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蓄水
8月23日,資深媒體人蔡詠梅接受《珍言真語》採訪時表示,近期中國四川樂山大佛被洪水淹腳趾是不祥之兆。中國大陸近期的異象頻頻到來,極端的天災人禍,在中國人的傳統觀...
8月20日,長江第5號洪水經過三峽大壩,入庫量超過74,600立方米每秒,這是三峽大壩工程建成以來官方披露的最大的入庫流量。對三峽水壩上游重慶而言,這是二十年來最大的洪水。19日重慶老城區官方就通知民眾三樓以下全部要撤離。
19日「長江第5號洪水」和「嘉陵江第2號洪水」同時經過重慶主城區,重慶告急進入I級的緊急防汛期。寸灘水文站水位逼近1981年長江上游的大洪峰水位。
全國大水,三峽大壩其實很危險。近年長江水患嚴重,問題出在哪裡?
近期覆蓋大半個中國的洪水直逼1998年洪災,三峽大壩洩洪,導致中下游頻頻告急。大陸水利部發出最新警告,三峽將迎來更大洪水,令外界更擔心三峽大壩的防洪、安全等問題。黃萬裡之子披露父親遺囑,死前最擔心三峽大壩下游的漢口段安全。
今年大洪水,比98年有過之,但港人不再捐款。大陸連續地震,是否有什麼預示?
近日大陸南方多地爆發洪澇災害,湖北省6月28日又出現新一輪的強降雨。近日,三峽大壩調度令在網上曝光,要求水庫加大洩洪量,增至每秒35000立方米,武漢也宣布啟動防汛IV級應急響應。專家認為,這是三峽大壩在洩洪自保,湖北武漢未來的災情不容樂觀。一旦三峽洩洪超過5萬,下游就可能出現災難了。
6月中旬以來,中國南方地區持續強降雨,貴州、重慶等多地出現洪災。而未來3天內,強降雨將「橫掃」南方十多個省市區。民眾擔心,如此大的降水量將給長江及三峽帶來壓力。 貴州的鄉鎮被淹 城市現「瀑布」 大陸媒體22日報導,長江中下游至貴州一帶已進入「入汛以來最強降雨過程」,預計23日至24日雨勢將達高峰,強降雨將再次橫掃貴州、重慶、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蘇、...
汛期又來了,三峽大壩令人關注。下游七省市是中國之所以存在的生命線。治水如治國,不是強硬就可以的。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稍早於任內首次考察長江三峽大壩。國土規劃、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近日撰文,提出探討三峽大壩為什麼非拆不可的一系列文章。大紀元對此專訪了王維洛博士。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最近再撰文,從技術和對生態環境的角度分析了三峽工程的使用年限問題,指出三峽大壩的拆除是遲早的事,是中國人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其實,對三峽工程的利弊一直都存在著很多爭議,其中一個爭議是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負面影響、以及它的使用壽命並不像中國官方宣傳的那樣「利在千秋」。王維洛博士的文章再度引起人們對三峽工程的思考。在今天...
近期,大陸南方多地持續暴雨等強對流天氣。長江漢口水位超歷史同期極值,三峽水庫水位超過汛限水位18.71米。強對流天氣仍將持續,防汛形勢嚴峻。目前,三峽水庫正加快騰庫進度,並提前轉入防汛調度,以應對可能的大洪水。
近日大陸官媒報導,今年大陸降水量偏多,當前長江中下游等地區水位較1998年還要高。對於如何應對極端天氣時核安全問題,官方舉例稱,長江流域建站時,考慮了三峽潰壩極端情形。官方上述說法,引發外界再次關注江澤民等強行拍板三峽工程及工程弊端。
自1950年以來,中共已建造2.2萬個高度超過15公尺的水壩,約占世界總數50%。從1990年開始,中共不顧眾多的環保人士抗議水壩對大自然帶來的破壞,數以千計萬計的各種水壩在大陸的河流水面上豎立起來。眾所周知在江澤民當政時代上馬的三峽工程隱患無窮。日前有中外水利專家們稱,「大壩正在殺死中國」。
(大紀元記者李平綜合報導)20年前,中國大陸還有大約50,000條河流,其中每條覆蓋至少150平方公里的流域。而據中國水利部發佈的首個大陸水利普查報告的資料,如今已有28,000條河流不見了。
(新紀元週刊345期,記者宗和報導)李克強簽署針對三峽工程的海陸空四級防衛條例,中央軍委還抽調一個團兵力4600人保衛三峽安全。如此如臨大敵,足見中共對此工程的心虛,令三峽工程隱患,再度被痛批。
