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百年真相:黨魁面目
2月20日,中共政治局常委集體亮相,倡導黨史學習。中共黨媒推出了每日學習黨史欄目,但2月20日當天和前一天的黨史學習內容,卻洩漏了「黨的祕密」。
2020年,中共陷入空前未有的巨大危機中。中共內政外交第一責任人習近平,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罵習、反習、倒習之聲此起彼伏。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對習上台8年來在一系列重大問題上的自相矛盾進行剖析,或許可以找到癥結所在。 一、朝鮮問題 最近5天內,習近平兩次高調參加紀念「抗美援朝」70周年活動。10月19日,習參觀了紀念「抗美援朝」70周年展覽。1...
對很多中國人而言,諾爾曼·白求恩的名字並不陌生,因為毛澤東撰寫的《紀念白求恩》在文革期間,是人人都要背誦的「老三篇」中的一篇,所以當時白求恩家喻戶曉。按照毛的說法,白求恩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然而,白求恩真是這樣的人嗎?
自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現代女權、性解放、同性戀權利等各類反傳統運動在西方甚囂塵上,首先受到衝擊的是傳統家庭。美國1969年加州離婚法開啟單方離婚綠燈,各州競相效仿,離婚—結婚比率自60年代至80年代增長超過一倍;50年代大約11%的誕生於婚姻家庭的孩子目睹自己的父母離婚,到了70年代這個比率躥升至50%。
根據國語字典的解釋,漢奸是為一己的利益而甘心出賣國家的人。作為中共國的第一任總理,周恩來出賣的國土已經遠遠超出中國歷史上的任何一位宰相。從這一點來看,稱周恩來為一代奸相,一點也不為過。
4年前,共軍網站拋出「軍事解密」系列,第一組就爆出「紅色特工」,其中最爆的就是「五方特務」袁殊,沒有之一。就是說,除了是中共特務,這傢伙居然同時兼有中統、軍統、日偽和青紅幫等多重身分。
為了紀念75年前中國人民苦戰8年、抗擊日本侵略者取得的最大勝利,我們一方面緬懷慘烈犧牲的中華英烈和無辜同胞,另外想以史實掀掉中共自己貼到臉上的金箔,即它才是「領導全民族抗戰的中流砥柱」。今天這集,讓我們最終揭開中共邪教和教主毛澤東當年與日寇暗通款曲、苟且偷生、掣肘國軍的賣國祕聞。
更可惡的是共產黨還要把他們掃地出門,教唆逼迫民眾用棍棒(翻身棍)打、繩索吊、開水澆、冰水凍、河水淹,以活埋和四馬分屍等極其殘忍的酷刑折磨殺害他們。凡搬不動的土地房屋和傢俱等,就假扮好人,分給窮人。凡能拿走的都進了共產黨的口袋,當作它叛亂謀反的經費,美其名幫助農民翻身。
政變計劃是由江澤民主導、曾慶紅主謀、周永康憑藉政法委第二權力中央負責實施,聯合江系軍中勢力,意圖另立中央,廢掉習近平,推薄熙來上位,江系人馬為此蓄謀已久。
而江澤民多次死去活來。據說,江的病已經持續了好幾年,而且病的奇怪,不僅出現了面癱,小便失禁等症狀,而且身子骨越來越差,最後瘦的只剩下了骨頭。
當榮高棠來到病床前,兒子已處於彌留之際,見到父親,幾乎已說不出話,只是淚流滿面,艱難而急促地喘息。最終父子陰陽兩隔。兒子剛一咽氣,榮高棠又被送回了關押地,他「久久地沉浸在悲哀中」。
一份1980年10月至11月,中共中直機關討論歷史決議(草案)簡報,是由新華通訊社、人民日報社聯合整理的,內中披露了中共高官對毛澤東、華國鋒等中共黨魁的真實看法,足以顛覆中共一直以來的愚民宣傳。
獅子山下守望互助、追求自由、不畏強暴的精神,關山遮不住,煙幕掩不住,時空鎖不住,因為這是你我的《自由路》!
