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百合花在基督教聖經中一直是個非常重要的象徵,復活節期間尤為顯著。在傳統歐洲藝術中,百合花和聖母瑪利亞也有密切的關連。作為純潔的象徵,百合花同時也代表著耶穌無罪的本性。此外,百合花也和耶穌復活有關,這也是復活節所遵循和慶祝的傳統。
西洋繪畫

米開朗基羅在一封1554年寄給瓦薩里的信中寫道:「……畫與雕刻再也不能安撫,我的靈魂全心全意的轉向神聖的愛,在十字架上展開了雙臂接納我們。」藝術雖然無價,真正不朽的還是神的永恆慈悲。

古希臘的宗教與神話有很大聯繫,但又不完全相同,因為宗教往往選擇神話與文化中有更多訓誡意義的部分,才能起到教導民眾的作用。嚴格地說,由於當時的人皆認為信神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那個時代並沒有「宗教」一詞,也沒有現代人對宗教的概念,但為了在語言上方便表述,學術界便一直延用了「宗教」這個詞。

縱觀歷史,「傳統文化」的概念其實涵蓋了一個巨細龐雜的範圍。不同的民族、國家、地區都有自己的傳統文化,很多文明源遠流長,甚至可以追溯到神話時代。從整體上看,在西方各族的傳統文化中,「雙希文化」所流傳的範圍最廣,對後世的影響最大,因此也有人形容它們是西方傳統文明的兩條腿。

平時我們很少有機會看到未實現的建築設計圖,它們通常存放在黑暗的檔案櫃中或直接被丟掉。就連在巴黎美術學院內完成的建築設計圖也面臨著類似的命運。不過,感謝美國的一位收藏家對學院派藝術的熱愛,讓我們今天能夠看到這些非常罕見的精美草稿,這些法國專業訓練的建築師所繪製的建築瑰寶。

在西方藝術中,至今發現最精美的月曆是在15世紀初的一本裝飾手抄本《貝里公爵的豪華時禱書》(The Very Rich Hours of the Duke of Berry)。這本月曆的包裝精美華麗,裡面描繪了許多中世紀宮廷和鄉村的恬靜景致,同時還有令人驚嘆的中世紀建築——所有繪畫都用鮮豔且往往很稀有的顏色上色,再用金箔裝飾。

《雅典學院》這幅壁畫的出現,可説將文藝復興盛期的藝術成就再次推向高峰,從構思的完整到壁畫技法的成熟度,比起同時期的壁畫、同時期的前輩藝術家有過之無不及。年輕的拉斐爾證明了自己完全有能力勝任教廷所需的構思龐大、意涵深刻的巨作,不僅使他在當時競爭激烈、人才雲集的羅馬藝術圈脫穎而出,奠定了不可動搖的名聲與地位,也為西方繪畫史留下一幅不朽經典。

一位年輕少女站在敞開的窗戶前,全神貫注地讀著一封信。在畫面前景的桌子上,一只盛著水果的盤子看似倒了,幾顆水果掉到一條鮮豔又充滿編織圖案的「地毯」上。或許,這名女子匆匆地放下水果盤,只為了想趕快讀這封信。

第一次訪問馬德里給我留下了三個記憶:時尚地區女性的無盡優雅,馬德里麗思大酒店(Ritz Madrid)豐盛的西班牙蔬菜冷湯(gazpacho),以及在普拉多博物館(Prado museum)看到的油畫《宮娥》(「Las Meninas」,又名《美尼娜》)

梵蒂岡的壁畫《雅典學院》(The school of Athen)無疑是拉斐爾最有名的經典作品之一。1508年,年方二十五歲的拉斐爾初到羅馬,在同鄉親友布拉曼特(Donato Bramante)的引薦之下獲得教皇儒略二世(Julius II)的重用,委任他裝飾梵蒂岡對公衆開放的大廳,《雅典學院》就是其中最早完成的《簽署大廳》内的主要壁畫。

文藝復興北派畫家波許(Hieronymus Bosch,或譯波希)以善於表現地獄、妖魔鬼怪為名,作品經常充滿了神祕和怪誕想像。在早期,人們認為這些畫面只是用來娛樂和嘩眾取寵,而把波許說成「煉金術士」和善於「創造妖怪」的人。

波許(Hieronymus Bosch, 1450─1516,或譯波希)和范.艾克(Jan Van Eyck)一樣都是屬於15世紀法蘭德斯的重要代表性畫家。范艾克的貢獻主要在油畫技術的突破和真實客觀地描寫《自然》,而波許卻更有興趣投注於宗教涵義的超常世界中。波許傳世的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要算是描寫人類「原罪」的《人間樂園》(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三折畫了。

「千古第一人米開朗基羅」之二:激將法挑起大師對決,佛羅倫薩一戰轟動歐洲!戰神教宗和米開朗基羅,同樣火爆脾氣的兩個人擦出了一場藝術史上最輝煌的火花!

