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水文集
悲哀悼亡的氣氛完全隱退,大家都在尋找歡快的話題,當然談話總是在靠近的兩個人之間進行。
雖無交往,只要聞知其人其事,有感而發,便可悼亡,譬如金玉,眾人皆知其貴潔,然而真正見過,又有幾人?
某日黃昏,甚感無聊,遂亂翻《納西與摩梭民俗》一書,不料深為瀘沽湖畔的美景樸俗吸引。
日暮之時,我一人常駐足西望,但見賀蘭山巍峨雄壯,直插雲霄,駝青載翠,逶迤莽莽,不見盡頭。
我很佩服薩都剌的人品與文才。做官時總為百姓著想,這當然是腐爛的權貴階層容不得的,最後逼得他只好寄情山水,以筆為矛。
巴桑大哥說:「我們的詩社該有個像樣的名字。」真可謂一言驚四座,兩船人頓時活躍許多。有的人遠眺深思,有的人斂眉思考,片刻之後,各人紛紛發表意見。
湖水湛碧,天清氣爽,北面萬壽山雖小而巍峨,樹木叢中,雕樑畫棟,飛彩流輝,玉帶橋玲瓏精緻,遠望如白玉雕成。
古人曰天地之大德日生。就是說天地是養育生命的慈父慈母。天地賦於我們以美好的情性和聰明才智,我們必須將它們發揮到完美的狀況,才算是盡了做人的自然本職。
洛陽乃我們中華民族九朝古都,數千年歲月逝去,人間不知經歷了多少春花秋月,但她的芳名一直未變。
洪澤湖濱的田園景色,終年動人。春日千萬畝麥苗常迎清風起舞,無際綠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與不可遏止,油菜花開放之際,或千萬畝成片,或間於麥田之中,鮮黃嬌艷,其笑面榮光,洋溢天宇的精氣。
去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十點多,我強烈要求之下,杭州市下城區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警察們,才帶我回到北郊我的住所,整理行裝。直到這個時候,他們一直說,下午送我回南京。收拾行裝的時候,我遇到我的外甥和阿陶,告訴他們,我要被遣返南京了。這個時候,我得知杭州警方同樣下了逐客令,要求阿陶离開杭州,不容許他在那里謀生。
2000年十二月﹐就是我本人經歷了十年牢獄之後的半年﹐我第二次到了杭州﹐據說這個美麗的城市﹐吸引過無數遊客和熱愛自然美景的人。這個時候的杭州﹐和八十年代的杭州相比﹐外觀上有了很大的變化。
師濤遭到中國大陸湖南省國安機構的刑事拘留,已經十六天了,此間,他的家屬,他的朋友們,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等等,都急切地為之呼籲。大家異口同聲,譴責湖南國安違反有關的程序法,不出示任何手續,就拘禁一個公民;大家群情激奮,抨擊中共國安經常以莫須有的「洩露國家機密」來迫害正直的敢於大膽批評專制腐敗的國民,要求中國大陸的最高當局,走向理性,公正地對待師濤。
你們好!儘管馬列主義是僵化的,其無神論,暴力論,以及必然隨之而來的普遍的制度性的制假造假、鼓勵虛假,無法變更,但是共產黨人不應該是僵化的,他可以信奉馬列主義,也可以信奉民主社會主義。如果一個共產黨人,由馬列主義者轉變爲民主社會主義者,那麽他必定會從一個危害人類的人轉變爲造福人類的人。
今天是中秋節日。下午,昆明的天終於晴朗了。望著四處的節日氣氛,總也忘記不了昭通地震災區的景象。
致曉波博士和余傑教授的公開信
今年春夏交際,美國一些士兵虐待伊拉克囚犯的事件,被媒體揭露了出來。那些仇視美國的,實質是仇視自由民主世界和自由民主制度的大陸人,終於又獲得了發洩仇恨的機會。一片喧叫,盛囂塵上。表面是義憤而事實是偏激的反美呼聲,根本掩蓋不了他們的無知或愚昧。
劉水是中國民運的主將之一,八九民運之時,在甘肅省西峰市,他以少年豪氣,領時代風潮,為自由民主而戰鬥,遂遭到中共的政治迫害。多年的牢獄之後,他到了深圳,和很多的民運鬥士一樣,顛沛流離,備受政治的物質的精神的三種擠壓。但是在艱難困苦面前,他並沒有膽怯退縮,並沒有放棄戰鬥,繼續注意時政,關心民權,經常撰寫文章,揭露專制腐敗群體的罪惡,為民權而呼喊申冤。
大名鼎鼎的楊振寧博士有個奇談怪論,說什麼西方的民主制度不適合中國。其實,這是中共的國情論的翻版。二者的核心都是要維護中國的專制主義。
再次遭到監禁,幾年前熟悉的鐵窗之下,思考成了熬日子的一種手段。平時由於最基本的生計的纏繞,無法立刻變成文字的思想,這個時候獲得了重新反思並且系統反思的機會。
共有約 93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本週末,香港民眾將再次發起遊行集會,週五的「十八區面具「和你拖」」、週六的「國際人道救援祈禱會」和民陣週日發起的「廢除惡法、獨立調查、重組警隊」。新唐人電視台和《大紀元時報》將進行全程追蹤和網絡直播,請鎖定新聞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