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評論
高智晟律師被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期五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一年而暫告一段落。以這樣的罪名定這樣的刑罰,這個判決確實出乎大多數人的意料之外。一時間,網上什麼《高智晟的聲明》、《悔過書》,又是什麼要「全民公決」──所有這一切讓人看後不免為之膽寒。
近來,中共對中共對高智晟的判三緩五,先是讓高智晟回家,然後又秘密將高智晟綁架遣返陝北老家。
挨打還不准呼喊的暴力,是最慘酷的暴力。毋論施暴者怎樣兇殘,手拍、鞭抽、棍擊、錐鑽……以至捆住手腳吊起來打,都只能悶聲承受,不准喊痛,越喊痛打得越兇狠,要一直打得你無力做聲或者再也不能做聲。這在我們這個有著兩千多年專制傳統的社會,似乎已是一個普遍存在的規律。
我在前一篇文章中祝願高律師能够在相對溫暖寧靜的環境中和妻子兒女迎接新年,但是這個願望落空了。中共流氓强行把高律師帶離北京,並且切斷了他和外界的聯繫。我希望朋友們能繼續關注高律師和家人的情况,譴責中共的流氓行徑。
一份海外華文報紙於新年之際刊出社論,標題是「放寬境外媒體採訪限制帶來的新年新氣象」,提及的當然是自今年1月1日起中共放寬境外媒體在中國大陸的採訪限制,即包括港台媒體在內的所謂境外媒體,在2008年北京奧運開幕之前,只要得到採訪單位和個人的同意,即可自行前往採訪,不必再經過中共官方的同意審批。
各位聽眾朋友,在今天的節目當中,讓我們首先來關注一下在中國連續發生的關於迫害維權律師的案件。首先是關於高智晟律師被中共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罪名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和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目前高智晟律師剛剛被釋放回家。第二個就是山東臨沂盲人律師陳光誠一案,他的兩位辯護律師李方平和李勁松兩人在山東又遭受暴力毆打。從很多方面來看,這兩個維權律師被迫害...
我們知道,中共特別是其政法委的語言藝術和行為藝術的水準是極為高超的,高超到什麼程度呢?行為是「在西長安街殺那麼多人」,語言是「在天安門廣場沒有殺一個人」,二種藝術互不矛盾,可見其高超。
大紀元1月5日訊】朋友,你乍一看到我這個題目,可能會感到有些兀突,有些不知所措。可是,我說的是真話,是實話,今天確實到了該給高智晟定位的時侯了。罪惡勢力現在之還敢於肆無忌憚地作踐高智晟,是因為人民還沒有給予高智晟一個應有的定位;盤古樂隊反來復去一句高亢的陝北信天游:『中國出了個高智晟』,不敢把這句歌詞中所含既深且宏的內容再加以些微的吐露,也就是因為我們還沒有...
原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被長期軟禁在家中的鮑彤,星期一(2007年1月1號)被中共當局獲准接受外國媒體的採訪。
主持人:剛才杰森談到了高智晟,我們都知道高智晟律師爲訪民無償的為維維護他們的權益去打官司,甚至包括為法輪功去鳴冤,去呼籲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那麼他在被秘密抓補了幾個月之後,最近又被秘密判刑,雖然被他幫助過的人對他都是非常支持的,爲他的自由去呼籲。
從今年8月15日對維權律師高智晟實行綁架式拘捕,至12月12日在「天子腳下」的某法院,悄悄突擊式地開庭審理高智晟案,這整個「遊戲」過程,猶如使筆者感覺到,彷彿一切均發生在「樣板戲」《智取威虎山》裡的威虎山上。於是產生疑問,即不管這一切是由「老二」至「老八」們幹的,可是,「老大」坐山雕,怎麼說也逃脫不了干涉吧?
