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活點滴
道從明年開始,來澳就讀的海外學生將必須提供每年至少18,000澳元生活費用的證明才能申請赴澳簽證。這使得入澳學生的生活必須費用從原來所需的12,000澳元提高了6000澳元。澳洲人報稱, 堪培拉這一升高海外學生入學門檻之舉是對貧困學生的打擊。
澳洲最大的海外學生招生機構IDP警告說,在中期內,澳洲不可能在不犧牲教育質量的的情況下繼續在這樣難以維持的水平上招收中國和印度學生。
也許你是抱著興奮、迷茫、惶恐的心情踏上這片令人嚮往而又完全陌生的土地的,雖然在出國前看了不少留學經驗,卻發現有些東西只有身臨其境才能體會到。環境、文化、教育的不同會使在國內呆了至少20多年的我們感到或多或少的不適應。
昨日,在由澳洲聯邦教育部長吉拉德(Julia Gillard)主持的教育廳長級會議上,澳洲國際學生的情況成為焦點議題。
據一項新數據顯示,在擁有大學學歷的澳洲人中,出生於中國和印度的人士幾乎是其他人的兩倍。他們更傾向於生活在首府城市,年齡在39歲以下,擁有配偶和子女,這得感謝近年來大量國際學生的湧入。
「南澳商會」稱,有種族傾向的僱主影響了全省的生產力和人口增長,因為他們不願意僱傭海外學生。
自從澳洲聯邦政府呼籲尋求改善教育服務的建議後, 國際留學生將可表達他們在澳洲接受高等教育時所受到的委屈。
海外學生代表本週與澳洲副總理兼教育部長吉拉德(Julia Gillard)會面,並向澳政府申請更長工作時間和交通優惠補助,以及希望澳洲政府能嚴格規範海外留學的領域。
在堪培拉舉行的為期兩天的國際學生圓桌會議於9月15日結束,學生們向教育部長吉拉德(Julia Gillard)提交了一份公報,並向聯邦政府提出幫助請求。
「那好,明天早上八點我們在實驗室見面吧。」我說到,「好的。」我的韓國朋友回答到,「他明天會準時到嗎?」我心裏嘀咕著。第二天我八點鐘準時到了實驗室,我的韓國朋友沒有到也沒有給我打電話。到了將近八點一刻他來了,沒有說任何抱歉的話,我沒說什麼但內心對他的看法卻打了折扣。
昆士蘭的冬天,天藍藍的,更為奇怪的是,人們大都上身穿著毛衣,下身穿著短褲。這就是典型的澳洲文化了。
在美國學習的學生如何管錢、如何跟銀行打交道,如何購物?剛來美國的國際學生對這些問題大都不甚了了。其實,很多大學都有相關的諮詢服務,告訴學生甚麼是個人開支的合理預算。 (2009-08-04-voa92.cfm)
(大紀元記者黃怡安綜合編譯)主修日本文學的哈佛大學學生柏納(Peter Bernard)到日本二手書店實習,認識日本的古書店文化。
來法國之前,聽到蘭斯(REIMS),是從一本有關居禮夫人的傳記中,知道這是一個優雅、美麗的城市。就是這個印象,使得我來法留學首站既不是巴黎,也不是馬賽,而是這個香檳城市——蘭斯,和蘭斯也因此結下了不解之緣。
儘管新西蘭的經濟在繼續下滑,新西蘭的教育出口產業卻在回升。教育出口是新西蘭第五大出口產業,去年新西蘭共有8.8萬留學生,僅奧克蘭地區就有超過5萬的留學生,對奧克蘭地區的經濟貢獻達13.4億元。
傳說中的烤肉終於上來了,原來湯姆再就在烤箱裡烤好了。也不管洋人的左叉右刀之類的習慣,隨手抄起刀叉定睛一看,當即呆若木雞。傳說的烤肉就是豬肉,注意,是帶皮的那種豬肉,厚厚的脂肪,生生的烤熟的。另外配上土豆,烤熟的,胡蘿蔔,烤熟的,當時我心裏默念,再上點白菜吧,這樣我們就可以養兔子了。
談到德國文化的特色,就會想到著名的音樂家與哲學家,然而美味的葡萄酒與名聞遐邇的精美瓷器則是德國麥森小鎮的著名產物。想要一探德國中古世紀的風貌,就不能錯過這座千年古城。
「你說什麼?你這個傢伙,你再說一遍。」很遠我就聽到了有人大吵大嚷的聲音,走近一看原來是位大叔正在訓斥一位中年警察。最後這個警察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向這位大叔賠禮道歉了,這樣事情才算結束,當時已經快接近晚上十一點了。
「這剛一個小時,飛機就落地了?這麼快就到了韓國的最南端了?」飛機在濟州島機場落地時我心裏想著。這次來濟州島是參加一個學術會議,我和實驗室的朋友們提前一天來了,來了之後我聽說很多人明天早上才會過來,下午開完會就直接飛回去了,我不禁再次感歎:韓國真小啊!
