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百年真相:黨魁面目
政變計劃是由江澤民主導、曾慶紅主謀、周永康憑藉政法委第二權力中央負責實施,聯合江系軍中勢力,意圖另立中央,廢掉習近平,推薄熙來上位,江系人馬為此蓄謀已久。
而江澤民多次死去活來。據說,江的病已經持續了好幾年,而且病的奇怪,不僅出現了面癱,小便失禁等症狀,而且身子骨越來越差,最後瘦的只剩下了骨頭。
當榮高棠來到病床前,兒子已處於彌留之際,見到父親,幾乎已說不出話,只是淚流滿面,艱難而急促地喘息。最終父子陰陽兩隔。兒子剛一咽氣,榮高棠又被送回了關押地,他「久久地沉浸在悲哀中」。
一份1980年10月至11月,中共中直機關討論歷史決議(草案)簡報,是由新華通訊社、人民日報社聯合整理的,內中披露了中共高官對毛澤東、華國鋒等中共黨魁的真實看法,足以顛覆中共一直以來的愚民宣傳。
獅子山下守望互助、追求自由、不畏強暴的精神,關山遮不住,煙幕掩不住,時空鎖不住,因為這是你我的《自由路》!
民陣舉行七一大遊行,再有數以十萬計市民上街要求撤回送中條例(《逃犯條例》修訂),及促特首林鄭月娥下台。
李銳生前曾任毛澤東祕書,也是研究毛澤東的專家,尤其是文革後他對毛澤東的揭露和批判,對於國人認清毛澤東的罪惡更是功不可沒。
他死時手上還戴著沉重的手銬,兩個腕部及肘部表皮脫落,結著黑紫色的血疤。其遺體當天便被火化,半點屍骨都沒有留下,火化登記表上沒有姓名,只有一個囚犯的號碼。
眾所周知,毛澤東有兩個女兒,一個叫李敏,是毛澤東與賀子珍生的,另一個叫李訥,是毛澤東和江青生的。 本文不說李敏,但表李訥。 公開資料顯示,1940年8月,李訥生於延安,1949年跟著父母搬進北京居住,在育英小學讀三年級。1959年,李訥考取北京大學歷史系,並於1966年畢業。 李納畢業後,正逢文革興起,因為她的特殊背景,被分配到《解放軍報...
甫打完對日抗戰,元氣大傷的國民政府又面臨內戰,對手是養精蓄銳八年後的中共軍隊。國軍在士氣、武器裝備方面都逐漸趨向弱勢。 在國際政治層面,國共內戰也是美蘇兩大強權在中國的角力。在國共內戰中,蘇聯表面中立,實則支持中共;美國表面支持國軍,但實際上卻處處掣肘國民政府。 對中共存有幻想的美國官員 當時左右戰局的關鍵是美國的態度。美國杜魯門政府表面上支持國軍...
很快,在毛反動的「反右」運動中,陳銘樞因為這封上書受到嚴厲批判,並最終戴上了「右派」帽子,被免除各項職務,僅保留全國政協委員的頭銜,在家賦閒。要知道,毛怎會喜歡有人說他「好大喜功、喜怒無常、偏聽偏信、鄙夷舊文化」呢?與黃炎培、陳叔通的上書相比,陳銘樞的確還沒有看透毛,看透中共。
自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現代女權、性解放、同性戀權利等各類反傳統運動在西方甚囂塵上,首先受到衝擊的是傳統家庭。美國1969年加州離婚法開啟單方離婚綠燈,各州競相效仿,離婚—結婚比率自60年代至80年代增長超過一倍;50年代大約11%的誕生於婚姻家庭的孩子目睹自己的父母離婚,到了70年代這個比率躥升至50%。
「馬工程」的目的是通過整編統一教材的方式,推進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宣傳和傳播。中共沒有說的潛台詞就是要全方位地用馬克思主義洗腦中國年輕一代。
有人推斷,青年時代的馬克思曾加入過撒旦教。(1)不管這種推斷最終能否被證實,馬克思身上的魔性卻是顯而易見的,那是一種糅合了仇恨、毀滅、暴力、陰冷與瘋狂等因素,並且包裹著惡的內核的混合物。
步入大學校門後,在時代浪潮的不斷衝擊下,再加受到青春期內心危機等因素的影響,馬克思原有對上帝的信仰很快便土崩瓦解,沒多久,昔日虔誠信神的馬克思就變成了一個與上帝不共戴天的瀆神的馬克思。
