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
現任美國政府與中國的這場戰爭,同時也是美國政府與美國大學之間的戰爭。
最近,美國白宮推出《美國對中國的戰略方針》(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這份對華戰略報告對中國的經濟政策、軍事發展、虛假信息散布活動,以及侵犯人權行為等許多領域的政策做了全面評估與批評,
目前中國陷入改革開放以來最大外交困境,「戰狼」突擊隊四處出擊,重炮轟美國國務卿彭佩奧與共和黨;胡錫進更是極度無禮,稱澳大利亞「像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嚼過的口香糖,有時你不得不找一塊石頭把它給蹭下來」。但在疫情時期因中國僑民與北京摩擦甚多的俄羅斯,不僅送上抗疫物質,還要搭上無數美言。對4月25日的美俄總統就易北河會師75周年發表的聯合聲明,中國卻只發了條不帶任何評...
從聯合國與WHO不斷發表的悲情陳訴中,北京已經聽到他們在伸出的手,而且那手伸出的方向主要是北京。
當中國的愛國小粉紅紛紛為歐美疫情嚴重幸災樂禍之時,他們可能沒想到來自歐美的訂單消失之後果,就是國內大量工廠倒閉,成千上萬工人失業。
通過此疫,美國最應該反思的就是一點:不能讓流氓政權掌握某種關鍵資源的配置權,比如醫療物資的生產,美國應該具備一條龍的生產線,否則就會被掐住脖子。世界則應該反思:自從柏林牆倒塌之後,那些認為各國之間可以忽視政權性質成為共同體的和平主義簡直是幼稚之極。
改寫的手段有兩招,一是要徹底將武漢肺炎這一名稱從這場疫情中抹去。二是由習近平發話,應該明確調查病毒來自哪裡,尋找一個國家做替罪羊,在中共控制的國內輿論場中,美國已經中標。
在武漢封城之後,中共肺炎的政治衝擊波接連不斷,但主要不是針對中共政權,而是針對習近平。
以上事實說明,一場發生在武漢市的中共病毒傳染病危機,就因為中國政府在關鍵的一個多月中,做了四個錯誤的選擇,不僅讓全國染疫,還釀成了全球範圍的PHEIC事件,充分驗證了中國政治決策完全符合「墨菲定律」。
這次疫情最早於2019年12月31日由武漢衛生部門通報,但未指出是何種病情,因此錯過了控制疫情的初發期。
台灣民進黨蔡英文勝選,獲得連任。如同2016年那次一樣,這次仍然是藉助危機意識驅動下的民意。
川普總統發動的中美貿易戰,以及美國在較量過程中對中國政府所做各種壞事的不斷揭露,終於打破了中國話語的政治禁忌。
長達19個月的中美貿易戰,導致全球產業鏈重置,加劇了中國經濟困境。
從人心向背來說,中共已經失去了90後的千禧一代香港青年。
在貿易戰久拖未決,中國無論如何不肯按照美國願望簽署協議的情況下,中美脫鉤論一度成為一些人的猜測。
2018年,川普總統說了一句讓中國特別不高興的話:「我們在過去25 年裡重建了中國「,——往前推25年,就是克林頓擔任總統的1993年。
烏克蘭這個小國的蝴蝶輕輕扇動一下翅膀,就在美、中兩個大國颳起了風浪。
北京則加緊推進「二次回歸」計劃,讓中國國企全面掌控香港經濟。
這樣的「二次回歸」實現,對陸港雙方來說,都是一個沉重黑暗的噩夢。
中美貿易戰風雲突變,進了從未涉足的深水區。
面對美國豆農的困境,川普著急,北京歡喜。
7月27日,美國總統川普連發三條推文,直指西巴爾的摩選區的眾議員卡明斯(Elijah Cummings)。
所有的選擇都有後果,2020年尤其不同。在這兩條道路當中,美國選民們,你們想好要走哪條路了麼?
一言以概之,就是保護知識產權對美國太重要,關係到美國企業的競爭力與美國在國際社會領先的科技地位,是美國的國力所係。
僅就貿易戰而言,中國現在手中並沒什麼牌,但中國會「造牌」,最近造了兩張,一是朝鮮牌。
但歷史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給台灣與民進黨機會,善用這次香港反送中帶來的政治轉機,承認執政的失誤並承諾今後切實改善民生,才是取勝之道。
從貿易戰一開始,我就認為中共在實施「以時間換空間」的持久戰策略,以拖待變。
在美國2020大選終戰之前,雙方即使再回到談判桌前,也不會有結果。
中國經常發生各種大事,社會注意力很快被轉移,從而導致不少事情很快被遺忘,從2005年至習李接管中央權力這一期間的「滅村運動」就是一例。
新上山下鄉之所以會成傳媒一時轟傳的信息,與國內的政治環境分不開。
共有約 75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