在一個華麗的古代宮殿裡,夢幻般的宴會正在進行。青年男女們躺臥在大片散落成雪堆般的玫瑰花瓣中嬉戲。年輕的羅馬帝王埃琉卡巴勒斯(Heliogabalus)身穿著金色的長袍,俯臥在殿堂長沙發上,悠閒而漠然地注視著下方的賓客縱情在奢華的感官享樂中……花瓣不斷從空中飄散下來,這群青春男女們被繽紛的色彩、濃郁的花香與輕柔的觸感包圍著,渾然忘我……

由於維梅爾個人對繪畫的嚴謹態度,一生畫作不多,在眾多描繪日常生活主題的荷蘭黃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獨行,撲朔迷離的畫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環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稱為荷蘭國寶。

文藝復興是西洋藝術的一個顛峰時期,許多重量級的大師在此時誕生,也留下了許多後人難以超越的成就。當然,一個偉大時代的藝術成就不能只歸功於少數天才,它必然是累積了許多代人的智慧和經驗,才能孕育出成熟的審美觀和精準的表現技法。

蘇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寫實靜物畫的專家。她的作品傳達著一股平靜祥和的氛圍,仔細一看,卻又處處充滿精美的細節。這位來自加拿大的女藝術家不僅致力於傳統的寫實技巧,也喜愛描繪懷舊物件,提醒人們往日的美好。

十七世紀的歐洲繪畫從文藝復興走過一個世紀, 強大無比的米開蘭基羅,深邃難測的達文西,氣度優雅的拉菲爾仍然音形不遠,他們的影響遍及全歐,尤其是法蘭西的藝術氛圍;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蘭則因宗教、地理環境等因素發展出不同的繪畫流派。

西方繪畫題材中,聖母、聖嬰和天使一直是最受歡迎的題材之一。人的天性都是崇尚善與美的,除了宗教的需要之外,畫家也經常藉由聖母子或天使的純潔和神性,來儘力表現他心目中至真至善的美好形象。

拉斐爾‧聖齊奧(意大利文:Raffaello Sanzio,常簡稱拉丁文:Raphael ,1483-1520年)出生於意大利西北威尼斯和佛羅倫斯之間馬爾凱省的一個小鎮烏爾比諾,他在八歲時母親就去世了,十一歲時又成為孤兒,受監護人的照顧。年幼時是跟隨畫家父親學畫,對繪畫極有興趣。後來轉跟隨佩魯吉諾學習繪畫。他是一位畫家,也是建築師,與達-芬奇和米開朗基羅被稱為「文藝復興三傑」。傳說他的性情平和、文雅,和他的畫作一樣。

瓦薩里說,達文西未完成畫作是因為碰到困境、眼高手低——他的構思「如此精妙,如此令人驚歎」而無法完美執行;「想體現他想像的東西時,他覺得他的手無法達到完美的地步。」另一位早期傳記作家洛馬奏也認為:「他一直畫不完手上的畫作,是因為他對藝術的想法太崇高了,別人眼中的奇蹟在他眼裡仍有缺陷。」

《三賢士的朝拜》講述的是耶穌誕生時,三位東方的長老(註四)觀察到異象——天際出現的閃亮新星,得知聖者出世。他們循著星星的方向找到了伯利恆的聖家族,向聖嬰獻上黃金、沒藥和乳香。這個主題在古基督教義中代表著人類對救世主的期待和敬仰。

「聖母子」畫像或雕像是文藝復興時期頗受歡迎的個人小型宗教畫,也是維洛其奧工作室經常接受的委託項目。在1476至1480年間,達文西就畫了兩幅《聖母子》油畫,並為此作了一系列的聖母子的草圖。

繪畫藝術上的這些變革並不能全方位地展現巴洛克藝術的風采,因為巴洛克並不局限於此。直到有一天,意大利雕塑家、建築家、畫家皮特羅·達·科爾托納(Pietro da Cortona,1596—1669年)天才地將其所學融會貫通,將建築、雕塑與繪畫等諸多因素集於一體,創作出了此後流行於西方世界各地的巴洛克盛期風格的楷模。

雖然卡拉瓦喬對巴洛克繪畫風格的建立、成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其被人們稱之為「暗色畫派」的用光特點及對人物形象的「平民化」塑造,仍然無法代表巴洛克整體上恢宏、華麗的藝術特色。終於,擁有不同人生經歷的弗蘭德斯畫家彼得·保羅·魯本斯在獲得了一系列的成功之後,成為了17世紀西歐巴洛克繪畫風格的代表。

談到文藝復興三傑中的米開朗基羅,很自然的讓人聯想到另一位名字中也帶有“Michelangelo”(米開朗基羅)這幾個字母的意大利著名藝術家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1571 - 1610年),為了便於區別二人,人們將他稱作“卡拉瓦喬”。

呼吸著聖潔而又燦爛的光芒,在神聖的讚歎聲中,巴洛克的時代步入藝術的殿堂……

大瘟疫發生最令人恐懼的景象之一就是目睹人們大規模的死去,屍骨堆山,多得來不及清理,遺體不分貴賤地腐臭潰爛,悲慘景象就像人間地獄。凡是經歷過大瘟疫的倖存者必然會被這些恐怖的畫面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在西羅馬帝國滅亡後的歐洲中世紀,也發生過多次瘟疫。這時已經是基督教的全盛時期,那麽基督教徒怎麽面對瘟疫呢?

有一幅法國十九世紀畫家居勒-埃里·德洛內描寫的《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特別具有深意。

共有約 230 條記錄