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寧報導
11月15日上午,「疫苗寶寶之家」維權團體發起人何方美被控「尋釁滋事罪」一案,在河南省輝縣市法院開庭。她的丈夫李新說,庭上,辯護律師的無罪辯護及何方美本人的無罪...
四年前,在八一網球隊服役的小浩遭到隊長毆打,逼迫下跪,其母堅持維權,如今遭到死亡威脅。
11月9日,北京市昌平區崔村鎮香堂村發起抗強拆萬人簽名活動,大量面臨被強拆的業主紛紛簽名,要求當局停止違法強拆,合法保護業主家園。
王宇律師是2015年709大抓捕案中被捕的第一人,遭受過慘無人道的酷刑。
11月8日上午,廣東維權人士甄江華獲釋出獄。甄江華因長期關心中國人權狀況,介入大量維權敏感社會案件,遭到中共迫害。(網絡圖片)
11月4日上午,北京昌平區南口鎮新元村童話山莊、半山雲居面臨強拆的業主,自發到昌平區政府大門前舉牌抗議,高喊「反對強拆,保衛家園」。現場有警察戒備。
10月31日,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和謝陽、常伯陽、馬衛三名律師,第三次來到中共江蘇徐州市中院,查詢並要求公開余文生案件相關信息,中院拒做回復,且加強了戒備警力,現場一名記者的手機被搶。 余文生律師案自今年5月被違法祕密開庭後,至今律師和許艷未得到任何消息。 許艷向大紀元記者介紹了當天的情況。 10月31日早上8時30分許,謝...
10月31日傍晚,廣西覃永沛律師的律所辦公室遭到警方查封,人被警察帶走,目前情況不明。
今年7月被捕的北京人權活動人士張寶成,已從豐台看守所被轉押到北京第一看守所,案件移交到北京市檢察院第二分院,進入審查起訴階段。近日兩名代理律師分別會見了張寶成。
中共四中全會開會前,又已臨近冬季,北京市昌平區崔村鎮進行強拆的決定,激起上千業主不滿情緒,10月18日,他們上街維權抗議,事件引發社會關注。一名受害業主向大紀元提供了一份資料,顯示北京市政府準備在75天內清理各鎮100多個別墅區。
10月18日中午,北京市昌平區香堂文化新村上千名業主到中心廣場集會,並高喊「保衛香堂」、「抗議強拆」的口號,抗議昌平區崔村鎮進行強拆。 香堂新村藝術園一男子告訴大紀元記者,是有一千多人去抗議了,但政府沒有給予任何答覆。 知情人提供的視頻顯示,在抗議現場,眾多村民將崔村鎮黨委書記韓軍,鎮長李桂美圍住,一名男子大聲質問:「你們發的一張紙,就把幾千戶...
近日,四川省多名維權人士因關注黃琦及其母親蒲文清,被四川省公安廳約談做筆錄,並受到警告和威脅,不允許靠近蒲文清及向外媒提供消息。
近日,上海維權律師彭永和,就6月去江蘇淮安看守所會見王默遭到數名不明身分男子搶手機、推搡、毆打一事,向上海市律協提出維權申請。
上海維權人士陳建芳被抓捕至今已近七個月,近日,律師查詢得知,陳建芳已於9月3日被上海市檢察院第一分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至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
「黃琦,我患了肺癌,我堅決要給你請律師。」已86歲高齡,六四天網創始人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在被當局軟禁近一年後再次為黃琦吶喊。
10月10日下午,六四酒案的四君子之一的符海陸全家,遭到成都市黃瓦街派出所警察及房東一群人強闖民宅逼遷,其妻劉天艷向外界發出緊急呼吁,請求外界及國際人權組織給予關注。
2019年10月8日上午11時許,四川南充退伍老兵鄧福全在被刑拘30天後,又被強制關押進南充市第二精神病院繼續遭受折磨。
10月4日下午2時左右,陝西訪民王小琴,在北京市大興區海子角村十字路口,被突然沖上來的數名男子打倒在地並強行抬上車一輛白色越野車拉走,目前下落不明。
10月2日,已七十多歲高齡的重慶北碚公民楊千志,被當地警方帶走,家人說,抓人的理由是其在網上轉發了敏感消息,當局未給家屬任何書面通知。
中共篡政70年,十一在北京搞大閱兵,輿論一片譴責。湖南長沙嶽麓區公民樊鈞益(網名鐵子)等公民,於9月28日聚餐後舉牌抗議閱兵,後被拘留於嶽麓區望城區拘留所,這是其在兩個月之內第二次被拘。
十一閱兵前夕,大陸各地異見人士群體不畏暴政採取不同的方式堅持抗爭,加之香港市民反送中運動,令當局相當恐懼,對所謂「重點人員」進行大肆抓捕。
湖南衡陽維權人士王美余突然死於衡陽市看守,死因不明,事件引發外界強烈關注。當局嚴密封鎖真相,打壓律師及熱心維權人士。9月27日,王美余母親稱,當局出298萬元人民幣「急封口」,要求家屬不需屍檢、儘快火化。
湖南衡陽維權人士王美余,突然在衡陽看守所关押期间死亡,事件引發外界強烈關注。709律師謝陽和公民陳燕慧(網名迷迭香)於9月25日晚11時20分許,入住當地神龍大酒店后,被突然闖入的6名持槍實彈特警控制,截到發稿時間,仍處於失聯狀態。
9月23日早上,湖南公民王美余的妻子曹曙霞突然收到衡陽看守所政委的通知,稱王美余在看守所死亡。曹曙霞指,王美余被他們打死了,媽媽肖湘榮聽到噩耗悲痛得暈厥過去。
「六四天網」公民記者王晶,於9月15日刑滿出獄,長春當局維穩人員強迫其簽署訓誡書。王晶被關押期間遭受多次毆打和酷刑,致使其腰椎嚴重受損,腦癌病情也惡化。
距十一還有八天,各地異見人士及維權人士也承受著來自中共當局更嚴酷的打壓,頻繁出現被失蹤、被失聯。其中江蘇人權捍禦者沈愛斌已被監視居住,遭到強輻射傷害,出現嚴重的頭痛頭暈伴有耳鳴,周身無力。
9月19日,李文足到山東臨沂監獄,第四次會見到丈夫王全璋律師。她說,這次看到王全璋比以前幾次還要瘦,有三次問及兒子泉泉上學的事情。
近日原上海企業家胡力任披露上海一家三口被失蹤的慘案,當時五十多歲的戶主可以確認被活摘器官。該事件披露出來後引起網上眾人的震驚。目前細節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陝西七十餘歲的維權訪民王英強,一家三口24小時被當局嚴密監控。昨日,他發出公開聲明,全家絕不會自殺,如發生意外,責任在陝西省公安廳、西咸新區渭城街道辦。
9月15日,大陸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公開發布了江天勇案件的起訴書和判決書,內容可見,中共通過對社交媒體的監控,盜取個人信息並以此作為構陷罪名的證據。
共有約 344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