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0週年
昨日(6月17日)﹐民主中國陣線和中國民主党美東党部民主理念系列講座邀請「北京之春」主編胡平主講「六四20週年與民運再出發」。胡平說﹐六四後﹐中共官員的貪污腐敗變本加厲﹐其腐敗程度在古今中外都是名列前茅。此刻中國更需要自由民主﹐而要贏得則會比原來更加艱難。
中國當局查繳六四文化衫的行動已從新疆擴大到內蒙、湖南和山東等多個省份。從洛杉磯印製文化衫並向國內發送的六四文化傳播協會,於美西時間15日下午前往駐洛中領館抗議,譴責當局查禁六四相關物品、掩蓋歷史真相。
自「八九天安門運動倖存者、參與者和支持者致《天安門》製片人的公開信」發出後,又有一百多人簽名,包括王丹、嚴家祺、阿洪等人。
今年的六四,是臺灣總統馬英九從民進黨手中奪回政權之後的第二個六四,也是馬先生在連續18年出席臺灣六四紀念會第二次缺席的六四。自打當了總統,這位“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馬先生,就再也不喊那句傳遍華人世界的“六四不平反,統一不能談”的口號了。今年六四20周年,馬總統把在野時的那份嚴厲轉化爲一種溫和地勸導,他勸胡溫要對六四“就事論事”,對六四難屬“將心比心。”
(大紀元記者梁路思香港報導)昨日,有親共人士於本港9份報章刊登名為「香港再出發宣言」的全版廣告,內容稱港人只懂批評政府,內耗不斷,更大肆宣傳愛國等於愛政權的邏輯。有關言論一出,即惹來網民的口誅筆伐。也有議員認為,這個時候出這個宣言,是因為中共政權看見今年悼念六四的人數太多,感到懼怕,想為七一降溫。
1989年「六四」慘案的槍聲響後,在浙江的杭州和其他中小城市,甚至在一些鄉村,都出現了民眾的自發抗議行動。嗣後,浙江當局按照北京的指示,對各地的抗議人士實行了嚴厲的鎮壓。按浙江省當局當時的規定,「八九」民運期間的政治犯和良心犯,凡判決以後,剩餘刑期在一年以上的,一律送到杭州市郊的臨平鎮省第四監獄集中關押。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蕭融發自洛杉磯的報導)前六四學運領袖吳仁華的新書《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正式發佈後,獲得匿名讀者反饋從未公開的軍方機密資料。吳仁華在洛杉磯接受本台專訪時表示,這是一份「完整、有效」的文件,對探究六四真相極具參考價值。
六四前後,六四天安門屠城的兩個責任人李鵬和陳希同雙雙傳出病危通知,北京市民要準備在他們歸天之時燃放鞭炮慶祝,令公安部門大為緊張。
導言:「全球紀念六四 20 週年網絡大會」 是國內和海外,世界各地關心八九民運及六四屠殺後中國社會變遷, 以及致力於推動中國民主化的朋友,突破鐵幕樊籬,首次通過網絡平台共同舉行的大型會議。
在 1989年學潮期間,人大常委會這個被人們慣常看作是“橡皮圖章”的中國最高權力機構,曾經在各派政治勢力的較量中,掀起不小的波瀾。安魂曲在他的“人大 --鄧小平的心腹之患”文章中指出,趙紫陽、萬里和人大常委會是讓鄧小平真正恐懼的政治力量,而鄧肆無忌憚地使用武力,就是爲了徹底收拾這支力量。
在六四20週年紀念活動中,我就曾經提出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強調當局對六四鎮壓的立場沒有改變,表明中共準備加強對國內的政治控制。
2009年5月28日凌晨兩點上海市公安黃浦分局來到我家將我從床上拖起來,押我到了警署。不一會,我看到了赴港參加中國冤民大同盟的成員裘美麗、朱沛福。警察將我們三人關到凌晨5點多。再將我們3人押到旅館睡覺。中午吃午飯時,上海市黃浦區南京東路派出所一名副所長,姓賀與我進行了一番談話。
自趙紫陽被中共軟禁後,民間出來許多關於他的書,但《國家的囚徒》是唯一一本根據他自己的錄音整理的書,因此特別有價值。
從香港維園的燭光,一直到美國政府的兩大權力機關(立法和行政兩大權力機關)的表態都可以看出來,世界沒有忘記1989年,還是要追究中共在20年前屠殺人民所犯下的罪行。
今天讀了王軍濤先生的辯護書︰「誰該對六四負責?」有一些感想。
在美國,許多中國留學生都知道1989年在北京發生的六四事件,但美國各地華人紀念六四20週年的活動,極少有中國留學生參加,他們也不願意公開談論,這是為什麼呢?
