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水
上海警方近來對李國濤實施了私刑,沒有任何法律程序,動輒押到派出所,沒完了,據上海的朋友提供的消息,國濤沒有明講,但是他們通話中,那個朋友感到國濤又挨打了。
總體上,專制主義危害了人類幾千年,同時人類中仁人志士也進行了幾千年的反抗。孔孟抗議過,耶穌抵制過,穆罕默德鬥爭過,陳勝吳廣開戰過,俄國的十二月黨人奮起過,孫中山與之戰鬥了一生。
安徽池州發生了大陸上常見的事件,那就是專制主義機器,在制止惡行方面,毫無效率,相反由於它自身與民眾利益的對立,和黑惡勢力的裙帶關係,往往將本來很一般的糾紛或刑事案件,推向惡化,引起大規模的社會衝突。
昨天,就是6月21日上午,安徽省蚌埠市中共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張林,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之名,行現代文字獄之實,這是又一起經過精心策劃的政治迫害,這場迫害的目的是要將張林,這位堅定勇敢的,思想豐富而深刻的,二十餘年來,一貫積極評判專制主義,勇於追求自由民主的獨立作家,民運志士,再次監禁起來,以便中共的專制派削弱大陸民運的潮頭。
政見持異者、教見持異者、獨立異議人士、上訪維權者成為中國新的四類分子。
蘇州以外資工廠多而著名。路過蘇州但是沒有在那裡長久生活的人,很容易為那裡美麗的外觀所迷惑。且不說小城市崑山的花園般的景象,即便是週邊的一些鎮子,也熱熱鬧鬧,到處工廠,馬路新穎,樹木青蔥。誰知道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多數工廠都是血汗工廠。那裡的工人們每天幹活在14個小時以上,沒有加班費,除了不開工,幾乎沒有休息日,伙食很差,住房週圍很少能夠有像樣的足夠的公共廁所...
在大陸很多為專制體制的辯護的吵吵嚷嚷中,我們經常聽到一種論調,即,經濟上去了,先吃飽了,然後人民才會有民主要求,才能談論建立民主制度;連飯都吃不飽,還談什麼民主呢?
經歷了三年牢獄之後,性格倔強的顏均先生終於出獄了。我們每個有過這樣經歷的人,都有大體類似的體會,出獄不久之後,就面臨威脅和控制,陷入匱乏和恐懼的狀態。
俗話說,比財富重要的是自由,但是比自由重要的是健康。可是在我們經歷過專制主義牢獄痛苦者的觀念中,人生最基本的幸福是免於恐懼,或者說,免於恐懼比健康還要重要。
今天(3月19日)上午,安徽省蚌埠市警方通知張林家屬,已經檢察院批准,今日正式逮捕張林,理由是所謂「認定張林觸犯刑法第105條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蚌埠警方目前將張林關押在蚌埠市第一看守所。警方是將張林此前平時公開理性合法守法表達思想針砭時弊的正當正常寫作行為,認定為是所謂觸犯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正式逮捕張林了。
以下的地段,拆遷補償不到600元一個平米,而後來建設成的門面房,出售價格是9000元一個平米。這個表面上還不算嚴重失公,因為人們容易被所謂的市場供求規則遮掩眼睛。
天鵝絨行動開始了。它是要一個新式的民運方式,在網絡上通過自由民主的選舉,來產生合法的政府。
誰分裂中國的呢?中華民國時期,中共在江西建立蘇維埃共和國,在前蘇聯和中華民國的武裝衝突中,中共號召中國人起來抗擊中華民國,武裝保衛蘇聯。這個時候的中共,有沒有分裂國家呢?這個歷史陳帳可以放過。後來中華民國和共產黨的互相對抗中,中華民國失去了中國大陸的實際統治權,退守台、澎、金、馬,於是中國就並存兩個政權:除了中華民國外,還有中共主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昨天黃昏,接到了師濤太太王媛的電話,听得出她非常懮傷,強忍住悲痛說
這個世界上中國國民的苦難最多最重,終年勞作﹐而收入低微﹐權利殘缺﹐任人蹂躪﹐只有當牛做馬,利益毫無保障,只要保持良知或者敢于抗爭,就會隨時遭到迫害﹐而中國的婦女﹐則又是這個龐大的受苦群体中的重災群体﹐它們不但要承受來自統治階級的壓迫和剝削﹐還必須承受家務的重負和無限的精神壓力。在這個人類受苦最深重的中國婦女群体中,有很多人永遠值得人類敬佩和怀念。
編寫者楊天水按:儘管中共和它操縱的政府口頭上一直提倡依法辦事,而由於權力不受人民制約,權力部門之間又缺少制衡,所以執政過程中到處是無賴的、枉法的行為,其結果是民眾的權益受到重大的損害。
鄭貽春,1959年月1月27日:生于中國遼宁省營口市。父親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母親是營口市第三服裝厂干部。 1973年:進入營口市第7中學,被選為毛主席著作積极份子,歷任班長、團支部書記、團委宣傳部長。 1977年7月:插隊于營口郊區柳樹公社西崗子大隊四小隊。做過柳樹公社農村中學的英語教研組組長。1978年:考入大連外國語學院英語語言文學專業。于1983年...
根据大紀元的信息:2月23日上午9點多上海司法局十多人闖入郭律師辦公室,以抄寫律師證號碼為名,騙走律師證,并搶走了郭律師的辦公電腦。
五十五年來,反對專制主義的道路上,涌現過無數英豪,由於專制主義草菅人命和冷酷殘暴,他們都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遭到殺頭﹑監禁﹑管制﹑折磨﹑孤立﹐以及由此而來的種種經濟上困迫﹐經常被迫過着一種半人半獸的生活﹐中國大陸再也沒有任何群體﹐比這個追求自由民主的群體經歷更多的苦難。
黑手終于伸到郭國汀律師身邊了。据說,昨天上海警方橇開郭國汀律師的辦公室,抄走了他的電腦,沒收了他的律師資格證。
2005年的元旦左右,中共的中央電視台,開足馬力,不遺餘力,反反覆覆報導東南亞的海嘯災難。真的是那些支配媒體的頭頭們良心發現?那麼關注人類的痛苦?難道落山的太陽倒過頭從西邊昇起?那些被馬列主義毒化得見到人吃人,也毫不動心,照樣泰然自若的群體,為什麼突然對人類的痛苦表示那樣大的悲痛呢?怪事真的發生了。
共有約 17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