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地拆遷
北京昌平小湯山鎮九華農業科普示範園17日遭當地鎮政府派出黑衣保安強行闖入、切斷天然氣。23日鎮政府人員再前往張貼拆遷通知,要求業主自行拆除,否則限期強拆。
11月12日,家住江蘇南通開發區竹行街道的強拆訪民張金山和瞿華夫妻,在網上發出一則求救視頻。
山東青島即墨教師管曉燕,因抵抗當地違法強拆,被當局長期監視、傳喚、拘留,工資被扣,甚至多次遭到生命威脅。
11月3日上午8時許,黑龍江齊齊哈爾鐵峰區城管大隊動用兩個吊車、數個大板車以及6、70名警力,強拆當地一個農牧市場的22個商亭,並驅趕小販不准擺攤。有反抗的小販被打時高喊:「是共產黨打死的」、「政府指使的,政府是黑社會」、「這不是強拆嗎」。
湖南省邵陽市雙清區居民謝方偉所擁有的合法房屋於今年1月被強拆,罹癌的他在強拆過程中遭拆遷人員拉扯後暈倒,最後治療無效死亡。屍體遭邵陽當局搶走後下落不明。
近日,重慶長壽湖鎮回龍村居民羅碧萬,在各級上訪無果的情況下,向大紀元舉報了長壽湖鎮政府與恆大地產集團重慶有限公司,互相勾結,實施強拆其86畝生態觀光型養殖場;重慶檢察院枉法裁判、不作為的情況。
2020年9月23日,江蘇鎮江市京口區法院對訪民蔣湛春「尋釁滋事罪」一案延期審理。 自2019年9月26日,蔣湛春被無故抓捕後,已經被關押了1年多。2020年7月,代理律師會見蔣湛春時,發現他無法行走。他告訴律師,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被打的受不了,曾試圖上吊、割腕自殺。 訪民祭典楊佳遭抓捕 被污「尋釁滋事」 2019年清明節期間,蔣湛春...
9月21日,北京當地上百位訪民到北京市局治安總隊依法申請遊行許可。下午3點,大批警察和保安包圍了申請大廳,將四十多位訪民用公交汽車拉到西城區公安分局府右街派出所關押。目前所有訪民已被陸續釋放回家。
临近「十一」,北京截訪更嚴,9月25日,上海一群訪民在北京公交車上就被攔截了,哪裡都沒去就被遣返了。 每到所謂重要日子,訪民似乎就更活躍,最近北京國家信訪局真的是天天都擠滿了各地來的訪民,裡三層外三層的,讓人看了瞠目咋舌。當然,來自各地的截訪人員也是相當的多。有的人能僥倖躲過,有的人哪裡都還沒去就被截訪遣返了。 鄭建明:p2p受害者維權被判刑...
據知情人透露,9月21日,北京當地上百位訪民到北京市局治安總隊,依法申請遊行許可。下午3點,大批警察和保安包圍了申請大廳,將四十多位訪民用公交汽車,拉到西城區公安分局府右街派出所關押。目前所有訪民已被陸續釋放回家。
近來北京朝陽區高碑店鄉文化園業主和住戶經常遭到不明身分的人士騷擾,尤其最近幾次當地政府以檢查工作的名義直接闖公寓和商鋪。小區民眾表示,政府想以違章建築為由少賠錢、甚至不賠錢驅趕住戶和商戶。
近日,浙江省義烏市稠江街道下沿塘村村民陳巧鳳,因自家房屋被強拆而上訪,被當地政府和公安惡意打擊報復。陳巧鳳表示,義烏法院刑庭審判長劉霞、金華市中級法院審判長施曉玲、審判員曹益軍等人,與地方政府、公安勾結,製造冤案,枉法裁判。
上海訪民孫洪琴和金妹珍連續兩天凌晨1點就到中共國家信訪局前排隊,而在她們前面早已排了數百人,眼看登記又無望了,她不禁悲傷地哭喊:「我家房子被政府搶了,我媽躺在太平間四年多了,國家信訪局不管、法院不管。這是個什麼國度?人民過著這樣悽慘的日子!」
近日,浙江省義烏市稠江街道下沿塘村村民陳巧鳳,因自家房屋被強拆而上訪,被當地政府和公安惡意打擊報復。陳巧鳳表示,義烏法院刑庭審判長劉霞、金華市中級法院審判長施曉玲、審判員曹益軍等人,與地方政府、公安勾結,製造冤案,枉法裁判。 陳巧鳳對大紀元記者透露,她因自家住房被稠江街道非法強拆,地方反映情況無果,只能去北京上訪,得罪了義烏政府,被法院枉法裁判製造冤案...
