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和退黨
在剛過的週末(9月29日)下午,馬來西亞退黨服務中心義工們來到了首都吉隆坡市中心,在人山人海的武吉免登區(Bukit Bintang)舉行集會,和民眾一起聲援3...
在學生時期一直受洗腦教育,不明真相加入了共產黨,經歷了大半人生,對國內的洗腦宣傳越發反感,經過多年翻牆瞭解歷史,瞭解現實的真相後,才發覺之前的認知和人生價值觀的缺陷,在牆外瞭解到中美貿易戰的時事和香港反送中事件的真相,真正瞭解了CCP的所做所為,為自己加入這個邪惡組織為羞恥,同時也為中國的前途光明擔憂起來,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這個邪惡的力量能被消滅,我主動退...
我是一名新聞工作者,是「六四」受迫害者之一。因為不順從當局的言論而被斷送了前程。如今看來,壞事都是好事。我在此申請退出中共團和少先隊。
本人因年少無知,生長環境所影響,依次加入了少先隊和共青團。現瞭解中共所領導的集權政府奴役中國人民長達七十年之久,為鞏固政權無所不用,遂申明退隊退團,不與惡黨共謀,永不反悔。
本人出生並成長在中國大陸,接受的中共多年洗腦教育,因此不經意間成為愚民的一份子。多年之後,才有機會接觸到了一部分塵封的歷史真相,逐漸認清了中共這個反人類政黨的邪惡本質,極權、謊言、暴力、血腥是它的代名詞,它的存在,全面抹殺了中華民族的精英人才,荼毒了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是對人類文明和自由的最大威脅。馬列主義肆虐中華大地,綁架了十四億人民,幽厲興則民好暴,我中...
我們很早就知道中共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受國內的洗腦教育,一直覺得國內的亂像是受2000年封建社會歷史的影響,四九年中共建政以後的歷史一直都是空白,中共對這70年歷史諱莫如深,只講什麼豐功偉績,大躍進、文革、六四從來沒有講。大部分年輕人甚至不知道六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直到一個煉法輪功的朋友和我們聊天,詳細介紹了中共四九年以後的歷史,才知道我們生活在怎樣一個世...
【大紀元2019年10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姜琳達洛杉磯聖蓋博市報導)隨著中共打壓香港自由民主、暴力對待港人的行為不斷被曝光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意識到中共的殘暴。10月12日(星期六),就有大陸年輕人在洛杉磯法輪功學員舉行的真相長城現場,加入全球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大潮。 週六上午,大洛杉...
現在終於看到中共可怕的地方在於,一日不除這個惡魔,全部華人都得遭殃。看看現在全世界對華人的印象和限制,很多時候都是因為中共。還有很多海外的大陸華人被中共的毒素中毒頗深,連馬化騰、馬雲等富人的命運都不足以喚醒他們。我覺得很可怕,真的很邪惡。為了給自己一個安全的未來,本人在此在精神上和身份上退出中共黨團隊,脫離中共的轄制,拋棄邪惡,走向自由!
上學時被欺騙加入少先隊組織,中共說血旗是血染成的,中共的政權確實是建立在苦難的中國民眾的累累白骨之上的。在這個意義上塔利班去北京只是去膜拜祖師爺去的,也許它們想從中共那裡學到,如何像中共在香港一樣無惡不作製造巨大恐怖效應,但又不受到懲罰。中共用一個字:邪;兩個字:邪教;三個字:假、惡、鬥;四個字:邪惡至極;五個字:馬克思主義;九個字:邪、騙、扇、鬥、搶、痞、...
我是大陸某著名風景區的居民,在外地做生意多年後回家,想申請在自己的宅基地上蓋房子,沒想到村幹部說不行,後來再申請,村幹部說拿過來一萬塊後再說。這些村幹部家裡的錢都花不完還給家人整上低保,村裡的貧困戶申請低保卻整不來。這就是當今中國大陸的世道,老百姓無處伸冤,可以說中共邪黨就是當今中國最大的黑社會,在此,我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的少先隊等邪惡組織。
年少無知,被擇入黨,雖對形式化流程和眾多事件模糊的新聞觀點甚感蹊蹺,心有疑惑,也只能且信之。如今明白很多的真相,在此聲明:願集權統治儘早消失,願我中華人民獲得天賦人權,願全世界人民幸福安康。
10月6日日本部分法輪功學員匯集在國際都市橫濱,舉行聲援3億4千萬中國同胞聲明退出中共組織的遊行活動,同時呼籲民眾連署舉報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一路中,有不少民眾和遊客給予簽名,表明連署舉報迫害元凶江澤民。
本人自從上小學以來,一直受共匪的洗腦,在學校要系紅領巾,上思想品德課的時候,幾乎都是洗腦,都要學習共產黨標榜的那些所謂的「英雄人物」,例如雷鋒、周恩來等等。上了初中以後,雖然不系紅領巾了,但是學校裡時不時進行思想政治課的教育,總是說共產黨多好多好。我爺爺那個時候,正經歷文革,當時死了很多人,但是課本上從來都不提,老師也是從來都不講。學校還騙我入團!這兩年來...
