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員出走-相關評論
在澳大利亞的郝鳳軍已經開始將加拿大中替中共搜集法輪功情報的其中一個人揭露出來了。摘錄《中共海外間諜网刺探法輪功情報》如下
鬧得沸沸揚揚的中共駐澳外交官陳用林出走事件,終因澳政府在近日給予了陳用林永久性保護簽證而有了一個階段性結果。然而事情還沒有最終結束,一些繼發事件還會接連發生,陳用林也表示:「在我的有生之年,我會為中國人民擺脫共產專制制度作出貢獻。」
原來一聽到“間諜”這個名詞,我就害怕,小時候受到的共產黨的教育,“間諜”這個詞都是和“美帝國主義”聯系在一起的,是一個極壞的詞。是一個該殺頭的一類的人做的事。我從沒想過我的祖國的同胞也會做間諜。直到大學畢業偶爾聽到單位外事司的人講起,他們的翻譯同時兼收集情報。他們發現哪個老外在收集情報,國安部的人哪天哪天找誰談話等等。在一次吃飯後,有個人喝“高”了,開玩笑地...
在中共篤定可以通過外交壓力把出逃外交官陳用林弄回國嚴懲時,陳用林竟然拿到了永久保護簽証。怎麼這麼快?為陳用林慶幸、為中共悲哀的人不由地問?
欣聞陳用林獲得澳洲永久保護簽證,喜憂參半,即為陳用林而喜,又為傅瑩大使而憂。
倍受人們關注的陳用林事件終於有了圓滿的結局。據大紀元新聞網報導:「7月8日,出走的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在律師的電話通知下,前往澳洲移民局與律師及移民官會面,當他在下午2點與移民官見面的時候,驚喜地得知自己獲得了保護簽證。」想到幾周以前,陳用林在其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說到他當時的危險處境時,心裏感到擔心受怕,因為他害怕中共政府與澳大利亞政府為了那幾百億美元的貿易而聯...
7月8日,在陳用林從中領館出走整整六週後,他們一家三口獲得了澳洲保護簽證。就在頭一天,中共駐澳大使傅瑩曾威脅說,若給予陳用林庇護,將鼓勵更多中國人到澳洲申請避難。
陳用林全家峰回路轉,得到澳洲政府的庇護,一定讓傅瑩十分掃興。一個月來圍繞陳的案子,女大使想必傷透了腦筋。為了了結這件“不光彩”的事故,大使恐怕動用了中共在澳洲苦心經營多年的所有人際關系,希望在澳洲外交部的配合下成功把陳一家,至少陳本人,遣送回國。屆時看誰還敢“大逆不道”,棄館外逃?!若如願已償,正所謂“壞事化為好事”,女大使仕途的行情更一發不可限量。無奈,事...
陳用林拿到了永久保護簽證,人們在慶賀的同時,也感歎這一切來得太快了,不可思意義。
不知是巧合還是一種刻意的安排,事態的變化好似一台肥皂劇那般充滿了戲劇性,令人啼笑皆非。鬧得滿城風雨以至驚動了全世界的陳用林事件在明槍暗箭的廝殺之下終於進入了高潮。
自踏上澳洲國門那一刻起,我以為那些曾經令我寢食難安的夢魘都已離我遠去,直到你勇敢地站出來,我才知道,那夢魘其實是揮之不去的陰影。但我相信,越來越多的像你們一樣的英雄會陸續站出來,越來越多的澳洲民眾會起來驅逐籠罩在澳洲上空的陰霾,那些陰影終有一日會煙消雲散。
現代版的英雄形式上可不拘一格,人權律師、前外交官、前首都領地總檢察長博納德-克萊瑞如是說。他把近期出現的中共投誠者定義為將改變歷史的一群特殊階層的人:當代的英雄。
仿似為了專門回應中國駐澳大使傅瑩前一日的「黃禍」言論,澳洲政府於7月8日給予中國出逃外交官陳用林永久性保護簽證,使陳用林一家三口獲允在澳永久居留。
過去數周,對中國外交官投誠澳洲這一重大事件,澳洲上演了一出打手勢的啞劇,要不是內容如此嚴肅的話,此劇已稱為令人捧腹的荒誕劇。
前天聽朋友講,很多華人為韓廣生召開聲援大會,呼吁加拿大移民部門了解中國,從新審理韓的申請,給予其政治庇護。心裡真的頗有些感動。中國人這樣團結的心情很久沒見了。今天是為了什麼?為了中國人民還有機會和勇氣告別專制和獨裁,為了中國人在明天真正的百業從興,國富民強。
自《九評》發表以來,反思認識中共邪惡本質,與中共徹底決裂的大潮在海內外一波接一波地展開。最近,韓廣生公開站出來與中共決裂,再掀軒然大波。韓廣生2001年出走至加拿大,並向當局提出難民申請。加當局最近拒絕了韓的申請。理由是韓在中國的工作部門司法局是反人類的,韓被視為反人類罪的嫌犯。對此事件,人們見仁見智,沸沸揚揚。不管怎樣,韓被拒事件巨大且深遠,極有必要予以關...
尊敬的女士們、先生們
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您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我是主持人林曉旭。繼澳洲的陳用林、郝鳯軍和加拿大的韓廣生之後,在歐洲又有一位中國的間諜向西方社會投誠,並透露很多內幕的消息。這位間諜目前還沒有公布他的身分,因為他還沒有獲得政治庇護的身分。
做為一名在中國大陸深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我心情非常複雜。我要以個人名義為一個人呼籲,為一個曾經被捲入過對法輪功的迫害、現在又勇敢的站出來揭露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內幕的人呼籲,他叫韓廣生,一位出逃到多倫多的前中共官員,請求加拿大政府寬恕他,給他庇護。
中國共產黨雖然在口頭上聲稱自己是“人民的公仆”,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然而,它們象中國幾千年來的封建皇帝一樣,把自己看成是全體人民的主人,看成是養育人民的施主,是公民能有工作、有“飯碗”的大救星。在它們眼裡,依然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在共產黨眼裡,中國的國土和人民,隻是當權者的私有物和子民。
我在西北xx市的朋友在電話上告訴我,7月3日晚9點半左右,當地有線電視台播出“反動錄像”。她當時在看甘肅台,突然屏蔽被切換成特別新聞節目,有游行、演講的畫面。
六四十六週年時期,中共駐悉尼領事館一等政治秘書陳用林先生,天津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官郝鳳軍先生,還有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中共高級警官,向澳大利亞政府提出政治避難申請。接著,逃亡加拿大的原瀋陽市司法局局長、三級警監韓廣生,在經過三年零九個月的沉默後,最近也公開與中共體制決裂。
這兩天在網上隨便瀏覽,看到了大量關於中國另一位司法系統的官員,原遼寧省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出逃加拿大的報導,及網友的評論。
共有約 128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儘管接連傳出朝鮮人出逃至韓國的消息,但實際的出逃數量遠遠比報導出來的更多,並且精英層脫北者在張成澤被處決明顯增加,顯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權正在眾叛親離。 日前,韓國政府證實負責對朝工作的朝鮮偵察總局出身的朝鮮軍大佐投奔韓國,這也是迄今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