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百年真相:殺人歷史
二戰後,共產黨人的壓制性暴力重新部署為對法國殖民者的武裝抵抗。關於法國遠征軍士兵被關押的監獄營地,有許多目擊者的證詞。許多人在那裡遭難並死亡;在1954年簽署日內瓦和平協議時,兩萬人中僅9,000人還活著,有待獲釋。印度支那山區特有的可怕疾病奪去了大批囚犯的生命。
承認共產主義在越南造成的傷害,今天仍是許多西方人厭惡的事情。他們反對該地區法國的殖民主義和美國的「帝國主義」,並與越南共產黨站在同一陣營。當時,想當然地認為,黨是人們建立友愛和平等社會的希望及願望的一種表達,似乎是相當合乎邏輯的。其吸引力因胡志明(胡志明創建了黨,並領導它直到1969年)的個人魅力、黨員不尋常的堅持以及黨對海外宣傳狡猾的操縱而得以增強。
這次開辦的江南集訓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產黨人潛入江南發動群眾,為推翻國民黨政權作準備,所以只學習二個月便結束,立即把他們派到江南,坑害江南眾生。
儘管邊境戒備森嚴,一些朝鮮人仍成功地逃脫。自戰爭以來,已有約700人穿行到南方,估計有數千人去了中國。自1993年以來,抵達南方的人數增加了4倍,並繼續增長;1997年,約100人到達那裡。他們中大多數人要麼正逃避某種懲罰,要麼已經有了一些關於外部世界的經驗。一些外交官和黨內高官都在逃亡者之列。
在朝鮮,甚至是營地以外,都幾乎不存在個人選擇的自由。根據1996年1月3日一位電台評論員的說法,「應該將整個社會融合成一支堅固的政治力量。這支力量在一個人的領導下,作為一體去呼吸、行動和思考。」該國當代一句口號稱:「像金日成和金正日(Kim Jong II)那樣思考、交談和行動。」
春夏秋冬四季的花應有盡有,陣陣花香美不勝收,使人陶醉。花開過不久,宅前宅後的桃李梅杏棗柿等樹就結出各種鮮美可口的果子,遠處看去好像掛在門前後院裡滿天的大小燈籠。
現在可得的另一份不尋常的證詞,是中國邊境附近會寧區一名營地看守的證詞。此人於1994年先逃往中國,然後逃往首爾。多虧了他,我們現在對朝鮮集中營世界的了解才大大增加。據這位名叫安明哲(An Myung Chul,音譯)的證人說,「壞臣民」被挑出來處決:「反叛分子、罪魁、殺人犯、孕婦(所有囚犯被禁止發生性關係)以及宰殺牛隻、家畜或破壞生產用材料的人,在小小的牢房...
共產黨在江西和其他根據地的肅反運動中,被殺害的人不計其數,他們都是被誣陷的好人,都是上當受騙,積極跟著共產黨叛亂造反,為建立共產主義天堂而來的革命者,但卻被共產黨扣上莫須有罪名而殺害。
李舜玉(Li Sun Ok,音譯)太太是勞動黨成員,負責一個專供幹部使用的供應中心。她淪為一場清洗的犧牲品,並與她的一些同志一道被捕。她長時間遭受水和電的折磨,被毆打並被剝奪了睡眠,最終對她被問到的任何事情供認不諱,包括特別是侵吞國家財物。然後,她被判處13年徒刑。
更可惡的是共產黨還要把他們掃地出門,教唆逼迫民眾用棍棒(翻身棍)打、繩索吊、開水澆、冰水凍、河水淹,以活埋和四馬分屍等極其殘忍的酷刑折磨殺害他們。凡搬不動的土地房屋和傢俱等,就假扮好人,分給窮人。凡能拿走的都進了共產黨的口袋,當作它叛亂謀反的經費,美其名幫助農民翻身。
朝鮮與斯大林的蘇聯一樣,黨內清洗的受害者名單將會極其冗長。一個人權組織統計,首屆朝鮮政府的22名成員中,有17名被暗殺、處決或清除。
