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維權律師專訪
謝燕益認為,以前他只是天性中的一種正義感,經過「709」這個大劫,律師這個職業,已經被他看作一個生命的選擇,一個信仰的持守了,「這是一個要不斷放下很多東西的過程...
小伙子用衣服蒙住頭,很害怕的樣子,「別拍我,我都不知咋回事!」在樓道的一張硬椅子上,他披著軍大衣,已經坐了一整夜了。 「你冷不冷呀?」她問小伙子,問他為什麼不喝點熱水,他說沒杯子,珊珊就把自己的保溫杯刷乾淨,灌了一杯熱水給他,「後來我看他一直用那個杯子。」
看守所每天都要求坐板,受自己代理法輪功案件的影響,每天上午、下午,謝燕益都堅持打坐。他更相信神的存在了;他認為這場磨難來得恰逢其時,自己已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他觸犯了那一條法律?」珊珊問謝燕益的律師朋友,不知道。她問謝燕益的母親,她是老律師了,也不知道。「他們把我兒子弄到哪去了?」謝燕益的母親經常自言自語。
2015年5月的一天晚上,珊珊注意到網上的一張照片,是一位老母親和三個小孩,圍著被警察擊斃倒地的徐純合,徐純合是這三個孩子的父親。她把照片給謝燕益看。和珊珊一樣,謝燕益也覺得此事和他有關。
他依照法律去起訴一個違法之人,從此被這個國家監控。她給他看了一張照片,沒想到引發出的事件,成為「709」大抓捕的導火索。他因此被監禁酷刑,她也飽受磨難。走過「709」,他們感謝這場劫難,因為磨難改變了他們。
過去一年多,許豔四處奔忙,呼籲救助丈夫。但是,她聘請的律師一直沒有見到余文生,她向很多部門申請監督余文生案,沒有任何回覆。她屢遭中共威脅,三次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她和兒子出境也被限制。
謝燕益,中國人權律師,2003年起訴江澤民,2015年5月,到哈爾濱慶安調查「慶安槍殺案」, 後與眾多律師舉報警察涉嫌故意殺人,成為「709」事件導火索。2015年7月被抓捕,553天後出獄。2017年代理加拿大公民孫茜的法輪功信仰案,2018年11月,被註銷律師執業證。
人權律師程海的律師證於8月9日被當局註銷,而其律師事務所在2月5日被註銷。這是繼709大抓捕後,中共對維權律師以吊、註銷執業證為主的新一輪打壓。
我相信,只要中國人都來了解真相,擺脫長期的洗腦教育,這個問題(停止迫害法輪功)就會得到解決,也會讓其他信仰案件,或者人權案件得到更好的解決;也會讓我,一個因為妥協而備受煎熬的人看到一絲希望。
被稱作「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的王宇,自己和家庭歷經中共的迫害和株連。一個掌握著國家機器的政權,居然到了要拿一個孩子來要挾一個女人的地步!談到「709」,她說,「對於我和我的家人來說,那是一條至今沒有癒合的傷口。」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大陸維權律師唐吉田接受了大紀元採訪。此時的北京城,從9月初就開始取消了所有警察的休假,高壓維穩風聲鶴唳,很多維權律師都成為了當局的維穩對象。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大陸維權律師唐吉田接受了大紀元專訪。此時的北京城,從9月初就開始取消了所有警察的休假,高壓維穩風聲鶴唳,很多維權律師都成為了當局的維穩對象。
共十九大召開前一個月半月,北京城就開始取消了所有警察的休假,當局高壓「維穩」,一片風聲鶴唳,很多維權律師都成為了當局的維穩對象。「十九大」前夕,大陸維權律師唐吉田接受了大紀元專訪。
在709維權律師大抓捕兩周年之際,709家屬和代理律師,還有關注他們的團體向大紀元表達了他們在這2年裡的一些感受、對仍被關押的人士的關注,以及對中國結束專制、走向法治的期待。
「4.25」法輪功萬人和平大上訪,拉開法輪功反迫害序幕,至今已有18年。大陸知名維權律師黃漢中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法輪功修煉者在殘酷打壓下仍堅持信仰、信守承諾的,令他們感到敬佩。並認為法輪功團體長期反迫害也推動了中國大陸法治和人權進步。
任何國家都有冤案,中國的就更多、更嚴重,為什麼?在其它國家,是大家拚命想找真相,但因為種種原因,沒有找到真相,以至於造成了一個錯案。而中國的冤案是大家都知道真相,但公檢法、等政府領導人,為了拚命掩蓋真相,故意製造出另外一個假象,再把當事人判了,或者殺掉。
2015年始,大陸三百多律師和人權倡導者先後遭中共圍捕。本月獲釋的律師李春富被確診為精神分裂;一份會見筆錄顯示,警方也對律師謝陽刑訊折磨。儘管處境險惡,筆錄發布者、謝陽辯護律師陳建剛卻「不願為了安全而放棄言論權利」。