德國是繼美、英之後,全球第三大吸引外國學生的國家。儘管有德國人說,學德文跟學中文一樣難,但是仍然擋不住留學客赴德求經,到底德國有什麼魅力?就讓不同國籍的留德學生告訴你。
初見林佩昀,文雅秀靜的氣質讓人聯想到小家碧玉的乖乖女。但懷著異國留學夢的她,除了公費申請到美國康乃爾大學一學期之外,更將獨自一人到中東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工作。什麼樣的留學經驗能讓佩昀做此決定?讓我們隨著她的腳步,分享台灣女生勇敢追夢的多采人生。
那以後正如我所擔心的,不好的狀態很快重新襲來,依舊十分痛苦可怕,但此時我內心的狀態好了一些,因為事實證明這種狀態也有好轉的可能性。時隔不久我們班新轉來了一個學生,可能是因為緣分的關係我們走得很近,也很談得來。時間久了,我們就能聊一些心裏話,我驚奇地發現他也有心理疾病,並且和我的狀態非常相似。
他們都曾經在18、9歲獨自一人背著行囊,坐十幾個小時的飛機遠渡重洋來到陌生的加拿大,操著生澀的英語展開了新的生活。在色彩斑斕並滿溢著多元文化味道的多倫多、凝聚著古色古香魅力的時尚都市蒙特利爾、擁有長長海岸線充滿溫暖平靜的溫哥華,或是混合大城市繁華與小市鎮寧靜的哈利法克斯,曾經留下過他們的足跡,和充滿著歡笑、淚水、憧憬、無奈的愛恨往事。雖然如今他們都已經返回中...
俗話說,「民以食為天」。中國人講究吃,中國菜選料之廣、做工之精細以及口味之變化多樣,全世界難有匹敵。不過,也正因如此,在外留學的日子就更令人難熬。對於每個留學生來講,吃恐怕都是個大問題。
周遊世界,是很多人的夢想。但遊歷也是個花錢的事情,於是許許多多熱愛旅遊的人,在尋找各種各樣精彩玩法的同時,也在尋找最經濟實惠的玩法……
JASON是個留學生,是那種外表看上去很酷酷的,假裝深沉的留學生,可是嘴裡卻沒有一句的實話,和他聊一個小時,天花亂墜的,都找不到北了。掩飾不住的那種孩子氣,讓人感覺好像是沒有父母照顧的小孩子,獨自漂泊在海外,強裝著堅強去面對生活,面對人生。
回想去年剛考完大學,正等著放榜,當時只因媽媽的一句「要不要出國?」不假思索的莊雨璋順口應允,才有異國的生活體驗。在美國中部密蘇里州的語言中心一待9個月,也讓雨璋看到地球另一邊不同於台灣的人文與文化風情。
加拿大,美麗的北美大國。她迷人的自然風光、寬鬆的學習氛圍、相對較低的費用吸引著越來越多的中國留學生。目前在加拿大的留學生總共有82000多人,其中中國學生有3萬多人,佔了近40%。但是,隨著留學生的不斷增加,這個天堂般的國度似乎離他們的初衷越來越遠。
來法國之前,聽到蘭斯(REIMS)是從一本有關居里夫人的傳記中知道這是一個優雅、美麗的城市,就是這個印象,使得我來法留學首站既不是巴黎,也不是馬賽,而是這個香檳城市——蘭斯,和蘭斯也因此結下了不解之緣。
隨著開學季到來,家長們也正為了子女的學費而傷透腦筋,尤其,對於動輒一年五萬美元的私立大學學費,更是年年此時最大的一筆花費。不過,據基督教箴報報導,現在又隨信用卡的深入校園,卡債也已成為學生和其家長的一大負擔。
共有約 220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le Pompeo)出席了在布魯塞爾北約總部舉行的外長會議後,在週三(11月20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再次呼籲北約盟國團結起來,對抗中共「長期和潛在」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