民陣舉行七一大遊行,再有數以十萬計市民上街要求撤回送中條例(《逃犯條例》修訂),及促特首林鄭月娥下台。
李銳生前曾任毛澤東祕書,也是研究毛澤東的專家,尤其是文革後他對毛澤東的揭露和批判,對於國人認清毛澤東的罪惡更是功不可沒。
他死時手上還戴著沉重的手銬,兩個腕部及肘部表皮脫落,結著黑紫色的血疤。其遺體當天便被火化,半點屍骨都沒有留下,火化登記表上沒有姓名,只有一個囚犯的號碼。
眾所周知,毛澤東有兩個女兒,一個叫李敏,是毛澤東與賀子珍生的,另一個叫李訥,是毛澤東和江青生的。 本文不說李敏,但表李訥。 公開資料顯示,1940年8月,李訥生於延安,1949年跟著父母搬進北京居住,在育英小學讀三年級。1959年,李訥考取北京大學歷史系,並於1966年畢業。 李納畢業後,正逢文革興起,因為她的特殊背景,被分配到《解放軍報...
甫打完對日抗戰,元氣大傷的國民政府又面臨內戰,對手是養精蓄銳八年後的中共軍隊。國軍在士氣、武器裝備方面都逐漸趨向弱勢。 在國際政治層面,國共內戰也是美蘇兩大強權在中國的角力。在國共內戰中,蘇聯表面中立,實則支持中共;美國表面支持國軍,但實際上卻處處掣肘國民政府。 對中共存有幻想的美國官員 當時左右戰局的關鍵是美國的態度。美國杜魯門政府表面上支持國軍...
很快,在毛反動的「反右」運動中,陳銘樞因為這封上書受到嚴厲批判,並最終戴上了「右派」帽子,被免除各項職務,僅保留全國政協委員的頭銜,在家賦閒。要知道,毛怎會喜歡有人說他「好大喜功、喜怒無常、偏聽偏信、鄙夷舊文化」呢?與黃炎培、陳叔通的上書相比,陳銘樞的確還沒有看透毛,看透中共。
「馬工程」的目的是通過整編統一教材的方式,推進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宣傳和傳播。中共沒有說的潛台詞就是要全方位地用馬克思主義洗腦中國年輕一代。
有人推斷,青年時代的馬克思曾加入過撒旦教。(1)不管這種推斷最終能否被證實,馬克思身上的魔性卻是顯而易見的,那是一種糅合了仇恨、毀滅、暴力、陰冷與瘋狂等因素,並且包裹著惡的內核的混合物。
步入大學校門後,在時代浪潮的不斷衝擊下,再加受到青春期內心危機等因素的影響,馬克思原有對上帝的信仰很快便土崩瓦解,沒多久,昔日虔誠信神的馬克思就變成了一個與上帝不共戴天的瀆神的馬克思。
中共借卡爾·馬克思兩百年誕辰的機會將一座馬克思銅像送給了他的家鄉德國特里爾市,引發各界的爭議和反思——馬克思究竟給人類帶來的是福還是禍?瑞典前首相、現任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共同主席畢爾德(Carl Bildt)撰文說,馬克思的理論被歷史證明是錯的。
許多人只知道成年後的馬克思是個有名的無神論者,對宗教始終持敵視和反對的態度,他的「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的著名論斷,為共產黨國家打壓宗教奠定了理論基礎,也可以說是宗教信仰在這些國家遭受迫害的苦難之源,但他們卻不知道,上大學前的馬克思也曾是一名信神的虔誠基督徒。
我對你的許多方面都做了公正的評價,但我無法完全排除這個念頭,即你還有利己主義,它可能在你身上超過了自我保存所需要的程度。——亨利希‧馬克思
一個控制欲強、自大、虛榮的人,必定也是個好鬥的人。馬克思就是一個再好不過的例子。在廣為流傳的「馬克思的自白」中,有一個問題是「你對幸福的理解」,馬克思的答案是:「鬥爭」。可見他好鬥到何種程度。
由於傳記資料的缺乏,我們對馬克思的童年知之甚少。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至少從中學時代起,馬克思就是一個虛榮的人。只不過他的虛榮與財富和地位無關,而體現為對個人名聲的看重和追求罷了。
馬克思出生已經200年了,在這兩個世紀之中,馬克思在人間的形象頗為怪異
一座新建的名為復活教堂中的壁畫,描繪了共產主義運動創始人馬克思、恩格斯以及前南斯拉夫領導人鐵托在地獄受苦的景象。
如果說自信是優點,那麼自負便有點過了,自大則不靠譜了,自大狂就可怕了,而一旦自大狂到了以救世主自居的份上,那簡直就是瘋狂了。馬克思便是這樣一個瘋子。
共有約 13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