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集
近來,關於大陸新聞方面的消息接二連三令人吃驚。先是兩會宣布取消總理新聞發布會,隨後央視記者直播燕郊爆炸被當地警方阻攔。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李希先生:您好! 25年前,我是一名中紀委監察部官員,同時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就因為我本著對國家、對人民、對歷史、對子孫後代負責的態度,於1999年5月7日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之後,我被「隔離審查」4個半月、135天,被開除黨籍、辭退回家。 16年前,北京第29屆奧運會開幕...
對於尹錫悅和美國的插楔子之舉,目前焦頭爛額並在經濟上捉襟見肘的莫斯科和北京不爽、不甘,但也無奈,畢竟中亞國家的選擇也是為了本國的利益。中俄相較而言,北京在中亞更多收穫了面子。也是,一個對本國人民非常不好的政權,又如何能贏得他國的信任呢?!
民智一旦開啟,中共的洗腦騙術其實已名存實亡。公信力一旦喪失,中共想要挽回民心恐怕就成了水中撈月。尤其到了今天,它那套謊言已被拆穿,卻還在繼續行騙;整個中國社會都民怨沸騰了,它還在繼續作惡,中共這副魔鬼嘴臉已越來越清晰地暴露在中國人面前,那麼真的願意「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的又有幾人呢?
尼克松離開中國後,中共改造的掃雪車、鏟雪車驟然全部消失了,原來是又恢復了卡車原有的面貌。或許在中共當局看來,靠人力掃雪才更能彰顯中共強大的組織能力、號召力,才可以更好馴化中國人。中共所謂的「好客」,包括現在對外的大撒幣,都是建立在欺壓中國人的基礎之上的啊。
十年文革中,有兩個中辦副主任自殺:一是長期擔任毛澤東祕書的田家英,二是中共少將王良恩。 文革結束後,1980年3月28日,中共中央為田家英平反;1979年11月1日,中共中央為王良恩平反。也就是說,這兩個中辦副主任都是被冤死的。 關於田家英之死,此前我已寫過一篇文章。這裡,著重談一談王良恩之死。 王良恩自殺 時任中央辦公廳臨時黨委書記汪東興、...
張又俠與穆尼爾同時參加高層會晤,表明中巴在政治、經濟、國防等方面正展開前所未有的合作,而這樣的合作只能讓印度和美國更加警惕。有分析就認為,印度整體民意對中共的觀感非常負面,特別是加勒萬河谷(致命衝突)事件和新冠疫情後,印度人將中共視為頭號敵人,而非巴基斯坦。對於莫迪而言,邊境問題未解決前,不可能與北京當局重回交往軌道。如今中巴的親密之舉,只能將印度推得更遠。
610辦公室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提議成立的專職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因成立於1999年6月10日,故名610辦公室。 610辦公室的性質,類似於納粹的祕密警察組織——蓋世太保。 610辦公室成立後,成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重要的幫凶。它從早到晚,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都在幹著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的事。 202...
1989年「六四」大屠殺一過,中共國務院新聞發言人袁木,立即當著北京市民和國際媒體的面,公然謊稱「天安門廣場沒開一槍一炮」,「天安門廣場沒死一個人」。 那麼,在「六四」天安門廣場,到底有沒有人開槍?有沒有人被槍打死? 讓我們來聽一聽當年在天安門廣場執行任務的軍人怎麼說。 一個父親對兒子講述的「六四」經歷時說,我們部隊是從地下通道進入到人民大...
加拿大央行上週三(6月5日)宣布:降息一碼,即0.25%。此消息一出,股票市場沸騰。奇怪的是,看起來與加拿大加息無關的美國股市居然標普、納指雙雙創新高;而加拿大本土的TSX好像波瀾不驚,並沒有創新高那麼激動。
按照中共的說辭,孩子戴紅領巾是自覺自愿的,那麼被它勒死也就是他們自己的事了。中共的冷血與無良向來都是沒有底線的。明知紅領巾有致死風險,還要讓孩子們每天都佩戴。學校的官員和老師也在中共的鉗制下扮演著幫凶的角色。孩子不戴,就會受到學校的刁難與責罰。在如此扭曲、毫無人性的社會中,父母們若不奮力反抗,中國的孩子們又該如何擺脫會被紅領巾活活勒死的險境呢?
在中國古代,像名醫扁鵲這樣對「病」與「死」有著極佳判斷力的醫生還有許多。本篇將介紹明朝醫籍中記載的幾位。
近日,美國總統拜登接受《時代》週刊專訪時指出,他不排除動用美國武力保護台灣的可能性。此前,拜登分別在2021年8月、10月,2022年5月、9月,四次公開表態,會在台灣遭到中共武力攻擊時協防台灣。為什麼美國總統拜登反覆強調美國將協防台灣?
古中國有個敬老孝親的傳統習俗,就是子女給年邁的父母做壽。即使平民百姓也會吃長壽麵、蒸壽桃(麵點),貼個窗花什麼的。富貴人家就講究了,《紅樓夢》裡賈母的80歲大壽,張燈結彩,大擺酒席,還有戲班子唱戲呢!
