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0週年
一棵心總提在流浪的手上十五的夜晚把她園成月亮初一的清晨把他扮成朝陽一步挪過一座峻嶺一攀跳越一汪海洋面對生命的沉重飛越是生活唯一的夢想
這次六四二十週年,過來人都在發表感言。但是六四感言太過分散,而沒有把火力集中到六四血腥鎮壓的要害實質:中共主流上層,要不惜血腥屠殺來保衛其一黨專制的「黨天下」。
昨夜夢裡與你相遇你似乎在微笑點頭我朝你飛奔而去你竟擦肩 默默不語才發現 你走過的路邊開滿白色的菊
兩個多月前,曾向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發出公開信,譴責六四暴行的解放軍前戒嚴部隊士兵張世軍,在曝光十幾天後,至今全家下落不明。
今年是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二十周年。二十年間,圍繞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針對不同的問題,從不同的角度,各種評論不斷出現。
八九年拍板刊出「痛心疾首」社論的已故《文匯報》董事金堯如,其長女金虹在毛毛細雨下回憶故人往事,感慨自己跟大半生「根正苗紅」的父親走著兩條截然不同的路。文革下鄉的經歷,令金虹自小對紅色政權死心。六四血花四濺時,她目擊父親畢生的信念與價值觀被坦克車隆隆展碎,驚覺六四令活著的老一輩知識份子變得生無可戀。
最近,《紐約時報》和法新社等西方媒體對北京畫家陳光以油畫作品回憶20年前六四民運遭鎮壓場景的行動作了報導,評論界對陳光的精神表示欽佩。另據報導,陳光已為此多次受到警告。
6月4日凌晨,北京維權律師唐吉田被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強行帶走,直到6月7日才恢復自由。
我的一個朋友是「國保」警察。正式名稱是「國內保衛支隊」,秘密名稱是「610」。他跟我講了一個可笑的事情。
2008年6月2日晚8點,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韓國分部在首爾中國人教會舉辦燭光晚會紀念「六四」二十週年。這是繼2008年以來第二次以這種形式紀念「六四」這場偉大的愛國民主運動。
中國大陸上,「六四」20週年紀念日平平靜靜的過去了。中共的走狗們多多少少的鬆了口氣,要打倒中共的勇士們多多少少有一些遺憾。
從1949年推到2000年到現在為止,中共不斷的用各種手法來為自己打造一種讓步或者自我評批的形象,其實最根本的一點,它還是要維持它自己的統治。但是只要這個統治不結束,那麼迫害也不會結束,而中國人的苦難也不會結束。
大陸全國冤民大聯盟的消息,六四期間,大陸冤民大聯盟的成員用各種方式紀念六四20週年。19個省8個市約900多名冤民在六四期間遭到抓捕,據不完全統計有38人被拘留,26人遭勞教,下落不明者達600多人。敬請國際組織和人權組織給予關注。
(大紀元記者周亦菲在法國巴黎報導)1989年6月4日。中共用難以想像的暴力鎮壓北京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20年之後,仍有一百多名當時的學生領袖被中共當局關押,隨著時間的轉移,中國監獄的腐敗日益惡化,很多異議人士仍然被中共驅逐在外。中共一貫的過濾信息的做法已成為近代中國歷史上一個特色,以使中國20歲這一代對那一夜發生的歷史性的悲劇沒有任何認識。
1989年發生的那場大屠殺,震驚了世界,也徹底地改變了世界。歐洲的共產黨國家全部垮臺了,新建立了十幾個民主國家。歐洲的冷戰結束了,人們可以把更多的時間、精力和財力投入到增進社會福利上。不但歐洲的政治格局徹底改變了,整個世界的政治格局都改變了。人類社會進入到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今年「六四」二十週年前夕,出版了趙紫陽的錄音回憶「改革歷程」,使「六四」的紀念活動升溫。二○○七年三月,趙紫陽的氣功師宗鳳鳴出版了「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是根據趙紫陽與他百多次談話中追記出來的,那是閒聊性質,與這次出版的「蓄意錄音」有些不同,兩者比較,這次的錄音記錄當然更是「原汁原味」,內容上也會有些不同。
香港《明報》星期五刊登一篇題為「『六四』20週年,中共不想折騰」的評論文章認為,中共在堅持對「六四」已經定論的同時,也注意低調,不刺激民眾情緒,明確對「六四」事件不想「折騰」。
1989年六月五日,上海。一個灰朦朦的早晨。我坐在赴機場的汽車內,繞過重重疊疊的路障,目睹滿街瘡痍,遍地狼籍。由於交通癱瘓,路上居然屢屢見有騎自行車並扛車跨路障的去機場的旅客。我的車左奔右突,總算抵達了虹橋機場,登上去美國訪學的飛機。從機窗回望家園,耳邊似乎還在迴響著這50天來亢奮的吶喊聲和昨晚香港電視錄像上的子彈爆裂聲……反觀機艙之內,乘客寥寥無幾,神情蕭...
