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水
只是中南海高層和具體執行命令的各級警察們需要知道,天欲其亡,必令其狂。不管是否相信,瘋狂不僅保不下政權,還將加速其滅亡,而其造下的罪孽都將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加倍償...
晨鳥枝鳴切,丹霞慢慢浮。 煙霏林樹合,雲薄雪空流。 酒隨花間夢,棠飄柳徑愁。 微風惜此地,來接故人游。
原以為這個貴州小女子不過是一活潑好動的少女,入詩社乃圖耳目娛樂而已,至今方知其憫貧困之真摯,愛人類之深切,非一般庸庸學子能夠相比。
魏京生基金會編者注:楊天水先生於聖誕前再次被拘。在此我們向他及廖石華先生與佟適冬教授表示敬意與關懷。廖石華先生剛剛經歷了六年專制主義強加給他的牢獄,於三個月前刑滿了。十月四日,是他六十壽辰。朋友們聚會長沙,為之慶賀。
薩達姆手捧古蘭經進入法庭,從容不迫,處處藐視民主伊拉克的法庭與法官,口口聲聲自己無罪。反美主義者,或者是薩達姆的擁護者,一定引以為自豪。
編者楊天水按語
任何制度之下,都會產生偉大人物,官方的和民間的,以其獨特的方式顯示他們自己的偉大,有的敢於反抗暴政,有的則志在改革暴政。
真正的戰士,不能離開戰鬥。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他的戰壕。還是在六月,陳西先生剛剛出獄不久,就積極籌畫與警方展開平等對話,採取新的更加平和的方式,研究人權問題,討論人權狀況,宣講人權知識。就是說剛剛結束十年牢獄的陳西,即刻投入人權運動。
何德普先生入獄已經三年多了。這個勇敢的民主志士,寫過很多文章,做了很多事情,不屈不撓,反對專制,2002年中共十六大之前,因為上書要求政治改革,而遭到逮捕、叛刑、監禁,他同樣是文字獄的獵物。具有中國特色的中國大陸監獄,造成了這樣的事實:三年的牢獄生活比三十年的自由時間還要漫長。已經經歷了很久牢獄生活的何先生,情形如何?
公元一九五九年一月二十七日,正值中國制度性癌症-絕對的獨裁專制-引起的大饑荒高峰期,一個嬰兒誕生於遼寧營口市,是朝鮮族人,後來的名字叫鄭貽春。長大之後,他象一只勇猛的獅子追逐獵物一樣,到處追逐專制腐敗,其政論如高山瀑布,其品格似峻嶺玉巖,直到去年的今天,遼寧警方拘禁了他,而後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為名義,判處他七年有期徒刑。
海內外追求人權與民權的朋友們,都遇到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艱難險阻,趙昕先生和幾乎是所有的同道一樣,生命的歷程和這樣的艱難險阻無法分離。
鄭貽春先生,一個著名的民主鬥士,愛人權民權超過自己自由的學者,被中國司法機構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名,一審判決有期徒刑七年。
中國社會的實際統治者中共,是個不畏天命天道天理的党,真主神佛在它的眼里,毫無地位,或者說人類主流上以各种不同名義予以敬畏的終极依賴及其种种道德指令,無法動搖其冷酷無情的心靈,它的無神論是變种的有神論,即強權、物利、即時行樂、唯我獨尊、私我利益成了它的神,信奉這樣"有神論",并操控整個中國社會,其結果是天命、天道、天理遭到阻滯,被排斥在一邊,至多在民間的心靈中...
今天的南京風和日麗,到處是匆匆的行人,腐敗造成的艱難生活環境,導致他們幾乎沒有甚麼笑臉,可以看到的幾乎全是鬱悶的神態、沮喪的眼神以及非常疲憊的腳步。
腐敗像瘟疫,有傳染性。很多開始人品很不錯的共產黨人,後來因為腐敗瘟疫的包圍傳染,淪落為巨貪。而他們身邊的工作人員,耳濡目染,也多亦步亦趨,效仿之,利用崗位之便,參與腐敗,興風作浪,直鬧得舉國腐敗,烏煙瘴氣。
這里的“地方”与中央相對。中國歷史任何1個王朝末世,中央對地方各級政府的控制權,都大大削弱失控,法紀不能生效,公道蕩然無存,地方諸侯無法無天,不同級層的地方官僚們之間,官僚們与富人之間,官僚、富人、依靠暴力充當打手的流氓黑勢力3者之間,經常相互勾結、相互利用、抱成一團,壟斷地方利益,殘害良民。目前的中國大陸地方上已經黑社會橫行了。
大陸警方,執行法律方面,尤其是對待異議人士和維權群體,總體已經毫無法度、混亂無章了。
南京,山環水繞,遍地綠蔭,風景似畫,古來如是。很多外來游客,嘆服其山水之胜,更嘆服其古城牆的堅固。
專制王朝末世有個共性,那就是災異極多,蝗災、旱災、水災、火災、震災等等,往往頻繁發生。
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維權勇士趙昕一直遭到各種形式的官方侵權,傳喚、一定時期驅除出北京、堵在園子裡、堵在住所裡不讓出門等等,頻繁發生,但是他並沒有因為如此政治迫害而放棄追求人權民權,他繼續努力,撰寫文章,呼籲政治改革,抗議官府暴行,和朋友們一起創辦了仁之泉工作室,以維護人權民權為目標,在北京集體向官府示威,要求處罰毆打胡佳的警察,太石村維權事件中,他們熱切關注...
且不說那些買兇殺人經常發生在官場,幾年前發生的平頂山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李長河,雇人殺害了舉報人呂淨一的妻子;以及山東水產局局長張昌文,雇人殺死山東省農村經濟開發中心總經理王家斌的案子,只是中國社會官場恐怖主義流行的冰山一角。
臺灣立委、文人李敖訪大陸,登上北京大學、清華大學講臺。引來評論如潮。大紀元特約記者夏語冰採訪中國大陸獨立作家楊天水,楊天水稱李敖是「文化界的劉姥姥」。
幾年前民運巾幗菁英盛雪女士,就系統研究了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2004.09.28 伊川先生說:“什麽是‘國家恐怖主義’?以國家機器的名義參與非法的暴力恐怖活動,就是“國家恐怖主義’。” 所謂非法,就違反一個國家現有的憲法爲依據。他的意思是說中國很多國家機構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動用暴力,侵犯明文規定的各種公民權利──比如宗教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結...
共有約 17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