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其正文集
種一棵果樹 適時予以澆水、施肥…… ——細心照顧
蟋蟀在盡情地唱歌 螻蛄在盡情地唱歌 蟬兒在盡情地唱歌 草螟阿公在盡情地唱歌
長途跋涉而來 爬到這裡 土質變鬆軟了 人也已塗上了黃昏色彩 並且疲憊不堪,搖搖欲墜
曾經擁有蔚藍的天空,讓我的思緒在那裡徜徉 曾經擁有碧綠的田野,讓我的野趣在那裡暢遊
數一數,想一想  有多少?有多少 乳汁供你吸吮?有多少  容忍供你揮霍?有多少  扶持供你跌倒?有多少  關愛供你享受?有多少
芽蹦出來了 葉長出來了 花綻放了 連雛鳥都破殼而出了 連蠶寶寶都來湊熱鬧了
現代世說新語,許其正最新散文集《撿貝殼》已於本(8)月,由文史哲出版社出版。
這河道現在改稱河廊了 曾經被辱稱大排 是收納各家戶排放污水的排水溝 當然藏污納垢 黑不見底,蚊蚋遍生,臭氣沖天 那年颱風來時
追尋—— 向遙遠的地方 向茫茫的未知 熱血沸騰地 氣喘吁吁地 信心滿滿地 踩過山 踩過水 踩過荊棘
別以為天空是髒的 它本來是純淨的 後來變髒是人為的  有人告訴我 之所以變髒 是好些人給吐了口水
田園文學大家許其正精選其散文佳作,集為散文集《又見彩虹》,已由文史哲出版社出版。
從小就喜歡追逐 玩著童年遊戲 從後面追逐在前面飛奔的童伴 在鄉間的土路上 盡最大的力量 大聲呼喊
咦?怎麼忽然有 小兒在枯褐的枝頭 探頭探腦? 先是嫩白 然後是嫩黃、嫩綠…
繼出版陳福成著《現代田園詩人許其正作品研析》,文史哲出版社頃又推出魯蛟等集體評論集《心田的耕耘者——許其正的創作歲月》。
勞碌一生 認真做事 忠厚為人 你雖然很快就走了 但是,沒關係 不用說對不起
每次走進書裡 眼前便不一樣了 即使再怎麼黑暗都明亮了 即使再怎麼矇矓都清晰了
那隻牛犢突然出現在我的夢中 赭色的身軀 強壯的四肢 彎彎的犄角 大大的眼睛 還沒被穿鼻
曾經枝繁葉茂 曾經鬱鬱菁菁 曾經結實纍纍 曾經是堅強的典範 曾經給出許多庇蔭
天天爬一樣的梯子 到二樓 到三樓 面對一成不變的臉孔 於我,能滿足嗎? 心中的願望就只於此?
乘風飛去吧,風箏 飛到更遠的地方 飛到更廣闊的天地 是歐洲?是美洲?是大洋洲…… 是山?是河?是平原……
鳥兒飛翔著,各種鳥兒 蝴蝶飛翔著,色彩繽紛的蝴蝶 晚霞飛翔著,燦爛輝煌的晚霞
一甲子,一瞬 一瞬,一甲子 那些青春飛揚的日子 多少甜美和歡笑在裡頭燦亮 歷經一甲子的風霜雨雪
矇矓裡,是在夢中嗎? 還是在當年的農村鄉間? 只見一輛牛車緩緩前行 車輪還發出軋軋的磨擦聲
向前行進 向前行進…… 已經向前行進多遠了 還是要向前行進 已經向前行進多久了 還是要向前行進
陡崖 巨岩 雲霧   氣喘 汗流 臉白
那一雙腳 走在道路上 左腳右腳,左腳右腳…… 或快,或慢 或被擠得站立不穩 仍不停步 跋山涉水 踢過石子 濡濕過,破皮過,流血過 疲憊不堪過 經受風霜雨雪 還是在走 左腳右腳,左腳右腳…… 儘管疼痛 仍然咬緊牙關,堅持不停步 即使全身塵土灰黑 即使疲憊不堪,舉步蹣跚 即使傷...
鑼鼓喧天。廟前 布袋戲台上正熱烈地搬演著 好戲呀!好戲嗎? 觀眾則稀少到幾乎沒有
那天 在一個路口 我目擊了一場車禍: 一個人和一輛大卡車 碰的一聲,猛然相撞
海呀  一直擴展過去,擴展過去……  一直蔚藍過去,蔚藍過去……  一直勁衝過去,勁衝過去……  
迷路了,在這箭竹林中 試探,試探,再試探 企圖突破,尋找出路 卻迄無所獲 我仍然在這箭竹林中
月琴呀月琴  一提及你,我就好像  眼裡看到你圓圓的笑臉  眼裡看到當年那彈琴的人  心中響起你那深入人心的琴聲
共有約 72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