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百年真相:黨魁面目
被「馬克思主義者」奉為神明的馬克思,早年曾經是基督徒,後來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認與撒旦簽了契約。其後馬克思大行魔鬼所為之事:詛咒全人類下地獄,包括工人和那些為共產主義而戰的人。「馬克思主義」正是在其加入魔教後誕生。
很多知識分子,包括胡耀邦在內的體制內改革派,在1986年底還天真地對鄧的政體改革滿懷希望,但到了1987年,這個希望就變成了泡影。
西方國家領導人曾經對鄧小平抱有好感,給予很高評價。這一方面來自西方對中共本質的誤讀,另一方面也由於鄧小平是作秀的一流演員,他對外打造的開明形象十分成功:他是第一個訪問西方的中共領導人,在愛麗舍宮用法文高呼「中法人民的偉大友誼萬歲」,在日本題詞:「向偉大的、智慧的、勇敢的、勤勞的日本人民學習致敬!」在美國,戴德克薩斯牛仔帽、參觀休斯敦宇航中心、去福特和通用公司...
中共總喜歡玩「先給人點甜頭,再讓人吃盡苦頭」的伎倆,鄧小平是這方面的高手,玩得爐火純青。
江澤民繼毛澤東之後,黨魁示範,高層黨棍奉行,中下層黨徒緊跟,從而開啟淫亂「新時代」,終至中華大地淫浪滾滾,亂成一鍋粥。
中國人終於發現,共產邪靈主宰下中共政權製造的社會亂象,豈止是「國已不國」,而是早就「人已非人」!
作為過來人的葉利欽和戈巴契夫對共產黨、對歷史進程的認識,當年蘇聯精英和老百姓們對蘇共的拋棄,是否可以讓仍走在保黨之路上的中共高層多一些清醒呢?因為任何保黨之舉都只能是螳臂擋車,不僅是逆天之舉,還將做無用之功;不僅將延遲中華民族復興的時間,也將為自己選擇一個不光彩的未來。
這個十分邪惡又很迷惑人的切·格瓦拉,死後被包裝吹捧得神乎其神。多年以來,始終有人打格瓦拉的招牌旗號在借屍還魂,令格瓦拉背後的共產邪靈陰魂不散,不斷蠶食世界。
他離開古巴,去非洲、南美打游擊,想再開闢幾個越南戰場。他以為,僥倖武裝奪取政權的古巴經驗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事實上,他鼓吹的是讓追隨者死無葬身之地的「海市蜃樓」。
格瓦拉戴着红星贝雷帽的桀驁頭像,已成為反传统、反主流文化的象徵,在世界招搖了半個世紀。他崇尚的共產主義邪惡理念在潛移默化地毒害著几代「熱血沸騰」的年輕人。从「魔幻偶像」格瓦拉现象不难看出,共產主義蠶食世界并非空穴来风。
《群醜圖》的起伏從側面反映了毛反動文革的真實意圖,其中眾多人物的遭遇更是文革慘烈的一個縮影,而翁如蘭的洞見也讓她吃了苦頭。在中共一黨專制下,無論是高官還是平民,又有誰可以擺脫被迫害的命運呢?此外,中共自成立後上演了何止一出醜戲?《群醜圖》中和之外的中共高官們哪個沒在其中扮演角色?
從蘇聯和東歐劇變轉型的過程看,決定因素是取締或解體了共產黨,拋棄了共產主義極權體制。顯然,不解體共產黨,就無法實現民主政治和自由平等。
文革中,所有學校都停課鬧革命。批鬥老師。某語文老師也被打成「三反分子」。「三反分子」是那個時代特有的名詞,即「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思想的反革命」。
毛好像不太喜歡別人對他的詩詞作注釋,他曾說,「詩不宜注」。但奇怪的是,毛也從不拒絕有人註解他的詩詞。1964年,毛對他的老友、註解毛詩的名家周世釗說,注毛詩「可以為之」。毛比誰都清楚,所有注家都會討好他,甚至能從毛詩詞的髒字裡聞出香味兒來。
換言之,無論你內心有著怎樣的意見,但一旦作為黨員表態時,必然要和「組織」保持一致,即便要泯滅人性。作為中共黨內的高級領導人,周恩來的一生一直都在身體力行的遵循著「黨性高於人性」的原則行事,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何其可以對恩人痛下殺手,可以置恩人的苦難於不顧。
中國文學傳統中,凡做詩填詞,是件極為風雅的事情。骯髒之物,大體不入詩詞。毛自己在訓誡延安作家的講話中,也曾講過文有高下之分、粗細之分、文野之分的話。文人墨客偶爾打油一回,或者自己私密寫作,或者遊戲逗趣偶作,並不曾想到拿出來展示。這回卻是「偉大領袖」的詩詞堂而皇之地在國內所有大報登上頭版,還要寫出讚頌文章。
然而,真實的周恩來絕非如此,實際上為了自保,他可以「出賣任何人」,無論是他的戰友、同事,還是他的「乾女兒」、警衛,乃至至親。這樣助紂為虐的周恩來又有什麼可稱頌的呢?