中共借卡爾·馬克思兩百年誕辰的機會將一座馬克思銅像送給了他的家鄉德國特里爾市,引發各界的爭議和反思——馬克思究竟給人類帶來的是福還是禍?瑞典前首相、現任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共同主席畢爾德(Carl Bildt)撰文說,馬克思的理論被歷史證明是錯的。
許多人只知道成年後的馬克思是個有名的無神論者,對宗教始終持敵視和反對的態度,他的「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的著名論斷,為共產黨國家打壓宗教奠定了理論基礎,也可以說是宗教信仰在這些國家遭受迫害的苦難之源,但他們卻不知道,上大學前的馬克思也曾是一名信神的虔誠基督徒。
我對你的許多方面都做了公正的評價,但我無法完全排除這個念頭,即你還有利己主義,它可能在你身上超過了自我保存所需要的程度。——亨利希‧馬克思
一個控制欲強、自大、虛榮的人,必定也是個好鬥的人。馬克思就是一個再好不過的例子。在廣為流傳的「馬克思的自白」中,有一個問題是「你對幸福的理解」,馬克思的答案是:「鬥爭」。可見他好鬥到何種程度。
由於傳記資料的缺乏,我們對馬克思的童年知之甚少。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至少從中學時代起,馬克思就是一個虛榮的人。只不過他的虛榮與財富和地位無關,而體現為對個人名聲的看重和追求罷了。
馬克思出生已經200年了,在這兩個世紀之中,馬克思在人間的形象頗為怪異
一座新建的名為復活教堂中的壁畫,描繪了共產主義運動創始人馬克思、恩格斯以及前南斯拉夫領導人鐵托在地獄受苦的景象。
如果說自信是優點,那麼自負便有點過了,自大則不靠譜了,自大狂就可怕了,而一旦自大狂到了以救世主自居的份上,那簡直就是瘋狂了。馬克思便是這樣一個瘋子。
中共正在高規格地紀念馬克思, 大有鋪天蓋地之勢,又讓外界看笑話了。美國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直指,中共推崇馬克思「與知識內容沒什麼關係,就是為了鞏固政權」。
雖說是馬克思與恩格斯共同創立了共產主義思想,但在其中起主導作用的則公認是馬克思。共產主義思想誕生後,馬克思和他的信徒們依此組建了共產黨,由此開啟了歷經興衰起落,至今已奄奄一息的世界共產主義運動。可見,馬克思與共產主義思想和共產黨之間存在著不可分割的血緣關係。正因為如此,研究馬克思乃是研究共產主義思想和共產黨,研究整個共產主義歷史的一個至關重要的部份,瞭解和弄...
5月5日是共產主義鼻祖馬克思200年的生辰日,馬克思思想所引發的共產主義運動早已證明給人類帶來巨大災難,在全球反共產主義思潮下,目前只剩下中共·、朝鮮、古巴等這幾個共產獨裁國家。馬克思本人也早已被揭不是無神論者,而是信奉被西方成為魔鬼的撒旦教。大紀元的《共產主義終極目的》一書全面揭示其目的就是毀滅人類,專家推薦值得好好讀一讀,為自己做一個正確的選擇。
最近一段時間,馬克思成為中共媒體最為常見的一個名字。這是因為中共高調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不僅央視以及人民網、新華網等媒體平台同步播出5集通俗理論對話節目《馬克思是對的》,而且最高當局還將在5月4日在大會堂舉行的「馬克思主義大會」開幕式上發表講話。在當前面臨國內外重重危機下,中共老調重彈,重新推出共產主義的鼻祖馬克思,凸顯了其內心的不安,而中共領導人沿著...
當前,無論是向德國某地贈送馬克思雕像,或是學習《共產黨宣言》,都分明是逆流而動,是在褻瀆中華傳統文化和人類文明,也是對自己生命及靈魂最不負責任的行為。
5月3日,加拿大《國家郵報》發表了Tristin Hopper題為「卡爾.馬克思:本來不應有數千萬冤魂」的評論文章。作者提醒讀者,馬克思催生了人類歷史上最惡毒的邪惡集合,而這很可能正是他的目標。
馬克思在後來的作品《人之傲》中承認,他的目標並不是改善、改組或革新世界,而是要毀滅世界,並以此為樂。
共有約 13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