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民運
力虹病危,我心一直不安。我與力虹雖然素無謀面之緣,但他也是六四慘案的受害者,也是因言獲罪,我對他有同病相憐之感。他現在病危了,生命懸於一線,而且寧波、台州近在咫尺,我豈能坐視不動,使自己內疚終生?這些天來,我想為力虹募捐而一直猶豫未決。6月14日,得知朱愚夫趕赴寧波送錢的消息,受其感召,我憑著自己的私交,以自己的名義,通過發短信或上門,向朋友「討要」或「無限...
2010年6月9日,丹麥代表民陣、民聯與民聯陣的一些民運人士來到中共駐丹麥大使館前,舉行紀念「六四」21週年抗議活動。正在丹麥的中國著名民運領袖,「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先生也到場參加了抗議活動。抗議活動結束後,魏京生先生在中使館前接受了本報記者採訪。以下是根據採訪魏京生先生的錄音整理。
昨天驚聞謝福林二審維持原判的結果我沒感到意外,在此之前我和金焰女士及湖南其他維權朋友在談及謝福林案件時候我就說了,對二審改判不抱希望,並不是認同謝福林有罪,而是因為我清楚的認識到了湖南的黑暗(當然整個大陸皆是如此)。但是還是有朋友表示謝福林二審會判無罪,理由是長沙中院應該會公正審理此案,不會和芙蓉區法院一丘之貉,此朋友另表示要相信還有公平、正義。當然我是對此...
得知著名網絡作家力虹(真名張建紅)已被當局迫害至奄奄一息,生命垂危,現僅靠呼吸器維持生命,我心痛如絞。我記得他在被判刑前曾發表大量抨擊中共當局的犀利文章,尤其是對大陸知識份子普遍不敢碰的法輪功問題,秉公執言,令人敬佩。他在向中共的禁區挑戰的時候,我就知道牢獄的生活在等待著他,殘酷的迫害隨時會降臨到頭上。力虹又何嚐不知道這一點呢?對於他這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壯...
香港補選剛結束,特首曾蔭權迫不急待為普選聯到北京溝通牽線,再發函獨邀余若薇出席電視辯論,引來其它政黨及團體不滿。有分析指,港府的行為說明曾蔭權政府已被中共「附體」,黨性盡顯。
每年的六四,香港都是一個關注焦點。在這塊中國唯一可以公開悼念六四的地方,即使中共百般想扭曲和抹去港人對六四的記憶和歷史,但港人的六四情結不變,每年維園萬人燭光燃點的景象依然撼動人心。然而今年的六四,香港政府卻患上了六四恐懼症……
中美第15次的人權對話於本月的13日、14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儘管中美雙方認為是具有建設性的,但是外界普遍評論說是無果而終。國際特赦組織更加批評說,這次對話毫無實際意義的結論,也無法使中共正視日益嚴重的人權狀況。那麼究竟人權對話是否會發揮它具體的實際效果,還是走過場?為什麼中共對人權對話會樂此不疲?
劉巍:中國法官已經不能夠獨立審判這個案子,因為法官打斷我們發言的時候,都跟法庭下的一個中年男人進行眼神的交流,或者聽到這個男人咳嗽一聲,他立即敲法槌或者用語言阻斷我們的發言,實際上這個法庭已經成為庭下某個人的道具了。
我的父親賈甲自在北京國際機場被非法逮捕到今天,已經6個多月了。我作為賈甲的直系親屬,沒有得到任何關於他的消息。由於我本人的健康狀況一直欠佳,所以直到今天才有這個機會發出這封求助信。
今日正值「五四」90週年。聖女林昭、張志新雙雕,在北京鐵玫瑰園,被一對碩大花籃的白菊、馬蹄蓮、60枝白玫瑰與滿園良知簇擁著。
曼佛克‧諾瓦克(Manfred Nowak),不僅是維也納大學法律系教授,也是聯合國委任的酷刑問題特派專員。在過去的幾年間,為了調查一些國家的人權狀況,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供詳實的內容,他走訪了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國家。
北京的維權律師唐吉田和劉巍這兩位律師因為2009年,就是在一年前為法輪功學員做辯護時,因為在庭上以退庭的方式抗議法官的不公,事後被北京司法局以吊銷律師執照處分。這個事件在社會上一般稱為「吊照門」,也引起了各方廣泛的關注。之後,就在上個禮拜,北京司法局舉辦了一場聽證會,就這個事情進行各方面的聽證,但是整個過程也是相當的荒唐。那麼北京司法局如果執意要吊銷律師執照...
我是上海寶山區淞南十村30號403室的居民,由於我蒙受冤屈上訪遭到打壓。今年4月9日我家突然闖進三名不明身份的暴徒,將我家中玻璃窗和門全部砸壞,我們被嚇呆了!在「法治」社會光天化日下竟發生這樣的暴力事件!我們隨即撥打「110」報警,警察來了把他們帶走卻不准我這個受害人同往,沒過多久暴徒若無其視並再次闖進我家中,對我進行威脅他們為什麼如此猖狂!究竟是誰在為他們...
