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
最近《紐約時報》和《華爾街日報》各自刊登了一篇文章,談同一個話題,指責中國異見人士支持川普。《華爾街日報》此文中還侵及《大紀元時報》。特撰文一駁。
10月11日國內的網上出現了一篇文章,標題是《我國外匯儲備還有多少可用?》,就外匯儲備不足發出了警訊。本文詳細分析中共外匯儲備的真相,認為中共的現金外匯儲備行將見底。
10月初的第一個週末,川普(特朗普)總統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入院治療。他住院前後的24小時裡,美國採取了防範中共核攻擊的措施,而中共則低調回應。
美蘇冷戰結束後,世界各國都以為地球上不會再有冷戰了。然而,中共今年上半年的三項對美核威脅軍事行動點燃了中美冷戰。在人類社會的第二場冷戰中,美國將如何應對?過去三個月來,中美冷戰在軍事、諜報、政治對抗方面的升級速度明顯比較快,而今後在經濟對抗方面美國只能循序漸進地推進,因為美國行政當局必須花很大的力氣來逐步「清掃後方」。中共的策略型對外開放可以讓它成為經濟全球...
一旦中芯公司被制裁,中共將夢斷芯片路,不僅是芯片產業本身的技術差距會與國外越拉越大,而且,中共在中美冷戰的軍事對抗領域,其太空戰、電子戰等擴軍備戰能力將迅速落伍,進而失去對美國的威脅能力。
今年上半年中共的3項對美軍事威脅行動從7月開始點燃了中美冷戰。美國隨即確定了對中共的新政策,同時啟動了針對中共的全方位反制。
共產黨專制政權對美國的滲透產生了具負面含義的「政治正確」概念。過去20年來「政治正確」變成了一種正面表述,它代表的各種訴求日益張揚。
中美進入了冷戰狀態,這一點應該沒有什麼疑問了。很多人會關心,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情,中美兩國關係會惡化到什麼程度?若問到這一點,就相當於在關心中美冷戰的節奏今後將有多快?中美冷戰最大的特點就是快節奏,這是中美冷戰不同於美蘇冷戰的地方,因為目前中美冷戰裡雙方關係惡化的速度遠遠快於當年的蘇美冷戰。
地球上一共發生過兩次冷戰,即美蘇冷戰和目前剛開場的中美冷戰。這兩場冷戰都是共產黨政權發動的,其根本原因是紅色政權的民主恐懼症及其紅色價值觀的全球征服目標。美國作為最強大的民主國家,始終是蘇聯和中共的敵人。
今年5月以來,中印之間打破了長達58年的和平狀態,再度爆發衝突。如果回溯歷史,會發現一個似乎並非偶然的巧合,那就是,中共每逢對外關係緊張和對內經濟社會政策失敗,就可能與比較弱的鄰國爆發衝突,而這個被選擇來打擊的鄰國,兩次都是印度。
最近新冷戰成了中美之間對抗的代名詞,不但西方媒體開始談論中美新冷戰,連中共官員和媒體都開始使用這個概念了。
中共不時會製造出重大人為災難,其原因不外乎重要政策錯誤,或制度產生災難,這次疫情蔓延全球,是最新的一例。
4月以來,全球對疫情的關注重心開始轉移,從防疫本身轉向問責。
既然病毒從何而來這個問題被中共徹底封死,對疫情的拷問就只能關注疫情傳播問題了。這次疫情發生後,在下述三個環節上中共的處置導致了疫情的國內、國際大擴散。
疫情從武漢出發,短短兩個多月蔓延全球。許多國家陸續採取了停工、居家隔離等防疫措施,一下子,全球經濟似乎癱瘓了。
中共肺炎(俗稱新冠肺炎)的嚴重疫情沉重打擊了中國經濟,各地因防疫的緊急需要而實行的「封城」「封市」「封居民小區」等一系列措施基本上癱瘓了春節後的中國經濟。
從去年年底瘟疫在武漢擴散,經歷了重災區的浩劫,最近多個省市開始復工。這意味著「人定勝天」,還是意味著「中共敗給了病毒」?
這次疫情尚無緩解跡象,中國新年假期之後是否恢復上班上學,已經成為難題。2020年全國經濟社會活動受疫情衝擊的局面才剛剛開始。
美中經貿談判第一階段的協議意味著40年來美中關係的重大轉折,本文分析中共從崛起到收斂的對美戰略轉變。
經過長達兩年的反覆談判,美中兩國的代表1月15日在經貿談判第一階段協議上簽字。
我用十二個字來解讀美中經貿談判:對川普來說,不打是打,不罰是罰;對中共來說,贏就是輸。
從經濟困境到官場的「囚徒困境」,再到道德困境,說明中共確實在經濟、政治、社會三個主要方面都陷入了困境。
但習近平的困難在於,反腐產生的政治高壓並不能解決官場的怠政之習,於是就有了這次四中全會提出的「國家治理」問題。
開放金融真能救外匯儲備嗎?恐怕只是北京的又一次一廂情願。
對中共當局來說,頭痛的經濟困境已經是一個它始終不願承認的「新常態」了。
川普上任後開始清理他的前任們留下的負面遺產,其中最主要的一項就是重新調整美中關係。
「非洲豬瘟」與中國一向存在的本國豬瘟不同,其危險性和破壞性嚴重得多。
北京當局之所以誤判美國在華企業的動向,是因為它相信自己有三張「大牌」在手,可以坐看美國企業倒逼川普。
中美經貿關係自此全面惡化,已成定局。
中共不但把國內法律視為黨治的工具,連國際法也同樣會玩弄於股掌之中。
共有約 4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