近幾年來,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來,在中國出現了一個令全世界華人以及一批關注中國人權及民主進程的國際人士所矚目的名字,那就是:高智晟。
中國最著名和勇敢的律師高智晟最近被中共政權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漆黑的夜晚,漏不出半點星光。「狗吠深巷中」的感覺讓嚴冬的晚上更覺得冰冷。向來不愛看書的我,不知怎的在電腦前看起了《詩經》。也許是貪玩的性格所致,看一本也喜歡亂翻著看。看到《東方未明》這篇文章用賦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百姓為了應徭役,監工的人瞪目而視看著幹活的人。他們都要在天還沒有一點亮光就要起來,時常都會將衣服穿的顛倒。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接一下德國易先生的電話,易先生您請講。
今夜零時的鐘聲敲過,2007年,就降臨了。在今年最爲惹人注目的中國大陸的事件中,應當是人民律師高智晟被判三緩五了。
高律師和家人的處境一直牽動著我的心。聽到高律師被緩刑五年的消息,我心裡稍微放鬆了一點。畢竟,高律師可以回家與妻子和一雙兒女團聚,可以平安的度過聖誕,迎接新年。我在這裡祝高律師新年快樂,同時希望高律師能在一個相對溫暖寧靜的環境中好好休養,放鬆一下緊繃的身心。
1 高智晟律師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2 陳光誠案觸動的是「黑社會」嗎?3 評清華北大十博士聯名呼籲抵制聖誕節
中國自由文化的巨匠黃翔先生的詩《野獸1968》:「我是一隻被追捕的野獸,我是一隻剛捕獲的野獸。我是被野獸踐踏的野獸,我是踐踏野獸的野獸。我的年代撲倒我,斜乜著眼睛,把腳踩在我的鼻樑架上,撕著、咬著、啃著,直啃到僅僅剩下我的骨頭。即使我只僅僅剩下一根骨頭,我也要哽住一個可憎時代的咽喉。」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有一位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接一下紐約朱先生的電話。朱先生請講。
《高智晟在等待甚麼》一文的確言簡意賅,切中要害,也點明了中共目前儘管勢微,但它幾十年來刻意所造就的邪惡黨文化還不時的向人們散發著干擾因素。高智晟一案以非法的判三緩五形式作為目前的結局,內裡滲透著邪黨的許多一貫手法。在天滅中共洪勢撲面而來之際,中共雖然已沒有那麼邪惡的力量實施迫害,但它藉助黨文化在人類空間場上遺留的因素,採取了一個以守為攻,垂死掙扎的自保策略。
2006年12月22日聖誕節前夕,遭受中共非法關押近四個月的高智晟律師被中共當局秘密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中共對高智晟律師判刑﹐不僅違背了普事的人權價值觀﹐也違背了中共自己的憲法。我們要求中共當局無條件撤銷對高智晟律師的判刑﹐恢復他的人身自由。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最近中共密判了高智晟律師,總共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現在高律師已經回到家中,但是還沒有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也沒有公開發言。所以外界對這件事情仍然非常關注也非常好奇。
據大紀元記者高凌、李真12月22日報道,新華社消息,22日上午,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國家政權罪」判處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3年有期徒刑,緩期5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1年。委託律師莫少平得知消息時表示:因為法院方面拒絕家屬委託律師介入,無法看到具體認定事實,所以無法判斷該判決的認定的事實和理由能否成立。僅從新華社公佈的刑期結果看,是「顛覆國家政權罪」中最輕的...
主持人:您說到這,我想很多在中國生活過的人都有這種體會,也都知道這些事情,就是說有時候是有法律條文的,法律條文可能某些規定還是有合理之處的,但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它根本沒有照樣去執行。
嫂子,你不哭。孩子,你不哭。媽媽,你不哭。我們大家都不哭。外面,透過長夜的黑暗和寒冷,淡淡的晨曦隱約顯現出來。天就要亮了。
我因修煉法輪功被監禁四次,勞教一年。二零零一年,我獨自逃至澳大利亞,一方面為避免進一步被迫害,一方面為了能夠完成並出版已寫了一半的揭露迫害的紀實文學《靜水流深》。二零零四年國內有人來澳洲開會時,我曾托他帶一本回去給高智晟律師,不知他有無看到。
共有約 858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大陸A股在9月最後一個交易日持續下跌,與9月份整體表現一致,業界稱A股經歷了「黑九月」。當月A股市場蒸發3.8萬億(人民幣,下同),股民平均每戶損失2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