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韻詩文集
或雪白或殷紅 是春天的一幅傑作 挑染季節芳菲 晨霧裡慢慢綻放溫柔雨潤的美麗
擾嚷喧囂紅塵道上 捻數莖白髮 說一段不勝唏噓往事 霎那間思緒就掉入黑暗深淵
聳入天際的竹林隨風搖曳 疏影錯落 遮掩烈日曝曬 勤快的老農肩挑青菜竹筍外出販賣 換回魚蝦日常什物以營生 竹籬笆旁稻埕
雲瀑如層層布幔 輕起一片煙雨 老者倚仗蜿蜒而上 他是山徑中的活動風景
列車啟動,一早 從台北樹林前往台東 清水斷崖隧道口 遭從天而降一輛工程車碰撞 重力加速撞擊
我披上一襲春霧 翩翩起舞 踮起腳尖旋出三百六十度 你來,瞧見我雙頰紅暈 笑顏迷人燦爛
三百年前的雲低低的欺掩過來 試圖覆蓋古厝容顏 紅磚地面自三合院外迤邐來到稻埕
等待中,辛丑牛年在灼熱凝望中到來 喜氣洋洋貼春聯 備年菜,甜粿發粿討吉祥
佇立山間,領受那千軍萬馬踢踏前來的奔騰 耳畔響起磅礡的蕭邦樂曲 旅人目送候鳥遠飛
跋涉千山,在山路轉彎處 旅人啜飲季節的冷冽 在一個尚屬稚嫩的月份
傾巢而出的一株株水筆仔 匍匐於淡水河出海口 頑皮的彈塗魚鑽出泥穴
一腳踩進荒蕪曠野裡 白晝交錯黑夜的界線 注入一盆夕陽 還有殘存的詩情揚帆而來
旅人漫步松林小徑 內心拓印著遙遠記憶 思索著人生的承載到底是什麼 那是天空無法回答的疑問
將眼前的真實世界框架於鼻樑上 正好壓垮 喧囂的謊言
和煦秋陽灑在潺潺溪水裡 殷紅林相成排羅列 日月遷移,雲海毋須有人帶路 便兀自四處遊蕩,傲笑青山多嫵媚
沿著鋪滿落葉的山徑走去 兩岸密集喬木遮天 留下一線蔚藍懸空緞帶 一泓銀光閃灼溪流 悠悠地淌過
歲月停下腳步 過往雲煙飛掠而來
撥開時間門簾 楓紅以夢的速度奔馳而來 霜林一片秋意 所有熟悉的跫音都已走遠
盈盈翠綠草山月世界一塊碧玉 如筍錯落是時間的鏤刻 峰峰相連高低有致 翠竹成蔭,荒寒遂有了生機
浩莽瀑水飛迸古潭中 誰闖進了沉睡千年大山 一襲長白襯衫 霧中獨自漫步石橋上
有著開闊的夢繫於釣桿尾端 時間長河日夜川流而去 兩岸無岸 耳朵張成望海的貝殼
《岩上八行詩》啟我入門深入思索人生 「手掌的開合之間, 瞬如一生」 「撒手而去 又能掌握什麼」 率真說法,直指人心
一隻雨燕剪影二寮天空 穿梭雲翳間 喁喁竊語於彩竹林梢
走進山中,把日子過得行雲流水 旁觀者的時間讓蓊鬱的林相庇蔭來者 一彎水流繚繞 靜靜地聆聽山色絮語 看雲濤擁吻翠谷
遠處青山隱隱 樹影倒映一彎河流中 兩隻白鷺鷥是天際佚失的兩朵閒雲
仲夏的公園 串串如鈴阿勃勒騷動於枝頭 歡唱季節的亮燦 繾綣歡愉的靈魂 夏蟬也放歌一闋暖香 黃金雨搭建了一座舞台
涼風騷動了山巔 林間揚起湧動的雲 誰移步側看雲霧法相 夏雷翻滾 讓梅雨嚇得哇哇大哭 煙嵐飄渺 向著誰的心靈深處
樂在寫詩,耕耘大半輩子 曾經聆聽你說詩讀詩 內心波動不已 此刻你揹起背包獨自到另一個國度去旅行
又稱台灣櫸木的光臘樹 灰白樹皮有油蠟色澤 汁液是獨角仙的最愛 長線翅果迎風搖曳,翩翩舞姿舒展著笑聲
一身藍衣裳配上鮮紅嘴喙 野性十足的台灣藍鵲從油桐花上飛躍而過 花兒瓣瓣如雪飄落,浮動著初夏林間靜謐
一瀑如練從雲霧深處飛掠而下 以昂揚韻律敲響悠悠山林 更有石階百步任你不卑不亢攀爬 日影篩落,氣韻流動成風
共有約 10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