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的郡齋裡特別地清冷。我忽然思念,山中的朋友道士。他到山澗底下,砍荊條當柴燒。背著柴回家,就煮白石當糧吃。我想拿一瓢酒,遠走到山中去。風涼雨冷的夜裡,給他些慰藉。然而,空蕩蕩的山上堆滿落葉。我到哪裡,才能找到他的足跡?
佛門是空門,空門駐空心。作者才入門一遊,便凡塵如洗、俗念頓泯,心生喜悅,並與眾僧喜悅一同融入那悠揚遠播的鐘磬聲中,使得山寺、樹木、花草全都瀰漫在喜悅的音樂裡。作者一遊尚且如此,經年累月居住其間、每日打座修心的僧眾,其心境又當如何?
天色高朗秋天傍晚,寒氣漸漸侵深山。我送你還山,對你的內心洞徹又了然。人生老大歸隱,為自己的理想和意願。我看你懂得人生一世的事,故能心安。
「暮」字承上文「秋」,透出一份遲暮之感;「亂雲」為風雨前兆,自然勾出「愁」來;「滿頭風雨」更具體化了「愁」緒,「歸去」便成為必然的趨勢。
黃蘆、白蘋、綠楊、紅蓼,色彩紛呈,相映成趣,畫出一幅江南水鄉的明豔秋景。秋是垂釣季節,岸邊、渡口、堤上、灘頭,正是漁夫足跡常到之處。
東邊村子裡母雞生了鳳凰;馬兒變牛兒,發生在南庄;六月天里緊裹著毛皮衣裳; 樹木最好栽在房頂瓦楞上……
煉丹 中國畫
人生短暫,每天都在消耗著生命,得有一個長治久安的辦法。因此作者希望有一天能自由地進山修道,煉成仙丹,永離煩惱。至於常人不能理解、譏諷嘲笑,那又何足掛齒,由它去吧!
登高望遠,臨風觀濤;青山綠水,極目迢遙。人生能有幾多回?此曲作者在登臨此景時生出歸隱的念頭,也是自然的事;並且最終能在七十三歲時「告歸」,則正應了此曲中歸隱的念頭。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此詩僅只二十字,但有「聲」有「色」,有景有情。作者以其詩人、畫家兼音樂家對色彩、聲音的特殊敏感,對「情」「景」關係的深刻體驗,加上對自然現象的細致觀察、對自然理趣的潛心領悟,把握住空山人語和深林返照這一平常現象中所顯示出的幽深境界和自然理趣,並以極其自然平淡的語言、看似漫不經心的口氣,寫出這微妙的美感,為歷史留下了這一奇絕的詩篇。
天平山上白雲泉,雲自無心水自閑。何必奔衝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間。
與唐詩、宋詞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元曲有著濃厚的生活氣息,語言活潑生動,表現手法豐富多彩,而且在音樂美方面似乎更勝一籌。因此讀過唐詩宋詞的讀者初讀元曲時往往感到新鮮,常常破顏一笑,甚至捧腹不止。
我的夢魂彷佛又回到天帝的住處,聽到他熱情而關切的話語,問我要到哪裡去……
長期地回憶思念,使得希望在心中逐漸醞釀成熟,直到稍有閑暇就要整理自己的釣魚竿,悄然隱入那雲水蒼茫的圖畫中去!
「今何許?」萬千感概,難以言表;「柳」本來柔弱,加之又「殘」,更是無力,但仍然在寒風中勉力而「舞」,蒼涼中透出悲壯,暗示國運衰微,心中萬般無奈,讀之使人暗然神傷。
何人半夜推山去?四面浮云猜是汝。常時相對兩三峰,走遍溪頭無覓處。
在都城長安的古道上,騎著馬兒緩步徜徉。圖為清 唐岱、孫祐、沈源、周鯤、丁觀鵬《畫院本新豐圖》局部。(公有領域)
而作者卻騎著「遲遲」之馬,可見對名利祿位已經灰心淡漠,且心懷滄桑之感慨。
平山堂是北宋大文學家歐陽修在揚州作官時所建。( Huangchenhai /Wikimedia Commons)
此詞化用唐代大詩人白居易《自詠》中「百年隨手過,萬事轉頭空」的內涵,更進一步說,不轉頭也空,因為夢也是空。
唐代盛唐時期經濟上的穩步發展,導致了文化的繁榮;國內各民族的融合,以及日趨頻繁的國際文化交流,使得各階層人民的生活變得豐富多彩;對各種思想和各民族文化的兼容並包,特別是儒釋道三教並行的現實,使得當時人們的思想比較活潑、言行較為開放。
這是一首可愛的小令,小池、陣雨、荷花、瓜李,加上一位酣夢的姑娘,勾畫成一幅慵懶而充滿夏日氣息的小畫。
相傳源自於瑟,是秦地的樂器。秦國有一個名叫婉無義的人,將一張瑟傳給兩個女兒,兩個女兒為了爭搶這張瑟而把它扯破了,從此成為兩張樂器,所以稱之為「箏」(爭)。另有一說,箏其實是秦國大將蒙恬製成的,他將原來瑟的二十五弦破開,改良成較為輕巧的十二弦,於是成了今天的箏。
惠崇是蘇軾的好友,是個能詩善畫的和尚,尤其擅於小景;他所描繪的鵝、鴈、鴛、鷺等禽鳥栩栩如生,毛羽膨鬆,神態生動。
唐玄宗李隆基是一位極具藝術涵養的君王,不但能鑒賞音樂,自己更是一位卓越的作曲家,有著絕對音感。眾多樂曲中,唐玄宗最喜愛出塵飄逸的道家法樂。
唐玄宗十分喜歡音樂,他聽說春秋時期宋王修築練武場牆壁,請來歌唱家在旁演唱,以提高工作效率,便生出了一個念頭,想建立一所音樂學校,培養專業的音樂人才;「梨園」因此成立。
盧渥是唐宣宗時的一名中書舍人,有一年,他到京城參加考試,趁著閒暇四處逛逛,不覺漫步到了宮廷外的御溝上。秋涼時節,御溝的水面飄流著片片紅葉,好不美麗。盧渥忽然發現其中一片紅葉上頭似乎有字,於是將它撈起一看,葉面竟題了一首詩: 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閒; 殷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
歐陽修詞云:「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東風容易別!」唐朝時,洛陽被稱為牡丹花都,城內栽滿了牡丹。牡丹到底有多美呢?竟能將春天包涵在其中,令詩人不忍作別。
南北遷移,本是雁群為了躲避季候寒冷的自然反應,不料卻使牠們成了傳信的象徵;忠於伴侶的天性,更使雁兒平添許多詩情畫意。 雁足傳書,來自於一個動人的故事。
山茶 似牡丹一般鮮豔,卻微小而不願以名花自居;沒有富貴之氣,又不似幽蘭嬌柔。 山茶的花期甚長,總在春天時領先群芳出現,又在冬季裡不畏嚴寒伸展。
柳宗元自小被稱為神童,他「精敏絕倫」,二十一歲進士及第,妻子是禮部、兵部郎中楊憑的女兒;二十四歲任秘書省校書郎,三十一歲時,就已是京城的監察御史了。
    共有約 87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