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衛平
中國自然科學史學者許良英在六四周年之際,回顧並高度肯定八九民運的歷史意義,也嚴厲批評學生絕食拒不撤離廣場等錯誤。認為應該汲取教訓,認識中國民主路的艱難,應有韌性...
徐友漁先生是中國社科院哲學所研究員,著名公共知識分子,中國自由主義學派代表人物之一。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以來,他對文化大革命進行了深入研究,出版了專著《形形色色的造反》,發表了數十萬字論文,主持編輯出版了《一九六六——我們那一代的回憶》,撰寫發表了《驀然回首》、《直面歷史》等書,並與其他學者一道整理出版了遇羅克遺文,提倡認識文革,反思文革,嚴防文革災難在新時期重...
今年二月中旬,剛剛回到北京,市國保警察就來找我,要求我與他們「合作」,當民運密探,否則不允許我繼續呆在北京。以前,他們也曾提過同樣要求,但這次完全不同,明確進行要挾。我感到他們認真了,於是將此事告知了幾位朋友。但我仍希望他們只是說說而已。
滕彪,三十出頭,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講師,北京華一律師事務所律師,文質彬彬,說話慢條斯理。2003年5月,他與許志永、俞江一起,提請全國人大對國務院《收容遣送條例》進行違憲審查,迫使當局自行廢止了這一嚴重侵犯人權的惡法,開創了公民挑戰公權取得勝利的先例。之後,他走出書齋,站到維權第一線。
張思之先生是當代中國最負盛名的律師,辦過很多大案。他見證中國律師業五十年的坎坷滄桑,深知今日辯護律師之難為,律師法實施以來有五百名律師被捕,國際律協竟然不吭一聲!
文革之前,李大同是一名生活優渥的高干子弟。然而一夜之間,他突然成了人人所不齒的「走資派」子女。1968年,李大同與另外幾個「黑幫」子女自己拿著戶口,去內蒙古大草原插隊。他沒有料到,自己在牧區一呆就是十一年,自己並沒有改變牧區,倒是牧區改變了自己。
曹思源是江西景德鎮人。他告訴朋友,景德鎮手工業發達,是資本主義萌芽比較早的地方,明清時期陶瓷業就很有規模。「解放」後全面落伍,現在更是落後得一塌糊塗。幾次「瓷都」評選,桂冠為外地所摘。
由於家庭經濟狀況困難,范亞峰初中畢業沒有走升高中、考大學的通衢,而不得不先入中等師範學校,工作一年後才上大學。後考上了北京大學憲法學專業研究生。在北京教育學院工作了一段時間,二○○○年,他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攻讀憲法學博士學位。二○○三年畢業,留在法學研究所工作。
茅于軾先生因多次發表政治和經濟方面的不同看法,1958年被戴上右派帽子,以後歷次運動不斷挨整,文化大革命更全家被抄,發配山西大同勞動,長達十年之久。但茅老十分開朗,雖然年愈古稀,仍非常幽默。為保持茅老談話的「原汁原味」,本文採取筆者很少使用的直錄方式。
實現「公民主義」理想,必須通過公民教育、公民行動和公民社會來達成。
【大紀元1月30日訊】近年來,劉曉波先生的作品頻頻見稿於眾多海外媒體與網站,不少時候一天之內竟有數篇之多,有如井噴一般。很早便想採訪他,這天下午終於得償所願。
已屆米壽之齡的李普先生,耳聰目明、思維清晰連貫,步履流暢,除去臉上的老年斑外,絲毫不見龍鐘之態。
浦志強先生身材魁偉,有如一堵能夠遮風避雨的高牆。筆者以為,當事人一定能夠從中感受到律師的力量,增加安全感,大大提升對律師的信任度。心理學研究表明,第一印像十分重要,在沒有重大事變發生的前提下,它基本決定了人們之間關係的發展。浦志強高大壯實的外形,與其職業發展肯定多有助益。
編者按:老一輩新聞工作者何家棟先生是現今中共體制內堅持理想,勇於反省的民主派代表人物之一,備受知識界尊重。此文介紹他追求真理永不放棄的坎坷一生。
毛澤東說:「槍桿子裏面出政權」,人所共知。但很長時間裏,大陸人民並不清楚,當局還一直堅持「槍桿子治政權」。直到1989年6月4日天安門大屠殺,掩蓋政權無比邪惡本質的迷人畫皮才被徹底戳穿。此前,「人民政府」、「社會主義祖國」、「共產主義理想」等一系列欺騙宣傳讓多少大陸民眾如墜五裏雲霧,他們自覺地為加強當局的獨裁統治,為當局壓迫自己增磚添瓦。
