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留學心語
相信大部份來到韓國的外國人首先到達的地點應該就是韓國的仁川國際機場(Incheon International Airport)了。記得我第一次來韓國在仁川機場下飛機後,當時的感覺就是這機場真大啊,真豪華啊!在飛機起飛時,如果你從天空俯視仁川機場其就像外星人太空基地一般雄偉壯觀。
細想想自己在韓國生活也有三年多的時間了,走在韓國的街頭巷尾,感覺周圍的一切是那麼的熟悉。三年多的時間不算長,但我在韓國真的是經歷的太多太多了,時至今日我感覺自己已經很好的融入韓國社會中了。
高麗大學(Korea University)是韓國最大的私立大學,始建於1905年,原名普成大學。高麗大學被韓國人簡稱為「高大」,這一簡稱在不經意間折射出了此大學在韓國人心目中的地位。在韓國很多人都認為高麗大學是僅次於首爾大學在全韓國排名第二的好大學。
時間過得真的是太快了,從我在大紀元中文網站上發表第一篇韓國留學心語至今已經兩年多過去了。走到今天雖然我內心非常不願意,但還是不得不和讀者朋友們說再見了。
以基本的物品管理為基礎,接下來就是事務的管理,比如說獨立完成一次實驗,獨立做一頓飯,獨立的準備一次考試的備考,這其中就涉及到了事務的管理,但還沒有涉及人的管理。
「你知道我們實驗室的那台數碼相機在哪兒嗎?」我問一位實驗室的朋友,「我也不大清楚。」實驗室的朋友回答到。好多次都是這樣的,為了找一個什麼東西要耗費好多時間,到最後可能還找不到。實驗室裡面東西大家都是一起用,但是卻沒有一個妥善的管理,為此我常常很惱火。
在全世界的大學中,專門招收女子的大學似乎並不多,但在韓國卻有好多所,其中坐落於首爾市的梨花女子大學(Ewha Womans University)是韓國的第一所也是最著名的一所女子大學,其也是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女子大學。
在出國浪潮的驅使下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想要出國深造以提升自身的競爭力。近年來韓國以其低廉的學費、較好的教育水準、較高的簽證率等因素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中國留學生。要來韓國留學大家首要關注的應該就是費用問題,現在在網路上也有很多有關費用的資訊,不過很多資訊都已經很陳舊了。在本文中筆者詳細整理了有關留學韓國費用的最新資訊,希望能對大家有所幫助。
在歷史上,韓國人以及整個朝鮮民族是一個有著非常強烈的血統觀念的民族,因此朝鮮民族曾一度非常排斥異族以及跨國婚姻,但是隨著時代的變遷這種情況正在一點點的改變著。
一天在和一個韓國朋友聊天時,這位朋友的媽媽給他打來了電話。具體內容我沒仔細聽,不過看他的樣子很不耐煩也很不禮貌。當時我心裏想他怎麼能這樣和自己的媽媽講話呢?不過轉念一想自己有時不也是那個樣子嗎?這不由得讓我想起了有關孝敬父母的話題,要怎樣做才能成為真正的孝子呢?
「你去把這些矽片切割出來,然後再把它們清洗好。」我們實驗室的研究員對我說道。我聽了以後馬上回答到:「好的」,心裏面幾乎沒有了曾經的不情願。以前我非常不願意做這樣的「小事兒」,但是慢慢地我發現這些所謂的小事其實並非小事。
中秋的時候和幾名在韓國的中國朋友小聚了一下,大家吃著飯自然不自然地談到了有關日本人的話題。朋友們對日本人的評價褒貶不一,有些人比較「憤青」一些,有些人則相對理性,日本人給我留下的印象用兩個字就可以概括:可怕。
(大紀元記者張敬仁韓國首爾報導)來韓國旅遊購物,你會去什麼地方呢?有很多地方似乎是來韓遊客必到之處,東大門市場就是其中之一。東大門市場以其種類繁多的商品、低廉的價格、零售批發兼具的特徵正吸引著越來越多的本國的乃至世界各國的購物客。
剛來韓國的時候我常常能感受到身在異國他鄉的那種孤獨與不安,不過很快的我轉變了心態,儘可能地去積極面對一切。以前很不適應韓國人幹什麼都在一起的習慣,現在幹什麼我都會積極參加,甚至主動地召集大家在一起;以前韓國人會餐時我只是一個人在那裏吃飯,現在我也不停地講,不停地提出我對韓國社會的一些看法和疑問,朋友們就會把注意力集中在我這裡;以前吃完飯去歌廳,我只能坐在那裏...