西藏是鄧小平時代一些最嚴重暴行的發生地,毛澤東的長期影響比在任何地方都感受得更強烈。雖然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國家,但政府賦予了少數民族特殊權利,並賦予較大的少數民族一定的行政自治權。但400萬至600萬名西藏人在其歷史地區被分成西藏自治區之前,就已很明確地表示,他們不樂意成為中國國家的一部分,渴望回到他們曾經掌握自己國家的日子。
當毛澤東最終於1976年9月去世時,他在政治上已經過氣一段時間了。對於他的死亡,大眾反應默默無聲,足以證明了這一點,他明顯無法確保自己政策的連續性,也是如此。與他在意識形態上非常接近的四人幫,在他去世後的一個月內均遭到監禁。
天一亮,士兵們就開始搜查房屋並抓人,與此同時,通過擴音器大聲喊出指示。此前,他們擬定了一份包含10項罪行的清單。這些罪行包括攻占監獄、劫掠銀行、襲擊軍事設施、強行進入安全部門設施、突襲火車、參與武裝鬥爭。
該運動的第二階段始於1967年1月初,當時權力問題浮上檯面。毛氏中央知道,與前領導人劉氏的對抗已經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後者在北京處於困境,但在大多數省份仍然能依靠強大的盟友。為了決定性地將它消滅,造反派不得不奪取政權。由於作為比賽主要參與者的軍隊堅決拒絕介入,顯然主席的新部隊將擁有所需的一切迴旋餘地。上海在1月份發出了第一個信號。很快,所有市政當局和黨委都被...
長期以來,西方有一個頗受推崇的傳說:紅衛兵只不過是1968年法國革命者的一個稍微更狂熱的版本。四人幫倒臺之後,一種說法在中國流傳:紅衛兵是一群政治投機者的地下法西斯主義幫手。但這種傳奇式的說法遠非事實真相。
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年輕的紅衛兵於1966年和1967年在社會其它階層中盟友相對較少,而對他們來說,在北京的體育館內抨擊和批評黨的領導人,甚至將他們折磨致死,卻是何等容易。天津黨的領導人和上海市長的案例也一樣。後者被繫在有軌電車搶修車的吊車上,並遭到毒打,同時宣布他寧死也不願坦白任何事情。
一旦作出判決,囚犯就被送往勞改營,比如國營農場、礦場或工廠。在這些勞改營裡的學習繼續進行(但不那麼緊張),囚犯偶爾會遭遇「批鬥會」以提醒他們自己所處的位置,但至關重要的還是勞動。術語「勞動改造」中的「勞動」一詞絕非虛設。按照一天靠兩頓伙食來堅持12小時的能力,人們被分成等級。
任何認為指控有可能不成立或者受審者有可能被宣判無罪的想法,在該系統中都沒有空間。在中國,人們不是因有罪而被捕,而是因被捕而有罪。所有逮捕都是由警方進行的。警方是由共產黨領導、受毛澤東掌控的「人民政府」的一部分。
食物可以擁有什麼力量──這是整個監獄系統中唯一重要的事情、最大的快樂和最強大的推動力量。在引入定量配給作為審訊過程的一個正式部分僅一個月後,我就不幸去了草霧胡同(Grass Mist Lane)(北京最大的拘留中心之一)。
無法回歸社會的監禁與刑罰系統大肆吹噓的目標根本矛盾。該目標聲稱,要對在押者進行改造,並把他們轉變成「新人」。正如讓-呂克.多梅內克所指出的,該系統不斷聲稱:「拘留不是一種懲罰,而是罪犯改造其習慣的機會。」安全部門的一份內部文件闡明了新被拘留人員面臨的這一過程:「一個人只有在首先承認其做法是錯誤的情況下,才能遵守法律。接受和順從是必須教給囚犯的頭兩堂課,他們必...