十一國殤日70周年,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朱婉琪表示,在中國大陸有三億四千多萬民眾宣布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組織,而且去共化已成全球趨勢。她呼籲,21世紀人類共同結束中共暴政。
10月1日是十一國殤日70周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主席汪志遠,在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香港集會上錄音發言說,在中國大陸有三億四千多萬民眾宣佈三退與中共決裂。在海外以美中貿易戰為代表的全球去共排共大潮迅猛地掀起等,都表明全民反共反迫害開始了。
2019年10月1日是十一國殤日70周年,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主席易蓉,在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香港集會上錄音發言表示,有三億四千多萬中國民眾已選擇唾棄中共,也標誌著退黨大潮正在為中華民族帶來新生的曙光。
中共建政70周年之際,許多大陸民眾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不希望與中共綑綁、為伍作惡,紛紛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團、少先隊。該網站自2004年12月開通以來,已經累積了3億4千多萬人聲明退出中共一切組織。一位不具名的紅二代向大紀元表示,近期香港事件讓人看出中共邪惡本質,是退黨的催化劑。
中共在中國大陸邪惡統治七十年來,推行階級鬥爭,維護獨裁統治,犯下了滅絕人性的滔天罪行,至今還不想悔改,人心喪失。我決心與其劃清界限,粛清其流毒,清清白白重新做人。在此我鄭重聲明:即日起堅決退出我曾經加入過的中國少年先鋒隊、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國共產黨組織。
丹麥召開反活摘器官罪行會議 蒙特利爾聲援三億中國人三退 為自由公義而退 中共白皮書中的人權謬論 人心漸明小故事 邪黨殺人史
香港反送中運動給人類帶來的巨大收穫之一是使中共的邪惡本質得以暴露得淋漓盡致,讓全世界(特別是香港、臺灣)進一步看清了中共的醜惡嘴臉及魔鬼本性。一個擁有法治傳統的香港,僅僅因為有市民抗議活動,只用了三個月,就變成了失去一切監督的武裝人員可以強姦、酷刑和秘密殺人的人間地獄?因為中共就是塔利班這樣的恐怖組織!現在發生在香港的奸、殺、濫捕的所有瘋狂行徑,目的與塔利班...
為了「國慶70周年」,本應與國同慶的人民卻被控制,除了商場不能賣菜刀外,小飯館被強制停業,醫院不准收留病人,長安街附近的居民不能用燃氣,甚至,上公廁都要實名登記……有評論表示,如今的中國不是中國人民的,所以這不是國慶,而是國殤。
儘管邪黨的極力宣傳國殤日,全國到處掛滿血旗,人們還是看清共產黨的末期與邪惡,我們聲明退出中共一切組織,遠離邪靈,選擇光明。願《九評》傳的越來越廣,願所有被共產黨毒害的人都能清醒認識其邪教本質,唾棄它,解體它,還人一個清明世界。
9月30日下午,三名香港民主派前議員李卓人、何俊仁、梁國雄以及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宣布,四人將以個人身分,承接民陣原來遊行路線,於10月1日下午1時由銅鑼灣東角道集合,遊行到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他們表示,此為公民抗命舉動,清楚法律後果。他們四人隨時都有被捕的危機。
邪黨過生日鬧得雞犬不寧,民營企業幾天一檢查,為了到達空氣污染不太嚴重北京周圍幾百公里一周前就汽車限號出行,很多快遞不許進京,往新疆的一切快遞乾脆停運,也許是發快遞的公司怕惹麻煩以免被共產黨處罰,雖然歌聲不斷街道插滿紅旗,我們從這緊張的空氣中看到共產黨的恐慌,真是做賊心虛,亡黨在即。
最近有機會到大陸以外的地方去看,看到了很多關於中共的歷史真相,也看到了香港反送中的正義之舉。早就看透中共,但是苦於自己不知道有這個途徑,直到現在我才在這裡退出黨團隊。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退出黨團隊,不與中共一起做惡,是在這個被中共搞亂的時代裡我自己能夠做的。
我在大學時由於成績優異,被國內共黨虛假消息洗腦,在學校和學院領導不斷勸說下加入中共。後來來到美國,看到聽到大量被中共隱藏和改編的事實真相,十分震驚和憤怒。於是在大約兩年半前立即停交黨費,與共產黨邪惡組織脫離關係。由於擔心共匪虛構事實,在此公開聲明,我早已與中國共產黨脫離關係,並且支持全世界正義聯盟打倒共產黨。
本人在大陸長大,自從學會翻牆和去過國外之後,看到了國外和大陸最大的不同就是沒有共產獨裁的社會其實才是最好的。我當初被中共這些人欺騙,現在一想起來就火大。包括馬雲等所謂的有錢人,就算是多有錢也保不住他們。有幸看到三退的機會,決定在這裡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不想被中共牽連。
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人,在學生時期內心的迷蒙和資訊的封閉讓我不知道這是怎樣的一個組織,在老師的強烈要求下加入共青團(不加入共青團會被老師孤立),然而在學校中,政治和學習掛鉤這麼深真的是萬分不能讓人接受。這一事實令我痛苦不已,從入團那天起就對自己產生了深深的質疑,在對於加入與否這件事上不能自主選擇,那麼加入真的是一件對的事嗎?從那個時候起就對政治制度有了一些側面的...
惡黨又在借維穩來迫害民眾,而真正的不穩定因素都是惡黨自己搞出來的,反過來又借維穩來大肆欺壓掠奪民眾,真正的動亂之源就是中共,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氣數已盡,作惡到頭終有報。退出我們所加入的邪黨組織保平安。
作為一名大學生,看到中共首都各高校都為赤匪統治中國70周年絞盡腦汁,大搞面子工程,為六四三十周年的今日深感痛心!今日的大學對不起當初流血的師生!
共有約 2219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本週末,香港民眾將再次發起遊行集會,週五的「十八區面具「和你拖」」、週六的「國際人道救援祈禱會」和民陣週日發起的「廢除惡法、獨立調查、重組警隊」。新唐人電視台和《大紀元時報》將進行全程追蹤和網絡直播,請鎖定新聞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