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議人士
任何國家都有冤案,中國的就更多、更嚴重,為什麼?在其它國家,是大家拚命想找真相,但因為種種原因,沒有找到真相,以至於造成了一個錯案。而中國的冤案是大家都知道真相,但公檢法、等政府領導人,為了拚命掩蓋真相,故意製造出另外一個假象,再把當事人判了,或者殺掉。
2015年始,大陸三百多律師和人權倡導者先後遭中共圍捕。本月獲釋的律師李春富被確診為精神分裂;一份會見筆錄顯示,警方也對律師謝陽刑訊折磨。儘管處境險惡,筆錄發布者、謝陽辯護律師陳建剛卻「不願為了安全而放棄言論權利」。
審判長、檢察官他們基本不說話了,好像蔫了,坐都沒有坐相了。我看見好幾個人腿都哆嗦起來,法庭由審判龐有,變成了審判他們一樣。樓道裡也沒人溜躂了,法警都坐在旁聽席後邊,瞪著眼睛安靜地聽著,就聽王全璋和龐有兩人說。
余文生律師,2014年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抓捕,羈押99天期間遭受酷刑。2015年他一度因709事件被抓,後成為王全璋律師的代理律師;2016年8月,其代理身份被強行剝奪;同年,代理大量法輪功案件。本文為專訪下半部分。
我現在的辯護思路是,律師上庭,應該一手持盾牌一手持劍,你要持劍上場,指出他們違法構陷涉嫌犯罪的事實,公訴人就害怕了,他怕傷著他自己。那警方也好,檢察院也好,法院也好,他們得考慮考慮,以後對法輪功迫害,會被追究責任的。——余文生律師
王全璋,北京人權律師,代理過農村土地拆遷、異議人士及大量法輪功維權案件,屢遭當局暴力對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被失蹤」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嚴密監控、軟禁、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一年多來,她和其他「709」家屬一起,積極呼籲國際社會幫助解決中國律師遭遇的人權危機。
王全璋,北京人權律師,代理過農村土地拆遷、異議人士及大量法輪功維權案件,屢遭當局暴力對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被失蹤」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嚴密監控、軟禁、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一年多來,她和其他「709」家屬一起積極呼籲國際社會幫助解決中國律師遭遇的人權危機。
王全璋,北京人權律師,代理過農村土地拆遷、異議人士及大量法輪功維權案件,屢遭當局暴力對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被失蹤」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嚴密監控、軟禁、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一年多來,她和其他「709」家屬一起積極呼籲國際社會幫助解決中國律師遭遇的人權危機。
12月16日週五晚,中共官方突然發出一篇有關江天勇的新聞稿,江的代理律師認為,這只是為了應對外界臨時拋出的內容,前言不搭後語,羅列所謂的指控,沒有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
維權律師謝燕益的夫人原珊珊起訴「官派律師」一案將於10月21日在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引起外界關注。有律師認為,這對助紂為虐的律師敗類是個打擊。
「我認為關心政治是一種善。政治是眾人之治,積極去參與政治,對某些制度不滿意要提出來,集思廣益,獻計獻策,為的是共同建立一個比較好的制度,更符合大多數人的利益。人人關心政治並不是爭鬥,而是一種善。」——維權律師劉連賀
「從(建三江)這個案子看到對法輪功學員的「法律制裁」違背司法原則,適用法律漏洞百出,太荒謬了。這個案件之後,我就陸續接了很多法輪功案件。」——維權律師劉連賀
美國兩名參議員近日致信國務卿克裏,敦促其向中共施壓以釋放人權活動家郭飛雄。郭目前在獄中絕食抗議。
7月19日(週二)下午,中國異見人士趙常青之妻劉曉冬偕4歲的兒子,在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博士陪同下,抵達舊金山。 劉曉冬懷有八個多月身孕,即將臨產。她和兒子於5月9日逃離中國,在泰國曼谷滯留2個月後,經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人道中國」、「對華援助協會」和「現在自由」,及在美人權活躍人士楊建利、周鋒鎖、葛洵、傅希秋、方政、Jared G...
