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律師案
記得天津監居時的11月至12月期間,關於為我指定律師的問題,專案組來做我的工作,並告訴我這個還不知最終用不用得上,上面就是要通過這件事來看你的態度。我告訴他們委...
面對強大的國家機器,此時你會感覺到自己很渺小,法律是如此的蒼白無力,你被抓時,面對這麼大的一個陣勢,你不太相信法律真的會有什麼作用,這就是我當時的真實感受。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權力必須受到制約,當我們在社會上沒有處於強權控制之下時,至少有網絡可以發聲,這個時候我們每個人都指點江山、意氣風發的,看起來無所畏懼,可是無論你有多強大,當你被國家機器所掌控,被公安...
後來在專案組審我的過程中,我向他們表示,我之所以被抓完全是我咎由自取,被抓的律師同行以及公民朋友們何嘗又不是咎由自取。王宇律師近年來代理了一系列有影響的人權案件,而且王律師死磕貪官污吏、司法腐敗有進無退,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是屢敗屢戰還是愈挫愈奮,箇中滋味只有她個人才能體會,不管怎麼說,在專制鐵幕下沒有點痴傻的勁頭是不好做人權律師的,有時真可謂是杜鵑啼血、絕望的...
眾所周知,2015年5月2日,東北慶安火車站發生警察槍殺公民徐純合事件,嗣後在網上發酵引發廣泛關注。此事件發生後官方與民間的立場及觀點涇渭分明,也是由此開始,關注慶安事件的公民、律師開始被抓,到5月底6月初已有多人陸續被抓。我被抓捕後,專案組反覆問我慶安事件發生後,是誰組織去的,我告訴他們,其實大家都是獨立行動,開始我承認是我帶頭去的,但其他人也都是自帶乾糧...
709大抓捕的發生其實蓄謀已久,是叛將瞞天過海、暗渡陳倉的陰謀。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夕,發生了兩件足以改寫中國歷史的事件,這兩件事客觀上大大衝擊了專制政權的合法性,其一是薄王事件,第二件就是令計劃之子令谷車禍事件。
近日,北京市司法局、石景山區司法局等四個部門將進駐代理人權案件的道衡律師事務所,聲稱對該所進行全面調查,甚至管控律師的網上言論。道衡律師事務所前律師余文生表示,中共動用多個部門干涉合法經營的律所行為完全沒有法律依據。
709大抓捕發生的原因有很多因素,它的發生可以說是必然的。民間的因素往往成為專制統治集團內部進行博弈所要利用的一種手段。709冤案的發生大致有這樣幾個根源:第一,它是統治危機的產物;第二,它是維權運動突破專制統治打開缺口的歷史必然遭遇;第三,叛將的陰謀!709案師出無名是一鍋夾生飯,徹頭徹尾的一場司法冤獄!第四,709導火索──慶安事件──為了尊嚴,底層社會...
2015年9月8日臨近中午,我被告知清點扣押物品並讓我簽字,這天夜裡我被告知因房屋改造修繕的原因轉移羈押,我們自此離開北京的監居地點(自7月12日至9月8日在此羈押)被祕密轉移至天津的監居地點。
關於酷刑的問題,我判斷,胡石根先生遭受到的酷刑,主要應該來自於當局高層的授意,尤其傅政華立功心切,想迅速突破胡先生,從而在709案件全局上占據主動,其利害關係顯著。胡先生受到的酷刑,主要責任將來按照反人類罪追究傅政華等加害者時,具體的策劃者、實施者則根據責任大小來定奪。
我回家後的第三天,即2017年1月21日,我兌現了自己在監禁中給自己承諾的一件事,定下的諾言,就是一定要把酷刑披露出去!
「709」律師謝燕益9月7日發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萬言公開信,要求釋放所有良心犯,結束專制走向民主法治。謝燕益表示,這個社會經歷了各種苦難,現在是一個人性的覺醒和神性賦歸的一個歷史時期。
人生無常、世事無常、生命無常!「人生的一切磨難乃至生死不過是修行、覺悟的契機!」這是我走向監禁前留在微信上的座右銘!歷經553天的監禁隔絕,經歷了各種磨難與考驗乃至直面生死,特殊的人生境遇,更深化了這一感悟,本來我認定了,人生或者說生命的目的原本就是一場考驗、一次抉擇、修煉昇華的機會。對於人生來說,完全是造物主賜予的恩典,對我進行一番熬煉。現在將這一事件的來...
謝燕益律師是709案受害律師之一,其於2015年7月12日被強迫失蹤,到2017年1月5取保候審獲釋。當局對709案採取封閉式關押方式,所有被關押的人權律師和公民,不能與外界有任何的接觸,外界亦不能獲得被關押者的一點消息。與此同時,當局繼續對709案的辯護律師施壓,對709案受害者家屬施壓,加大社會對709案的恐懼。當局試圖以此方式達到令被關押者處於孤立無援...