余文生律師,2014年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抓捕,羈押99天期間遭受酷刑。2015年他一度因709事件被抓,後成為王全璋律師的代理律師;2016年8月,其代理身份被強行剝奪;同年,代理大量法輪功案件。本文為專訪下半部分。
我現在的辯護思路是,律師上庭,應該一手持盾牌一手持劍,你要持劍上場,指出他們違法構陷涉嫌犯罪的事實,公訴人就害怕了,他怕傷著他自己。那警方也好,檢察院也好,法院也好,他們得考慮考慮,以後對法輪功迫害,會被追究責任的。——余文生律師
王全璋,北京人權律師,代理過農村土地拆遷、異議人士及大量法輪功維權案件,屢遭當局暴力對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被失蹤」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嚴密監控、軟禁、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一年多來,她和其他「709」家屬一起,積極呼籲國際社會幫助解決中國律師遭遇的人權危機。
王全璋,北京人權律師,代理過農村土地拆遷、異議人士及大量法輪功維權案件,屢遭當局暴力對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被失蹤」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嚴密監控、軟禁、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一年多來,她和其他「709」家屬一起積極呼籲國際社會幫助解決中國律師遭遇的人權危機。
王全璋,北京人權律師,代理過農村土地拆遷、異議人士及大量法輪功維權案件,屢遭當局暴力對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被失蹤」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嚴密監控、軟禁、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一年多來,她和其他「709」家屬一起積極呼籲國際社會幫助解決中國律師遭遇的人權危機。
12月22日上午9點多,江西省高級法院對原審被告人黃志強、方春平、程髮根、程立和故意殺人、搶劫、強姦、敲詐勒索再審案進行公開宣判,4名被告人無罪。 此前,4人均被判處死緩,一直在監獄服刑。這是聶樹斌案後的又一起強姦冤案得到平反。對此,大紀元記者對辯護律師之一的嚴華豐進行了專訪,他介紹了今天庭審的一些細節、此案仍遺留的問題及下一步的行動。 嚴華豐律...
河北石家莊青年聶樹斌因「強姦殺人案」被冤殺21年後,被中共最高法院改判無罪。山東刑辯律師陳光武自2012年開始為聶樹斌翻案進行努力,在2016年4月因為一些非議而解除代理委託。陳光武是中國當代知名刑事辯護律師。他接受了大紀元記者專訪,披露聶樹斌家屬為何醞釀起訴中共央視和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洪道德。
河北石家莊青年聶樹斌因「強姦殺人案」被槍決21年後,近日被中共最高法院改判無罪。山東刑事辯護律師陳光武自2012年開始為聶樹斌翻案進行努力,在2016年4月因為一些非議而解除代理委託。陳光武是中國當代知名刑事辯護律師。他接受了大紀元記者專訪,從法律角度分析聶樹斌案的責任人以及追責等問題 。 1994年夏天,康菊花在河北遭到姦殺。20歲的聶樹斌因此被捕...
河北石家莊青年聶樹斌因「強姦殺人案」被槍決21年後,被中共最高法院改判無罪。山東刑辯律師陳光武自2012年開始為聶樹斌翻案進行努力,在2016年4月因為一些非議而解除代理委託。陳光武是中國當代知名刑事辯護律師。他接受了大紀元記者專訪,認為聶樹斌案判決仍未展現全部事實真相,最高法院這樣判決有它的考慮。
電視認罪是延續了中共上台後一直運用的一種遊街示眾的方式,本質上它就是反文明的。過去電視沒有那麼多,資訊沒那麼發達,文革時是在一個廣場召集所有人,讓人當眾人低頭認罪,戴上屈辱的標誌,現在是通過電視示眾了。——文東海
開始我本人被強制約談,他們不希望我在網上發聲吧。但我要表明自己的態度,我不願意太張揚,我就是實事求是。……我遇到很多困難都是以前沒想到的,完全不讓會見,不通知家屬,不告知案情,也不讓與當事人通信,我的當事人幾乎完全是失蹤的狀態,越到後來,他們做出的事情越讓我們吃驚,最後乾脆把我們解聘!——文東海
酷刑的目的是讓人屈服。中共沒有想到的是這段牢獄之災卻成為余文生人生當中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共有約 5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