1992年被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強行通過的三峽提案距今21年間,三峽工程質量問題一直是人們關注的焦點。近期,有專家揭秘了三峽工程的兩次騙錢黑幕,大陸民眾至今仍在為三峽工程買單。
1992年被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強行通過的三峽提案距今21年間,三峽工程質量問題一直是人們關注的焦點。近日,網絡曝光,1964年到1972年,中國科學家曾對4座模擬大壩進行7次核武器轟炸實驗,當大壩被100萬噸當量的核武器命中時,會產生1,000米潰口。
7月17日,中共當局公佈,擬在三峽設立海陸空立體安全保衛,突顯三峽危機之重。早前許多專家預言的三峽工程危害一一兌現。有專家預言三峽高壩終將被迫炸掉。
(大紀元記者李平綜合報導)6月27日,大陸官媒《中青報》發表了王學進的文章《愚公移山精神研究會能研究甚麼》,並從中做出不同的解讀。做出搬掉兩座大山的愚蠢決定,竟然是愚公一人說了算,聽不得妻子意見,也聽不進鄰人的勸告,專橫霸道,獨斷專行。更藉批判毛澤東,攻擊中共中央以前大興水利工程,犯下了一系列愚蠢的錯誤,被認為是針對江澤民和李鵬。
隨著長江拉空效應增強,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水位迅速下降。截至9月16日8時,鄱陽湖水位一個月時間就直落4米以上,湖區水體面積縮減超過1,000平方公里。
一九九二年人大通過三峽提案距今整整二十年了。凡事中國人喜歡五年一小慶,逢十要大慶,三峽這個曾經被共產黨的宣傳機器稱為創造了無數項「世界之最」的碩大工程,今年在中國卻無人提及。倒是太平洋另一邊的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一些環境科學家們,在這裡舉辦了「長江三峽大壩研討會──三峽大壩之後我們學到了甚麼」,對中國國務院去年五月十八日通過,但是並沒有向媒體公開的那份《...
近期發佈的《長江保護與發展報告2011》顯示,近30年來長江流域消失面積在1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96個。另第二次湖泊調查的最新數據顯示,近50年來,中國大陸消失的面積大於1平方公里的湖泊多達243個。
(大紀元記者方曉綜合報導)15年前的今天,1997年11月8日,中共當局舉行「長江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三峽工程正式在巨大爭議聲中強行上馬。事實證明,中共宣傳的三峽工程「具有防洪抗旱、發電、航運、環保等巨大的綜合利用效益」並沒有在現實中真正實現,相反,由此引發的各種用途之間的矛盾、移民、生態環境遭破壞等諸多問題,卻證明三峽工程「弊大於利」。今年5月,中共首...
說明:目前海內外中文網站上流傳一則報導:「世界上最慘絕人寰的人為災難竟在中國」,指的是1975年8月8日清晨,幾場特大暴雨導致河南泌陽縣境內汝河上游的板橋水庫水位暴漲並崩潰,隨即如多米諾骨牌一般,引發了豫南地區石漫灘水庫、宿鴨湖水庫等60座水庫接連潰壩,釀成了人類歷史上最為慘重的潰壩災難。直接或間接導致十幾萬人員死亡。
2011年8月20日,清華大學紀念黃萬里誕辰百年座談會。
大陸友人俞梅蓀君飛函告知黃公萬里先生百年誕辰在即,茲檢出舊作以賀這位民族英雄科學家詩人百歲。以為紀念。
三峽工程的負面效應終於被官方承受,國務院會議首次表態:「三峽工程在發揮巨大綜合效益的同時,在移民安穩致富、生態環境保護、地質災害防治等方面還存在一些亟須解決的問題,對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供水等也產生了一定影響。」
這樣一位具有真才實學、在治理黃河方面有獨到見解的學者,當政者對他的真知灼見卻粗暴地加以否定,在三門峽水庫問題上一意孤行,終於釀成嚴重的環境生態災難,也將庫區農民推入痛苦的深淵,讓全國人民至今還在為當初的決策失誤埋單。這也許就是黃萬里的悲壯人生給予我們的教訓,值得認真記取。
黃萬里強調自己反對修三門峽水庫是因為一種科學的良知,他說:「如果我不懂水利,我可以對一些錯誤做法不作任何評論,別人對我無可指責。但我確實是學這一行的,而且搞了一輩子水利,我不說真話,就是犯罪。治理江河涉及的可都是人命關天、子孫萬代的大事!」
共有約 32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