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逸詩集
去留人自擇, 善惡是依憑。 俱是人心定, 已言真相明。
霧靄濃濃失遠岑。啾啾魔鬼舞、夜森森。 淒風嗚咽小松林。寒枝冷、無處落霜禽。
病入膏肓確不輕,探窺深暗處、臥邪靈。 泱泱大國現危情。邪侵體、更引疫流行。
河水冰封靜, 山巒癯瘦清。 金陽何寂寞? 銀月正隨行。
翻飛枯葉,大地哀鳴風慘烈。 正是寒冬,冰凍長河萬里封。
未時生宇難,大法度人來。 再造乾坤正,灼燒魔鬼哀。
末時之末,一線生機邪惡遏。 不必驚慌,大法洪傳正氣揚。
群魔亂舞, 百姓湯中煮。 不把口中人骨吐, 苛政猛於惡虎。
紛紜動盪,亂世之中多亂象。 霧掩雲遮,用善才能識正邪。
沐猴而冠, 邪正原皆反。 極盡瘋狂之表演, 末後亂中之亂。
末世人心混亂,眾生道德衰微。 不信神明崇爛鬼,放縱私心生是非。如山罪業堆。
何為勇氣,大任擔當不放棄。 關鍵之時,果斷雷霆以對之。
人心思定,樹止奈何風不靜。 手段非高,伎倆愚蠻竟作妖。
大選奪權人舞弊, 水池攪動沉渣起。 暴力謊言當武器。 仍竊喜, 自娛自樂宣更替。
魔亂人間危難際, 赤紅塗抹山河易。 歲月崢嶸經血洗, 溶淚裡, 一腔悲慨來天地。
大選之爭各自忙, 有人磊落有人髒。 背棄神明無顧忌, 舞弊, 追求共產化流氓。
刺破煞雲光萬道, 朗日高懸成普照。 懷大志,盪群魔, 氣貫長虹吹法號。
乾坤顛倒群魔舞, 危陷萬民多感傷。 濃霧遮山山不見, 嚴霜凍樹樹無光。
正邪大戰擺天平,人間善惡衡。 拖人魔鬼露猙獰,謊言從未停
冬季氣溫偏冷,午時寒日傾斜。 光明短暫正咨嗟,已入幽幽寒夜。
正邪掀大戰, 大選欲何之? 演繹推天象, 紛爭至此時。
最是嚴冬迷霧日,一番蕭殺昏冥。 空枝兀立默無聲。 霜風翻落葉,瑟瑟起哀箏。
空氣沉凝滯, 長河凍不流。 天寒礁石出, 水淺薄冰浮。
魔鬼欲將人類毀, 謊言暴力騙人時。 人遭裹脅隨它去, 命陷危亡不自知。
已是嚴冬季, 風寒暖日低。 樓高間距密, 時短採光稀。
一潭平靜水 投石試其深。 鏡面衝波裂, 泥沙泛起混。
迫害瘋狂尤放縱,天滅襲來隨葬送。 無情無義更無心,害己害人將入甕。
妖魔騙你無原則,佛道教人崇道德。 欺心行惡失機緣,守善信天留本色。
希望縱然留一縫,勾兌邪魔危難種。 拖推地獄不知情,斷送未來猶做夢。
昨夜雨沉千載霧, 今晨雪逸兩重天。 天真自會承天意, 純潔無須懼謊言。
共有約 46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