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
中國經常發生各種大事,社會注意力很快被轉移,從而導致不少事情很快被遺忘,從2005年至習李接管中央權力這一期間的「滅村運動」就是一例。
新上山下鄉之所以會成傳媒一時轟傳的信息,與國內的政治環境分不開。
民主黨「逼川普下臺」的黃樑美夢終於在3月下旬結束了。
觀諸世界近代經濟發展史,從無一國經濟在深陷結構性問題的情況下,僅僅依靠外資進入資本市場投機套利就能振興。
3月15日,澳洲殺手塔蘭特(Brenton Tarrant)在紐西蘭兩所清真寺槍殺50人的慘案震驚全世界,
因為距離它應該面世的2011年,幾乎晚到了整整八年。
三一重工與華為兩家中國公司起訴美國政府至少面臨三大不同條件,三一勝訴,華為未必能夠勝訴。
本書從回溯中國大外宣的歷史入手,分析中國自本世紀初以來形成的外宣媒體本土化策略,以及在此策略推動下的海外「大外宣」布局。
對美中雙方來說,此時罷戰都算一種明智的選擇。
對於美國來說,2020年的總統大選,將成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這兩大社會發展道路的對決。
李老是馬克思主義者嗎?我從來沒將他與這個名號聯繫起來。
2月8日,由保守派創建的能源宣導組織Power the Future發表一篇博文,指出「綠色新政」的實質:當AOC公布了包含細節的解決方案、且她的辦公室2月7日發表了一系列論題概述其目標後, 暴露了「綠色新政」其實是一匹特洛伊木馬(Trojan Horse),與解決全球變暖沒有多大干係,該計劃只是以理想的環境政策作為幌子,憑藉綠色偽裝把社會主義帶入美國。
中美貿易戰談判取得的成果會比白宮預期的要小,就是這場「戰事」遲遲不能「收官」的原因。
就算被迫簽訂相關條款,也只被視為「韜光養晦」的權宜之計。
委內瑞拉人民得摒棄自身的左傾及民粹傳統,否則就算經歷了這場巨大的危機,也難以浴火重生。
中國所謂「六穩」,實際上就是在穩泡沫。
中國經濟衰落在2015年就已經開始,中美貿易戰只是加快了衰落的進程而已。
2018年,中國之所以失去了美國,從國際大背景來看,是因為全球主義形勢正逢逆轉之時。
強調「雷曼時刻」,中國人會覺得那是西方世界的事情,情景相對陌生。韓國為紀念1997年金融危機20周年,拍了部電影《國家破產之日》,展現了瀕臨破產前一週的情景,中國人看起來應該會覺得似曾相識。將它當作給中國領導層看的參考片,也許很有現實意義。
在美國,影響白宮對華政策的至少有四支力量
盤點一下2018年,中國緣何失去了美國,其間頗值玩味。
種種跡象表明,中美貿易戰的焦點已經不是關稅,而是智慧財產權。
中共不保護自己的間諜。一旦落網,任其自生自滅。
《「美國夢」煥發在中國》一文,無視中美兩國社會政治制度及開放程度的極大差別,
中國在降減企業稅率的同時,加緊了對特定人群(富人)個人稅收的徵管。
2018美國中期選舉落幕。共和黨保住參議院控制權,而民主黨拿下了眾議院。
中國非市場化的外匯管理體制將成為中美貿易戰的一道防護壕。
中國因外資大量撤出,本來就很嚴重的失業問題更是雪上加霜。
中國政府還要逆勢而上,增加稅收?
中國政府實行國企混改,其實就是債務給逼出來的。
共有約 77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週二(7月7日)上午10:30,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舉辦視頻研討會:中共企圖影響美國大學。新唐人、大紀元將聯合進行直播(中文同聲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