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
四年前的今日,「反川普」的運動轟轟烈烈。在2016年2月《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所發表的臭名昭著的《反對川普》(Against Trump)專刊中,由保守派和共和黨人組成的反川普派鄭重其事地發誓,即使他成為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他們也永遠不會支持唐納德·川普。在整個總統初選期間,拒絕川普派一直支持其他的候選人,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他們...
美國最高法院法官魯斯‧巴德‧金斯伯格於9月18日去世。金斯伯格是一名女權主義者,也是全美一些女性的榜樣,她被譽為「法律巨人」和「開拓者」,其榮譽跨越了政治界限。金斯伯格對司法事業盡心盡力,甚至在病床上專心閱讀訴訟案件摘要。
歐盟委員會8月份的經濟景氣指標顯示,歐洲經濟復蘇正在放緩。
在這裡我們與大家分享我們對聯邦住房金融局30年來每月房價數據的獨家分析,包括太平洋地區以及整個美國房價的季節性變化。
沒有通貨膨脹飆升,靠聯邦赤字來支出的時代已經結束。鑒於供應鏈中斷和貨幣寬鬆政策相結合,價格上漲不可避免。
今年秋天首次公開募股勢頭強勁,打破了紀錄,因為投資者看到了難以置信的收益,並預期未來還會有更多。為什麼在這個最不尋常、經濟上遭遇最大挑戰的年份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對無視法律與秩序的做法視而不見,會讓沉迷於破壞行為的團夥及支持者,無視以合法渠道進行抗議、忽略政治程序、法院系統,以及為說服加拿大同胞接受其觀點應首先付出的努力。
多項和平協議在美國選舉之前達成的事實清楚地表明,許多阿拉伯國家更喜歡唐納德‧川普(特朗普),而不是拜登。毫無疑問,川普是自里根總統以來最成功的外交總統,這一成果會反映在11月份的投票中。很多中東國家希望我們了解這一點,他們也不想看到拜登-伊朗達成的交易。
遺憾的是,備受好評的雪城大學化學教授喬恩‧祖比塔(Jon Zubieta)不必想像這個問題了,因為他親身經歷過。他因在教學大綱中使用「武漢流感」和「中國共產黨流感」來描述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而被大學停職。
從9月14日星期一開始,紐約開始對拒絕在地鐵、公交車和火車上戴口罩的人處以50美元的罰款。
在3月舉行的民主黨初選辯論上,拜登是這麼和參議院桑德斯(Bernie Sanders)對話的。桑德斯說:「我主張儘快停止水力壓裂開採。我主張告訴化石燃料企業,他們必須停止破壞這個星球——在這個議題上,沒有什麼如果、但是、或者。」
我們都看過這樣的視頻,粗野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和安提法(Antifa)激進分子對著普通民眾尖叫,還要求民眾屈服於他們這些暴徒,他們讓群眾背誦口號或舉起拳頭(表示支持)。不願屈服的人們無聲地坐在那裡。
目前有一種破壞性的犯罪和司法傾向,明顯地危及公共安全。不,它不是暴力抗議者和暴徒的行為,而是拒絕起訴違法行為的地方檢察官的故意不作為。
唐納德‧川普並不是第一位在競選連任之年的夏末民意測驗中出現糟糕數字的美國總統。 在1948那年選舉的同一階段,沒有人想到民主黨人哈里‧杜魯門(Harry Truman)在全軍覆沒的民意測驗之後竟然幸運的贏得競選。
9月16日,美聯儲委員會成員和美聯儲各地區行長共同向世界發布公告,他們認為至少在2023年之前,美國隔夜利率將保持在零至0.25%的區間。
我在針對我的新書《魔鬼與卡爾‧馬克思》所接受的採訪中收到了許多問題,其中有一個問題特別有趣,也出乎我的意料:馬克思與今天的雕像運動,也就是這場用鐵鏈和噴漆席捲了街道和城鎮,破壞並拆毀雕像的運動,有什麼關係?
我們發現自己正處於另一場冷戰中,這次的敵人在戰術上比俄國人更加老練。
委內瑞拉、阿根廷、巴西、厄瓜多爾、玻利維亞以及其它一些國家禁不住中方慷慨貸款條件的誘惑,開始向北京當局示好。數年後,由於疫情大流行,這些國家的財政收入縮水,現在它們面臨落入中共「債務陷阱」的風險。不過,一旦上述國家意識到這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對美國來說,就有了開展外交政策的機會。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說:「我們將再也不受中國(中共)的擺布了!」總統唐納德‧川普回答說:「如果喬‧拜登當選,中國將擁有美國。」
自復工以來,美國已恢復近1千百萬份工作,失業救濟金申請者已減少2千5百萬,至1千3百25萬, 全職就業增長強勁,而亞特蘭大聯邦儲備銀行(Atlanta Fed)2020年中等工資增長率仍為3.9%。的確,8月份工作數據包括為人口普查活動僱用的兼職工人,但這只佔新工作崗位的六分之一。
9月4日,科索沃總理阿夫杜拉·霍蒂和塞爾維亞總統亞歷山大·武契奇簽署了一項協議,承諾這兩個巴爾幹國家將達成一項互利的、永久性的經濟和貿易正常化協議。
對正在成為我們這個時代令人驚奇的事件(如果不是最令人驚奇的話),你不必通過西蒙和加芬克爾的經典歌曲 「沉默之聲」來喚起主流媒體的反應。這就是:唐納德·川普(在傑瑞德·庫什納和邁克·蓬佩奧的大力幫助下)似乎正在做著自從幾十年奧斯陸協議失敗後,很少有人認為可能的事情--給中東帶來和平。
對幻覺、錯綜複雜的邏輯和徹頭徹尾的謊言的依賴,在摧毀個人的實踐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這已成為現代政治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個政黨聲稱自己是唯一能夠將國家從混亂、暴力和經濟衰敗中拯救出來的政黨,另一政黨則聲稱自己是挽救科學、尊嚴和民主自身的唯一希望。
目前在我們國家肆虐的暴力和仇恨從何而來?對於我們這些半個世紀以來一直關注左派噱頭的人來說,答案是非常明確的:來自德國,通過美國的教育體系。。
對於美國和世界各地發生的經濟災難,特別是那些在出口和旅遊業方面依賴美國和其它第一世界國家獲得收入的窮人,我寫道:「這場災難是恐慌和歇斯底里造成的,而不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世界應該以瑞典為榜樣。瑞典從來沒有封關鎖國,甚至一直讓16歲以下的學生在校上課。
眾所周知,在民主黨全國大會期間,民主黨對其所管轄的主要城市發生的暴力事件隻字不提。後來,可以看出這是個糟糕的政治策略。民主黨人沒有冒著激怒他們基本盤的風險,去要求立即結束暴力,而是重新拾起了他們常用的攻略:指責川普。
今年夏天,在美國多個城市的所有未被及時遏制的騷亂中,基諾沙市的騷亂可能對11月份的總統大選影響最大。
美國股市在疫情期間的驚人表現究竟是怎麼回事?
貝爾托·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德國戲劇家與詩人)的戲劇《城市叢林》(In the Jungle of Cities)裡的場景越來越像是對當今美國的貼切描述了。
共有約 427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自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警執勤致死以來,像在俄勒岡州波特蘭等城市,我們持續看到失序的場景,隨著11月大選臨近,無政府狀態似乎愈演愈烈,看來法治已經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