十一月十八日上午,中共在人民大會堂召開座談會,紀念胡耀邦先生九十冥辰。曾慶紅發表講話,號召全體共產黨員向胡耀邦先生學習。
去年十二月,高智晟發表致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的公開信,為河北省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黃偉鳴不平,對現行制度大加撻伐。在當局對法輪功嚴酷鎮壓的背景下,一時間,高智晟因無畏敢言而聲譽鵲起。
包尊信先生是中國重要的思想史學者,是中國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群體中非常重要的一員。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他主編的《走向未來》叢書,為中國的民主啟蒙做出了巨大貢獻。可以這樣說,「八九」一代青年是在公眾積極閱讀傳誦《走向未來》叢書的氛圍中長大的。「八九」民運期間,他參與了「首都各界人民聯席會議」的決策工作,是首都知識份子群體的重要領導人。「六四」屠殺後,他因所謂反革命宣...
1989年11月9日,分割東西兩大陣營的象徵柏林牆轟然倒塌,延續了近半個世紀的冷戰遽然結束,共產主義長達七十多年的咄咄逼人的進攻態勢驟然瓦解,自由主義者在付出了巨大的經濟政治社會代價甚至鮮血與生命的犧牲後,終於取得了最終的勝利。誠如古人所言,前者百勝一敗,後者百敗一勝。
日前,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了中國首份民主政治白皮書,稱在中共的領導下,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有了很大的進步,已經是政治初步民主的國家。与此同時,白皮書又堅持中共的一黨專制,堅決拒絕政治改革。前后矛盾之大,滑天下之大稽。
同樣的事實可以用不同的文字表達,這本不是甚麼希奇的事情,很多情況下人們還努力追尋這一目標。因為它體現了語言藝術。然而在適用嚴格規則甚至法律的地方,不同的表述卻將導致完全不同的結果。雖然普通讀者分辨不出其中的奧妙,但主事者卻通過玩弄文字遊戲為自己騰挪出巨大的操作空間。
“共產党比國民党更坏”,這個判斷若出自我,不免顯得缺乏根据,少有說服力。首先,我沒有在國民党治下生活過,無從對比兩者。當然,關于國民党的道听途說甚至文獻資料知道得并不少,但畢竟耳听為虛,眼見方為實。因此遽下判斷,難免被人批為虛妄;再者,雖然我已過不惑之年,按理應該對自己生活的社會有深刻的了解,但共產党社會是不許人“亂說亂動”的地方,作為個人,對社會的整体狀況...
9月19日,第四次朝鮮核危机六方會議落下帷幕。朝鮮同意徹底放棄核武器,美國書面聲明不會攻擊朝鮮政權,并与其他四方保證給以其更多經濟援助。各方達成協議,皆大歡喜
見面前我專門找來莫少平先生接受採訪的錄音和他在多個人權案件中的辯護詞,一番研究後,直覺他是一個非常認真謹慎細緻的人。一見面,果不其然。他反復詢問文章將要發表的媒體的情況,擔憂碰觸大陸官方底線之情不言而喻。一個享譽中外的刑法專家、大律師尚且自我束縛如此,一般國人對當局的畏懼更自不待言。不過我理解他。因為如果不謹小慎微,任何人都無法在體制內生存下去。所以他的言行...
共有約 149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儘管接連傳出朝鮮人出逃至韓國的消息,但實際的出逃數量遠遠比報導出來的更多,並且精英層脫北者在張成澤被處決明顯增加,顯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權正在眾叛親離。 日前,韓國政府證實負責對朝工作的朝鮮偵察總局出身的朝鮮軍大佐投奔韓國,這也是迄今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