(大紀元記者肖憫倫敦採訪報導)2009年6月3日和6月4日,旅居英國的民主人士以及國際人權組織大赦國際(國際特赦)在倫敦共同舉辦了紀念六四20周年系列活動,其中包括“毋忘六四 拒絕遺忘”講演會在倫敦某著名大學舉辦。因文革期間公開質疑毛澤東要把中國引向何方而被判處無期徒刑的留德學者王蓉芬女士受邀與會講演並回答聽眾提問。作為文革和六四的歷史見證人,她的講演和回答...
2009年6月4日晚6點至9點,「六・四」天安門事件20週年紀念集會日本實行委員會,為紀念「六・四」天安門事件20週年,表達對20年前天安門事件中被虐殺的生命們的深切哀悼,在位於日本著名的華人聚集地較多的繁華地區——池袋的東京藝術劇場舉辦了隆重的紀念活動。
在全球開展六四20周年紀念活動之際,受國際人權組織大赦國際(國際特赦)邀請,吳仁華先生帶著他新出版的兩本書《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和《戒嚴部隊內幕》來到倫敦,出席了倫敦紀念六四的一些列活動,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和研究成果向人們講述六四真相,還原歷史,揭露謊言。
其實大部分的中國人都沒有料到中共當時會開槍,這個槍一開,對中國所有知道真相的人來說,哪怕他沒有在天安門,沒有在北京,沒有直接參與到這事件上的人,都是一種很大的傷害。
2009年6月3-4日,旅居英国的民主人士以及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国际特赦)在伦敦共同举办了一系列的纪念六四的活动。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重要日子里,寻求和坚守真相和真理的人们为了并不遥远的天安门之夜又聚在了一起。6月4日下午,著名华人作家张戎女士参加了在伦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中心举办的“六四学潮二十周年研讨会”。记者在研讨会休息间隙采访了她。
1989年6月4日,經過民主選舉,使波蘭擺脫了共產黨的統治,瓦文薩當選波蘭第一任民選總統。而在亞洲的大陸中國,中共邪黨在同一天用坦克和機槍血腥屠殺了反對貪腐、爭取民主的大學生和北京民眾(據民間統計被屠殺人數達數千人)。
七八十位卡加利市民,於六月四日下午參加了中國民主促進會主辦的「紀念六四20周年集會」。紀念會於下午四時至五時在卡城中國領事館前進行,參加的中外人士,高舉「平反六四」、「中國要民主」、「中國要人權」、「言論自由」、「宗教自由」、「結束一黨專政」等標語,抗議中共廿年前的暴行,六四屠城。集會除了各式抗議標語外,還有一幅十多呎高寫上「平反六四」條幅,醒目地迎風飄揚...
中共統治集團1989年6月4日對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的學生和民眾﹐動員大軍使用機槍坦克進行大屠殺﹐慘絕人寰﹐人神同憤﹐舉世聲討。「六四」事件至今雖歷時二十載﹐凡有天理良知的人﹐永不能忘記。紐約華埠僑胞雖然沒有公開集會悼念﹐並不表示失憶遺忘。回想1989年6月9日﹐華埠兩萬多僑胞不顧當月淒風冷雨﹐從家庭、工廠、商店涌上街頭﹐參加反共抗暴示威大遊行﹐許多不持雨傘﹐...
20年前發生在天安門的大屠殺,是中國人民心中永遠的痛楚,也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國恥。具有五千年優秀文明傳統,百年來不懈追求民主自由的中華民族,竟然長期匍匐在儈子手面前,任憑專制獨裁者拒不認錯,一手遮天,操縱輿論,欺騙世界,胡作非為,實在是匪夷所思。
中國當局為禁止任何紀念六四或相關的活動,除了嚴密監控各地的維權人士及阻撓境外記者採訪外,還干預正常的經濟活動。湖南省株洲市工商部門前往各服裝批發市場,檢查並沒收印有「1989」或「64」字樣的T恤。有維權人士批評當局此舉是心虛的表現,試圖抹掉人們的記憶。
這是我昨晚深夜在紐約中領館牆上和門上所書寫的抗議口號。其中包括8964、19890604-20090604、Free China、絞死李鵬、自由鄧玉嬌等,還將中領館的招牌塗了。我們用的是最強的噴射式油漆,15分鐘後就擦不掉了。我們當時正在書寫口號時,中領館跑出一名官員對著我的同事大喊。然後回去叫了二位身材高大的年青人出來。兩個小時後,我們開車回到中領館前,發...
郭保勝1990年考入中國人民大學,他沒有經歷六四屠殺,卻因為紀念六四和參加維權活動兩次坐牢。他今年初來到美國舊金山留學,近日參加當地紀念六四20週年活動,這是他20年來第一次能自由的悼念六四死難者。
共有約 239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耶誕節前,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送給川普(特朗普)總統三項大禮——與北京達成初步協議、取得眾議院民主黨議員的同意,將通過美加墨自由貿易協定(USMCA);以及推動世貿組織(WTO)改革取得了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