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戲曲
您看過結合傳統與現代因素、即興演出台灣布袋戲單元劇嗎?從小喜歡布袋戲、自十多歲拜師學藝的阿忠,用最真誠與淺顯易懂的方式,於27日在新竹風城購物中心「講古」,讓孩子們認識中國民間傳說。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這個星期週休假日客家文化氣味飄香,邀請「歡喜扮戲團」顛覆傳統客家菜,演出客家現代音樂劇《廚房的氣味》;另外,並將由曾獲「2002年金曲獎最佳樂團獎」樂手組成的「好客樂隊」,透過客家山歌與世界音樂的重新融合,演繹客家新音樂。
出身梨園世家, 人稱「活趙雲」“活霸王」的頭牌武生,到死也不給侵華日軍唱一句的「國劇宗師」,這,就是楊小樓。
皮影戲在中國流傳很久,台灣南部以往更是皮影戲發展重鎮;最近這項傳統藝術在中國大陸也開始隨著時代進步而創新,如四月即將來台的唐山市皮影劇團,就是在傳統基礎上,加上西方的黑光劇手法,讓皮影演出更微妙微肖,並推展國際舞台。
「連環套」是一齣非常吸引人的戲,連環套寨主竇爾墩(花臉飾演)行險盜御馬,只為了三十年前的一件執著事,結果在官府派出黃天霸(武生飾演)尋回御馬的過程中,他大大的露臉、又大大的顏面盡失,進而執著全去,歸還御馬隨同黃天霸到官府認罪。
重現14年前史詩作品《布蘭詩歌》,舞蹈家劉鳳學把自己抽離到聚光燈之外,不做修改更動,她說能夠有機會重新檢視自己的作品是件好事,「既是精華重現,就讓它原貌重現,雖然精華二字對我來說有莫名壓力。」
2月12日(星期日)下午二時,位於中國人活動中心118室的紅棉曲藝社舉行新春團拜,節目是卡拉OK,眾人隨興上臺,各選自己喜歡的粵劇曲目,拉開喉嚨,大過戲癮。有些頭髮花白的老太太唱起粵劇曲目中的小旦角色,歌喉婉轉,嬌媚動聽,只要不看本人,聽聲音活脫脫就是一個美嬌娘 ,功力真是驚人。
「〈毒蛇之舞〉象徵每個人內心都存在的黑暗,完全就是人性的黑暗面,有舞者曾經跳這支舞跳到脫離不出來,家人有交代叫我不要投入過深。」台灣舞者許芳宜將與目前所屬的瑪莎葛蘭姆舞團訪台演出,昨天先獨舞舞作《心靈洞穴》之〈毒蛇之舞〉,無論眼神與肢體都相當到位,感受到主角米蒂亞的詛咒與邪惡。身受國人期待的美國現代舞宗師瑪莎葛蘭姆舞團,將應傳大藝術邀請訪台,不少人要看許芳宜...
從1995年起,休斯頓的琵琶演奏家吳長璐就開始參加每年秋季的亞美節演出。亞美節在赫門公園的米勒露天劇院舉行,兩天的演出完全免費,經常吸引逾千名觀眾。
一群事業有成的媽媽們穿起和服,拿起搖扇,優雅地移動腳步,展現了日本舞踊的緩步之美。在日本創作舞踊華園流台灣支部也就是台灣新日本舞踊舞蹈協會的訓練之下,超過百位以上的學員將聯手舉行歲末成果聯歡會,展現她們多年以來的成績。
《二進宮》是一齣經典唱功戲,由生(男高音)、旦(女高音)、淨(男低音),連續接唱,類似西洋的歌劇。動作的安排,較諸其他京劇,可?十分簡單,一文一武各站一邊,向著李豔妃,商議著保護幼主的大事。文武對稱的舞台位置,以及文持笏板、武持銅錘、旦抱喜神的姿態,讓這齣戲充滿儀式性。表面看這與古代朝廷分列兩班朝拱天子的形式相同,從更深一層看,文象徵智謀、武象徵勇氣,文武合...
「八角鼓」岔曲通常內容雅緻,篇幅不大,像宋朝歐陽修著名的《秋聲賦》因為運用了各種比喻,把無形的秋聲描摹得非常生動形像,使人仿彿可聞;他藉由秋聲起興和自然萬物之交替凋零,進一步聯想至人生無常、世事艱難,為一傳世甚廣的抒情佳作!過去中國民間的說唱藝術家將此一意境與「八角鼓」岔曲的演出形式兩相結合之下,詮釋出另一種層次的〈秋聲賦〉意境。
大紀元記者朱江採訪報導)首屆全球新年晚會多倫多會場上舞蹈表演中,氣勢恢宏的唐裝群舞《萬古天門開》好評如潮,至今仍被稱道不止。編舞則是加拿大皇家芭蕾舞學院的唯一華裔教授張鐵鈞女士。張鐵鈞k士據悉將率團親赴明年1月7日至2月25日在全球16個大城市依次上演的新唐人華人新年晚會,記者電話採訪了剛剛結束指導排練的張鐵鈞女士。
《轅門斬子》又名《白虎帳》,宋帥楊延昭敗於穆桂英,忿怒而歸。其子宗保臨陣招親,決按軍法斬之。孟良、焦贊、佘太君、八賢王求情不准。最後「準媳婦」穆桂英來獻降龍木,並保證大破天門陣,楊始赦之。
諸葛亮有兩個典型,一個是惋惜他「鞠躬盡瘁、功敗垂成」的形象:諸葛亮七擒七縱孟獲平定南蠻,使國內穩定,在此基礎上,實施聯吳伐魏的戰略,確立蜀漢三分天下之勢。但是劉備為了雪弟恨,與吳開戰,後來兩國修好,已然元氣大傷;之後諸葛亮伐魏,六出祁山,皆無功而返(「空城計」是根據第一次出祁山失敗編的戲)。仰慕諸葛亮的杜甫,曾在多首詩裡流露出對於諸葛亮這一生英雄未遂平生志的...
心韻舞社主辦海華文藝季「國際標準舞」觀摩展,訂于二OO五年十一月五日(星期六)下午七時卅分在華僑文教中心舉行。
台灣屈指可數具備編創能力的佛朗明哥舞者賀連華,帶領精靈幻舞台疃回到她的故鄉雲林,將於10月22日(星期六)晚上7點半,假文化局音樂廳表演Flamenco de Formosa系列的第二齣大型佛朗明哥創作舞劇「月之女」LaLuna。
《烏盆記》是出典型的老戲,開場「行路、避雨」雷祖帶領風婆、雨師、雷公、電神及雲卒上場。雷祖吩咐布雲作雨完畢即下場,短短兩句話的過場,帶出詭異的氣氛。從前人相信鬼神就存在於與人間比鄰的平行空間裡。
共有約 20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