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強
這使我想起1962一66年我和華族同學、克倫族同學、克欽族同學,四人在仰光大學軍事訓練班休息時,席地坐聽前線受傷回來當軍訓教官講Tamadaw在撣邦打國民黨軍隊...
仰光大學七七學生慘案日又降臨了——天昏地暗、日月無光!53年前的今天——1962年7月7日,政變上台才四個月的大緬族主義獨裁將軍們,悍然派遣其法西斯緬軍Tatmadaw到我們仰光大學校園,開槍屠殺和平示威的我們——百多名同學慘死槍下!
昂山素姬能當緬甸總統嗎?
君知否?上世紀50年代初中國毛澤東主席宣佈跑步進入社會主義建設,60年代初緬甸奈溫將軍宣佈建設緬甸社會主義,兩國人民都歡喜若狂!當時無不認為萬惡的資本主義剝削制度結束了,從此走向人人平等、幸福、和平、欣欣向榮的社會主義生活。
屠殺學生的六四血腥日子就在眼前了。
1962年奈溫緬甸社會主義軍政府上台,獨裁統治長達半世紀,國有化讓經濟崩潰、百業蕭條——大家才初嚐油票糧票布票吃不飽肚、衣不蔽體的緬甸社會主義生活!1967年天災人禍,才史無前例全國大鬧饑荒!
我們生活在世界各個角落,目睹神州官二代三代四代、太子二代三代四代、紅衛兵二代三代四代、貧下中農二代三代四代.........言談舉止、思想行為、待人接物、所作所為,有時會感到怪怪、震驚、不可理解、不可思議——肯定他們不像中華傳統文化人,懷疑他們也遠離了地球村文化。
賽萬賽是撣民主聯盟秘書長(Sai Wansai,the 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以下賽=賽萬賽。
967年軍政府為逃避糧食危機而反華殺華仇華,我在下班回家路上差點被暴徒無辜殺害,悲憤莫名而遠赴東德留學兼避難。當時東德的緬甸留學生因大家互動互助與國際學生之間聯絡需要而不顧軍政府無理禁令,1968年成立了緬甸留德學生互助會,我義無反顧地參加——結果留學生會主席、副主席、財政、秘書被逮捕回國受審,我們會員則被「莫須有」迫害,我因華裔更罪加一等——最後大家輾轉逃...
緬甸1948年獨立,十年內就躍居為東南亞數一數二繁榮富強小虎與魚米之鄉!但軍政府1962年政變奪權獨裁統治後,君不見經濟越搞越差?內戰越打越凶?人民越來越水深火熱?1967年雖借反華殺華排華躲過了全國大饑荒引爆大動亂,但到1988年還是逃不過名列世界最貧困最落後國家名單!全國不是因而怒爆大起義?各族人民不是天長地久至今還在受苦受難?
(一)
在提倡改革開放的登盛總統與半民主的登盛政府誠邀下,在國外長年反對緬甸獨裁將軍們的自由民主人權鬥士,在非政府組織的聯絡、安排、幫助之下,紛紛回國參加和平建設、為改革開放獻策、出力、效勞了。
請看緬甸近代痛苦(梵語 Duhkha,巴利語緬語Dukka):
緬甸若開邦的羅興迦人(Rohingya)與若開人發生暴力衝突。
他是不平凡的中國司機——駕駛10年,安全行駛100多萬公里,相當於繞地球30圈; 圈圈對乘客熱情、有禮貌,助人為樂,拾金不昧。乘客、同事有口皆碑。
現在緬甸全國都在談民主----"民主女神"、"民主政府"、"民主XX"......"民主"滿天飛、遍地走,大有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之勢。
昂山素姬最近北上訪問克欽邦首府密支那、大城市八莫、莫崗(猛洪)等。她所到之處,各族人民夾道歡迎。
答:以2008年偽憲法和2010年偽選舉而上台的登盛半軍政府,去年還昂山素姬以自由;最近修改了2008年偽憲法,讓她依法參加政治活動;11月18日也讓她領導的民盟NLD重新註冊為政黨,依法參加政府補選。雙方合作愉快——昂山素姬正面積極肯定民主有希望。
非緬族眾原住民委員會ENC(Ethnic Nationalities Council)歡迎全國民主聯盟NLD (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2011年11月18日重新註冊,以爭取即將到來的政府補選。
緬甸聯邦欽族(Chin)人口約150萬,自古以來生活於緬甸西北部欽邦高原——緬甸獨裁將軍們稱他們為「山民」「山地人」。欽族刻苦耐勞,驍勇善戰,忠誠可靠——緬甸獨裁將軍們就利用「山民」「山地人」部隊打殺其他非緬族原住民。1962年7月7日,緬甸獨裁將軍們創造性發展「以夷制夷」政策——令「山民」「山地人」部隊開槍射殺我們仰光大學示威學生,讓學生從此對欽族軍恨之入...
賽萬賽(Sai Wansai)是撣民主聯盟秘書長(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早期也跟我一樣留學德國——他在德國大學攻研政治學。他治學嚴謹,講話引經據典,重視消息來源——渾身洋溢一絲不苟的學者風度!
老同學老戰友溫博士(Prof. Dr. Kanbawza Win)是清邁大學教授,歐洲委員會歐洲學院亞洲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學者,流亡美國的緬甸聯邦民族聯合政府的前顧問,亞洲論壇的助理編輯,緬甸文摘的贊助者。
如果登盛總統臨淵垂釣——志在獲得緬甸政府合法性與取消西方制裁,那麼,上星期所釋放的6359名囚犯中政治犯僅佔220名——肯定無法達到預定的目標!
我們要求中國: 1.停止支持緬甸法西斯政府! 2.緬甸政府還未變得透明並值得信任之前,請停止投資緬甸。 3.請與非緬族原住民的反對力量接觸。 4.請開放中國西界關口,幫助西界對面的鄰國居民。
登盛總統的所謂平民政府,背後支持者是緬甸軍隊。他們合製出「2008年憲法」與隨後的「全民公投」,然後再製造出登盛新政府,接著接二連三演出幾幕改革開放好戲——緩解了國內外政治緊張空氣。
大緬族主義者常說他們大緬族 Myanmar 來自大公(Takaung)——那是南印度移民在緬甸建立的城邦。知否Myanmar源自南印度語Mrama?知否大緬族古時也愛自稱 Mrama
說我們(NLD民盟)是政府的的一個反對黨,僅僅企圖取代政府的執政黨。不對!
現在,緬甸登盛政府視而不見其一直強調的「憲法規定的邊防軍計劃」,和佤邦聯軍(United Wa State Army)及民族民主聯軍(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即猛臘軍,簽訂了新的停火協議。
鎮壓1988年人民群眾起義時,緬甸軍隊對手無寸鐵的示威者無法無天亂槍射殺,百多學生與活動家越過邊境逃入泰國。
緬甸軍事情報局MI 隨時可以把我們任何人強行拉走。 他們最愛在夜深人靜的午夜,隨便扣個罪名,把我們神不知鬼不覺帶走。
共有約 241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儘管接連傳出朝鮮人出逃至韓國的消息,但實際的出逃數量遠遠比報導出來的更多,並且精英層脫北者在張成澤被處決明顯增加,顯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權正在眾叛親離。 日前,韓國政府證實負責對朝工作的朝鮮偵察總局出身的朝鮮軍大佐投奔韓國,這也是迄今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