今年年初,我們夫婦就決定要出席香港的六四二十周年燭光晚會。但是沒有料到這次的燭光晚會會破紀錄,達到十五萬人,香港蘋果日報報導,連場外無法進場的民眾,約二十萬人。
平反是毫無意義的,如果這個政治制度不改變的話,如果共產黨的獨裁統治不改變的話,任何時候平反,可以在任何時候把它再取消掉,這在共產黨的歷史是屢見不鮮的。
由6朵白玫瑰,4朵紅玫瑰組成了一個精緻的花束,是大赦國際(Amnesty International)奧克蘭Remurea小組的義工們獻給「天安門母親」們的支持。該小組的成員之一喬安.威爾克斯(Joanne Wilkes)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從今年4月起他們就在組織紀念「六.四「二十週年的活動。
將來中國人每個階層、每種力量都會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不滿,只要你參與進來,用自己認為合適的方式,拒絕跟中共這個政權合作,推動中國社會的變化,那麼這個政權垮台的日子就不遠了。
幾天前,妻子就間接接到來自某部門的特別「關照」:六四就要來了,招呼好你家李元龍,叫他不要到處「亂串」。
能夠獲得全美學自聯的「自由精神獎」,我感到既高興又慚愧。高興的是,我能夠獲得此殊榮,這是對我一直以來堅持追求真理和真相的一種鼓勵。
在89六四那一天,至少有10名外國人在天安門廣場被捕,舊金山居民瓦萊麗‧薩姆森是其中的一位。對於美國人瓦萊麗來講,中國的89民運和六四屠殺,是她一生最難忘的經歷。
無處不在的敏感。六四使得政府恐懼不安,民眾憋屈悲憤,但耗盡納稅人錢財的掌權者卻依舊死不認錯,不承認殺人的罪惡。一個政府對民眾害怕到全身都充滿 G點,彷彿到處充溢高潮,好像喜歡驚悸而死。同時,又像一個永遠無法入睡的神經病人,看到每一個批評的字眼,都變成了他們的心腹大患。
1989年的學生運動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發展成為一個全民性的運動,成為中國乃至世界的重大事件,20年來很多的中國人對它漸漸的淡忘了,尤其是年輕一代更不知道六四的真相是什麼?但是在六四20週年之際,由於很多的回憶錄以及各方面的真相的揭示文章和書籍的出版,還有美國政府對六四真相當時文件的解密,使很多的真相都浮出水面,那麼六四的真相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很多的國人對此慢...
又是春夏交替的時節,又是花飛花謝的季節。又是杜鵑悲切地啼唱,又是梔子憂鬱地吐著白色的芬芳。
狼煙點燃了黑夜把血染的黃昏漆黑鋪天蓋地黑色火焰捲去燒焦滿天蔚蘭色的情緒
天安門呵--你患了眼疾看不見了麼?你的高齡使你的耳鼓失聲了麼?你的咽喉被殘忍的瓦斯燒起了血泡了麼?你身軀淤積的塵埃使你的感覺生上了老繭了麼?你為什麼沉默?你的蘭天為什麼飛不進和平鴿?我的天安門!我的天安門廣場呵----
共有約 239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數月來,香港警察對年輕抗爭者實施性暴力的醜聞接二連三被曝光,震怒港民,並引發國際社會強烈的譴責。與此同時,人們開始關注大陸公安武警進入港警隊伍,將中共性暴力鎮壓民眾的手段輸出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