他作為一個律師在中國受到這樣的迫害,這實際上是對整個國際社會和國際法律,對任何有法治觀念的人的一種挑戰。所以高智晟在國際社會上的影響,可能他們也是慢慢才認識到的,這個影響遠遠超出一個普通的政治意見人士的作用,所以我想它對高智晟律師也不敢輕易的去對他怎麼樣。
高智晟接受美聯社採訪受到舉世關注,關注他的人都希望透過這個不算正式採訪的過程看到他的真實心態和處境。高智晟的這次被採訪分明是中共當局的特意安排,因為高智晟的自由不是他個人說了算的,那麼他能接受採訪,不論甚麼時間和地點,以及何種方式,這一切統統都在中共的掌握之中。
法治教育不可能從中國共產黨的手上得到,我們很希望今天在中國大陸面臨這麼殘酷的迫害,最後停止迫害以及這個責任人能夠經由中國的一個法制系統把這些人繩之以法。不管在國際法庭的層次上面,以及在中國大陸本地當中,我們呼籲年輕的法律人,千千萬萬不要還沒念法律就成為破壞人權的劊子手。
失蹤一年多的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近期一直是海外媒體高度關注的新聞焦點,有關他生命安危的報導時常出現,他在4月7日破例接受美聯社專訪時則表示,他計畫以放棄批評政府的做法換取與家人團聚的可能。
《歲月神偷》中的舊香港,本來將被時代巨輪輾碎,但因為影片在海外獲獎,不到一個月就改變了香港一個老街道的命運,成功上演了一個感人肺腑的戲外戲。
齊家貞發表的第二本書《紅狗》,以剝了皮的小狗,因為沒有死,所以只得活下去,來形容自己非正常地活著。五年前寫下的書,沒有意識到它是自己受創心靈癒合的開始。直到三年半前寫文悼念三弟,「非正常活著」才開始在齊家貞的腦海形成意識。億萬在中國大陸和海外生活著的中國人,每天都在無意識的非正常活著,同時把非正常的思想行為一代一代感染下去,齊家貞在《紅狗》中以自己個人愛情、...
2010年3月28日,民主中國陣線舉行了總部理監事網絡會議。會議決定於2010年5月26日 在法國的斯特拉斯堡舉行第十屆民主中國陣線代表大會。
到慕尼黑旅遊的人,都會到市中心瑪琳廣場觀光,大家爭看大鐘報時,卻鮮有人注意報時鐘下面市長辦公室的涼台,涼台下站立四尊雕像,分別是馬可西約瑟夫、路德維希一世、馬克西米利安二世和路德維希二世,都是巴伐利亞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君王。市長站在涼台上,正好把四大君王踩在腳下,這樣設計是有原因的,因為市長是民選的,代表了人民。
加拿大人民和政府對普世價值的彰顯和庇護,在今天的世界上,唱響了一曲主旋大律。日前,總督莊美楷、總理哈珀接見霍斯曼女士,鄭重決定:2012年前在首都渥太華建成「獨裁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加拿大,庇護之地」的這一崇高建築物。
司法機構最大的使命是維護公正有序的社會秩序,其他方面都是要放在這個大前提之下再去衡量。而只要達成了真正的公正,穩定一定會隨之而來。或者我們換句話說,公正是穩定的前提,是穩定的必要條件,而穩定只是公正的一個結果而已,這是不能顛倒的。
明年是辛亥革命一百週年,中國人關於走「改良」還是「革命」之爭,也爭了一個世紀。對於目前的中共專制,最近這些年來,主張改良、漸進改革的聲音,在中國文化人中較佔上風。「改良派」的主要理由是:其一,改良漸進可以不流血,代價小;其二,辛亥革命沒有帶來民主自由,而是軍閥混戰,最後共產黨專制;其三,今天中共擁有龐大武力,人民沒有推翻它的力量。
2010年3月號的《新聞周刊》(Newsweek),以「人權之死」為標題,著實令人怵目驚心。作者沉痛的指出,公民自由度的降低似乎是全球性的趨勢,一方面是因為不民主國家的鎮壓行為加劇,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西方各國政府忙於處理全球金融危機,對於人權議題則無暇顧及。
在中共官方一片和諧的宣傳中,新疆和西藏兩大西部區域的騷亂,實際上是中國社會矛盾日趨激烈的表現,當局一方面促進經濟增長,另一方面則維持高壓政策,不僅不能改善藏維民族的生活,更激化民族間的仇恨。
滯留日本成田機場管制區長達92天的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今天搭乘日本航空公司班機將在中午返抵上海浦東國際機場。他向香港「明報」形容自己心情平靜,不擔心回大陸後會被扣押。
國際上關注的大事很多,但是中國人更關心自己身邊發生的事情。因為和自己的關係太近了,自然會更關心一些。重慶打擊黑社會的運動中出了一個奇案,把辯護律師抓起來判了刑。這就是最近幾個月炒得沸沸揚揚的李莊律師案。這幾天更叫人驚奇不已。
在日本國際機場大門口「安家落戶」了90天的馮正虎先生終於能夠回到自己的國家、自己的親人身邊,這是任何一個有人性、有良知的人都為之欣慰的事件!是馮先生自己的努力和抗爭、是所有渴望回國回家的海外遊子們共同吶喊的洪流、是全世界正義力量的呼吁和支持……
一.根據眾多訪民提議,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北京上訪時間有重大調整:訪民上訪時間定為下午1點,地點暫定為國家信訪局。
共有約 270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6月5日全球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最新情況: 中共肺炎全球疫情及美國疫情大數據請點擊這裡。 要點: 紐約州長:抗議者有義務接受病毒檢測 國際期刊《柳葉刀》撤回中止羥氯喹試驗的論文 澳大利亞批准瑞德西韋為中共病毒治療藥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