「我希望有一個選舉透明的、公眾參與的政府,我不會因為參與公眾事務就被說成煽動顛覆國家……這裡不僅不支持我們,反而專門打壓我們。不過它越打壓,也就讓我們越認識到,這一套機制只要在,它就是一個懲善揚惡的世道,大家就沒辦法正常做人,這一切必須改變,必須結束!」——江天勇律師
「我們從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人要愛國,要關心政治,要有社會責任感,但那是假的,一旦你真正的愛國,你真正的維護法制,你真正為國家好,在它眼裡就是對它最大的威脅了。當你真正愛這個國家你可能就會犯罪了,它所謂的煽動顛覆,不是顛覆國家政權,是顛覆共產黨的統治。」——江天勇律師
人的信心也需要一點點地去鼓舞,但我們的努力不只在於偽法庭的不判、少判。像現在比如說判法輪功修煉者、判政治犯、維權人士,無論是前面判的人,還是躲在後面指揮的人,今天做得歡,明天他的判詞就寫得更詳實、更具體,他們就是在用自己今天的這個行為,給他們未來被審準備判詞,而我們,要為一個公正環境下的審判準備條件。——唐吉田律師
我們現在就是打破它的黑箱,如果能把這個黑箱破壞,當然好,但是這個要一步步來,至少現在每個案子都要把他們的黑箱鑿一個窟窿,讓光線能夠射進去,那它的那種囂張、那種狂妄就會消減很多。——唐吉田律師
「我們的人生是在路上,向死而生的一個過程;我們做的很多事情也是在路上,我們追求法制社會、追求公平公正,我們也是在路上。最通俗的一種字面含義,就是我要經常出差,奔波在路上。實際上就是這樣,生命的理想狀態,社會的理想狀態,還有國家的理想狀態,最後也會達到,但是在路上,也就是一個未完成的狀態。」——梁小軍律師
「接觸法輪功群體後,我發現在中國現行體制下,他們是受迫害最深重的,我覺得我需要去為他們辯護,他們是真正人權被侵犯的一群人。從零九年到現在,我代理了很多法輪功案件,大概有百八十個了吧,他們對我的高壓態勢是一直存在的……當時壓力也很大,開始有很多律師一塊兒做,後來有些律師就退出了,我還一直堅持做。」——梁小軍律師
近日大陸著名人權活動人士郭飛雄在監獄身體出現危險狀況傳出後,引起外界關注。大陸一批著名維權人士發出聯名呼籲要求儘快給郭飛雄檢查治療。郭飛雄好友高智晟律師也立即寫了聲援文章《郭飛雄必須得到應有的治療》,但遭中共網特攔截,外界無人收到;當他想通過簡訊方式發出時,電話被停機並通知稱欠費。 去年郭飛雄被枉判六年,高智晟因聲援也被中共停機。高智晟怒罵中共是一群無...
大陸知名維權律師倪玉蘭近期榮獲2016年國際婦女勇氣獎,卻遭到中共禁止赴美領獎,而且近日對她的迫害逐步升級。警方連日來不斷給倪玉蘭製造麻煩,她的丈夫遭到毆打,夫婦二人搬家卻後被限制人身自由,目前處於被軟禁狀態。 美國國務院在3月29日舉行2016年國際婦女勇氣獎(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 Award)頒獎儀式。美國國...
曾聲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中國異議人士龔與劍,日前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卻被陸委會以無法證明相關文件真偽、名氣不夠大等理由拒絕受理。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表示,由於適逢選舉期間、時機敏感,各政黨現在都不願碰這個案子,突顯台灣人權倒退嚴重,呼籲大選後執政黨能盡速通過「難民法」,填補台灣的人權缺口。
中共近來大規模逮捕維權律師及異議人士,引起國際關注。根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統計,截至20日15時為止,至少有236名律師、人權捍衛者被陸續拘捕或祕密帶走。對於中共的惡行,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以下簡稱司改會)20日下午在總統府前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紀念碑舉行連署記者會,近30名律師以反穿律師袍方式,聲援中國維權律師,要求當局應「立即釋放,停止騷擾」。
我費盡周章終會面世的文字,將撕去今日中國許多東西的人相,露出「執政者」那超乎常人想像的心腸本色。當然,這些文字亦勢將給今天共產黨在全世界的那些「 好朋友」、「好夥伴」帶來些許不快、甚而至於難為情——這些「好朋友」、「好夥伴」們內心對道德及人類良知價值還存有些敬畏的話。
流亡瑞典的中國異議作家、獨立中文筆會成員李劍虹女士(筆名小喬)為了回國照顧77歲高齡的孤身父親,於2013年底被迫採取「非正常途徑」回國。她在安徽家鄉與父親等親人團聚,共度春節,並為母親掃墓。2014年2月11日,她和家人回到上海家中,次日下午被數名警察以查詢暫住訪客名義傳訊到附近派出所。她兩天兩夜被關押在沒有床鋪的審訊室中,被審問「非法入境」事項,入境後的...
中國大陸「新公民運動」發起人、維權律師許志永遭判刑,台灣20多個民間團體今天隔海聲援,赴總統府遞交陳情書。
(大紀元記者吳旻洲台灣台北報導)多年來中共迫害人權事件頻傳,其中藏族、維吾爾族人士及法輪功團體所受遭遇更是慘絕人寰。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與藏學家安樂業9日向蒙藏委員會提交訴狀,控告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前中共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及現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等人,涉嫌用政治力量謀殺十世班禪喇嘛。
(大紀元記者李平綜合報導)日前,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夫人梁伯琪在北京病逝,其家人為她在家中設靈,全國人大前副委員長兼前中央政治局委員田紀雲前晚到場致祭,《炎黃春秋》社長杜導正現身,並在弔唁冊上簽下「六四一定要平反」的字句。
近日《新快報》記者「陳永洲被刑拘」一事備受關注。10月23日,《新快報》在頭版印刷了一條碩大的標題「請放人」,請求中國大陸長沙警方釋放記者陳永洲。這事引發全球矚目,幾乎全世界所有的重量級英文媒體都刊登了《新快報》報紙的頭版和這份報紙的呼籲與抗爭。
共有約 6275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武漢肺炎蔓延迅速,中共官方統計顯示,全中國僅剩青海、西藏未傳出疫情。繼疫情爆發地武漢23日宣布封城,黃岡市、鄂州市、赤壁市等14個城市也相繼宣布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