「你好,最近很忙嗎?」為了調節氣氛,我特意用韓國語向我們實驗室的一位來自越南的博士後問候到。「你說什麼?」他用英文反問著,當時我有點吃驚,心裏面想:「你都在韓國生活了這麼多年了,怎麼到現在連這麼簡單的問候語還聽不懂啊?」我只能無奈地朝他笑笑就離開了。在我們研究院有很多外國人,他們中的很多人都像這位越南來的博士後一樣生活的有些孤立。
記得那是我到韓國剛學會利用互聯網匯款後,我通過網上銀行交納了學費,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交完後我就想這網路轉帳妥不妥當啊?會不會出問題啊?剛想到這裡突然收到了一條從大學資訊中心發來的短信說我的學費已經收到了,看著短信我當時心裏特別開心。
首爾國立大學(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又稱首爾大學,在首爾市還有一所首爾市立大學,但一般提到首爾大學指的就是首爾國立大學。在中國要說哪所大學是第一學府可能有些困難,起碼清華和北大就難分伯仲。但在韓國,首爾大學毫無爭議的是名副其實的第一學府,其在世界上的排名在亞洲國家的大學中也是很靠前的。
談到漢陽大學,或許國外的朋友們瞭解的應該不會太多吧?那我就從一位大家熟悉的韓流巨星開始說起吧。大長今的扮演者李英愛大家應該都熟悉吧?李英愛本人就畢業於漢陽大學,並且就在前一段時間她重新回到漢陽大學繼續攻讀演藝專業的博士學位。
「你別摳鼻子了,多難看啊!」韓國朋友對我說到。我心裏一驚,馬上感覺很不好意思。仔細想想這個動作真的是有些不雅,尤其在公眾場合做這個動作真是有失風度。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養成了這個習慣,一直沒覺得怎麼樣,要不是韓國朋友對我說,我還真意識不到。我一直認為自己的舉止還算文雅,沒想到細節上還很不完善。
後來我找到了教授要和他溝通一下。教授一聽我的話笑了:「你的父母沒訓斥過你嗎?他們為什麼訓斥你呢?我是你的教授,我就要對你負責,總感覺你應該不是目前的這個狀態,應該上一個臺階,我不給你壓力,你能始終保持緊張,始終進步嗎?韓國人就是這種方式,你得適應。」我一聽心裏輕鬆了許多。教授接著說:「別多想,好好做,不過以後我還是會訓斥你的。「這樣溝通以後我對教授的誤會就全...
「在停止加熱後不要馬上減壓,等到溫度自然降至常溫後再降低壓力,這樣加工出來的試片的表面品質一定會很好的。」文圭對我說到。我一聽有道理,接著我馬上重新做了一遍實驗,試驗結果果然大大改善。我當時心想:「要是早和文圭聯繫,這事情不就早解決了嗎?也不至於害得自己辛苦這麼長時間了。」
中國的窮人那真是窮人啊!窮到一無所有,沒有任何醫療以及生活上的保障。
面對眾多的留學國家以及眼花繚亂的國外院校,什麼樣的選擇才是真正適合學生們的呢?現在,留學韓國成為越來越多工薪家庭的選擇。與歐美高額的留學費用相比,留學韓國以較低學費(每年學費約2萬元人民幣)、良好的就業前景,成為平民化、大眾化留學的代表
「那好,明天早上八點我們在實驗室見面吧。」我說到,「好的。」我的韓國朋友回答到,「他明天會準時到嗎?」我心裏嘀咕著。第二天我八點鐘準時到了實驗室,我的韓國朋友沒有到也沒有給我打電話。到了將近八點一刻他來了,沒有說任何抱歉的話,我沒說什麼但內心對他的看法卻打了折扣。
談到這個話題,在國內這種把傻當成尖把尖當成傻的例子簡直太多了。大家應該還記得去年的毒奶粉的事情吧?先拋開道德層面不談,三鹿的做法是不是傻到家了?後面發現幾乎所有的奶粉都有問題,試想一下如果當時有一家奶粉廠家能夠不為眼前利益所動、正道經營,這場毒奶風波過後它一定是最讓消費者信得過的奶粉品牌了,不是嗎?很多時候在利益面前,很聰明的人都會變得智商非常低下,所謂利令...
「哎呀!你也太老實在了!怎麼跟缺心眼兒似的?」朋友看著我說到。「我到不這麼認為,我覺得我挺尖的。」我笑著回答。朋友不解地看著我:「你做的這事兒誰看了都不會說你尖的,真是實在到家了。」
「你真的去過伊拉克戰場嗎?」面對眼前的這位眉清目秀的韓國男生,我真的很難想像他參加過伊拉克戰爭。「我沒有直接到正面戰場,我只是在後援部隊做過一些後勤工作。」「那也很了不起了。」我接著說到。
「你去把這個試片清洗一下。」實驗室的一個博士後對我說到,我一聽心裏就堵得慌:「怎麼又讓我去啊?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拒絕不對,不拒絕心裏又很煩,清洗試片要用到濃硫酸,我一想心裏就很反感。「算了,調整好心態,不就是清洗試片嗎?小菜一碟。」我暗暗地鼓勵自己。後來我又幫他清洗過幾次,慢慢的這項工作對我來講就駕輕就熟了。
在韓國的電視裡你經常可以看到介紹各地飲食的節目,節目中最常出現的鏡頭就是顧客們大口大口地香噴噴地咀嚼食物的畫面,讓人看了不免垂涎,這樣的節目在韓國的收視率很高,韓國人對吃的注重程度絕不亞於中國人。
或許是因為地理位置以及相互文化影響的關係,在韓國越呆就越覺得韓國人與中國人在行為處事的很多方面真的是非常相似,尤其是在研究院裏面在很多其他國家的朋友的對比襯托之下,這種相似性就越發顯得突出。
共有約 14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香港民眾民主抗爭至今,除了用身軀抵擋橡皮彈、催淚彈外,西方媒體最近揭露,他們還必須用智慧抵抗中共發射的網絡彈。網絡專家表示,中共「大砲」正試圖使連登(LIHKG)網站癱瘓,但不太可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