7月3日,重慶市九龍坡區巴福鎮發生官員帶隊封村強拆公民房屋事件,26畝苗木被強挖摧毀。村民方傑表示,「他們來了就封村,然後直接就拆了,我們沒有收到政府任何程序文件。」
6月29日,廣西柳州河東村第五小隊村民代表張春明,在柳州市高新三路社會保障局附近,被警車逆向逼停,遭到城中分局警察葉建培(警號204557)砸碎車窗玻璃帶走,現被關押在柳州看守所。 據爆料人溫梅(化名)透露,張春明是村民們自發推選出的代表,當天,他被警察暴力執法,帶到中南派出所,憤怒的百餘名村民湧向中南派出所,要求放人。 張春明妻子要求警察歸還扣...
「中國廣東省惠州市惠東縣政府耍流氓,違法強占私企土地、違法強拆私營企業。」週一(6月29日),在大陸經營私人企業的李先生,到洛杉磯中領館前舉牌抗議,曝光惠東縣地方政府造成他直接損失3,00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導致他無家可歸的行為。
6月29日上午,武漢市強拆事件維權公民龔金玉、董艷雲等人到武漢市委要求解決私人房屋被非法強拆的積案。幾位維權公民攔住市委書記王忠林乘坐的黑色轎車「喊冤」,被多名警察和保安攔下,隨後全部訪民被帶到江岸區分局勞動街派出所,其中兩位遭到當局拘留。
6月29日清晨5點鐘,上千名保安到北京昌平流村瓦窯村小區進行強拆,業主保護家園冒死抵抗,遭到大批身穿黑衣的保安粗暴毆打,多人受傷流血,哭叫聲不斷。
端午節當天,北京順義區喬十光漆畫美術館和北京平谷區的「山水放歌小區」都被暴力強拆。隨後爆出,很多未成年人被政府僱用的拆遷公司騙簽假合同,參與暴力強拆,但這些年輕人的工資和身分證都被扣押,致使疫情下無法回家。
2020年6月18日,廣西省柳州市魚峰區雒容鎮半塘村86歲的老人潘秀珍被當地強拆隊打死,房屋被拆,柳州公安為毀屍滅跡從醫院搶走受害人屍體。被害老人90多歲的丈夫和子女們無處伸冤,投訴無門。
6月14日北京疫情大爆發,北京很多小區從新進入戰時封閉式管理,不進不出。但此時大量警察不顧疫情聚集昌平郊區,幫助阻擋業主,讓拆遷隊衝入小區強拆中產的別墅。
北京驅逐低端人口已人盡皆知,但近年來,北京當局還向中產階級下手、強拆他們的豪宅。由於當局對中產階層的顧忌大于普通民眾,使此事一直未被很好曝光。日前,有業主向大紀元深度揭開這一內幕。
6月12日北京時間凌晨4點,900名黑衣保安在北京延壽鎮歐北木屋村外集結。早上6點多,兩三百名全副武裝的防暴保安推翻小區南側圍欄,強行進入小區。聚集在一起的數十名村民試圖阻止強拆,但是面對全副武裝的防暴保安,手無寸鐵的村民很快被控制。當天,村內部分房屋被夷為平地。
「4月2日下午,我在網上發了求救信息,派出所一伙警察就到家裡來騷擾問話。」武漢市民任春華3日對大紀元表示,連日三餐無繼,政府非但不救助,連上網求救也不行,「(他們)現在正在外面敲門。」
為解決「三農」問題,中共日前推出「合村併鎮」,將在全國各地農村的部分地區進行大面積拆遷。那麼,什麼是「合村併鎮」?中共為何推出「合村併鎮」?背後的目的是什麼?
大陸一名五毛10月9日在微博謾罵詆毀美國,轉天老家爺爺奶奶住的房子被強拆。該五毛在網上求助後,微博帳號被封。網民紛紛奚落其是現世報。
一位出生在中國廣西的美籍華人陳先生,曾在2008年回中國大陸投資,購下房產。沒想到才短短10年的時間,他的家就被開發商和「拆遷辦」砸爛、強拆,不僅一分錢的補償都無法獲得,當地公安更回應「不受理」此案,讓他有冤無處申。
北京警方對大興區亦莊鹿圈村村民的圍困已經13天。有消息說,村民因抵制強拆、守衛家園,被當局定性為罪犯,連給其送水送飯的人也被刑拘。目前警方企圖強攻,被困村民情況十分危急,當地居民呼籲國際社會予以關注。
北京市大興地區強拆事件不斷。繼2015年村民自衛砍死拆遷員血案後,近日,強拆者又對另一村民家圍困逼遷,其家中有人生病,目前已被圍困10日之久,情況不明。
共有約 3105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