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華路文集
又是不知不覺被瀟瀟灑灑的雨露帶到一個洗得幾近透明的清秋,又是月上中天、桂子飄香的時候。桂花是我國傳統名花之一,即使從她被始載於先秦典籍時算起,也與我們相伴近30...
聞笛尋音見臥牛, 野溪清淺彩暉柔。 山凝巨浪千重碧 菊閃寒星萬點秋。
雁影殘,日影殘, 銀杏初黃小徑邊, 垂藤葉漸丹。
雲箋雁字幾痕秋, 也記遐思也記遊。 千載王祠談晉史, 一株周柏說唐侯。
清淨離塵別有天, 色遠凡煙, 聲遠凡喧。 奇峰絕頂宛如蓮[1]。 千樹靈松, 百丈靈泉。
煙外層峰綠遍, 峰外閑雲悠遠。 廢寺兩三松,
柴煙輕繞柳斜垂, 臨水誰家忙晚炊? 弄影塘鵝惜落暉。
夏日的棗花,彷彿與秋日的桂花有著同一個清香的靈魂。
明淨盤兒白玉瓷, 帝都碧粽汨羅思。 清魂常與清香在, 艾影窗前讀楚辭。
楊花實在是雲一般的花。自在超脫,無牽無掛,一切隨緣。幾日狂風過後,不知又有多少落紅難綴。「百花長恨風吹落」,但是,「唯有楊花獨愛風」,自在輕盈地飄飄飛在風中。
國色天香的牡丹花,有善心有勁骨,高貴,而非富貴。宿根草本的芍藥花,和與她一樣風姿綽約、花香中帶有藥香的「木芍藥」——牡丹花,一起成為自己心中記掛且年年探訪的好友。
美而古老的杏花,有著多少與傳統文化有關的故事。
草徑苔坡寂未嘩, 臨湖亭外境幽佳, 新垂古柏紫藤花。
澱山初渡碧湖幽, 夢裡煙波詩裡舟。 古鎮簫尋紗霧裡, 茶樓香啜竹梢頭。
碎玉殘碑,斷柱焦垣, 西洋樓 幾度留連。 劫緣誰解,落日無言, 照皇家園,農家院,酒家幡。
相傳杜鵑鳥啼叫不止流出的血染紅了杜鵑花,它聲聲喚的都是「不如歸去」。
春,不同人對她的感受是不一樣的。 (一) 陰極而陽生。在這天地間的自然運化中,應運而生的美麗春之神正從冰雪中「呼之欲出」。 印象中最秀美的春天,在那濛濛細雨中的江南山野,清靈、鮮潤、俏麗而溫柔,是春天裡的「婉約派」和淺斟低唱的崑曲。「雨絲閑繡綠羅裙,春野春山花葉新。桃色如霞油菜金,漫香雲,一半兒鮮黃一半兒粉。」還能記起的自己這首舊作,並非全景式的...
「何彼穠矣,華如桃李」,古老的《詩經》中已有多處提到桃與李。路邊有幾株野生的山桃花和李花,她們可能是這裡最早開放的樹花。粉色的山桃花和白色的李花盛開時,周圍依然灰色而寒冷……
一片青青竹意佳, 淡銀幾點是油茶, 小塘魚戲碎冰花。
淡雅花容淡雅姿, 煙塵不染一絲絲, 芳心珍重自開遲。
白玉石般的鱗莖裡,悄然睡著清純靈秀的芽。當冬神輕輕將她喚醒,翠葉中升起的是雅淡如雪的素花和不絕如縷的清香。水仙花,又靜靜地含笑而來,帶來冬日裡的春意。
把那些蜂蝶們競相追逐的熱鬧輕輕讓出來,直退到「眾芳搖落」的寂寞寒冷裡,不意竟因此而悠然自得地「占盡風情」 …
生自廣寒雲幔裡,未訪梅花,已是絕塵意。幾度浮沉天與地,依然清韻長飄逸。
秋花築小樓, 秋水淨懷柔。 談笑古今論, 逍遙天地遊。
為覓秋蹤到遠鄉, 秋歸何處野茫茫, 玲瓏幾樹寒光裡, 惟取冰花別樣妝。
戈壁有溝奇且秀, 蜜串晶珠,墜得虯藤瘦。 雪水流清清欲透, 坎兒古井年逾久。
海樣鳴沙月樣泉, 旅駝古道綠楊邊。 凡塵靄靄千年夢, 法像層層幾世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