中國共產主義有很多見不得光的祕密,令人驚訝的是,它們長期都未引起世界的注意。巨大的集中營系統也不例外。有近1000個大型營地以及無數的拘留中心,但在這個人民共和國的諸多歷史中,甚至在一些較為詳細和近期的作品中,它們均未被提及。
一些省份的高死亡率,證明了饑荒主要是一種政治現象這一事實。由毛派激進分子領導的這些省份,前些年實際上是糧食淨出口方,如四川、河南和安徽。位於中國中北部的河南省受影響最為嚴重。
鎮壓機器不停地運轉。1950年和1951年的運動於1952年或1953年被宣布結束,理由很充分:這些鎮壓是如此廣泛,以至幾乎沒有反對者剩下。然而,鎮壓仍繼續進行。1955年,黨發動了一場新的運動,以消滅「隱藏的反革命分子」,稱為肅反,尤其是針對知識分子,包括任何表現出一點點獨立性的前黨員及支持者。
儘管這些屠殺應該是自下層而起的一場自發運動,但在1950年11月中共軍隊加入朝鮮衝突後的激進化階段,毛澤東認為,個別地和公開地處罰他們是個好主意,稱「我們當然必須殺掉所有應該被殺的反動分子」。但當時的新情況並非土地改革。
土地改革的關鍵因素是「訴苦會」。地主被叫到全村會議上,在那裡常常被扣上「叛徒」的帽子。(共產黨人系統地將所有地主和真正與日本侵略者勾結的人聯繫起來,且除了1946年之外,很快「忘記」貧農也經常與其勾結)無論是出於對最近變得強勢的這些人的恐懼,還是出於一種非正義感,事情往往開始得非常緩慢,激進分子被迫通過對被告進行肉體毆打和羞辱,來加快這些事情的進度。
到共產黨人於1949年在中國奪取政權時,暴力和殺戮已是司空見慣。鄰里之間往往積怨深重,以至政府不得不介入。因此,為建立一個新政權所採取的行動,曾被一度認為是對這種實實在在的暴力的一種反擊。例如,一名地方法官曾下令處決近百位農民,後來他成為彭湃的受害者之一。在許多農村社區,這是一種公認的觀點。
正如共產黨政權統治下的很多時候一樣,對黨內活動分子的鎮壓留下了更多的痕跡,因為這些人懂得如何表達自己的意見,且他們的網路常常倖存下來。一些宿怨在數十年後才得到了結,受害最重的幹部總是那些與民眾關係最密切的人。他們的敵人,其中大多數是為中央機關工作,常常指控他們過分關注當地問題,這無疑導致他們在觀點上有所緩和,甚至可能導致他們質疑自己接到的命令。
1928年1月,紅旗村的居民們看見一群人揮舞著一面鮮紅的旗幟走近,他們熱情地共同支持中國首批「蘇維埃」之一,即由彭湃指揮的海陸豐蘇維埃。共產黨人精心製造了一套說辭,以迎合當地人的仇恨。他們廣泛宣傳以收買當地人心,同時允許新黨羽充分宣洩其最粗暴的衝動。1927年至1928年的這幾個月,預示著四五十年後文化大革命和紅色高棉最惡劣的暴行。
1966年12月26日,是中共獨裁者毛澤東73歲生日。這一天,他曾經的祕書、後來擔任過中共湖南省委書記的周小舟,因不堪人格和人身侮辱,吞下100多片安眠藥,自殺身亡。 給毛澤東當祕書 周小舟,湖南省湘潭縣人。1931年8月從湖南大學預科班畢業後,入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國文系就讀。1935年4月,加入中共,不久任中共北平臨時市委宣傳部長。1935年年11月...
共有約 515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世衛組織目前正在中國調查病毒起源,這使得新冠病毒(COVID-19)到底源自哪裡這個關鍵問題,再度被外界聚焦。而大紀元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揭示了中共早已掌握了病毒溯源線索,但一直拒絕公開。 病毒溯源,尤其是確認病毒從動物傳染到人的中間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