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與花的故事
福建漳州是水仙花的著名產地,那裡也相傳著一段類似故事:一個心地善良的農夫,平時不僅勤勞工作,而且非常孝順父母。不幸的是在他父親死後,由於繼母偏心,把所有良田都分給自己親生的兒子,僅僅分給他一分貧瘠的水邊砂礫地而已,使得他終年辛勞耕耘還不足以溫飽。一天自嘆命苦,正伏在田埂上哭泣,被一位路過老和尚看到,把他叫起,問明原因,就從懷裏掏出了像蔥頭般的東西給他,囑咐他...
世界各地由於民情風俗不同,休閒活動時間和方式也不一樣。如歐美注重耶穌聖誕,日本人喜歡過陽曆新年,而我們中國人則自古以來,即不忘在陰曆「年」──「春節」闔家歡樂等。
聖誕紅和其他花最大的不同點,正是在它漂亮鮮麗的部份,並不是真正的花,而是由部份特化葉片變成的「苞片」。它的真正花朵,位於苞片中央,雄花和雌花分開,彼此都沒有花瓣,只有雄蕊和雌蕊而已。另外還有黃黃的杯狀物,那是分泌花蜜的腺體,可誘引昆蟲前來,幫助雌、雄花完成授粉交配的使命。
有一個故事敘述花的來源說:在大地只有草和樹,沒有花的時侯,很關心地球的造物主,派善意之神前來,尋找世界上最善良的人,然後請教他到底地球上最需要增添的是什麼?善神來到世上,四處查訪,結果在山雲國裡,找到一位失寵的皇后。雖然她一個人冷冷清清地住在後宮不受重視,可是却毫不失望,也從不怨天尤人,反而時時外出探訪民情,然後把人民的疾苦告訴忠誠的宰相,請他建議國王,如此...
不過,在距今兩千多年前的春秋時代,發生的另一樁桃花故事却叫人鼻酸:當時楚國的文王,出兵滅了息國,把息侯的夫人媯氏佔為己有,息侯則被編為楚國都城的門卒。媯氏雖然替楚文王生了兩個男孩──堵敖和成王,却從來不開口說話。有一天,楚王問媯氏為何不說話,媯氏說:「我是一個婦人,一生却嫁了兩個丈夫,既然不能守節而死,還有什麼話好說呢?」
農歷三月是桃花盛開的季節,所以三月也稱為「桃月」;而在我國大陸黃河流域則還把適時解凍的潺潺流水,叫做「桃花汎」或「桃花水」。桃花濃艷妖冶,嬌媚可人,開花時像一片蒸蔚的紅霞,像一片潑天的烈火。它不僅把大地點綴得更富春意,而且似乎成了春天的象徵。難怪古代的詩人要說:「芳郊晴日草萋萋,千樹桃花一鳥啼,無數落紅隨水去,又見春色入城西」
杏在古代很受人們重視,除了跟教育、祭祀、農耕和醫術等有關以外,在杏花盛開季節裡,並且還曾流傳過一些風流浪漫的故事。
杏,也叫做甜梅,依品種不同,有金杏、白杏、紅杏、八達杏、火杏和木杏等之分,是和我們的國花──梅一樣,同屬於薔薇科的一種落葉喬木。高4-9公尺, 樹皮暗紅棕色,表面有不整齊縱裂紋,幼枝則很光滑。葉片互生,闊卵圓形,先端長漸尖,邊緣有細鋸齒或不明顯重鋸齒。花在早春開放,時間比梅花稍晚, 同樣在開花後才長出葉片。
梅果,甘酸可口,人人喜愛。除供食和藥用以外,歷史上,也有「摧梅」和「思梅」止渴的故事。三國時,有一次曹操率領大軍征討張繡,在行軍路上,不幸迷失方向,士兵們都走得口乾舌躁,情緒很壞。正不知如何是好,曹操突然靈機一動,舉起馬鞭指著前方說:「那裡有一大片梅林,樹上的梅子既酸又甜,可以解渴,大家加油趕路吧!士兵們聽了,想到梅子味道,個個口水直滴,果然不再口渴,軍心因...
梅,為薔薇科落葉喬木,也是我們的國花。相傳遠在上古炎帝神農氏遍嚐百草時,就發現了梅樹,並且還教導人們吃食梅果以治病療身。可見梅成為人們的生活伴侶,歷史已有相當悠久。
在南部的鄉下地方,拜拜的時候,常把雞冠花插在米粉或麵條上,象徵雞頭做為祭品。這個習俗,可能是隨著祖先從華中地區一脈相傳而來的。因為在華中的開封府一帶,不僅很早以前就把雞冠花叫做「洗手花」廣為栽培;而且還有在七月半中元節的時候,把它摘下供奉於祖先神位的傳統。一本名叫《楓窗小牘》的古書上記載說:「雞冠花,汴中謂之洗手花,中元節前,兒童唱賣,以供祖先。今來山中此花...
當你瞧見一隻雄壯高大的公雞,在那兒耀武揚威引頸啼叫的時侯,最使你注意的部分是什麼呢?光彩奪目的羽毛?高昂的啼聲?壯碩的軀體?…我想大家一定都會說:不是!不是!牠令人注目的是頭上那一大片鮮紅的雞冠。
有一個故事說︰一位鄉下農夫,為了想阻擋山坡上的雜草向水田蔓延生長,在山坡與水田間的溝邊種了一排梔子。沒想到幾年後,梔子樹長大,不但達到阻擋雜草目的,而且為寂靜的山村,帶來芬芳和熱鬧。更意外的是:每年竟還替他帶來一筆意外之財呢!原來,一位在城裏開藥舖的親戚,偶然前來拜訪,發現了那些梔子花,便要他把成熟的果實採收起來,去皮曬乾後賣給他當作藥材。
濃濃的綠蔭深處,傳來陣陣梔子花香。此時只要深深吸一口,就會令人感到初夏清新、活潑的腳步已經逼近。梔子花,就是這樣,經常肆無忌憚地開滿一樹,濃郁奔放,然後又倏忽即逝,遁隱在夏日的炎陽下
我們中國人除了欣賞桂花的芳香外,還吃桂花、用桂花。清初李斗在《揚州畫舫錄》卷十二裡說:揚州黃氏兄弟的別墅黃園裏,有座錦鏡閣,閣的東邊種了許多桂花樹,「花時……每夜地上落子盈尺,以彩線穿成,謂之桂墜,以子熬膏,謂之桂油。夏初取蜂蜜不露風雨合煎十二時,火候細熟,食之清馥甘美,謂之桂膏。貯酒瓶中,待飯熟時稍蒸之……謂之桂酒。夜深人定,溪水初沈,子落如茵,浮于水面...
桂花,是人們最喜愛的庭園花木之一。雖然它不像梅、菊那樣屹然傲立,也不像蘭、蕙那般繁富典雅;沒有桃、李的滿枝果實,更欠缺玫瑰的落英繽紛。可是,米粒般串串組合成的花堆,卻帶著不濃郁、不冶艷,非常清新宜人的特殊清香,令人陶醉、振奮、忘返。
萱草是多年生的宿根草本植物,屬於百合科。屬名叫:Hemerocallis,是由希臘文的hemelos(一日)和kallos(美麗)兩字組成,意思是「一日的美人」。而它的英文:Day-lily,也是「一日百合」或「一日花」的意思。這些都是因為萱草的花,朝開夕萎而來。
共有約 79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數據,截至美東夏令時週三(6月16日)早上4:30,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病例總數超過1.76億(176,647,146)例,死亡人數超過382萬(3,822,82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