中共建黨七十周年前夕,對異見人士及訪民打壓明顯升級。北京新公民運動的積極推行者、人權活動人士張寶成,被以涉嫌宣揚恐怖主義等四項罪名逮捕,他的妻子劉玨帆譴責中共故意陷害。
7月10日下午,突然傳出噩耗,71歲的福建著名人權律師紀斯尊先生,於13時30分在醫院離逝。當局強行將遺體送往火葬廠於下午3點火化。
震驚中外的「709」大抓捕事件已四周年,中共持續的打壓沒有使這個群體消沉,反而令更多有良知的人士加入,使其影響力不斷擴大。曾被當局非法判刑、遭受酷刑虐待的幾位律師,剖析中共打壓及懼怕的背後原因。
7月9日,是「709」大抓捕事件四周年。四年來,被殘酷打壓的維權律師及家屬、維權公民仍堅守著內心的正義,勇敢地向中共極權專治說「不」。事件當事人之一的謝燕益律師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在經歷了坐牢、酷刑等迫害後,如今,對「709」有了新的認識:這是一場信仰之戰。而法輪功學員、709律師、港人反送中遊行等非暴力的運動將促使中國發生巨變。
「疫苗寶寶之家」維權團體發起人,河南疫苗受害家長何方美(網名十三妹)為女兒維權被捕,至今已被羈押四個多月。7月3日,代理律師終於會見到她,並向輝縣市檢察院檢察官遞交了取保候審申請書。
遼寧省本溪市民霍宏,因舉報中國銀行信用卡中心收取罰息涉嫌違法,不但被本溪分行勾結公檢法枉判,七年來,他還被拘留、恐嚇、維穩看管,甚至遭到判刑威脅,但仍堅持維權不妥協。
在709大抓捕中被迫害的大陸著名人權律師謝燕益和妻子及三個年幼的孩子,於近日再次遭到北京市密雲警方的逼遷而陷入困境。中介公司稱收到片警的通知,不許將房子租給他們。6月29日,密雲城關派出所逼問原珊珊網上發帖一事,並要求做筆錄,遭到拒絕。
6月28日下午,李文足經歷近四年的艱苦抗爭,終於和兒子以及王全璋的姐姐會見到了王全璋律師。李文足向大紀元記者透露,王全璋蒼老得像老年人,表現出極度恐懼,極度焦慮,記憶力出問題。
G20峰會(二十國集團國際經濟合作論壇)舉行之際,山東省臨沂監獄通知李文足於28日下午2時會見王全璋,引發外界強烈關注。這是王全璋律師遭羈押1,400餘天以來,中共官方首次安排的會見。
6月23日,李文足與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及幾位709家屬,再次到臨沂監獄要求會見又被拒。24日上午,李文足對外宣布監獄明確告訴她,本週五28日可以會見王全璋。
江天勇律師出獄近四個月以來,一直被當局軟禁在河南信陽澀港父母家。近日,他的雙腳出現嚴重水腫,6月24日7時許,他與父親準備去信陽醫院看病,遭到二十多名國保的圍堵。他的妻子金變玲譴責中共當局不人道的做法,要求立即讓江天勇去醫院看病。
湖南桔城律師事務所魏德豐和謝陽律師,於13日上午去湖南臨湘法院調閱案卷不僅被拒,魏德豐還被反銬半個多小時。近日,謝陽指出,臨湘法院的上級部門岳陽中院在給岳陽司法局的情況說明函中,斷章取義,避重就輕,有意抹黑律師。
6月20日上午,709案律師家屬李文足和王峭嶺一起前往中共司法部,分別遞交控告信,控告山東省司法局、臨沂監獄和北京市司法局的違法行為。原珊珊帶著女兒一大早乘車前去聲援,遭遇一名男子假摔「碰瓷」,後被帶到北京密雲區城關派出所做筆錄,另一名709家屬劉二敏也遭北京石景山區國保陸凱阻攔未能成行。
6月17日晚間23時許,四川省宜賓市長寧縣發生6.0級地震,震中雙河鎮損失慘重。18日下午16時許,该镇葡萄井村村民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已有20人死亡,還不包括少數被埋和重傷正在搶救的,另有逾200人受傷,輕傷無數。
6月13日上午,謝陽和魏德豐律師前往湖南臨湘法院檔案室調閱案卷,被負責人找理由拒絕,雙方發生語言衝突,此時魏得豐律師拿起手機拍攝現場情況,遭到八名法警強行戴反銬長達半小時。
從6月初開始,中共「打黑除惡督導組」開始在各地巡視。訪民反饋,各地政府拚命維穩,採取軟禁、毆打、堵截、綁架的手段,瘋狂阻止訪民反映冤情,至有的地區維穩人員叫囂恐嚇訪民:不許跟督導組人見面,否則打死你。
6月10日,上海維權律師彭永和去江蘇淮安區看守所會見被關押26天的王默,談話中途被看守所強制終止。彭永和律師返回時遭到不明身分人員跟蹤、毆打並威脅他退出此案,手機也被搶奪檢查。
自6月9日晚間,廣東河源市普降暴雨和大暴雨,引發洪災。洶湧的洪水沖將部分房屋、橋梁沖垮,山體滑坡造成公路被堵,大部分地區電力、通訊中斷。鎮上2萬多人被洪水圍困,情況危急。
大陸知名人權律師余文生已被羈押近一年五個月,當局不但阻止辯護律師會見,更惡劣的是,5月9日上午,江蘇徐州市中級法院在沒有通知家屬和辯護律師的情況下祕密開庭。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譴責徐州中院違法,近日,她已向有關部門提出控告。
近兩日,紀中久律師與莊磊及紀女士,一同前往福建省漳州薌城醫院,看望著名人權捍衛者,70歲高齡的紀斯尊律師,其姐姐紀女士稱,這次見面看到弟弟的情況比以前有好轉,頭腦清醒。
6月5日上午9時35分許,遼寧省瀋陽維權人士林明潔,在北京市房山區大董村一處房屋內,被一群突然闖入的瀋陽警察帶走。知情者說,事件疑與六四維穩有關。
三十年前,中共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製造了屠殺學生及市民的六四血案,震驚世界。今年六四之際,成都難屬喬秀蘭女士表示,自己因思兒日夜不能入睡患上抑鬱症已有二十多年,飽受折磨。她強烈要求中共解決所有遇難者家庭的三個訴求,表示一定要堅持看到中共垮台。
河南疫苗受害兒童家長何方美為女兒維權,被當局刑事拘留已近三個月。她的先生李新在六一國際兒童節前發表感言,呼籲當局停止打壓維權家長,尊重保護受害兒童。
1989年的六四學運至今已三十周年,海內外悼念活動令當局恐懼,數月前就開始封鎖網絡,對各地異見人士進行升級打壓,採取包括抓捕、刑拘、被旅遊、將財產凍結等卑劣手段,阻止抗議發聲。
共有約 339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