在為709奔走呼籲的這兩年裡,作為家屬,最想知道的就是他們在裡面發生了什麼?我們曾經抱有「幻想」──沒錯,就是「幻想」。
日前中共司法部邀請維權律師在內的68名刑辯律師參加涉律師制度改革的專題研討班。司法部備好的限制律師庭外言論的「倡議書」遭反彈,一些維權律師因拒絕而提前離席。
日前大陸司法部突然邀請一批包括維權律師的各地知名律師一起參加為期4天的研討會,這個司法部首舉,在十九大前的敏感時刻格外引起外界關注。大陸的一些維權律師分析背後深層原因。
「709」辯護律師余文生、馬連順最近因為轉所問題,受到當地司法局持續打壓,轉所受阻,而成了「無所律師」。
2017年荷蘭的「鬱金香人權獎」評選即將進入決賽投票。大陸維權律師王全璋是競逐此獎的十名入圍者之一,並且呼聲頗高。大陸同行和維權公民都認為王全璋若獲獎是實至名歸。
709律師江天勇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案件,今日(22日)上午在湖南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江天勇的父母被強押參加庭審,作為人質以脅迫江天勇「認罪」,法院擇日判決。有關注者表示,這是一場無恥的審判。
709江天勇律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今(22日)上午9:30在長沙中院第六法庭開庭審理,許多前來圍觀者被擋在中院外,江天勇父母和妹妹被強行帶來參加旁聽。江天勇妻子金變玲表示,今日的庭審是法院一手策劃安排,都是違法的。庭審還在質證中,長沙中院官網已經出現「法庭宣佈將擇期宣判」。
最近,「709」案在押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又一次到中國最高法院進行控告,結果仍舊被中共法警攔在接待室外。 另外,王全璋律師的案子在天津第二中級法院已經超期6個月了,但是目前中共官方既沒有判決,也沒有通知王全璋的辯護律師們案子要延期。李文足聘請的程海律師表示,最高法院法警的做法及天津法院的做法都違背了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
據明報報導,709律師江天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下週二(22日)將在湖南長沙中級法院開庭。昨日轄區派出所到家中說江天勇認罪態度好,要接他父母去見江天勇,但目前已經失聯。江天勇妻子金變玲今日(19日)發出嚴正聲明,無論當局做出任何手段,她都相信江天勇無罪。
「709案」在押維權人士吳淦(網名超級低俗屠夫)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案,今日(8月14日)天津第二中級法院不公開審理,庭審時間超長。中共警察封鎖了法院正門街道,不僅對來往人員進行盤查,還當場非法抓走圍觀民眾、驅趕各國人權官員。另外,在此之前威脅幾位「709案」辯護律師及異議人士,不許他們到天津圍觀,而「709案」被取保候審律師謝燕益又被國保...
709事件中的吳淦「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8月14日將在天津市二中院開庭。法院認為「補充偵查卷中有機密」,決定不公開審理。該案庭前會議結束後,吳淦發布《開庭前聲明》,拒絕辯護。
日前官派律師披露「709」案被抓律師王全璋還活著後,現今他家屬委託的代理律師表示,在法律上,王全璋又一次消失了。7月31日,天津第二看守所稱王全璋已被轉到第一看守所,而第一看守所告訴王全璋妻子:「查無此人」。
2017年7月18日北京律師余文生向北京市檢察院發出刑事控告狀,控告北京市司法局局長苗林等人,利用年審換證濫用職權打壓律師。
在一個和諧盛世,法治國家,一個人,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名執業律師,如王全璋者,一位著名的人權律師,竟然整整兩年,生不見人,死不見屍,你信不信? 一個人,據說被追究了刑事責任,但是,他的家人,竟然連續兩年無法委託自己的律師,去擔任他的辯護人,去會見他,你信不信?如王全璋律師者,盛世賤民。而傳說此和諧盛世,刑訴法還寫在紙上,法治中國的口號,還寫在路邊牆上。
「709事件」兩周年之際,當時第一個被抓的維權律師王宇打破沉寂,揭露了自己被綁架後遭殘暴酷刑過著地獄般生活,同時她也高度讚揚了709案的辯護律師,在不屈不饒的抗爭中展現維權律師風采。
7月9日在中國維權律師大抓捕兩周年之際,王全璋的兩名辯護律師與其父母、姐姐、妻子共同發表聲明,譴責天津的公檢法、律師協會、官派律師聯手違法犯罪,性質極其惡劣,並對此提出具體12點控告。
7月9日,洛杉磯多個人權團體齊聚中領館,響應第一個「中國人權律師節」。視覺藝術家協會會長劉雅雅表示,中共在2015年7月9日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7.09系列冤案至今仍沒落幕,已經成為中國民主良心與極權統治對抗的寫照。 曾被中共多次關押、飽受酷刑折磨的維權律師劉士輝表示,2015年的7月9日是中共製造的「人權大劫難」,但誰也沒想到,兩年後這個日子變成了全...
共有約 85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德國大選正在緊張進行中,約6150萬選民有機會把選票投給支持的政黨。德國總統呼籲選民去投票、自己決定國家的未來。週日(9月24日)早上8點,大選正式開鑼,各黨派領袖帶頭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