被列入中共制裁名單的哪家美國軍工企業在乎了?即便被中共反覆製裁,還不是照常前往台灣?!雖說追逐利益是他們的根本目的,但他們也不會違背美國政府的規定,去迎合中共,出賣美國的利益,而是追隨美國政府的腳步,接受美國國防部訂單,繼續向台灣軍售。而且被制裁的軍工企業在中國的業務在其份額中所占比例相當少。這著實讓中共很沒面子,也是中共深感無力的原因。
這兩週台灣幾乎占據了世界新聞的三分之一,但這次不是中共的環海軍演或台灣立法院的內亂,而是台灣的夜市小吃和台灣正成為AI的世界中心。台灣小吃和AI中心,這兩件風馬牛不相關的事情怎麼連在一起了?這得感謝英偉達(Nvidia)總裁黃仁勛,是這位台裔美籍世界AI領頭人把它們串在了一起。
6月2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安全論壇時,罕見公開批評中共。 澤連斯基說:「我們不期待得到中國(中共)的軍事支持……但我們也不期待中國(中共)向俄羅斯提供國防支持。」「令人遺憾的是,中國這樣一個獨立的大國已成為普京手中的工具。」 2022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爆發以來,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一直避免公開批評中共,一直期待中共利用與...
中共至今有十二任黨魁:陳獨秀、瞿秋白、向忠發、秦邦憲、張聞天、毛澤東、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胡錦濤之前的十任中共黨魁的最後結局都不好。毛澤東死後不到一個月,毛的妻子江青被毛選定的最後一個接班人華國鋒下令抓捕,後被當成「江青反革命集團」首犯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毛因此成為「反革命家屬」。
6月2日,中共國防部長董軍,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上,再放狠話:「誰膽敢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必將粉身碎骨、自取滅亡」。 董軍此番言論,令我想起他的前任李尚福在香格里拉對話會上的狠話。 去年3月12日,李尚福被中共全國人大任命為國務委員、中央軍委委員、國防部長。去年6月4日,李尚福在香格里拉對話會上發表了上任後的第一次重大演講。 李尚福說...
如今,伊朗再度向北京表達不滿,大概率又是在逼迫中共出血。如果中共不答應,一直暗中替中共幹髒話,如支持哈馬斯、軍援俄羅斯、在中東攪局牽涉美國精力的伊朗,會繼續幹下去嗎?被伊朗拿捏住軟肋的中共,為了自己的野心,極有可能繼續滿足伊朗的部分要求,以金錢滅火,中共又要撒出多少錢呢?
海康威视和阿里巴巴的忧虑,也是中共国众多银行、企业的忧虑,在俄罗斯市场与美欧市场二者间,想必大多数一定会知晓如何选择。企业的反应是最真实的,而中南海最高层如果继续一意孤行,等待其的又会是什么呢?
中共垮台是命數,因為它根本就沒有自救機制。從一開始,它踏上的就是一條毀人與自毀的不歸路。只是,在中共轟然倒塌之前,又會有多少不敢、不能、不想反抗的中國人將成為這個時代的悲劇人物和犧牲品呢?
甫來台參加中華民國總統賴清德、副總統蕭美琴就職典禮的美國前副國務卿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表示,「中(共)國愈是欺負台灣,國際社會就會更加支持台灣」。
中共台海軍事演習大失顏面外,還損失了一潛艇、一拖船和一艘巨輪,潛艇和巨輪上的官兵全部死亡。由此是否可以推斷,「聯合啟瑞」號在被中共潛艇撞擊後,雙雙沉入海底,傷亡慘重。幾十人的冤魂讓舟山的天空呈現血紅色,昭示著流血事件的發生。
美國是全世界最大的發達國家。中共真的要擴大開放,理應把發展中美關係放在最優先的位置。但是,從習近平的第二個任期開始,中美關係直線下降。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前,中美關係不僅沒有改善的跡象,相反,仍在繼續惡化。
中領館此次蹊蹺通知,顯然是有許多內情的,極有可能是在通知參與者一旦罪證被證實,不要與美方合作,而是要及時聯繫中領館,中領館可以提供某種協助,比如逃回中國。問題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中共每做一次惡事,都必將反噬自身。
最近,台灣新一屆立法院成為世界上廣為注目的新聞,因為由國民黨(藍)和民眾黨(白)立委推出的所謂「國會改革」法案,不僅極大擴權,甚至從總統到民眾都要受立法院監督、質詢和懲戒,而且法案裡許多定義含糊不清,也無人解釋。
中華民國新任外交部長,今天(30日)首次在立法院專案報告。林佳龍表示,中共這次環台軍演及在台海各種改變,都是在步步進逼、想蠶食鯨吞台灣,正在造成新常態,這是一個全球關注的問題。
任仲夷被認為是中共黨內開明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中共建政後,任仲夷在黑龍江省工作26年。此後,歷任遼寧省委第一書記(1978-1980),廣東省委第一書記(1980-1985),中顧委委員(1985-1992)。2005年11月15日,任仲夷在廣州病逝,享年91歲。 據《炎黃春秋》社長杜導正回憶:2004年7月,任仲夷寫成一篇大文章《任仲夷談鄧小平...
不過,東部戰區冥冥中出此字謎,可以有另外的解釋,那就是上天藉此警告中南海最高層和共軍,莫要打台灣的主意,莫要一條邪路走到死,趕緊回頭,回頭是岸,否則死無葬身之地啊。
如今中南海高層公開將馬主義擺到「魂」的位置,就是在讓共產魔鬼將自己牢牢控制。而在美國大選前呼聲很高的川普點出馬主義是邪教,也意味著在其眼中,中共也是邪教。那麼,如果川普當選新一屆美國總統,他將對中共採取怎樣的態度呢?
共有約 50540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6月17日,中共總理李強與澳洲總理阿爾巴尼斯在澳洲首都堪培拉舉行會晤。澳洲多個團體在國會大廈前舉行集會,抗議中共對人權的迫害,呼籲澳洲政府將人權置於經濟利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