看遍所有毛詩詞注家的評語,眾口一詞稱毛詩詞之「豪放與氣魄」前無古人。其實,所謂毛詩詞的「豪放與氣魄」,一是體現在他「無法無天」,二是體現在共產黨宣揚的鬥爭哲學。因此,在毛詩詞的字裡行間,充斥著強烈的狂妄性、戰鬥性、鼓動性等等內涵。如果把這內涵與毛的政治運動嫁接,血腥與暴力由此而發生。1966年—1976年文革十年間,作為毛著作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毛詩詞受到...
陝西黃陵縣黃帝陵,被譽為「天下第一陵」,裡面安寢著中華民族的「人文初祖」──黃帝。1937年,「西安事變」第二年,亦即中華民國二十六年清明節,國民黨和中共分別派出代表,共赴黃帝陵,舉行公祭儀式,籍以凝聚全國抗日士氣與民心。兩黨公祭代表分別宣讀《祭黃帝陵文》。中共的《祭黃帝陵文》系毛親筆撰寫。
見識過毛詩詞的「豪放」,我們扭頭再看看毛詩詞的「婉約」代表作《蝶戀花‧答李淑一》。這篇詞作於1957年5月,是一篇悼亡詠嘆之作。在這篇詞裡,毛稱亡妻楊開慧為「驕楊」,又是請仙人吳剛獻酒,又是邀仙女嫦娥獻舞,又是「淚飛頓作傾盆雨」的,把楊開慧懷念頌揚了一番。這篇詞作,連同毛那句「開慧之死,百身莫贖!」被中共當成「毛楊情深」的佐證,被毛詩詞注家讚譽為「絕唱」。那...
自唐宋以後,詩詞評家多把詩詞劃分為「豪放」和「婉約」兩大流派。檢點毛名氣最大的「豪放」詩詞,莫過於其作於1936年10月的《沁園春‧雪》了,被認為是以「豪放」見長的毛詩詞的巔峰之作。然而,正是在這首詞中,毛充分示現了他作為中共黨魁「無法無天」(毛自白)的本性,他不但「欲與天公試比高」,還把中華先祖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給數落了個遍,而他自己卻以「風...
毛澤東(1893年—1976年),其生卒年代,跨越晚清、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三大時代。毛澤東(以下簡稱毛)被視為現代世界歷史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時代》雜誌也將他評為20世紀最具影響百人之一。毛一生的奮鬥和他建立的共產黨政權,深刻地改變了中國人的思想和中國社會。毛的文字作品,被輯錄於《毛選集》、《毛文集》和《毛詩詞》中。有道是「言而無文,行之不遠」。毛對現代...
大躍進是中共從上至下整個組織系統性的瘋狂,大饑荒則是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如果說毛澤東是大躍進的始作俑者,那麼,中央書記處總書記鄧小平在大躍進中的所作所為,就是助紂為虐,絕不是中共官方所掩蓋的那麼悄無聲息。如果說毛澤東是大躍進的始作俑者,那麼,中央書記處總書記鄧小平在大躍進中的所作所為,就是助紂為虐,絕不是中共官方所掩蓋的那麼悄無聲息。
作為毛澤東曾經的副元帥,毛澤東大躍進路線的執行者,鄧小平難辭其咎。保護毛澤東這面大旗,鄧小平恐怕另有隱情。
1949年中共建政到文化大革命近二十年的時間裡,鄧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都做了些什麼?
1949年中共建政到文化大革命近二十年的時間裡,鄧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都做了些什麼?
鄧小平是對越自衛反擊戰的始作俑者與實際最高指揮官,他因這場戰爭而抓獲軍權,在其後與華國鋒的爭鬥中成功上位。有學者研究稱「這是一場鄧小平的戰爭」。
鄧小平是對越自衛反擊戰的始作俑者與實際最高指揮官,他因這場戰爭而抓獲軍權,在其後與華國鋒的爭鬥中成功上位。有學者研究稱「這是一場鄧小平的戰爭」。
縱觀孟建柱五年一級跳的升遷路,從上海起家、2001年敗走江西,並於2007年被曾慶紅、賀國強提拔,任公安部部長,再到2012年被江派拱上政法委書記位置。表面依靠江派「上海幫」提拔,實際有一條暗線相隨,就是迫害法輪功。
江澤民集團操縱政權三十年,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如此滔天大罪,憑什麼不被追究?憑什麼能賴在國家執政黨的位置上繼續胡作非為
共有約 131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中共剛剛結束的四中全會,拋出了一個黨文化新名詞「中國之治」,自詡比肩中國歷史上的盛世之治。不過,中共國進民退的「盛世」不但與國富民強的大唐盛世、康乾之治等截然相反;而且,它用「黑科技」打造的「中國之治」,也未能引來萬國來朝,反而促使美國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